【098】 不让吃就不吃/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98】 不让吃就不吃

顾格的事情在洛幽的施压下果然没有引起多大的风浪,第二天洛幽在剧组看到顾格的时候,顾格的状态已然恢复,看到洛幽出现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迎了上来。

“谢谢你,小幽。”越是接触,他从洛幽那里得到的东西就越多,演技,友情,帮助,除了谢谢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娱乐圈里能够认识到这样一位朋友,是他的幸运。

“不用客气,虽然我觉得你应该尽早处理好你自己的问题,不该犹豫的时候就该果断,但我还是很愿意帮助我的朋友的,只是希望以后不要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洛幽是一个很坦然的人,想什么就说什么,虽然未必那么中听,却是有着十足的道理。

“是,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已经在处理了,这一次,我会下决心的。”不想再因为自己的犹豫而做出麻烦朋友的事情,也更加不想让自己陷入到那种自己都瞧不起的境地之中,有些人既然不合适就不要去选择,风言风语不算什么,绯闻也不算什么,但是对方的心思不在他这里,他又何必再去在意呢!

顾格和姚俊斌的关系其实并不如外界传闻的那般,虽然能够当这个男主角是有些姚俊斌的因素存在,但实际上两个人认识已经很久了,而且还一直都维持着交往关系,并且是一种平等的交往关系,当然这一点顾格是这么认为的,他没有花过那个男人钱,以往的角色都是自己努力来的结果,就是这一次也是因为自己合适,导演方面才决定选择用他,姚俊斌的帮助是有,却绝对没有那么夸张,只是他就算是这么认为又如何呢,那个男人心里根本就不在意自己,也不过是将他当作一个玩物罢了,不然也不会放任自己的家人来这里伤害他。

顾格是伤心也是失望的,但人在受到打击之后总会有种大彻大悟的感觉,此时此刻的顾格就是如此,看明白了许多想明白了许多,他也不想让自己那么傻下去了,虽然他是混在娱乐圈里的,但并不代表他就可以放任自己的感情去做那些令自己都看不起的事情。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顾格也从未想过解释什么,努力拍好自己的戏,这才是现在的他应该做的。

“你明白就好。”洛幽没有再多说什么,顾格已经是成年人,她该做的已经做了,甚至还多说了好几句话,顾格想明白自然是最好,但如果想不明白,也只能说个人有个人的命,强求不得。

其实仔细说来,洛幽还是一个有些冷情的人,至少她对朋友的关爱方式就与一般人很不一样,她不会去强求,也不会过分干涉,而是会给朋友留下很大的自主空间,这与她对叶陨臣的态度相比,简直就是天差地别,所以说,洛幽的掌控欲和强势也是因人而异的,之所以想要掌控则是因为在乎到了某种程度,即使洛幽觉得自己现在还不够爱叶陨臣,但实际上她的心里,早已经深深的种下了叶陨臣的影子,说不准什么时候,种子发芽开花结果,然后就成为了最让她不得不承认的爱。

拍摄继续,这一场是洛幽和几位配角的戏,倒是没有顾格这个男主角什么事,顾格看了看剧本觉得无聊,眼神一扫就看到了一旁的叶陨臣。

叶陨臣正低着头忙着查看各种留言呢,看留言这件事已然成为了他最新的爱好之一,有时候不看都觉得不得劲,不过即使很沉迷,但有人走到他身旁,叶陨臣还是瞬间就反应了过来,凌厉的眼神一扫,直直的看向了顾格。

洛幽的朋友未必就是他的朋友,像是东方悠,又像是顾格,说他吃醋也好,说他小家子气也罢,总之他是真的不喜欢洛幽和其他男人走的太近的,当然对于这一点他从未表现出来过,如果洛幽问,他会实话实说,因为他绝对不会说谎欺骗洛幽,但洛幽既然没有问,他也只会保持沉默。

“有事?”叶陨臣的声音很冷,表情也很冷,没有洛幽在身前,这个样子的叶陨臣才是真正的叶陨臣,冷酷,强势。

顾格被冻到了,眼睛都瞪圆了两圈,虽然一直都觉得这个男人对于洛幽以外的人都透着一种疏离的味道,但是第一次单独接触,还是让他十分惊讶的发现,原来这个男人已经冷到了骨子里,那盯着自己的眼神更是让他全身发冷。

顾格调整了一下情绪,才友善的开了口:“只是想和你聊聊而已,你和洛幽订婚之后,我还没有说上句恭喜。”

对于洛幽订婚的事,顾格和所有人一样,都是十分惊讶的,但是惊讶之余,看到叶陨臣这个男人,顾格却又觉得这两个人还是很相配的,至少在气场上就十分相似,同样的冷漠且强势,只是一个是淡定的强势着,一个却是内敛的强势着。

“谢谢。”叶陨臣没有交流障碍,可以很容易感受到对方的意图,知道对方是真心的祝福,再告诉自己这个男人喜欢的是男人,冷酷的气势也收敛了一些。

“呵呵,叶先生,就冲你这样的气势,不得不说你和小幽真的很相配啊。”顾格尽量表达着自己的善意,顾格和叶陨臣的想法可不同,洛幽是他的朋友,他自然希望洛幽的另一半也是自己的朋友,这样大家相处才会越来越融洽,他如此做,也是从另一方面表达顾格对洛幽这份友情的重视。

相配这样的夸赞叶陨臣自然是喜欢听的,但是实际上叶陨臣却并不这么觉得,这也许就是他矛盾和不安的地方,因为他总是认为自己和洛幽是不相配的,那么优秀那么耀眼的洛幽又怎么会是自己配得上的呢?

叶陨臣其实也不是一个自卑的人,当然这么说之前首先是要将洛幽排除出去的,不过无论怎样,在顾格面前,叶陨臣却不会坦然自己这种心思的,顾格不是他的朋友,更何况他也不是一个会向朋友诉说自己心思的人。

“谢谢。”叶陨臣又送了顾格两个字,弄的顾格怔了怔,有种被噎住了的感觉。

顾格很想说,亲爱的叶先生,您能不当复读机吗?

“那就不打扰你上网了。”顾格也不是善于找话题的人,面对叶陨臣这种大冰块,也尽力了,不过没走两步呢,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些古怪的说道:“小幽知道你这么关注她吗?她也经常上网看留言,不知道你们有没有交流过啊。”

“……”叶陨臣无语,他怎么觉得这男人话语中有种幸灾乐祸的味道呢。

话说这件事还要怪李昂宇,李昂宇这男人越来越腹黑了,在叶陨臣本人这里找不到什么乐趣后,便将注意打到了网络上,十分积极的为洛幽宣传她最近的幸福状态,尤其是叶陨臣充当小跟班的情景,更是被李昂宇不遗余力的宣传了出去,对于一个已经订婚的艺人来说,语气隐瞒爱情状态,不如十分坦然的公开,如果是正面消息,不仅不会影响人气,相反还会有着更好的效果,毕竟粉丝们也是十分开明的,他们也会希望自己的偶像可以得到幸福,尤其是洛幽现在这样的年纪,粉丝们大多都希望公主可以和王子或者是骑士,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这也会让他们对自己的未来有更多的期待,也会更加愿意去相信爱情。

而李昂宇在宣传洛幽之余,也连带着将叶陨臣作为了宣传对象,甚至还会偶尔爆些小料,说是叶陨臣经常上网查看有关洛幽的消息,对洛幽十分关心之类的,让许多粉丝萌的不得了,自然而然大家也就都知道了。

叶陨臣也是清楚这个情况的,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但现在被人当面说出来,不知怎么的就有些不好意思了,十分反省的想到,自己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幼稚了啊?

洛幽拍完戏走过来看到的就是这样正在深思中的叶陨臣,很是顺口的问了一句,“怎么了,想什么呢?”

叶陨臣面对洛幽的时候很自然的就收起了全身冷气,甚至还有些小委屈的问道:“小幽,我上网,会不会不好?”

叶陨臣这话说的是有些不清不楚的,上网不好,不好在哪里也没有说清楚,但洛幽却偏偏听的明白,好笑的打趣道:“怎么,发现自己做的事情有多么幼稚了?”

叶陨臣在网上各种留言刷屏的事情洛幽自然不会不知道,虽然也觉得这男人有些幼稚,却没有阻止,他觉得这么呆呆的叶陨臣还是挺有趣的,洛幽很多时候都把叶陨臣的留言当作笑话看,不过事实上也真的是挺有趣的。

例如叶陨臣最常说的一句留言,“小幽一定会很幸福的”。

这句话在许多人看来应该是一句祝福,但实际上洛幽只是看了一眼就明白,这是属于这个男人的坚持,同时也是一种宣告,向所有人明示,她和他在一起,他会努力让她幸福。

还有,叶陨臣也曾留言,“洛幽的未婚夫一定会对洛幽很好的,不会辜负洛幽的,你们不用担心。”

叶陨臣口中的担心自然是指洛幽的粉丝们,谁让洛幽的粉丝们天天留言担心洛幽不幸福呢。

其实每一个留言都是一份心意,好的坏的认真的随意的,不都是自己想说的话吗,叶陨臣一条条看过,许多都有提到洛幽和他的名字,他偶尔也会留言,碰到不好的则是多留几天刷下去,虽然幼稚了那么一点,但却认真的有些可爱。

“真的很幼稚啊?你不喜欢?那我以后不上网了。”叶陨臣的表情有些丧气,说着就合上了电脑,一副要和电脑告别的样子。

“我不喜欢让你做的,你就都不做?”洛幽看着叶陨臣有些孩子气的动作,调侃着问道。

叶陨臣认真的点了点头,洛幽都不喜欢的事情,他哪里会去做,如果早知道洛幽不喜欢,他才不会上网留言呢,对于叶陨臣来说,任何洛幽不喜欢的事情,都应该是他排除在人生之外的事情。

“我要是不喜欢你吃饭,你还真能绝食怎么着?”洛幽说着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叶陨臣眨了眨眼睛,有些委屈的看着洛幽,他明明是那么认真的答应着,为什么洛幽总是喜欢调侃他啊,不吃饭什么的,这要让他怎么回答。

“你要是不让我吃,我就不吃。”虽然明知道对方是在戏弄自己,但叶陨臣还是认真的回答了,如果哪一天洛幽真的想饿死自己,他也就认命了。

“扑哧,你们这是在演戏吗?台词也太逗了。”李昂宇刚走过来就听到这样的对话,实在是没忍住的笑了出来,为什么叶陨臣这个大冰块也有这么萌的时候啊,这也实在是太搞笑了。

洛幽和叶陨臣同一时间抬头,眼神俱都冷冷的看着李昂宇。

李昂宇的笑脸僵住了,有些受不得的摆摆手,讨饶道:“别这么看着我,我就是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你们继续谈,继续谈,我这就走,绝对不当电灯泡。”

要不要这么恐怖啊,一个大冰块再加上另一个大冰块,加在一起就是冰山啊,冻的他都有些受不得了。

晚上一行人回家,在家关了一天的小金币第一时间就冲了过来,在洛幽和叶陨臣之间犹豫了一秒钟,然后就奔着洛幽去了,还是美女神马的比较有魅力啊。

洛幽伸出手,让小猴子缠上自己的手掌,小金币的黄毛越发的耀眼了,小小的一团像是块金子,惹人喜欢的不得了。

“小东西今天有没有乖乖的啊,不听话的话就不要吃晚饭了。”洛幽逗弄着小猴子,小猴子很通人性,像是能听懂一般,努力的眨着眼睛卖萌,表示自己很乖,而且还站在洛幽的手掌上作揖,一副示好的样子。

“小金币很乖的,小姐,姑爷,晚餐都准备好了,换件衣服快来吃饭吧。”玉婶从厨房里走出来,一脸慈爱的说道。

自从洛幽和叶陨臣订了婚,她对叶陨臣的称呼也自然而然的变成了姑爷,开始的时候叶陨臣还十分不适应,想要开口解释什么,但是看到洛幽坦然的态度,他才有些不好意思的接受了,而且也愈发的喜欢起来,这也算是对他的一种承认呢。

晚餐很丰盛,玉婶的手艺十分好,而且现在玉婶都和隔壁的肖潇他们一起用餐,所以餐桌上只有叶陨臣和洛幽,连带着小金币也被带走了,倒是成了二人世界。

有虾的时候剥虾皮,有螃蟹的时候剥螃蟹,有鱼的时候挑鱼刺,就是有排骨的时候,叶陨臣都恨不得将骨头剔除了再给洛幽夹过去,有了叶陨臣的存在,洛幽愈发的变懒了。

洛幽被叶陨臣服务了好几天,开始的时候没觉得如何,叶陨臣以前也会如此照顾她,但天天如此之后,洛幽突然之间就觉得有些内疚了,尤其是在看到叶陨臣开心的笑容时,洛幽就觉得自己做的似乎有些不够好了,至少与叶陨臣相比,似乎是有点差劲的。

所以洛幽在认真思考了一番之后,决定也要对叶陨臣好上一些,再所以,洛幽就主动的也给叶陨臣夹了几回菜。

相对于洛幽的坦然接受,叶陨臣却十分感动,似乎洛幽对他的每一个好都是可以被无限放大的。

一顿饭吃下来,两个人虽然情绪都有点复杂,但实际上却是都很开心的,饭后两个人各做各的事,直到九点多钟,纷纷去休息。

洛幽躺上床想要休息,电话却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洛妈妈。

“妈妈,有事?”洛幽问的直接,主要也是她了解自家老妈,没事的话不会这个时间给自己打电话。

“关心关心女儿而已,小幽啊,有了未婚夫的感觉如何,小臣那小子没有让你生气吧。”洛妈妈其实是有些忐忑的,洛老太爷自作主张给洛幽订了婚,虽然人选是洛幽自己定的,订婚也是早晚的事,但毕竟还是自作主张了,而且他们这一票洛家人多少也知道一些内幕,还真是有些怕洛幽生气,所以才隔了几天打电话过来。

“陨臣没有让我生气,但你们有。”想到生日那天晚上,洛家人全体失踪的事情,洛幽就觉得又气又好笑,她就怀疑洛家这一大家子人怎么想的,都和小孩子似的,说抽风就抽风,传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

“咳咳,小幽啊,那个小臣对你好我就放心了,不过那个啊,小幽你们还小,无论做什么都要注意啊,而且最好是再等等,那个,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洛妈妈表示很有压力,不得不转移话题直至目标。

洛幽挑了挑眉,对于母亲这意义不明却又十分明显的暗示,说洛幽不懂就是太瞧不起人了,不就是那个和那个吗,用的着这么隐晦的暗示吗。

“妈妈,您到底是在说什么?什么那个?”懂了还装不懂说的就是这个时候的洛幽了,洛幽可是很记仇的,不找机会报复回来,那是不可能的。

洛妈妈表示很尴尬,但却不得不重复了一遍:“就是那个啊,你虽然十八岁了,但是年纪还小啦,很多地方要注意,可千万不能弄出人命啊,不然你就又要升职了,妈妈虽然不介意现在就当外婆,但可不想让小幽这么辛苦啊。”

洛妈妈这话说的就更加直白了,连人命都提出来了,小幽也不好装不懂了。

“当外婆不是挺好的吗,您都不介意,我哪里会介意。”洛幽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唱反调,反正这话说的是十分轻松,至于心里到底是如何想的,估计也只有洛幽自己知道了。

人命吗?如果不是让她生,她倒是真想有一个,那样的话古杀的第三项考验就可以顺利通关了,也不至于让她犹豫着连带着其他两项考验都不那么积极了,反正她现在已经可以跳动一部分古杀的势力,而且还有着自己势力的发展,遏制那些想要对付洛幽的势力还是有些能力的,虽然不太足,但也不至于到迫切的时候,这才没有讨论孩子的问题。

但是,孩子吗?洛幽想了想,软软的白白的胖胖的小包子,其实还是很可爱的,但就是再可爱,洛幽也没有想过要养,因为可爱的外表下掩盖的是绝对麻烦,她才十八岁,还真不想弄个这么大的麻烦呢。

“啊?小幽,你是开玩笑的吧,这种事情可不能开玩笑,万一你真当了十八岁妈妈,不不,就算现在是想生你也得十九岁才能生出来了,但年纪还是太小了啊,万一将来你和你孩子走出去,人家以为你们是男女朋友或者是姐妹什么的,就不太合适了。”洛妈妈很有经验的说道,但语气里戏弄的成分居多,显然并没有放在心上。

不过有时候无心的一句话是很有可能成为现实的,虽然洛幽没有当十九岁妈妈,但在很久以后的某一天,洛幽和她家儿子走在街上的时候,还真是被许多认为是男女朋友呢。

“为什么不是姐弟而是男女朋友?”洛幽很快就从洛妈妈的话语中发现很是古怪的地方。

“小幽这么漂亮,将来生出来的孩子如果是男孩的话也一定很帅气,俊男美女走在一起,自然是要怀疑成男女朋友才会很萌啊,想成是姐弟的都太无趣了。”洛妈妈一边说着就一边开始幻想着未来的某种情节,说话的语气也变得越来越兴奋了。

洛幽翻了个白眼,很是无奈的说道:“妈,天色已晚,您老还是早点休息吧,做梦就得睡觉的时候做,不然就成白日做梦了。”

洛幽说完也顾不上什么礼貌了,直接就挂断了电话,她家老妈一定是看她日子过得太休闲了,才来没事找事的吧,有个思想太过活跃的老妈,果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