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遵命,我的主人/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00】 遵命,我的主人

太过完美的人总是会让人产生距离感,除非这个人的性子太过活跃,不然就会让人觉得很难接触,众人之中,洛幽是这样的人,叶陨臣也是,而东方悠显然也是,三个人性格不太相同,却又有着相似的地方,即使众人坐在一起玩闹,却总觉得和大家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不过东方悠微红着脸极力隐忍却十分懊恼的样子,却让他和大家一下子就变得亲近起来,有缺点的人才是人,而也因此,提出问题的叶陨臣,也莫名的被众人接受了,好几个人就直言夸奖着叶陨臣厉害,竟然一下子就猜中了对方的弱点。

东方悠最后唱了一首上学歌上学歌,虽然有些跑掉,但还是勉强唱了下来,众人一起笑的很开心,游戏继续。

第三次被转到的是桑予宁的朋友,一个叫做林岚雅的小姑娘,她选择了真心话,提问的是刘帆,两个人也是朋友有些熟悉,想了想就问道:“你做出的最丢人的事情是什么?”

林岚雅想了想,脸不知道怎么的就红了,气恼的瞪了刘帆一眼,才说道:“哼,本小姐认赌服输,想当年本小姐十二岁,老爸独裁,本小姐就离家出走了,结果第一天就丢了钱包,第二天丢了行礼,第三天就被找了回去,不过虽然说是丢人了一些,但本小姐敢作敢当,也算是年少轻狂了一把,不怕说。”

林岚雅这小姑娘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很像是大家闺秀,但这一开口,那豪爽的性子就暴漏无疑了,惹的众人再次笑了开来。

桑予宁打趣道:“还年少轻狂呢,你现在才多大,说出去也不怕笑话。”

“不行啊,老了老了,眼看着就要二十了,人生都过去好大一段了。”林岚雅故作老成的摇了摇头,再次逗笑了众人。

洛幽也露出了一抹轻浅的笑意,这林岚雅她知道,传媒大学的学生,毕业后就会步入主持界,成为央视一姐级的人物,而她家也算是豪门世家,身份很是强悍。

游戏再次开始,桑予宁负责转瓶子,她眼神闪了闪,古灵精怪的看着洛幽,手里的瓶子开始转动,轻悠悠的晃了几圈,然后就慢慢的向着洛幽转了过去。

洛幽挑了挑眉,看着停在自己面前的瓶子,选择了真心话。

瓶子再转,而且是由洛幽自己转,最后转到了东方悠面前,这倒不是洛幽故意的,游戏而已,她也没有那么计较,不然也不会明知道桑予宁作怪,也没有抗议。

桑予宁努力的对着东方悠眨眼间,想要让对方提个什么了不起之类的问题,东方悠看的好笑,想了想问道:“小幽,如果让你自己选择,你会同意订婚吗?”

东方悠话落,在场所有的人都安静了,气氛变得古怪起来,众人看了看洛幽,又看了看叶陨臣,最后又看回了东方悠,这算不算是趁机挑拨未婚夫妻两人之间的关系啊?

洛幽的手指一直交握着,听到这样的问话后轻轻的拨弄了一下戴在手指间的戒指,会还是不会?她倒是从未想过这样的问题呢。

“没想过。”洛幽实话实说,真心话大冒险要的不就是这种结果吗。

“那就现在想想,不允许侧面回答问题哦。”东方悠自然也不会如此轻易的就放过洛幽,十分坚持的等着洛幽的答案。

看着众人屏息以待的神情,尤其是叶陨臣有些紧张却又隐忍着的样子,洛幽笑了,语气十分坚定的回答:“订婚的话也许现在不会,但以后总是会有的,我很喜欢陨臣,虽然现在订婚有点早,但也不过是提前罢了。”

洛幽的语气坦然而坚定,没有任何的做作,说的不像是 甜言蜜语,却依然甜进了叶陨臣的心里。

叶陨臣就坐在洛幽的身边,听到洛幽的这番话后,有些情不自禁的握住了洛幽的手,很紧很紧,原来在她的心里也是有着自己的位置,原来被喜欢的人喜欢着,是这样一种美好的感觉。

“啧啧,小幽,你这是在让我们都嫉妒你们吗,说的这么认真,让人家都羡慕嫉妒恨了。”桑予宁搞怪的眨着眼睛,心里却真的有些羡慕,他们这样的孩子,能找到属于他们的爱情,真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游戏继续,一直玩了二十多轮,在场的人几乎都被转过了,有的是真心话,有的是大冒险,而直到游戏的最后,叶陨臣才被转到,叶陨臣没有犹豫的选择了大冒险,他的真心话只想对洛幽一个人说,其他的人不可以,这是叶陨臣选择大冒险的理由,有点滑稽有点可笑,却也有点呆傻的可爱。

酒瓶再抓,桑予宁就一直在喊着:“转我转我快点转我!”

桑予宁强烈要求由她来给叶陨臣出题目,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这样一个机会,可千万不要错过才是!

也许是老天可怜桑予宁,这转着转着还真转到了她的面前,桑予宁立刻便十分兴奋的提出了要求:“我的要求是你要亲吻在场的其中一人,人选你可以自己挑,但必须是亲嘴哦,而且要保持在十秒钟以上,不可以敷衍。”

桑予宁虽然十分大度的说是人选可以自己挑,但实际上谁不知道她是让叶陨臣亲吻洛幽的意思啊。

叶陨臣呆了呆,眉头皱了起来,看了桑予宁一眼,又有些为难的看向了不动声色的洛幽,张口便想拒绝,说他没有游戏精神也好,说他临阵脱逃也罢,关乎于洛幽的事情绝对不可以当做玩笑!

在叶陨臣的心里,洛幽绝对是至高无上不可亵渎的存在,哪里可以用来当做游戏的对象!

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拒绝呢,洛幽便率先有了动作,双手放在了叶陨臣的肩上,轻声说道:“亲吧。”

洛幽的姿态很随意,像是已经很习惯了和叶陨臣如此亲密一般,但叶陨臣就有些无措了,不过他本来就是个面瘫,旁人也看不出他的情绪,而且在洛幽的示意下,叶陨臣也没有反抗的意思,身体前倾,便碰上了洛幽的唇。

这是一个很轻浅的吻,仅止于此唇间,但即使如此,众人还是惊呼出声,纷纷喝彩了起来。

结束了这样的一个吻,洛幽仍旧显得很坦然,叶陨臣却略微有些不自在的眨了眨眼睛,叶陨臣的心态和一般男人的不同,对他来说,洛幽是他深爱着的人,但更多的却是一种略显卑微的崇拜和敬慕,那是一种将自己放在很低的位置上的膜拜,所以即使现在他已经成为了洛幽的未婚夫,却仍旧无法与洛幽站在同一高度上,所以即使只是一个亲吻,也依旧让他有种遥不可及的虚幻感觉。

面对喜欢的人,想要拥抱,想要亲吻,想要与她有着亲密的接触,这是人之常情,叶陨臣面对洛幽的时候,他也有着这样的感情,只是却又不得不克制着压抑着,因为对他来说,这样的碰触也是一种亵渎,如果不是经过允许的,他是万万不敢去触碰的。

“哎呀,本来还担心你们的关系,现在看来,倒是我多余了呢,小幽,你们要幸福啊。”笑闹过后,桑予宁又是感慨又是认真的说道,洛幽是她的朋友,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她们也算是一类人,她希望洛幽幸福,何尝不是一种寄托。

“会的。”洛幽点了点头,很认真,也很自信。

十分愉快的一日休假很快就在笑闹声中过去了,告别的时候,众人纷纷留下了彼此的电话号码,方便日后联系,而这些人至此也算是确立了朋友关系,算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了。

十二月末的时候,剑冢的拍摄正式进入到最后阶段,而叶陨臣的调动已经完成,正式开始上任了。

叶陨臣上任的前一天,洛幽给叶陨臣专门准备了一个庆祝晚宴,不过这个晚宴按照两人的喜好,参与的人也只有他们两个人。

用餐的时候,叶陨臣的神色一直都有些犹犹豫豫的,似乎有话想要说,偷偷的看了洛幽好几眼,最后还是洛幽有些无奈的直接问了出来,叶陨臣才开口说道:“其实我可以不去上任的,我可以做一些其他的工作。”

“为什么?”洛幽有些疑惑了,其他的工作?难道叶陨臣不喜欢在部队工作吗?

“……部队的工作很忙。”叶陨臣说的比较委婉,但洛幽却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有些好气又好笑的问道:“你不会是不想离开我吧?”

“……”叶陨臣沉默,也就意味着他默认了。

“怎么?你真的这么想的,你是个男人,被别人知道你的想法,会认为你很没有出息的,你难道就不介意,别人说你配不上我吗?”洛幽的轻叹是在心里的,话语说出来的时候还是比较犀利的,不过也是事实,叶陨臣不可能一辈子都跟在自己身边,她对叶陨臣是有种某种强势的掌控,但并不意味着她想要圈养叶陨臣。

洛幽也在期待着,叶陨臣越来越优秀,逐渐成长,受到万众瞩目的那一天。

“我本来就配不上你。”叶陨臣的声音有些低落,微微的低着头,也不知道是委屈还是自卑。

洛幽听的明白,忍不住敲了叶陨臣的脑袋,“你就这么没志气?”

叶陨臣摇了摇头,勉强算是抗议道:“不是我没有志气,你那么好,我就是再努力,也是追赶不上的,而且旁人怎么说我也不在意,只要你同意,我立刻就去辞职。”

叶陨臣的想法一直都是那么的简单,守护洛幽,同洛幽在一起,他的心中没有什么大志向,他不期待所谓的位高权重,也不期待将来的功成名就,他只希望可以留在洛幽的身边,陪伴她,钦慕她,守护她,这样对他来说就是再好不过的未来了。

洛幽忍不住又敲了叶陨臣一下,气恼的说道:“你怎么就这么笨,天天跟在我身边做什么,难道真当我的小跟班?”

“不可以吗?”叶陨臣低声反问,问的很认真。

洛幽此时对着的都是一个脑顶了,忍不住动手抬起了叶陨臣的头,和陨臣对视着,“你就真的不介意吗?不介意众人看不到你的光彩?不介意大家都觉得你配不上我?生活在我的影子下,你就真的心甘情愿?”

“我不需要什么光彩,我只需要你,只要你愿意,我就愿意。”叶陨臣轻轻的握住了洛幽的手指尖,这是一种想要亲近却又不敢放肆的距离。

权位,名誉,财势,这都不是叶陨臣所期待的东西,至始至终,他的所作所为都只是为了洛幽,不是为了配得上她,而是为了可以距离她更近一些,可以拥有更多的力量去守护她!

“可是我不愿意。”洛幽毫不犹豫的拒绝,叶陨臣眼神猛地闪烁了一下,有些惊慌的看着洛幽,洛幽这是什么意思?是在拒绝他吗?

叶陨臣的心乱了,一时间想到了许多,本就有些自卑的男人更是钻了牛角尖,甚至是在考虑着,自己是不是已经被洛幽厌烦了?

“小,小幽,你别生气,我去就是了,我一定会努力做事,不会再说这么没志气的话了,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别生气,好不好?”千万不要讨厌他,好不好?后一句叶陨臣也很想说,却是不敢说出口,他怕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如果真的是那样,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叶陨臣的语气难掩惊慌,洛幽自然是感觉到了,翻白眼的冲动都有了,她就是想不明白,她到底是做了什么,为什么会让这个男人如此没有安全感!

“我没有生气。”洛幽安慰似的拍了拍叶陨臣的手,才继续说道:“我只是希望你有自己的事业,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以在未来的某一天和我一起站在同一个位置上,不会让任何人觉得你配不上我,这样不好吗?”

“……可是,我想做的事情,只是和你在一起啊。”叶陨臣不想说谎欺瞒洛幽,只是想来想去,他心里最想要做的事情只是如此而已啊!

洛幽忍住了叹气的冲动,看着面前的男人小心翼翼的说着这样的话,不觉得窝心是假的。

“那除了和我在一起呢?”洛幽不得不这样去问,她一直都知道自己在这个男人心里的地位,但每一次和这个男人交流,她却不得不惊讶的发现,原来自己所想的还是不够深,自己对这个男人来说,似乎已经重要到了一种她无法理解的程度。

这一次叶陨臣思考的时间久了一点,似乎是他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洛幽也无语的等着,过了好几分钟,叶陨臣才缓缓开了口,“我并不太确定,不过在部队工作还是不错的,除了时间上不太自由,都好。”

叶陨臣口中所谓的不自由自然是因为在部队工作不能时时刻刻都见到洛幽的关系,如果排除了洛幽,他对自己的职业还是很满意的,一个沉默寡言冷酷却又果断狠辣的人,而且还有着背景有着能力足够强势,在部队上混是很不错的选择,叶陨臣此人其实是很合适的。

“那就努力工作吧,虽然我也不介意旁人的看法,但是我很期待未来的你可以走到何种高度,是不是真的拥有配得上我的资格,陨臣,你愿意跪在我的面前乞求我的感情,但我更期待,这个愿意跪在我面前的男人同时拥有着可以顶天立地的能力,这也许也是我的一种虚荣吧,就算是我的跟班、仆人、甚至是宠物,我都希望是最好的,更何况,你所期待的是一个更重要的角色,想要当我的男人,就变得更加优秀吧。”

洛幽的语气不再是那种冷冰冰的感觉,而是一种过于理智中却又夹杂着蛊惑的复杂情感,而且其中还带着一种不容拒绝的强势。

叶陨臣呆了呆,细细的品位着洛幽的话,很快便明白了洛幽的意思。

叶陨臣仍旧握着洛幽的手指尖,深邃的眼眸专注的看着洛幽,然后缓缓且坚定的跪了下去。一个十分轻柔的吻落在了洛幽的手指尖,而后才听叶陨臣说道:“遵命,我的主人。”

洛幽感受着手指尖上那抹温热的感觉,渐渐的笑了,“你是不是看了《黑执事》?越来越像塞巴斯蒂安了。”

叶陨臣愣了愣,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看是看了,不过我不是他,我想做的和他不同。”

叶陨臣很认真的解释着,他在出任务的业余时间研究了一下这部很是出名的动漫,虽然里面塞巴斯蒂安很优秀,但实际上却与他对洛幽的感情很是不同,他所作所为为的只是守护,不求回报,或者说就算是有所求也不过是为了留在洛幽的身边,他绝对不是那个为了交易才守护的恶魔,而且虽然恶魔也爱着主人,但他们是不同的。

“呵呵,傻瓜。”洛幽没有询问有什么不同,一个是真人,一个是故事,又怎么可能会一样,而且在她的心中,她的叶陨臣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是任何人都不能比拟的,她刚才所说也不过是一句玩笑话。

更何况,她也不是那个有些懦弱有些无能只能靠着仆人的主人,她信任叶陨臣,却不会依靠叶陨臣,将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的手里,那是最可怜也是最无知的。

不过眼前就有个这样的男人,让她又懊恼又心疼,如果一个人心甘情愿的将自己的命运交到另一个人的手里,这也许也是一种幸福吧,至少这个人活在世上,还有着这样的一个人可以交付未来。

洛幽有些矛盾的想着,但事情总是如此,有利有弊,单单看人去怎么想了。

这一天晚上,用过了晚餐的两个人又在凉台上看了星星,不是为了浪漫,而是很享受这一片星空下的宁静。

一个在前,一个在后,夜风徐徐,温情四溢。

第二天叶陨臣就去部队报道了,他出发的时间比洛幽要走很多,所以是洛幽送走了叶陨臣,虽然晚上就可以回来,但叶陨臣还是走的依依不舍,跟在洛幽身边将近半个月的时间,让他对洛幽越来越依恋了,不过再不舍他还是离开了,他深深的记着洛幽前一晚的那番话,他会努力配得上洛幽的,她的期待,便是他的未来,这是叶陨臣对自己的承诺!

洛幽去剧组的时候,收到了房地产公司李文承的来电,特意为他们量身定做的别墅区已然完成了最后的装修布置,只要洛幽愿意,现在就可以拎着包入住了。

洛幽表示很开心,她现在的公寓已经有些偏小了,叶陨臣和她都需要各自的空间,别墅的设计都是她亲自做的,已然有了搬家的准备。

到了摄影棚的时候,洛幽就将这件事通知给了李昂宇,李昂宇显得比洛幽还开心,毕竟那里也有着他的一份,他可是期待已久了,而后李昂宇又给所有有份的人士打了一遍电话,几乎与洛幽签约的每一个人都分到了一栋别墅,这也算是员工福利了,大家对此也十分感谢洛幽。

虽然洛幽名下的艺人越来越红了之后,当初所签订的分成协议就显得有些不公平了,但作为洛幽手下的艺人,却很少有人会提出异议,当初洛幽让心星和这些人签约的时候就已经说的十分清楚,她可以将这些碰到天王天后甚至更高的地位,但分层就是如此,想签约就签,不想签也不勉强,而这些人之所以能够有现在的地位,完全可以说是洛幽的功劳,钱虽然少赚了一些,但还是很感激洛幽的。

而且在洛幽手下做事,除了努力做好工作以外,根本不需要任何应酬,也没有所谓的潜规则,也不需要勾心斗角,好的角色好的歌曲好的机会通通都有,只要有足够的实力就能获得足够的荣誉,与其他那些艺人相比,他们实在是好的太多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