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好看不?/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07】 好看不?

“你这是什么意思?未来的弟媳妇,都是一家人,不至于这么见外吧?”未婚妻女士忍了忍,压下愤怒,开始套近乎,她之所以确定了和叶天锋的关系,那绝对是有洛幽的因素存在的,正是因为洛幽和叶陨臣订了婚,她家的家长才同意和叶天锋订婚,借此可以拉近和洛家的关系,要知道现在的洛家可是越来越了不得了。

只是事实显然和她家想的有很大差距呢!

“请不要套近乎,你是你,我是我,叶家是叶家,洛家是洛家,不是一家人。”洛幽明明白白的拒绝着,她的未婚夫是姓叶,但却不是这个叶家的人!

叶天锋夫妻两人脸色都黑了,当着这么多人说这样的话,洛幽也太不顾及场合了啊。

“洛幽,你说这样的话不合适吧,你是我弟弟的未婚妻,那就是我叶家的人,叶陨臣,你这个男人难道还想一直躲在女人身后吗,就不会出来说句该说的话?”叶天锋想他们夫妻俩吵不过洛幽,难道还不能找叶陨臣出气吗,这个臭小子被他从小欺负到大,现在就是长大了也一样!

叶天锋是从心里看不起叶陨臣,叶陨臣从小就很孤僻沉默,总是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如果不是有洛幽的关系,估计就是现在也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叶陨臣会是叶家的少爷,但就算是有了洛幽又能怎么样呢,私生子就是私生子,一辈子也斗不过他这个名正言顺的叶家少爷!

如果说刚刚洛幽的表情是冷漠和厌恶,那么现在洛幽的表情就是冷酷和愤怒了,听到叶正清说叶陨臣,洛幽这个护短的人果断的生气了。

洛幽毫不客气的抬起脚就踢飞了叶天锋,把叶天锋踢飞了五六米远,才冷冷的开了口道:“你对谁说话呢,叶陨臣是我的人,你对他不客气,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就像当初在片场,因为那些小演员诋毁洛幽,叶陨臣毫不客气的揍了那两个女人一样,此时此刻,洛幽也果断的动手了!

什么影响,什么顾忌,什么叶家!通通都不在洛幽的考虑范围之内,总之一句话,欺负她的人就是不行!

无论是受伤者叶天锋,还是一旁看热闹的宾客,更甚至是叶陨臣和桑予宁等人,谁都没有想过洛幽会因为叶天锋的一句话就炸了庙,直接动了手,哦,不,是动了腿,那一腿踹出去的姿势,帅气的不得了!

桑予宁和赵悦在一旁看着,都有一种鼓掌的冲动,要不是影响真的很不好,估计当场就能给洛幽叫好了。

周围有些宾客受了点惊吓,轻呼声此起彼伏,也迅速后退了几步,将空间让了出来。洛幽站在众人之中,微仰着头一身强悍的气息,更显得有女王范了。

“啊,你疯了啊,你这是在做什么,凭什么打人?”未婚妻小姐尖叫着,慌乱的想要扶起叶天锋,虽然不怎么喜欢这个男人,但好歹是自己的未婚夫,就是不想扶也得扶啊。

“咳咳,洛幽,你,你太过分了!”叶天锋咳嗽的时候吐了一口血,咬牙切齿的指着洛幽。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成何体统!”叶正清此时也赶了过来,看到儿子被打躺在地上,脸色刷的就黑了。

洛幽神色淡漠,就好像打人的不是她一样,很是幸灾乐祸的说道:“管不好自己的腿,就要管好自己的嘴,既然都管不好,我就只能帮你管教管教了,叶伯父,你不用谢我,还是快点将令公子领回去好好教育教育吧。”

管不好自己的腿非要走来他们这招人烦,又管不好自己的嘴非要说一些欠揍没人拉的话,就不能怪她不客气直接动手了,她的人也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小幽,都是一家人,无论怎样也不至于动手吧,陨臣,你在这里就不知道调节一下吗,多大的事情非要……”叶正清显然犯了和叶天锋一样的毛病,说不过洛幽就直接将问题指向了叶陨臣,只不过他这话还没有说完呢,就被洛幽毫不客气的打断了。

“原来如此,我就想着令公子怎么如此没有礼貌,原来是叶伯父您教育的如此呢,那我还真是要感谢您,多亏您没有将这种家教方式用在陨臣身上,如果陨臣也和您一个模样,那我可就要伤心了呢。”洛幽就是生气,见到叶正清就更生气,一个父亲没有承担父亲的责任,如果不是叶正清,哪里会让叶陨臣有那么一个阴暗的童年,她就是一直没有抓到出气的机会,不然早就发飙了。

好吧,发飙这个词很不文雅,也不适合洛幽的气质,现在换一个,就用有仇报仇有怨抱怨好了。

此时此刻的洛幽,她的强势,她的霸道,为的都只是叶陨臣一个人罢了!

叶正清的脸色更黑了,比叶天锋还黑,这人哪里是来参加订婚宴的,这是来砸场子的吧。

“够了,小幽,你和小臣都是叶家的人,就算是有什么矛盾,也不用这么偏激,我们进去说。”叶正清有些下不来台,被小辈如此挤兑,让这么多人看了笑话,简直是太胡闹了。

“别,您家的门太高,我可进不起,我们也来过了,就不多留了,叶伯父,告辞。”洛幽傲娇的一转身,挽着叶陨臣的手臂就要往外走。

叶陨臣没有任何意见闷着头跟着走,其实不要说他这个男人做的没用,都让女孩子为他出头,各家的日子各家过,老婆太强势的时候,男人也就显得有些没用了,实际上这本身对家庭生活不影响,如果说有影响,那就是男人心里不平衡造成的,但是在叶陨臣这里,显然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叶陨臣很想说,他是真的很享受这种被洛幽保护着的感觉啊,洛幽强势霸道的样子,让他的心跳都加速了,他就爱这个样子的洛幽。

“陨臣,你就这么走了?”全国人民都知道洛幽有个性,叶正清也了解,他是不想再在洛幽这碰钉子了,直接转移了目标。

叶陨臣停住了脚步,“父亲,如果因为你和我的关系而让你觉得我应该怎样做,那么很抱歉,我这辈子最讨厌的事情就是我为什么会姓叶。”

叶陨臣说完就走了,叶正清冷着脸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走出自己的视线,然后也同时走出了自己的世界。

血缘关系,这四个字具有天大的意义,人道是虎毒不食子,这是形容父母对孩子的爱,也言道百善孝为先,这是形容孝道的重要,这个世界上有无数个感人肺腑的亲情故事,但与此同时,也有着数不清令人愤怒令人失望的有违血缘亲情的铁一般的事实,不要愚忠,也不要愚孝,更不要为了伤害你的人而去伤害对你最好的人。

叶陨臣此时此刻的心情只有一个,如果因为他的关系而会让洛幽受到哪怕是一点委屈,那么他就愿意为了洛幽斩断所有的关系,一心一意只为洛幽。

更何况,现在洛幽所做都是为了他,他又怎么可能会让洛幽委屈,叶家想借着他的关系联系上洛家,那就是痴心妄想,他觉得不会成为叶家的工具,就是为了洛幽,他也要学会冷酷。

桑予宁一干人也紧随其后的离开了,许多宾客也相继而去,但至此以后关于叶洛两家不和的传闻也由此而生了,因为洛家而亲近叶家的人,也明白了其中的关系而与叶家保持了距离,这一场订婚宴上的闹剧,影响不可谓不大。

事后,洛幽和叶陨臣还没回到家呢,洛爸爸就打来了电话。

“小幽,你在叶家的订婚宴上的事情我听说了,你想过结果吗?”洛爸爸语气很严肃,主要是这件事情影响太大了,由不得他不严肃啊,直接关系到两大家族的关系问题,半点都不能马虎,洛幽这头的事情刚发生不久,他就已经接到了好几通报告电话了。

“洛家和叶家是做不了亲家的,他们怎么对陨臣的您也了解,后果如何又能怎样呢。”洛幽是没有想过后果,她觉得这也不需要考虑,因为无论结果如何该做的都得做,她都会如此去选择,不过对于结果她也不是考虑不到,最多也不过就是洛叶两家关系恶化,而对于这一点,她显然是不在乎的!

消灭了前世对洛家有敌意的那些小鱼小虾,也弄的郑家这条大鱼狼狈不堪处于崩溃边缘无法更上一步,那么叶家对于洛家来说连威胁都称不上,如果她下手再狠辣一些,就是弄的叶家和郑家一个下场也不是不可能的!

其实洛幽觉得自己还是心慈手软了,看在叶陨臣的面子上没有真的弄垮叶家,她的手里可是有不少叶家见不得人的消息呢,尤其是叶天锋那个花花公子,随便爆点料就能保证这人再也不能在官场上混!

“小幽你啊就是冲动,不过这样也好,免得让人误会两家的关系,叶家最近可不怎么安分,只是小臣那边没有问题吗,你这么做让他以后可就回不了叶家了啊。”叶爸爸消息可是十分灵通的,关于叶家和洛家的事情也了解一些,本来还犹豫着要如何解决呢,没想到洛幽就直接帮忙做好了,只是这样明显是让叶陨臣为难了,这也是洛爸爸最担心的事情,无论如何儿女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啊。

“陨臣既然从叶家出来了,那么就不会再回去了,我没有对叶家出手,就已经留了情分,不用担心他,我的家就是他的家。”洛幽这话与其说是对着洛爸爸说的,不如说是对着叶陨臣说的,她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叶陨臣在看,一字一句说的十分清楚。

叶陨臣很感动很窝心,他紧紧的握住了洛幽的手,洛幽那一句“我的家就是他的家”,直接就让他有种想要哭出来的冲动,一个从小就因为家庭而痛苦的孩子,其实最期待的就是一个温暖的家了,父母给不了,洛幽却愿意给他,怎能让他不感动呢。

洛幽也回握住叶陨臣的手,当初将叶陨臣带入到自己的家里,她就已经是这个意思了,这个让她感动不已的男人,她也愿意做一些让他感动的事,即使她的本意只是希望他能生活的更加开心而已。

洛幽是一个骄傲的人,她最讨厌的事情就是亏欠别人,前世的债今生还,叶陨臣愿意为了她死,她就愿意为了叶陨臣得罪全世界!

“那就好,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两个人相处要互相理解,小臣的性子虽然很温和,但你也不能总欺负人家,要多为人家想想,这样夫妻生活才会和睦,咳咳,爸爸有些多话了,但这也是为了你们好,不能太任性了啊。”在长辈们的眼里,孩子永远都是孩子,就算是孩子的孩子都长的很大了,也还是他们的孩子,会担心,会关心,会念叨着一些话,都是想着为了孩子好。

洛幽心里轻轻的叹息着,她真的很庆幸自己能够有着这样一个美好的家庭,父母长辈们的关爱对她来说就是最值得珍惜的存在,尤其是在与叶陨臣家里的情况对比后,她觉得自己就该更加要懂得珍惜了。

“我知道,爸爸,你也注意身体,少点应酬,多陪陪妈妈。”子女长大了懂事了也就会开始学着关系父母念叨父母了,虽然只是一些体己话,但长辈们听着还是很开心的,所以真的不要吝啬这样去表达子女那小小的关心啊。

“好好好,爸爸知道……”

挂断了电话,洛幽也就可以专心的看着眼前的人,“我的家就是你的家,不要为叶家的人伤心,也不允许你再被叶家的人欺负,你是我的人,以后只有我能欺负你,明白吗?”

高高在上的傲娇的语气,洛幽就是说着感人的话也能带着女王般的味道,而这也恰恰是叶陨臣的最爱,他的小女王总是能让他又感动又窝心,心甘情愿的做到她的任何要求。

“恩,我就只让你欺负。”叶陨臣很是老实的回答道,而实际上现在敢欺负他的人也就只有洛幽了,以他特种兵格斗王的身手,还真没有几个人敢欺负他。

洛幽听着这话刚开始的时候还是很满意的,但想着想着怎么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呢!

“你觉得我是在欺负你?”洛幽问,语气有些危险。

叶陨臣正在开车,也不好总盯着洛幽看啊,听着这话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很是认真的想了想才说道:“我没觉得你欺负我啊。”

这话题转移的有些快,叶陨臣有些不太适应,不过实际上能够让他觉得委屈的,觉得被欺负了的,也只有洛幽啊,对于别人,叶陨臣那冷酷的性子哪里会有这么多的反应啊,所以叶陨臣认真思考的时候,也难免的想到以前被洛幽欺负的时候啊。

就像是他们订婚宴的时候,他明明是不知道的,洛幽这霸道的孩子却问都没问就揍他误会他,让他委屈的不得了。

“哼,我这是在关心你,懂吗?”洛幽轻哼了一声更傲娇了,其实平时的洛幽也很难得有这样任性的样子啊,也只有在叶陨臣面前,才会像是个是小性子的小女孩,这一点,两个人惊人的相似呢。

不过这也许就是属于他们两人的幸福吧,可以在彼此的面前做最无忧无虑的自己,做最不需要隐藏的自己,也做最幼稚的那个自己,想哭的时候哭,想笑的时候笑,想玩闹的时候玩闹,想发脾气的时候发脾气,将自己最精彩的喜怒哀乐通通都给了对方,也只给对方,让对方做最了解自己的那个人,这也就是属于他们的幸福和快乐。

“懂!”叶陨臣是有问必答,他也是真的懂,如果不是因为他,洛幽又怎么会和叶家闹矛盾呢,他是真的懂,懂得洛幽强势下的关心,懂得洛幽霸道中的温柔。

因为是出席晚宴,洛幽自然是穿着小礼服高跟鞋,两人下了车,洛幽也没有注意,一不小心就崴到了脚,好在叶陨臣眼疾手快的扶住了洛幽,才没有让洛幽跌倒。

“啧啧,这鞋子的质量不太好呢。”洛幽看着一分为二的高跟鞋,有些气恼的说道。

叶陨臣看了看鞋子,又看了看贴着自己金鸡独立的洛幽,终于聪明加主动了一回,猛地将洛幽抱了起来,甜美又浪漫的公主抱,洛幽的裙子随风摇曳着,美丽又唯美。

“我抱你进去吧。”叶陨臣这话很明显是属于先斩后奏了,人都抱起来了才说话,不是先斩后奏是什么呢。

洛幽也是有些惊讶的,慌乱中已经环住了叶陨臣的脖子,脑袋正好贴在叶陨臣的胸膛上,砰砰砰的心跳上,在这夜风微冷的冬季夜晚,却显得格外的温暖。

“恩。”洛幽轻轻的应了一声,难得的有些羞涩了,就是她主动吻着叶陨臣的时候,似乎也没有这么羞涩的感觉,但却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一个公主抱而难得的羞涩了,洛幽告诉自己,这绝对不是她太清纯,而是叶陨臣学坏了,竟然开始走浪漫路线了。

洛幽在心里念叨着几句就摇着脑袋停止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任由叶陨臣给自己抱进了家门,一路抱到了沙发上坐下。

“等会,我给你拿拖鞋。”叶陨臣小心翼翼的放下了洛幽,去拿了一双拖鞋摆放在洛幽面前,然后一手拿着拖鞋,一手轻轻的视若珍宝的握住洛幽的小脚,将拖鞋给洛幽穿在了脚上,然后再重复一遍动作,为洛幽穿上了两只鞋。

叶陨臣手掌的温度很高,洛幽甚至有种被烫到的感觉,这男人真是越来越贴近生活了啊,从端茶倒水喂食喂饭开始,现在竟然连穿衣穿鞋都学会了,怪让人觉得不好意思的。

“咳,你这是在趁机占我便宜。”洛幽轻咳了一声,很是严肃认真的说道。

叶陨臣愣了一下,立刻惊慌了起来,急急的开始解释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那么多。”

“真没想?”洛幽追问,口气不善,不过眼里却带着一丝笑意,她这摆明着是在逗弄着叶陨臣玩啊,谁让日子太无聊,她就这么点兴趣爱好呢。

叶陨臣摇头又摇手,表情认真的不得了,就怕洛幽误会了!

“没想,真没想,半点都没想!”他就是想着洛幽鞋子坏了,脚也崴到了,才自然而然的为洛幽穿了拖鞋,哪里会想那么多,绝对没有!

洛幽看着叶陨臣傻傻的样子,好不容易才忍住了笑意,不过眼神一转,一抹狡黠的神色闪过,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鬼主意。

洛幽踢飞了拖鞋,刚才崴到的脚早就没事了,白白嫩嫩的小脚丫子很是可爱,就在叶陨臣的面前晃悠,叶陨臣的眼神不受控制的随着洛幽的脚转悠。

“好看不?”洛幽问,声音低了两度,气氛顿时就不一样了。

叶陨臣红了脸,费了好大力气才让自己的视线从那两只白白嫩嫩的小脚丫子上转移,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好看。”

“那你刚才握着它是什么感觉?”洛幽继续问,看着叶陨臣红着脸羞涩的模样她就觉得十分可爱,开心的不得了,谁让这个男人刚才把她弄得脸红心跳的呢,她现在就是要报复回来。

“……没,没什么感觉。”叶陨臣说话都有些磕巴了,他刚才是真的没有想这些事,但现在洛幽问了,让他不由的开始回味刚才握在手里的感觉,细腻的,柔软的,一手可握的……

叶陨臣猛地用手捏住自己的鼻子,天啊,不能再想下去了,他都要流鼻血了!

“哈哈哈,傻瓜,呆子!”洛幽终于忍不住笑了,叶陨臣就是她的开心果啊,心情不好的时候逗弄逗弄他,再苦恼的事情都忘记了,这个男人怎么能就这么可爱呢,洛幽想,她的眼光真的很不错啊,两世加一起,终于给自己挑了一个这么好的男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