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不堪一击/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02】 不堪一击

拍戏结束,就在洛幽准备给自己放几天假的时候,却突然收到了负责盯着郑家人的古杀成员汇报,郑家最近要有大动作了。

郑家一直都差了洛家一头,而其也不如洛家多项发展那么风光,这一次有个机会可以让郑家更进一步,整个郑家可以说是都调动起来,一起为这件事努力着。

其实就算是郑家这人前进了这一步,与洛家还是不能比的,至少现在是如此,所以在洛幽的记忆中,洛家也从未将郑家当作是敌人,两家认识许久,郑毅锋也不如这一世这么狼狈,洛幽最后才考虑着挑选了郑毅锋,一个家世不如自己却也相差不多的男人,这也是洛幽当初挑选的理由之一。

而这一世,洛幽却已经决定,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郑家迈过这一步,因为这一步足以称之为是改变两大家族历史的一步,郑家上位,许多和郑家有联系的人也得到了莫大的好处,进而开始打压洛家,洛家由盛转衰,最终走向了失败。

郑家想要挪动关系的人也不是旁人,正是郑毅锋的父亲郑刚辉,一个外表看起来很是正派,但骨子里尽是阴谋诡计的狠辣之人,同时也是打着联姻的名号,企图吞并洛家的罪魁祸首!

杀了他!这是沉浸在回忆之中的洛幽最先想到的决定!人死了就一了百了了,也不可能再兴风作浪了,只是洛幽很快就打消了这样的决定,人死不是目的,让整个郑家陪葬,才是她想要的结果,而且为了这样的结果,她也努力了许久,古杀安插在郑家的眼线已经多达三位数,如果这般还扳不倒郑家,她自己都瞧不起自己了。

“赵杰,盯住郑家的人,任何证据都不能放过!”赵杰是洛幽亲卫队的成员之一,很早就被派去调查郑家的事情,这也是这些亲卫队成员很少出现在洛幽身边的原因,他们都有着各自的任务。

“是!”

接下来的几天可以说是暴风雨前的平静,洛幽还真是在家好好休息了几天,不过休息的时候也没有忘记赚钱,审核了两份投资计划,投资了三家公司,购买了两支股票,动动手指间都是上亿的资金,有了钱之后再赚钱,真的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而也就是在这种时候,一个惊天丑闻被爆了出来!

某部官员参与走私,十余年走私金额高达上百亿!单单只是这样一条消息,就足以引起各种轰动,更何况连带着还爆出许多小内幕,什么什么这个这个啦,什么什么那个那个啦,偶尔爆几张不同女人的合照,再偶尔爆出一些黑色收入的来源,字字句句都写的有理有证,让人觉得是虚构的都做不到。

而这件事发生之后,第一个找上洛幽的就是古外婆。

“小幽,你为什么会这么做?”古外婆一直没有干涉过洛幽的事情,所以也不知道洛幽做了什么,但郑家的事情影响太大,古杀的人自然而然就去调查了,然后越是调查就越是觉得古怪,最后一份资料直接送到了古外婆的手上,让古外婆不得不找上了洛幽。

“有果自然有因,郑家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就该受到惩罚。”洛幽总不能说她这是在防患于未然吧,而且她也不屑找什么其他理由,但又不得不面对外婆的询问,还真是有些小苦恼。

“郑家得罪你了?”古外婆也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

洛幽沉默,算是默认了。

“咱家的孩子自然不能让人欺负了去,但是这么大的一件事,你也不和外婆商量一下吗?”古外婆自然也是护短的,但话语中却还是带着责怪的,古杀有不成文的规矩,其中之一就是不涉政,尤其是重要的人员,古杀也会拒绝接受这样的生意,只是没想到洛幽竟然会做出这么大的动作,几乎和古时代灭人满门差不多了,虽然没有死人,但凡是和郑家联系亲密的人,都受到了连累。

“抱歉。”但如果有下一次,她还是会这么做,说不明白理由又不喜欢敷衍自家长辈,也只能先斩后奏了,这也是她和长辈们学习到的。

“……唉,小幽,你这样子会让外婆很不放心的,你年纪尚小,做事太过冲动的话……”古外婆话没说完就被洛幽打断了。

“外婆,相信我不好吗,您总是要学着放手的,如果您真的不放心,古杀也就没有必要交给我了,我想做的从来都不是木偶。”洛幽语气十分认真,古外婆质疑的话多少是让洛幽有些难过的,但是她也知道自己身上有许多无法解释的事情,一味要求对方信任是不切实际的,只是外婆是她的亲外婆,她需要家人的体谅和支持。

“……我要认真考虑考虑。”古外婆挂断电话后依旧沉默良久,她在思考,是她的方式不对,还是洛幽真的有做错了,是不是真的要按照洛幽所说,放心的都交给洛幽,还是再选择一个继承人?

洛幽走到窗边,眼神有些飘远的看着窗外的景色,十二月份的景色显得有些萧索,让她的心情也多少有些无奈。

不过无论多么无奈,又会面临多少质疑,都不会改变她的决定,洛幽的眼神渐渐变冷。

常言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郑家的祸事是一桩接着一桩被爆了出来,一连着好多天的时间里,政治版面和经济版面都能见到有关于郑家的报道,尤其是网络上更是铺天盖地的各种讨论,郑家人几乎沦落到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地步,而各个部门也不得不深入到调查中去,许多被爆出的问题都得到了证实,并且好多次好巧不巧的找到了一些匪夷所思的证据,就好似专门等着他们去调查一样。

洛幽并不介意让旁人发觉这是一场人为的操控,也没有故意去抹灭自己存在的痕迹,不过该知道的知道,不该知道的还是不知道的,至少郑家人就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得罪了何方神圣,竟然会落入到如此落魄的地步。

而洛家人便是该知道中的一员。

洛家老太爷的书房里,洛家老太爷洛爷爷洛奶奶大伯大伯母,再加上洛爸爸和洛妈妈都在,当然还有洛姑姑,这也算是一次小型的家庭会议了。

“谁知道这个臭丫头为什么这么做?”老太爷敲着桌子问。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知道答案,最后还是洛妈妈开了口:“小幽她外婆也问过,据说是得罪过小幽,具体的就没说,小幽似乎不太想提起。”

“难道是郑毅锋那小子得罪了咱家宝贝?”洛姑姑反应很快,直接就联想到了郑毅锋的身上,郑家少爷她还是听说过的。

“不好说啊,但就算是郑家小子的事情,也不至于让小幽气成这样吧,她这样做明显是想挑了整个郑家啊,真是大手笔啊。”洛伯伯不无感叹的说道,作为一名军人,他可是十分佩服洛幽的魄力的。

“难道还有什么深仇大恨不成?你们好好想想,不要错过了,哼,如果真是郑家人不地道,那咱们也不能白白被人欺负,他们不是还在垂死挣扎吗?那这最后一棒子就由我们来敲好了。”相比于洛幽,洛家老太爷也是十分有魄力的,他是很相信洛幽的,自然也相信洛幽不会无缘无故就做出这样的事情,一定是郑家犯了错。

“爷爷说的对,其实事情发展到如今,也只能做到底了,正所谓斩草除根,不然会给小幽留下麻烦的。”洛爸爸十分感慨且果断的说道,既然已经选择打压了郑家,那么就不能心慈手软,不然最后受伤的只会是他们。

“那就这么去做吧,小幽这丫头啊,深得我意啊,就是可惜了是个丫头,不然老子一定把她送部队上锻炼锻炼,到时候咱们洛家指定还能出个了不起的将军。”洛老太爷是越来越喜欢洛幽了,虽然说洛幽这事做的有些冲动,而且后果极为严重,但是老人家就是喜欢洛幽这种魄力和强势,而且洛幽的计划也十分完善,一步一步的用舆论将郑家逼迫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而她本人甚至根本不需要露面,也让洛老太爷赞赏的不得了。

“爸爸您也不用失望,虽然小幽没有进部队,但您的重孙女婿进了部队啊,而且表现十分的好,未来一定也会是一个了不起的将军。”洛爷爷看着自家父亲,脑子里想的却是叶陨臣,对于这个洛家新增加的成员,大家都是十分满意的。

有潜力,有能力,有上进心,训练最为刻苦,对自我要求极高,进步十分迅速,而且出任务的完成率是百分之百,刚毅,勇猛,果断,通过这两年的观察,叶陨臣的种种好处都是可以看得到的,而且最最重要的是,这小子对洛幽是言听计从,没有任何坏心思,就是让他们这些做长辈的都有些看不过去,不由的出手推了他一把,让他成为了洛幽的未婚夫。

极为护短的洛家人哪里会随意就找个男人来给洛幽当未婚夫呢!可以说自从叶陨臣出现在洛幽身边那天开始,就已经被叶家人注意着了,而后两个人一同上学,相处在一起,洛家人自然也是都看在眼里的,不过要说真是按照自家女婿的标准去衡量的时候,还是洛幽将叶陨臣第一次带回家的时候,那个时候,洛家人就知道,这叶陨臣估计就是洛幽的选择了。

而后的几年,无论是叶陨臣在部队里,还是偶尔回去叶家的那么一两次,洛家的长辈们都会收到报告,他们也一直在观察着叶陨臣,所以才有洛幽十八岁生日的那天,长辈们瞒着洛幽而进行的订婚仪式。

套用句洛妈妈的话说,小臣这孩子真的很不错,还是及早定下来的好,不然上哪里去给自家小幽再找一个这么优秀又有忠犬属性的男人呢?

洛家长辈们商量好了事情以后就又给古外婆打电话联系了一番,两家人交谈之间都是在围着洛幽转,也讲了一下各自的猜测,最后也终于达成一致,无论洛幽这么做是因为什么,但既然做了,他们这些做长辈的就不能袖手旁观!

所以,郑家悲催了,想进步的不仅没有进步,还被一竿子打到了地底下,连带着受到牵连的也有数十位之多,其中郑家直系人马无一幸免,有生之年是别想再混出什么成绩了,不过这一些列动作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但这也就不用再劳烦洛幽费心了。

而郑毅锋身为郑家的人,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据说已经被偷偷的送出了国,至于去了哪个国家,洛幽没问,却是让古杀的人盯着了,她并不确定自己多年后还不会有着将郑毅锋和许琼从大厦扔下去的想法,但有备无患,将敌人的信息掌控在自己的手里,总是好的。

洛幽看着郑家就犹如当初的洛家一样,一步步的走向灭亡,她心里的仇恨也就随着事情的变化一点点淡去,不过她的敌人可不仅仅是郑家,对于某些小杂鱼,她也该有些动作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洛幽几乎是将自己手里的资源运用到了极限,记忆中能够称之为仇人的角色都被一一翻了出来,让古杀去调查,然后利用一切能够利用的手段却打压这些人。

洛幽的动作有些大也有些疯狂,虽然一直隐藏在背后,但已然引起了一些人士的关注,当然这些能够了解一些什么的人士屈指可数,但却也不由的对洛幽关注起来。

而对此洛爸爸这里也忍耐不下去了,最终也给洛幽打了一个电话。

“小幽,你这到底是在做什么?爸爸看的越来越糊涂啊。”如果说是报仇,那么洛幽是从哪里来的这么多的仇人,有的甚至不是京市的而是其他省市的小官员,但如果不是报仇,洛幽这一些列大大小小的动作又是为了什么?

“没关系,我不糊涂就成。”洛幽这也是隐忍的久了,一口气爆发了,不过说是隐忍也不准确,她手中的力量是一点一点增长起来的,而每次增长的同时,她也会将这些力量布置到敌人的身边,尤其是古杀的暗探吗,他们调查到的各种资料实在是太给力了,只要爆出去直接就可以消灭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目标。

“不许打马虎眼,你老实交代,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得罪你了?还是说小幽你这是在日行一善,整改风气?”洛家人之所以没有出面干涉,也是因为这样的一个原因,洛幽所打压的人群中绝大部分都是该被打压的,所以洛家以及知道一些幕后的老领导们也就都保持沉默了。

“就当作是日行一善吧,爸爸也不用担心,很快就会结束了,我过几天就要出国了。”国际珠宝展即将开始,她做完最后的几件事就要出国了。

“你既然知道爸爸会担心,你就要好好照顾自己,你现在做的事,家里的长辈们也都是知道的,而且还有上面的几位也都清楚,你自己心里也要有数,小幽啊,你这么做是不是有意从政啊?如果是这样的话,方法太过犀利会让别人畏惧的。”洛爸爸这句话里涵盖的内容就很多了,既交代了一下现在的时局,又关心了一下洛幽的未来,这也是洛家人的猜测之一。

“没有,只是消灭几只蛀虫而已,我以后做事会低调一些啊。”虽然无论是外婆还是父亲,对她的做法都存在着质疑,但实际上关心和支持还是很多的,洛幽可以感受得到,心里也觉得暖暖的,这次的事情她是有些急躁了,不过除掉了这些人,她以后要做的事就会少很多,至少她已经找不到一个可以称之为对手的敌人了。

挂断了电话之后,洛幽的心情突然有些复杂,按理来说,报了仇的她应该觉得高兴和轻松才对,但实际上却有着一抹自嘲和无奈,原来前世造成洛家如此凄惨结局的罪魁祸首们,在这一世竟然是如此的不堪一击,让她即使报复了他们,也没有任何的成就感。

不过想来也是,阴谋诡计之所以厉害就是因为它的不可预测性,如果什么都知道了,结局也就注定了。

这一晚上,洛幽和叶陨臣两个人用餐的时候似乎都有些心事,最后还是洛幽主动的开了口:“怎么了?”

这男人眉宇间带着一抹冰冷的神色,就好似想到了什么厌恶的事情一般,让洛幽有些不太放心。

叶陨臣皱着眉头,听到洛幽的询问声后,表情顿时变了变,眼神也柔和了许多,十分老实的回答道:“这个月月末是叶天锋的订婚宴,父亲想让我带你去,我很为难。”

“怕我不愿意跟你去?”洛幽对于这个消息也不怎么意外,她前几天就听说过了,叶正峰那个男人就是个典型的花花公子,订婚也不过是政治婚姻罢了。

“这只是其一,我是不喜欢去。”如果说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着不愿意让旁人碰触的存在,那么叶陨臣心里最讨厌提起的便是和叶家有关的事情,他真的很讨厌叶家,如果可以,他甚至自己都不想姓叶。

“不喜欢去就不去。”在洛幽看来,叶陨臣早就和叶家脱离了关系,去不去都是一件无所谓的事情。

洛幽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冷血呢,对于她来说血缘未必是多么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感情,就像是洛家和叶家这两种极端,如果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即使没有经常在一起,但感情到了就足够了,他们就是家人,无论距离多远也是一家人,但如果是像叶家那般,即使天天住在一起也像是仇人一眼,这样的家庭还不如没有呢。

“可是我觉得我又应该去。”叶陨臣也说不明白自己此时是什么心理,说厌恶是绝对有的,但要说感情的话,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了,那个他该称之为父亲的男人,到底应不应该对他有感情呢?

“那就去吧。”听叶陨臣这口气,洛幽显然已经明白了他的决定。

“你和我一起去吗?”叶陨臣问的小心翼翼的,他甚至在想,如果洛幽说不去,那他也就不去了,他想去的原因之一,也是想着将自己心爱的女孩带到家人的面前,虽然那些人根本就不觉得是他的家人。

“那你希望我去吗?”洛幽不答反问,神色中有抹狡黠。

叶陨臣老实的点着脑袋,“当然想,小幽去的话,一定是谁漂亮最耀眼的那一个。”

虽然很多时候也会因为太多人喜欢洛幽,而小小的有些不满,但他还是期待着洛幽可以站在万众瞩目之处,散发着属于她的光芒与荣耀,在这一点上,从始至终他从未改变过。

“那叶天锋的未婚妻不得哭死啊?”洛幽想象着自己出现在订婚宴上的画面,也觉得有些有趣了。

“与我们没有关系。”那个女人哭不哭和他们有什么关系,他只要将小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带到父亲面前,也就算是了了自己的一桩心愿了。

叶陨臣甚至在想,这也是他这个不受待见的私生儿子愿意为父亲做的最后一件事了,或许,应该再加上一笔资金,毕竟叶家也养了他好几年。

如果说洛幽是有些冷漠的,那么叶陨臣又何尝不是呢,两个人其实都是无心之人,冷酷,强势,霸道,他们在一起并不是互补,但是却还是在一起了,冷酷加上冷酷变化成了一种异样的温柔,即使两个人都用着冷淡的语气交谈,却都能让彼此感受到一种暖暖的关怀,这也许就足够了。

对于叶陨臣来说,很小的时候他也曾期待过,期待慈爱又英伟的父亲,期待和善又漂亮的母亲,期待温暖的家庭,期待正常的生活,甚至期待一个小小的抚摸,一个美美的夸奖,但是,当所有的期待一次次变成失望以后,他所剩下的就只有绝望和冷漠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