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想清楚了来找我/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03】 想清楚了来找我

十二月下旬,洛幽正式进入到了繁忙阶段,国际珠宝展,MU拍摄,还有叶家订婚宴,三件事连在了一起,让洛幽忙的当期了空中飞人。

MU拍摄被定在了一个私人小岛上,据说是MU某位懂事的度假地之一,位于大海的中央,四面环海,风景秀丽,而且最主要的是不需要花钱,所以毫无疑问的就被采用了。

洛幽去之前去了一趟古杀,并且特意叫来了亲卫队成员中的韩瑜,韩瑜是一名机械天才,这一次去那么一座孤岛拍摄也不知道有没有危险,率先做点准备还是好的。

几个人在军械室里研究了整整一天,洛幽才勉强给自己弄了几件能穿的装备,之所以说勉强,就是这些东西存在的痕迹太明显了,实在是达不到洛幽的要求,不过好在韩瑜答应了洛幽,一定会按照她的设计给她专门设计一套,这才让洛幽满意的离开了。

临行前的晚上,洛幽将这件事告诉给了叶陨臣知道。

“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吗?”叶陨臣想都没想的就问道。

“你不工作?”

“可以请假!”洛幽这一离开就是三天的时间,他会很想她的啊。

“刚上班就请假,影响不好吧。”洛幽这是在为叶陨臣考虑,至于她本人根本就不会在乎什么影响的人,不然也不会做出那么多不顾影响的事。

“没事,我不怕。”洛幽不在意,叶陨臣又怎么会在意呢,他的工作真的很方便,训练一支特殊部队,本来就有着很多特殊的地方,外出是被允许的,不是纪律不够言明,而是他所在的部队够特殊。

“那好吧,就当作是度假了。”洛幽想了想也没有拒绝,她也已经习惯了有叶陨臣陪在她身边的日子,而且看着叶陨臣眼神中的期待,她还真不忍心拒绝。

飞机上,洛幽看着身边的叶陨臣,突然想到了不久前的一幕,那个时候叶陨臣表示不想去部队工作,因为怕太忙没有时间和她在一起,但现在这情况显然不是那么回事啊!

“你不是说部队的工作很忙吗?”洛幽问,问的很认真。

叶陨臣愣了愣,说:“我以为很忙,不过其实还好,但也有会特殊时期。”如果部队上有什么特殊活动,那时候他可能就连家都回不了了。

“那你现在陪我出来是以什么名义?”洛幽追问。

“私事。”叶陨臣也不屑说谎,实话实说了。

“领导也给假?”洛幽就很好奇了,部队纪律不是很严格的吗?

“不给就辞职。”叶陨臣回答的很是嚣张,虽然他很喜欢军人这个职业,但显然这不能与洛幽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相比。

其实叶陨臣请假的时候,他手下的那群受训人员还真问上了几句,当时叶陨臣很是认真的考虑了一番,给了众人六个字:陪未婚妻工作!

这下子那些兵都兴奋了,纷纷吵着嚷着打探消息,询问着教官夫人是哪位,漂亮不漂亮,什么时候带来给大家拜见拜见,而面对这些士兵的激动,叶陨臣只能喊了一嗓子,将人打发着都去训练了,而实际上他却是有些害羞和担忧的,这是他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公开他与洛幽的身份,说真心话,很激动,却也很忐忑,在他心里,他和洛幽订婚的事情,一直都是洛幽被逼的是不愿意的,所以他也是不好承认的,他怕洛幽不高兴,怕自己这样做会让洛幽生气。

所以那个时候,他只说了陪未婚妻工作这几个字,却已经是用了很大的勇气,有一种偷来的幸福感。

而此时洛幽却安静了下来,因为她突然想到自己曾经看过的一句话:男人再忙,也有时间去见心爱的女人!叶陨臣可以毫不顾忌的陪在自己身边,心意如何,已经不需要再说了。

这一次拍摄,与洛幽同行的人很多,虽然说是私人小岛,但实际上也是一座观光岛屿,有很多游客来游玩,李昂宇和肖潇都跟在身边,叶陨臣更是陪伴左右,一行人下了飞机,引起了许多游客的注目。

这座小岛在国际旅游景点上也十分有名气,来这里旅游的人更是来自于世界各地,洛幽他们虽然引人注目,但还是要比国内好一些,不过这也从侧面反映了洛幽还不够红这一事实。

“我真的很期待有一天,无论小幽你去哪里,都能见到自己的粉丝。”李昂宇作为洛幽的经纪人,这是他最大的期待。

“一定会有那么一天的。”肖潇语气十分肯定的回应道,眼里带着自信的神色。

叶陨臣也期待的看着洛幽,闪亮的眼神像是会发光,早在病床前洛幽询问他的时候,他就说过,他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看到洛幽的耀眼与尊贵,让他们像他一般膜拜洛幽信仰洛幽,期待着洛幽成为万众瞩目的存在。

“会的,不会很远。”这是洛幽淡然且坚定的回答,走向国际,成为国际巨星,这也是她作为一位艺人最大的目标。

这一次的拍摄行程定为三天,但实际上只需要一天的时间,所以导演和负责人很大方的给了众人半天的休息时间,也让大家可以在岛上逛逛。

洛幽也给肖潇和李昂宇放了假,和叶陨臣两个人走在这风土气息十分浓重的小岛上。

都不喜言辞的两个人走在一起,大多都是沉默着的时候,不过两个人也不觉得尴尬,相伴在一起许久,分分合合历经两世,两个人的心态都很沉稳,在一起虽然有些不太像是热恋中的情侣,但却有着老夫老妻的温馨。

不过两个人虽然安静,但周围却很热闹,来来往往许多人,叶陨臣一直都注意着周围,也会为洛幽避开拥挤的人群,将洛幽保护的很好。

洛幽很享受这种感觉,其实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无论多么坚强独立,都会有一块柔软的地方,是需要被温暖灌溉的,也是需要被真情去守护的,差距只在于有些人遇到了,有些人没有遇到,有些承认了,而有些人不承认罢了。

有人说热闹的地方总是少不了两样职业:小偷,乞丐。

两个人走着走着就看到不远处坐着了几位乞丐,风霜日晒的感觉十分沧桑,不过脸上却都带着愉悦的笑容,好似在交谈着什么。

洛幽觉得有些好奇,就走过去听了听,就听到乞丐们在交谈旅游的事情。

乞丐甲问道:“老哥啊,前段日子你怎么没来呢,看不见你我可担心了呢,都想你了。”

乞丐乙就答道:“前段时间我休假啊,我去澳大利亚旅游去了,听说那里袋鼠是特产,我去看看啊。”

乞丐甲接着说道:“原来是去看袋鼠了啊,等明年旅游淡季的时候我也去看看,天天在这里坐着,虽然风景不错,但也总有看腻的时候啊。”

听到这里,洛幽忍不住笑了,虽然她也不确定这两位乞丐说的是不是真话,但却总感觉不像是假话,这也让她对这乞丐的人生观有了一些佩服。

无论是从事什么样的职业,能够有着如此乐观开朗的人生态度,总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

其实洛幽这么认为也不完全是一件正确的事情,为什么这么说呢?主要因为两点,其一是她对乞丐这个职业不够了解,其二是她对各国乞丐的情况不够了解。

其一主要解释为乞丐这一职业未必就是悲惨的代名词,他们也有着自己的欢乐,甚至许多都有着自己的家庭,乞讨对洛幽这样骄傲的人来说,是一种丧失自尊的表现,也许她宁愿死也不会让自己沦落成一名乞丐。

而第二点则是国情差异,华夏的乞丐如何就不说了,而在外国,某些国家,乞丐真的就像是一种职业,每天朝九晚五还有假期,偶尔出去度假也不是不可能的,这就是国情的不同观念的不同了。

“以后有时间,我们也去度假吧。”这是洛幽对着叶陨臣说的,她想乞丐都能这么悠闲了,她也不能让自己的生活过的太枯燥乏味啊。

“好。”你去哪里我就陪着你去哪里!这是叶陨臣的心声,不需要说出来,却已经表达的十分明显,他的世界里只有洛幽,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两个人离开了乞丐聚集地,而在离开之前,洛幽抽出了几张红色票票用英语向着那几名乞丐询问道:“人民币,收吗?”

“当然,谢谢美丽的小姐,还有这位英俊的先生。”乞丐们一起笑了,回话的那位还是用着地地道道的中文,仔细看去竟然还是一位华夏人。

洛幽笑笑,将钞票递了过去,“请你们喝茶的。”

“谢谢!”

既然从这些乞丐的身上学到了一些什么,那么她也愿意留下一点什么,虽然两者不成比较,但总归是一份心意。

两个人继续走着,碰过了乞丐而后就又碰到了小偷,小偷总是一个需要眼色的职业,哪位有可能成为金主,那也是需要认真鉴定的,不过显然这次的这位偷儿是有些偷懒了,没好好看清楚就撞了上来。

而就在那小偷企图撞上洛幽的前两秒,叶陨臣一个侧身就挡在了小偷面前,动作十分果断的擒拿住了小偷的贼手,本句废话都没有,直接一个用力,就听嘎嘣一声,小偷的贼手错位了。

“啊啊啊,痛,痛死我了,你快放手,你做什么,快放手!”小偷惊慌又痛苦的喊叫着,周围的人立刻让开了地方,看起了热闹。

洛幽也早就发现了这小偷诡异的举动,毫不客气的冷言道:“出来做贼,就要做好被抓的准备,无论你有什么心酸的理由逼迫你走上这一条路,偷别人的东西都是不对的,如果不想吃更多的苦头,我劝你还是闭上嘴立刻就滚。”

洛幽的话让众人恍然大悟,不过也只是一部分,因为洛幽说的是中文,而这里许多人是根本就听不懂的,不过好在小偷是明白的,所以他只能灰溜溜的跑掉了。

“你的身手越来越好了。”这是洛幽由衷的赞美,叶陨臣的反应比她快上了一瞬间,但只是这一瞬间,就足以证明他比她强,一个令她有些不服气的结果。

“我很努力。”因为只有变强才能更好的守护住想要守护的人,这也是叶陨臣的信念。

“那就继续努力吧,不要让我有超过你的一天。”洛幽这话也不知道是鼓励还是打击,反正是就这么说了。

叶陨臣愣了愣,有些不太高兴的说道:“我不想和你比较。”其实叶陨臣所表露的不高兴,在洛幽看起来更像是一种委屈的表情,就是那种好似被人误会了的样子。

“怎么,听这话是不愿意了?”洛幽对叶陨臣的反应觉得有趣了,闹小脾气的叶陨臣呢,还真没怎么见过。

听到洛幽这么一问,叶陨臣的表情立刻变得腼腆了,低声解释道:“不是,只是我真的不想和你比较,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更好的守护你,不是为了别的。”

洛幽看了叶陨臣几秒,才说道:“你不愿意和我比较,身手不愿意,其他的也不愿意,就算是骑马的时候也不会跑到我前面,平时走路也像个保镖似的,你就真心甘情愿的把自己放在一个保镖影子护卫的位置上?你难道就没有想过,你已经是我的未婚夫了,该光明正大的和我站在一起才对?”

这个问题其实在洛幽心里有段时间了,虽然知道叶陨臣是小M,但小M难道就没有野心吗?她真的有些好奇啊。

叶陨臣想了想,脸色古怪的变了变,似乎有些心虚。

“我来这里之前请假,下属们询问过原因,我说陪未婚妻工作……”叶陨臣声音很低,像是犯了错正在坦白一样。

“你说的很对。”洛幽并不觉得这样的回答有什么问题,相反应该是很正确才对。

叶陨臣猛地抬头,有些欣喜的问道:“你不反对我这么说吗?你不生气?”

“我为什么要生气?”洛幽似乎很诧异的问,但实际上她多少都是知道原因的,只是想开解一下叶陨臣罢了,虽然很享受叶陨臣带给她的一切,但实际上她却也并不希望叶陨臣如此委屈自己,至少在旁人面前,她并不希望叶陨臣因为她而有太多的拘束!

其实用一句话简单概括一下也很简单,那就是,即使叶陨臣跪着,那也只是跪在她的面前,在外人面前,叶陨臣必须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存在,绝对不需要任何卑微。

洛幽是强势的,却也是护短的,重生而后,她对叶陨臣所期待的,便不是什么爱情,而是期待这个男人可以在他所选择的路上,一步步走向顶峰,走向万人敬仰之处,辉煌一生,而爱情,也只不过是顺带的一笔,他想要,她虽然暂时无法给予,却选择了默认的态度。

其实在对待叶陨臣的问题上,洛幽的态度一直都是十分纵容的。

“陨臣,我是你的未婚妻,名义上,实质上就都是了,我并不介意你拿出未婚夫的态度对待我,还是说,你只是想当一个小跟班,或者准确的说,你只想让我当你的主人?”洛幽这话其实是在质疑叶陨臣对她的感情到底是什么!并不质疑他对自己的感情程度有多深,因为叶陨臣已经许多次证明过这一点,这个男人可以为了自己去死去做任何事,在感情深浅上毋庸置疑,只是这种感情到底是什么呢?

洛幽偶尔会有疑惑,其中到底是爱情多一些呢,还是那种臣服的将她当做人生主宰的崇拜之情多一些呢?洛幽并没有想明白。

叶陨臣眉头紧锁,似乎也很纠结,努力的思考,一时间却没有了答案,只能有些茫然的看着洛幽,他并没有思考过这样的问题,他对洛幽的感觉复杂而又单纯,复杂是因为有着各种各样的感情,单纯却是从未思考过,完全将洛幽当作了最重要的存在,所作所为甚至都不需要思考一般。

“好好想想吧,想清楚了就来找我。”这话自然是对叶陨臣所说的,而后半句则是洛幽对自己说的。

洛幽说:如果你想要是我有的,那么我就给你,未婚夫甚至是丈夫,都可以,身体或者是感情,也都可以!

这也是洛幽对叶陨臣的一个承诺,从重生过后就已经有了的承诺,但前提是,叶陨臣必须要想的明白,他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其实这样的承诺洛幽早就想过,但却没有如此清晰,也没有如此坦白,而现在能够如此去想,也是鼓足了勇气,将这种选择权完全交给了叶陨臣,这对于喜欢掌控一切的洛幽来说,已然是一种十分难得的事情!

而之所以能让她有如此勇气的,便是叶陨臣这近三年的表现,一个完全将自己放在第一位的男人,一个愿意让自己去主宰他所有人生的男人,经历过前世的洛幽,经历过背叛的洛幽,已经不想放弃了,而且更重要的是,其实她并不反感厌恶这个男人,还一点一滴的渐渐喜欢上了这个男人,所以,她也愿意冒一次险,放弃一次掌控权,赌上那么一把,而赌注就是自己的未来,或者说是自己未来的生活方式!

叶陨臣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她就给他一个什么样的生活!叶陨臣如果想要的是一个贤惠的妻子,那么她就会尽量去扮演好一位贤惠的妻子,但如果叶陨臣想要的是一位主人,她也不会吝啬于表达她的强势和控制欲。

也可以换种方式说,他想要一个人,她就给他一个人,而他如果想要的是一个神,那么她就给她一个神,为了他,为了这份感情,她可以将自己当做是无所不能!

这可以的洛幽,绝然而自信,淡雅而美丽,她的眼睛中看的是未来。

洛幽对叶陨臣的感情其实也是复杂的,前世的厌恶,死亡时的震惊和感动,今世的信任,渐渐才有的喜欢与眷恋,他帮过洛幽,所以这其中又有着恩情,他爱着洛幽,所以这其中也有着爱情,两个人也算是相知几分,这其中也有着类似于友情的成分,在叶陨臣脱离叶家跟在洛幽身边,两个人的相处又几近亲情。

恩情,爱情,友情,亲情,种种感情是言语不能完全形容的,而为了这些,洛幽才愿意做出这样的选择,默默的在自己的心里许下这样的承诺,只为了叶陨臣这个让她心疼不已的男人。

而洛幽同时在心里告诉自己,一生一世生生世世,她也只会有这么一次,将这样的选择交给叶陨臣,因为她也很想知道,叶陨臣对她,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

而相对于洛幽这一刻的思绪万千,叶陨臣却一直在问着自己同样的一个问题,他到底更希望对于自己来说洛幽是一种什么身份呢?

不敢有所期待的时候,洛幽是他的奢望,是支撑,是所有感情倾注的对象,是不切实际的梦,是心里隐藏着最深刻的情感,是自己黑暗中的唯一阳光,是活下去的希望!

在他人生最阴暗的那段日子里遇见洛幽,他毫不犹豫的就将自己所有的情感都倾注在了洛幽身上,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告诉自己,自己活着是有意义的,是有所追求的,所以他努力,努力的用尽各种方式去靠近洛幽,成为她的同学,成为她的同桌,成为她的小跟班,小心翼翼的守护着追随着自己的阳光。

然后这一过就是十二年,他靠近了他的阳光,甚至还成为了洛幽的未婚夫,他的奢望竟然成为了现实,他欣喜不已却不敢表露一分,他努力克制着自己仍旧小心翼翼忐忑不安,他甚至感觉这所有的美好都是偷来的一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还回去,所以他根本不敢声张,不敢做多余的动作,仍旧做那个阴暗中卑微的自己,告诉自己只要好好守护她就可以。

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