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 骑马聚会/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99】 骑马聚会

还是十一月末,洛幽拍戏的时候收到了桑予宁的来电,电话里对洛幽自然又是一番抱怨,毕竟除了洛家和苏家的长辈,谁都不知道洛幽的事情,如此意外的发生,让洛幽的这些朋友也很惊讶,不过洛幽对此也只能保持沉默,毕竟她这个当事人也是不知道的啊。

“小幽,出来聚聚吧,其他人我都约好了,就差你和你家那位了,你不会拒绝吧。”桑予宁似乎也学会了洛家老太爷的先斩后奏,不过显然还没有学到家。

“我要拍戏,忙。”最近剧组里事情挺多,她可没有时间再休息了。

“别啊,就一天时间而已,剧组也不可能天天都拍你的戏啊,换个班什么的,你可一定要来啊,我们可是给你准备了各种惊喜,算是为你庆祝订婚了。”桑予宁着急了,他们准备了很多,小幽要是不去,那岂不是都做白工了。

“不去。”订婚有什么好庆祝的?庆祝她被家人算计了吗?只要一想到这,洛幽就高兴不起来,哪里还想要有什么庆祝。

“呵呵,好了好了,不要耍脾气了啊,你都订婚了,该温柔随和一点了,而且你有了未婚夫,也应该正式介绍给大家认识认识吧,就一天的时间,你就当做休息了好不好?”桑予宁反正是打定了主意,无论洛幽怎么拒绝,她也不放弃,她就一直念叨着,直到洛幽同意为止。

“不好。”洛幽想都没想的继续拒绝着,聚会什么的最讨厌了,简言之就是将个人的时间奉献给了别人,对于她这样有些小孤僻的人,可不是件合适的事。

“不要这么不给面子啊,赵悦刘帆都去,还有几位玩的不错的朋友,哦对了,还有一位神秘嘉宾,你要是不到,我们就一个接着一个给你打电话,你要是电话关机,我们就一起去拍摄现场,小幽,你就从了我们吧。”桑予宁现在十分有无赖的气质,总归一句话就是不放弃。

“……”洛幽很无语,无赖很好打发,但朋友是无赖该怎么办呢?

最后洛幽还是答应了,和颜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拍戏时间,然后便带着叶陨臣赴约了。

这一次的聚会定在了一家马场,各路人马都是自己去的,洛幽和叶陨臣在服务人员的引领下见到了这一次聚会的众人。

“东方?没想到所谓的神秘嘉宾指的竟然是你。”洛幽看着一脸笑意的东方悠不无惊讶的说道。

“年轻人的聚会年轻人自然都可以参加,我来这里不算特别吧。”东方悠开了一句玩笑,桑予宁找上他的时候他也很惊讶,但想着是为洛幽半个庆祝会,也就很是高兴的答应了。

早就将洛幽放在了朋友的位置上,所以即使知道洛幽和别的男人订婚了,东方悠也只是抱着祝福的心态。

“怎么样,我们这次聚会的人算是全了吧,我所知道的你的朋友都找来了,当然还有几位我们的朋友,大家认识认识,以后就都是朋友啦。”桑予宁提议这次聚会也是有着自己目的的,朋友多了路好走,他们都有着各自的好朋友,聚到一起多熟悉熟悉,既可以拓展圈子,又可以多交一些值得交往的朋友,还能给自己放个假休闲休闲,多好的事啊。

桑予宁带来的几个人都是商业圈里的朋友,赵悦和刘帆也带了三五位亲近的圈子里的人,洛幽看了看,不由的笑了,这些人就是不介绍,她都是认识的,每一个都是日后十分有名气的人物。

洛幽在选择和桑予宁合作之前,就已经在回忆中想过这些人的影子,这是一群有能力有目标有理想的人,而且最重要的还是有背景有手段懂得有所为有所不为的人,和这样的人,无论是做朋友还是做合作伙伴,都是最佳的选择。

洛幽承认自己的想法过于现实,但实际上朋友这个词的意义是十分重大的,许多时候都十分有可能影响到一个人日后的发展方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洛幽曾经交往过的那些朋友,在她最困难的时候不是冷眼旁观就是落井下石,当真是寒透了洛幽的心,而这一世,洛幽将许多东西看的更加透彻,虽然会忽略一些情感上的问题,但实际上这也是为了降低自己有可能受到的伤害和背叛。

人,无论多么坚强的人,心理上总是有脆弱的时候,被伤到了就是被伤到了,即使可以坚强的站起来,可以冷漠的伪装自己,可以让自己变得强势强大让人敬畏,但是在心灵的某一处,那一点点阴暗和脆弱,却仍旧是存在的,害怕失望就不会再付出希望,害怕被背叛就不会付出信任,这是人类的一种自我保护,是一种本能。

而也因此,也可以看出,洛幽愿意将全部的信任交付给叶陨臣,是多么难得的一件事,如果不是叶陨臣用生命证明了自己的忠诚,那么这一世,他和洛幽的结局也依旧会是错过,因为没有了信任,洛幽对待叶陨臣的态度只会更加的冷漠,所以,这也许也是所谓的因果循环吧,前世的因,这世的果,付出了总会有一些回报的。

“……诸位介绍完毕,至于洛幽和叶陨臣,我想就不用故意介绍了吧,大家都认识的。”桑予宁将众人一一介绍给洛幽认识,而后便是等着洛幽发言了。

“你们好。”洛幽没有多说什么,她欣赏这些人,也觉得和这些人做朋友或者是合作伙伴不错,但那是理智上的决定,并不代表她就要做些什么。

洛幽的冷淡也是很有名气的,至少大家都知道她的性子,所以也没有人在意,而且让众人好奇的不是洛幽,而是洛幽的未婚夫叶陨臣,对于这位叶家的少爷,他们都不太了解,所以就更加好奇叶陨臣到底是有何种魅力,能当上洛幽的未婚夫呢?尤其是几位很是欣赏洛幽的男士,更是眼光灼灼的盯着叶陨臣在看。

“你们好,我是叶陨臣。”叶陨臣站在洛幽身后半步的距离,语气冷然却也带着一种十分坚定的味道。

冷,有气势,危险!几种不同的形容词流转在众人心间,众人的心情也从好奇变得慎重起来。

没有开口说话的时候,叶陨臣低调的就像是洛幽的影子,洛幽在哪里,他就在哪里,浑身的气势都收敛了起来,存在感降到了最低,但仅仅是一个自我介绍,叶陨臣的气势便爆发了出来,尤其是那种经历过血与火的考验的铁血味道,更是让这些人刮目相看震惊的不得了。

这些人是很优秀,但年纪却并不大,还在成长中,而叶陨臣却是从死亡边缘挣扎着活下来的真正的战士,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鲜血,又哪里是这些人可以比及的,如果说不畏惧叶陨臣这种气势的,也只有东方悠和刘帆这两人了,因为他们身上也有着同样的味道。

看到众人的反应,洛幽的眼神里闪过一抹笑意,叶陨臣不愧是叶陨臣,无论在她面前有多么的卑微,但在众人的眼里,却仍旧是一颗散发着耀眼光芒的黑钻,气势十足,王者天下。

有这么是一瞬间,洛幽突然体会到了叶陨臣当初让她进入娱乐圈的那种心态,站在万众瞩目之处,无比耀眼的存在,这曾是叶陨臣对她的期待,而现在反过来,又变成了她对叶陨臣的期待,想让这个男人走的更远站的更高拥有的更多,想看看这个男人到底会走到怎样的高度,会不会超越她所预计的成就!

也更加期待,这男人功成名就的那一天,仍旧会卑微的跪在她的身前,所乞所求也不过是她的一个轻吻。

这一刻,洛幽觉得,自己的想法也有些疯狂了。

简短的介绍过后,众人便都去了换衣间,换好了骑马服出来之后,一个个英姿飒爽,俊男美女聚在一起,气氛十分活跃。

洛幽的骑马服是红色的,翻身骑到马上,背脊挺得笔直,很有女王范的感觉,叶陨臣仍旧随在她的身后,一身黑色的骑马服,将影子骑士演绎的活灵活现。

“小幽,我们分组赛马吧,输了的一方可以要求赢了的一方做一件事,如何?”桑予宁驾着马到了洛幽身边,很是兴奋的提议道。

“你确定你没说反?”输了的一方要求赢了的一方做事?这样的规矩也太打击人的积极性了啊。

“当然没有,怎么样,敢不敢比?”反正桑予宁是觉得自己是输是赢都没有关系,赢了有面子,输了有要求,一举两得啊。

“不比,激将法对我没用。”对于这种明显有陷阱的比赛规矩,洛幽根本懒得参加。

“别的呀,怎么就是激将法了,这不是增加乐趣吗,而且比赛也不是我们两个人,我们这有十多个人,分成两组,组和组一起比,名额分数制,谁也不知道最后的输赢,怎么样,别扫兴,就参加吧。”桑予宁声音提高了好几度,也是说给众人听的,大家一听也都来了兴趣,期待的看着洛幽。

“比也可以,赢的人提要求,不准弄些稀奇古怪的事,不然就算了。”洛幽可不喜欢被算计,也不喜欢消极比赛,更不喜欢努力比赛之后却落得被捉弄的下场,这些人明显是有针对她和叶陨臣的意思啊,虽然这样的针对是善意的。

“好吧,那就尽全力比比看喽,我们是自由分组还是猜拳?”桑予宁也没怎么坚持,洛幽也不傻,明知道是陷阱还往下跳,反正时间很多,总是有算计到洛幽的时候,她就是提出的条件都想好了,哪里会轻易放弃。

“抽签吧,猜拳太麻烦。”

众人也都同意抽签,让马场的服务人员准备了一下,两支队伍很快就分号了,然后令众人有些纠结的是,洛幽和叶陨臣竟然没有分到一个队伍里。

看着众人纠结的表情,洛幽觉得十分好笑,而看到叶陨臣也很纠结,洛幽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比赛开始了哦,都努力吧。”洛幽和赵悦还有东方悠一队,总体实力看起来是不如对方的,另一支队伍里叶陨臣和刘帆都是主力,其余的几个人看起来也是信心十足,一时间倒是看不出孰高孰低,毕竟这还是他们第一次集体马术活动,对彼此都不甚了解,分组又很乱,很难预测结果。

洛幽倒是很喜欢这样的状态,未知就是比已知有趣,这样人才会尽全力,而不是一切都在掌控中,便会有了乏味的无聊感。

众人准备就绪,叶陨臣眼神深邃看不出什么情绪,但只要认真观察,就会发现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是放在洛幽身上的,这种注视指的未必是眼神,而是一种在意,好像即使他闭着眼睛,所想所感也全部都是洛幽一样。

“好好跑,你应该懂我的。”这是洛幽与叶陨臣错身而过时的话语,一句话解开了叶陨臣有些纠结的心情,虽然还是不甘心和洛幽分开,但却没有任何敷衍的意思。

比赛开始,两方人马一同冲了出去,洛幽的马术很棒,她这样大家族的孩子,从小就会接触到许多东西,骑马就是其中之一,而洛幽属于天生的王者,对于驾驭这种方式有着很强悍的理解,她也许不能够和马儿交朋友,但却是一个成功的驾驭者,可以很轻易的就让马儿随着她的心意跑动。

洛幽很棒,其他的人也不弱,对于他们这些孩子来说,这也算是一门必修课了,虽然有强有弱,但却不会有太大的差距,不过这只是开始阶段,赛道跑过了三分之一,强弱就变得明显了许多,比赛的人已经分为了两个阶段。

洛幽仍旧以十分强悍的气势占据着第一位,但左右的几人也不过是差了她小半个马身,随时都有可能追上去,最后的结果还很难预测。

叶陨臣一直与洛幽保持在一种并驾齐驱的状态,没有平日里那种略显卑微的半步守护,却也没有一定想要超过去的想法,渐渐的,其余人倒是都慢了下来,有骑术不够精湛的,却也有故意相让的,而这些人的心思倒是十分相似,似乎都是在等着这两人最后的比赛结果。

洛幽和叶陨臣都很认真,但却不是那种用尽全力去争夺输赢的认真,一场朋友之间的友谊比赛而已,无论有没有那个赌约都无所谓输赢,洛幽和叶陨臣都不是在意这种面子的人,尤其是当他们两人并驾齐驱的跑动着的时候,他们所在意的仅仅是这种与风竞速的痛快的感觉,输赢真的无所谓了。

最后的最后,比赛的结果也并不令人意外,两人不分前后的冲过了终点线,让看热闹的人有些傻了眼,他们早就放弃了比赛,冲过去也没有了意义啊。

“小幽,你们这是在作弊,太可耻了。”桑予宁不服气的抗议道,她以及他们想见到的结果可不是这样的啊。

“你想多了。”洛幽可不承认自己是在作弊,就算是真的有作弊,那个人也是叶陨臣不是她,不过她倒是觉得叶陨臣不会故意让她,比赛前的话可不是白说的,有可能让洛幽生气的事,叶陨臣是不会做的。

“你还不承认,太可耻了,这样好了,你们石头剪刀布确定最后的输赢好了。”桑予宁不想放弃的坚持道。

洛幽撇了撇嘴,送给了桑予宁两个字:“幼稚!”

桑予宁顿时恼羞成怒,但淑女就是再生气也不好动手啊,眼睛一转,又想到了别的主意。

“算了,就算你们平手好了,骑马也骑过了,大家都累了,咱们玩游戏吧。”为了今天这种场合,桑予宁可是做了许多准备的。

“呵呵,桑小姐,你想玩什么?”笑的如此温和的除了东方悠也没有别人了。

“是啊,玩什么,咱们大家一起玩。”赵悦也很捧场,她和桑予宁是老朋友了,两个人的默契一直都是好的不得了。

“东方哥,别叫我桑小姐啦,这么叫多见外,叫我小宁好了,大家都是朋友哦。”桑予宁先是对着东方悠笑了笑道,而后才话锋一转回归正题,“我们玩真心话大冒险吧,这么多人一起玩一定很有趣,就当作是给大家一个互相了解的机会。”

“好啊,这个好玩,不过没有啤酒瓶啊,要用什么代替?抽扑克?”和桑予宁来的一位小女生显然很喜欢这个游戏,已经开始找道具了。

“这个还不简单,等我一下。”说话的是赵悦,向着不远处的服务人员招了招手,很快就有人送来了一瓶啤酒,众人此时已经坐在了休息室里,赵悦接过瓶酒,啤酒已经是打开的了,就在众人以为她会倒掉的时候,就见她直接将啤酒交给了刘帆。

“亲爱的,咱不能浪费。”赵悦送酒的动作那叫一个气势。

刘帆笑了笑,似乎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果,取过了啤酒,二话没说就干了,众人鼓掌叫好,部队里混的都不差酒,而且性子豪爽果断,这才叫真男人。

人有了,场地有了,现在道具也有了,众人围坐了一个圈,开始了游戏。

洛幽本来是觉得这游戏有些无聊的,不过看大家积极的样子,也就没拒绝,虽然她是有点小洁癖又有点小孤傲,但实际上洛幽也是很放得开的人,出来玩也别讲究那么多,开心才是最重要的,虽然觉得幼稚,但偶尔幼稚一回又如何呢,开心就好啊。

其实玩这游戏还是用扑克多一些,大鬼小鬼一抽就出来了,但是啤酒瓶转着的时候却也异常的刺激,瓶口转一次,瓶底转一次,大家挨着坐,感觉异常的欢快。

第一个被转到的是桑予宁,桑予宁笑了笑选择了真心话,这是很保守的选择,而提问的是赵悦,这让赵悦表示很无奈。

“我有什么好问的啊,她的事我都知道。”赵悦语气很无奈。

“你知道我们不知道啊,你就问她初恋是什么时候好了,不然问问初吻是什么时候也行。”桑予宁带来的朋友打趣的说道。

“咳咳,本人郑重宣布,本人没有初恋,至于初吻问题,这是两个问题,你们可以考虑下次再问。”商人总是精明的,吃亏的生意是绝对不会做的。

众人都纷纷念叨着奸商,这个称呼显然已然成为了桑予宁的代号,桑予宁也不介意,反而以此为荣,无奸不成商,他们这么说是在夸她,有什么不好承认的呢,所以说人的脸皮厚度真的很重要,会直接影响心情的。

酒瓶再转,这一次被转到的是东方悠,东方悠笑着选择了大冒险,而负责提出任务的竟然是叶陨臣,倒是让众人的脸色多了一抹古怪的味道,都安静的看着叶陨臣,等待着他提要求。

叶陨臣心里是有些纠结的,从小到大他还是第一次玩这样的游戏,要安排什么任务好呢?不过虽然叶陨臣心里很纠结,但脸上却还是冷冰冰的酷样,倒是让众人不好意思起哄。

叶陨臣想了想说道:“你唱首歌吧。”

“……”众人齐默,这算什么大冒险啊,不过有两个人的脸色却不同,一个是洛幽,眼神中的笑意十分明显,一个是东方悠,本来一直都有着的温和笑意变得僵硬起来,直直的盯着叶陨臣看。

桑予宁是十分聪明的,看到东方悠这表情,反射性的就问道:“不会是踩了雷区吧?东方哥,你这表情可不怎么妙啊。”

“咳咳,上学歌,ABC,还有国歌,三选一,你们选吧。”认赌服输,东方悠也不是输不起的人。

“……哈哈哈。”众人齐笑,笑的东方悠脸色都有些微红了,他真的很是怀疑,这叶陨臣上辈子是和他有仇吧,不然怎么就这么和他不对盘呢,那么多事情不好做,竟然非要让他唱歌!天知道从小到大他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唱歌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