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参加订婚宴/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06】 参加订婚宴

叶陨臣从聚会上落荒而逃,当然这个落荒而逃只是他的心理状态,表面上还是冷冷的酷的不得了。

来参加聚会的人很多,但自从老领导提起了关于叶陨臣未婚妻的话题之后,一直到结束,整个会场的人啊都在围绕着他和洛幽在说,各种话题各种说,说完了就询问下他的意见,问是真的假的,问的他哑口无言只能继续装酷。

不过最让叶陨臣苦恼的还是他走之前众人的要求,包括老领导和所有上下级在内,都告诉他,让他什么时候有机会带着洛幽一起来,部队里也是可以让家属进入的啊。

接下来的两天,洛幽很无奈的发现,某只苍蝇真的很讨人厌啊,天天围绕着她在转,就算是理都不理,科迈尔也没有放弃的意思,笑的自以为很温柔,但看在洛幽眼里就十足的虚伪,令人厌恶不已。

最后一天,洛幽实在是忍不下去了,直接买了飞机票就回了国内,至于什么评选颁奖外交的,就都交给桑予宁去应对吧,她就觉得自己不该去,半点意思都没有,浪费时间!

所以洛幽的形成就比计划中提前了一天,叶陨臣本来是去打算接洛幽回来的,而洛幽提前回去却没有通知,便错过了。

洛幽回到家,迎接她的除了玉婶就剩下小金币了,小金币表现的很兴奋,围着洛幽跳圈,手里抱着块小饼干,吱吱叫着伸出手想要递给洛幽吃。

洛幽看着小金币觉得它越来越可爱了,弯下腰将金币抱在了手里逗弄,不经意间看到了一旁的挂表,晚饭的时间都过了,叶陨臣还没有回来?

“小姐,用过晚饭了吗?我马上就去给你做啊,也不知道你现在回来,都没有准备。”玉婶也不知道洛幽会提前回来,家里就她自己一个人,去和隔壁的亲卫队成员们一起吃了一口,也没有做饭。

为了方便做事,亲卫队成员就住在隔壁的别墅里,肖潇送洛幽回来之后,也直接回家去了。

“叶陨臣呢?”洛幽问,语气有些冷,她不回家,他难道就不知道回家了吗?洛幽想,她是不是应该给叶陨臣定个家规什么的?

“姑爷打过电话回来说是晚餐不回来吃了。”玉婶说话的时候偷偷的看了一下洛幽的脸色,他们家小姐好像是在查老公岗的小妻子呦。

“没交代说做什么?”洛幽这话问完就知道问的多余了,玉婶不是询问主人行程的人,叶陨臣也不是会向玉婶报告行程的人。

“没有。”玉婶果断的摇了摇头,然后又补上了一句:“姑爷不会做什么不该做的事啦,最多就是在部队上训练,要不小姐就打电话问问姑爷,也不知道姑爷吃没吃呢,要是没吃就回来,我给你们做两人份的。”

玉婶对叶陨臣这位新姑爷可是一百个满意,虽然为人冷漠了点,但对小姐温柔啊,又听话又贴心还很有本事,和小姐很相配啦。

洛幽坐在沙发上,手机就放在手边,看了看没有动作,倒是小金币十分聪明的拖过了手机,放到了洛幽的手上,一旁的玉婶看的会心一笑,开始为洛幽整理行李箱。

打还是不打?洛幽犹豫了一下,还是拨通了电话号码,她告诉自己太孤僻不好,手机有了就是给人用的,打个电话而已,她到家了通知一声也是应该的。

电话接通了,叶陨臣接电话的声音中都透着一股子开心的味道,“小幽,你什么时候回来?”这个问题是叶陨臣现在最关心的问题。

“我已经回来了。”去了一趟可以说是毫无所获,还影响了自己的心情,提前回来又没看到人,好在她不像是小女孩一般想着什么惊喜,不然还真是有些失望了。

“……你在家?”叶陨臣很惊讶,洛幽不是说明天才回来吗?

“恩。”

“我立刻回去!”不需要多说,得到了肯定答案的叶陨臣握着电话就往家冲。

半个小时都没到,叶陨臣就出现在了洛幽面前,这个时候玉婶也正好做好了饭,洛幽坐在餐桌上对着叶陨臣招了招手,然后就开始吃了起来,她是真有些饿了。

叶陨臣很兴奋很开心,但还是保持了安静,陪坐在一旁认真的吃了起来,他也没有吃晚饭啊,本来是打算在部队上多做些运动,免得回来见不到洛幽心情低落,没想到洛幽竟然回来了。

吃过了饭,玉婶送上来了两盘水果,叶陨臣有些讨好的用叉子叉了一块菠萝放到洛幽的嘴边。

“你吃。”

洛幽也没客气,就着叶陨臣的手就吃了下去,叶陨臣笑的很开心,又为洛幽拿其他的水果,小金币也想吃,就围着洛幽转,洛幽用手指捏着小金币放到了水果盘旁,让小金币自己吃个够。

“你也吃。”吃了好几块,却看到叶陨臣一个也没吃,就傻傻的送给她吃,洛幽也忍不住说了句。

“恩。”叶陨臣很听话,吃了块苹果,然后继续喂洛幽。

小金币吃的很开心,但它太小了,也吃不了多少,吃了几块就饱了,看着两人的动作也想学,举着一个水果叉就向着洛幽吱吱叫,也想给洛幽吃。

叶陨臣瞪了小猴子一眼,伸出手指弹了弹小猴子的小脑袋,“边去,不用你喂。”

叶陨臣显然不喜欢小猴子这殷勤的小动作,给洛幽喂水果吃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这小猴子跟着凑什么热闹。

洛幽忍不住敲了敲叶陨臣的脑袋,那手法和叶陨臣敲小猴子的一模一样,“别欺负它,看它都快哭了。”

叶陨臣立刻老实了,继续给洛幽喂水果,他才不说自己这不是欺负小猴子,他这是吃醋好不好,他才不要被一只小猴子抢了自己的幸福工作呢。

吃了一些水果,洛幽也累了,坐了一天飞机从国外飞回来,也该休息休息了。

“我回房间了。”洛幽起身回房间,然后叶陨臣也起身,跟着洛幽身后走,洛幽走了两步,回头看叶陨臣,叶陨臣眨了眨眼睛,十分无辜的样子。

洛幽想,这人也是想回房间的吧,便也没说什么,上了二楼之后,两人的房间是挨着的,只是一直走到了洛幽的卧室门前,叶陨臣仍旧跟在洛幽身后,洛幽不得不问了,“你跟着我做什么?”

“……我想你,想多看看你。”洛幽走了两天多,他就想了她两天多,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他舍不得就这么看不到了。

洛幽表示很头痛,她怎么就觉得这男人的思维方式和其他人不一样呢,这是为什么呢?

“明天再看吧,今天恕不接待了。”开门关门,洛幽也不废话了,直接将叶陨臣关在了卧室外,让你不早点回家,让你下班不知道做什么去,想看她?明天请早!

十二月末,据说是良辰吉日,阴阳历都是双数的好日子,叶陨臣的那个风流成性的哥哥叶天锋订婚了。

按理来说,洛幽现在也算是半个叶家人了,不过显然这一点直接被洛幽忽视了,叶陨臣本人也是一个恨不得和叶家半点关系都没有的存在,所以这两个人出现的在叶天锋订婚宴上的时间,比一般宾客都晚上许多,如果不是叶陨臣还念叨着最后的那一点情分,估计来都不回来。

叶陨臣和洛幽都是想低调却无法低调的人,两人刚出现在会场门口从车上下来,周围人就齐刷刷的看过来,而且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去的,周围不仅有来参加订婚宴的宾客,被保安拦住的还有诸多洛幽的粉丝,看到洛幽出现就齐刷刷的喊着洛幽的名字,这些粉丝手里还举着各种各样制作的十分精美的牌子,就和洛幽的粉丝见面会一般热闹。

“洛幽,和我们拍个照吧!”

“小幽,和我们签个名字吧!”

“幽公主,我是您最忠诚的粉丝,给我个飞吻吧!”这是某位男性粉丝的呼喊。

“洛幽,叶家大少订婚,你作为半个叶家人为什么会来的这么晚,是不是代表叶家家庭内部有矛盾,听说你的未婚夫叶先生是叶家的私生子,这是不是真的?”除了粉丝,许多记者也到场了,无论是冲着叶家的新闻,还是洛幽等人的出现,这群无冕之王是少不得的。

洛幽本来并不怎么在意这些人的出现,粉丝和记者她都习惯了,但这记者的问话,却是让洛幽冷了脸色。

“我的未婚夫是什么身份与你无关,不过如果有哪家媒体报道了我不喜欢看到的事情,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洛幽的威胁永远都是那么强悍,不分场合不给面子直言不讳。

被洛幽警告了的记者尴尬的缩了缩,有些懊恼自己怎么就一时冲动问了这样的问题,这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记者被洛幽的气场震撼住了,问题也不太敢问了,但好在还记得拍照,洛幽走了几步,看着诸多期待中的粉丝,扬了扬手,动了动嘴角算是笑了笑,这笑容很淡,但却足够众多粉丝们见尖叫了,要知道洛幽的笑容可是十分难得的,洛幽拍摄的好几部作品里,笑容也是少之又少,仅有的几处笑容都被称为经典存档了。

场面有些混乱,时间也有些晚了,洛幽并没有和粉丝合照或者给粉丝签名,但即使如此,诸多粉丝也觉得值得了,能够看到偶像的笑容,而且还是对着他们的笑容,真的足够了。

洛幽挽着叶陨臣的手臂走进了宴会厅,现在年轻人的订婚宴一般都会采取西式的宴会形式,这样也方便众人交流,而当叶陨臣和洛幽走进去的时候,这些交流中的人却不约而同的看向了他们,和门口那群粉丝的视线也差不了多少。

宴会已经开始了,简单的演讲仪式都举办过了,有的事情忙碌的都准备走了,而这个时候洛幽和叶陨臣到了,叶陨臣作为叶家的公子,这个时间出现,凡是有点脑子的人,似乎都想到了一些什么。

就像是门口那名记者问到的问题一样,叶家内部似乎有些问题啊,不过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这种大家族本来就不是和和睦睦的,只不过有些人掩饰的好一些,有些人不屑掩饰罢了。

叶正清作为主人很快就出现在了叶陨臣和洛幽的面前,脸色不算太好看,但也十分勉强的笑着。

“小臣,小幽,你们来了啊,呵呵,来这么晚我都念叨了好几遍了,快过来看看你们的未来嫂子吧,大家都等着你们呢。”叶正清这话说的挺亲近的,也算是给两方一个台阶下,不过这么做也是看在洛幽背后洛家的面子上,不然他还真没有必要如此虚伪。

叶正清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不然也不会让叶陨臣在叶家受冷落受压迫活了那么多年,但也不能说叶正清就丝毫不在乎自己的儿子,只是他那么一点在意,早就已经被叶陨臣不在意了。

有着这样一个一心为权又风流花心的父亲,是叶陨臣的悲哀。

“叶伯父不用客气,我和陨臣会照顾好自己的,您去招呼其他人就好了。”洛幽知道叶陨臣不愿意面对自己的父亲,便率先开了口,她也没有去看所谓的未来嫂子的意思,她可不承认那个叶天锋是她哥,又哪里来的嫂子呢。

叶正清脸色僵了僵,想说什么却又察觉到周围注意着这里的视线,只能忍气吞声的笑了笑,说了几句场面话之后便离开了。

他不离开也不成啊,留在这里只能看两个小辈的脸色,他丢不起这个人啊。

洛幽挽着叶陨臣找了个地方坐下,一路走过倒是碰见了几个熟人,京市的圈子就这么大,来来往往总是那些人,洛幽作为年青一代的核心人物之一,也是很受关注的,认识一些人不奇怪,而几乎所有的人都认识她,就更不奇怪了。

“小幽,我就知道你会来,不过你来的也太晚了,我们等你很久了。”洛幽还没有坐下,就看到一群人走了过来,率先开口说话的就是桑予宁,周围还有东方悠,赵悦和刘帆,还有几个他们在马场认识的朋友,几乎是他们那个小圈子里的人都到齐了。

“又不是什么好地方,我都不想来了。”洛幽语气带着厌恶,如果不是为了叶陨臣,她是绝对不会来的。

“也是,其实我也不想来,不过想着你们都来我就到了,我拿着还是我家老爷子的请帖呢。”桑予宁也表示自己很不想来,不过自家老爷子让她必须到,她也没有办法,作为公司的新一任总裁,她的应酬也是很多的啊,其中更是有许多不得不应酬的应酬。

“叶陨臣,听说你掉回京市了,有时间一起玩玩啊,格斗新人王,很想领教一下啊。”别看东方悠风度翩翩像是个浊世佳公子,但实际上也是一个十分喜欢比武的人,军人大多如此。

刘帆听了东方悠的话后也是眼睛一亮,有些期待的说道:“那一定要叫上我啊,我也想领教领教呢。”

叶陨臣看过两人,认真的点了点头,道:“一定!”

畏惧挑战的男人不是男人,比武这件事叶陨臣也不会退缩!

洛幽在一旁听着,眼神也有些发亮,她有种预感,未来军中的新一代掌权者,面前这三人当之无愧啊!

“要不,你们也带我一个?”洛幽觉得自己不参一脚都对不起自己习武者的身份啊,她在古杀的训练可不是白训的啊。

三个男人同时看向洛幽,表情各异,但都显得十分为难。

“这个,还是不要了吧,小幽这么漂亮,磕到碰到哪了的话,我们会心疼的啊。”东方悠作为三个男人的代表发言,他到不是小瞧洛幽的身手,当然他也不太清楚洛幽的身手到底好不好,但主要的是和洛幽比试会有压力啊,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这不是逼他们束手就擒吗。

“没事,我不心疼就行。”洛幽无所谓的说,别人心疼和她没有关系啊。

东方悠脸色僵了僵,周围的人都被洛幽逗笑了,他们怎么没有发现洛幽也有说冷笑话的潜质呢。

“那要是陨臣心疼了呢,你就不心疼?”东方悠拉上了叶陨臣,继续逗弄洛幽。

“小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在洛幽回答之前,叶陨臣已经表示了他的态度,虽然他是很不愿意和洛幽交手的,但如果是小幽想要的,他自然也不会拒绝。

东方悠有些无奈的看着叶陨臣,“你太宠小幽,会把她宠坏的。”

叶陨臣有些不好意思,倒不是被东方悠说了的关系,而是觉得自己哪里有宠洛幽啊,他什么都没做,做的根本不够好,而且无论怎么宠洛幽都不会坏的,洛幽就是最好的。

叶陨臣不满东方悠的话,很是强悍的直言道:“小幽是最好的,宠不坏。”

周围听到这话的一群人都笑了,大家本来都觉得叶陨臣这男人看起来很冷酷很强悍很不容易接近,但叶陨臣这话一出口,全体笑喷,纷纷觉得原来这男人还是这么可爱的啊。

洛幽也笑了,微微仰着头,有些傲娇的样子,“东方,不要挑拨离间哦,陨臣是不会中计的。”

洛幽对叶陨臣可是十分有信心的,这男人虽然有些时候笨了点,但无论什么时候,势必会站在她这一方的啊。

也许有人会觉得吵吵闹闹是恋人之间的相处方式,互相打趣啊,互相调侃啊,吵嘴什么的都很有爱,但不同性格的恋人自然需要不同的相处方式啊,洛幽的性子很冷,有些小骄傲,还有些小傲娇,不喜欢吵架也根本不会吵架,她的恋人如果是一个天天打趣她的,估计不用两天就可以被踢飞了。

而无论是在叶陨臣的心里,还是叶陨臣的言语中,洛幽都是最好的最棒的最完美的,哪里会有半点的不好呢,而在他心中,洛幽就是必须要维护的,洛幽说什么就是什么,洛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不仅要毫无意见还要全力支持。

众人说说笑笑气氛十分和谐,而这些人也算是京市二三代圈子里的知名人物了,尤其是洛幽本人,一个顶一群,所以也是格外的吸引人。

很多人想要过来打招呼,但却发现这个圈子好似没有缺口,任何人的介入都是一种打扰,似乎有种很自然的排外的感觉,所以即使想来套近乎的众人也只能无奈的放弃了,身份不够还想要套近乎就是自找没趣啊。

但还是有一些身份够而且比较熟悉的朋友过来打招呼,借着认识其中的某一两位而和其余的人也认识一下,尤其是可以认识洛幽,每个能够有资格过来打招呼的,都没有错过和洛幽做自我介绍的机会。

而就在这样的情景中,宴会的两位主角也过来了。

叶天锋是一个花花公子,这是公认的事实,他订婚也是政治联姻,未婚妻和他身份相当,有爱无爱的两个人也不怎么在乎,而叶天锋对于洛幽的心思虽然没有几个人知道,但走过来就直直的盯着洛幽在看,却是让周围的人都不怎么高兴了。

“洛小姐,您是大忙人啊,想见你一面真的不容易啊。”即使订了婚,但叶天锋对洛幽的兴趣,显然没有消失。

洛幽神色冷漠,没有半点搭理这人的兴趣,但就是不理这人也没有走的意思,洛幽冷冷的看了叶天锋一眼,对着那个不明所以的女人说道:“你的男人很着人厌恶,别让他出来丢人好吗?”

众人再一次见识到了洛幽的毒舌,冷冷的像是一根刺,谁的面子也不给,谁让她不舒服了,她就让她谁更不舒服。

叶天锋的未婚妻都有些蒙了,这种场合会有人这样对她说话,这是上门来找茬的吗?

未婚妻很生气也觉得很丢人,叶天锋的脸色也难看了,夫妻俩一起瞪着洛幽,但却不敢有什么不该有的动作,小一辈里敢给洛幽找麻烦的,还真没有几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