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苛求/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10】 苛求

叶陨臣换下军装下楼的时候,众人已经散去,洛幽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神色已经归于平静,但周身却仍旧有着一丝飞扬的气息,只不过收敛再收敛,变成了内蕴的光华。

叶陨臣走到洛幽的面前,单膝跪了下去,执起了洛幽的手指,轻轻的吻着。

一个接着一个的轻吻很温柔很缠绵,这是他对她的膜拜,也是他对她的深爱,相处的越久,他就会发现自己越爱这个女孩,即使每一次都会觉得,也许这就是最爱的程度,但还是会有无数个下次,让他发现,原来他还可以更爱她,爱她的风华绝代,爱她的神采飞扬,爱她的无与伦比。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洛幽,而这个洛幽现在就坐在他的面前,她的手握在他的手里,叶陨臣觉得,他就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因为他拥有着独一无二的美好。

洛幽看着面前的男人将自己的手指舔了一个遍,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想到了大型犬类讨好主人的一幕,脸上有些黑线,忍不住用另一只手敲了敲叶陨臣的脑袋。

“又发生么疯呢?”叶陨臣只有情绪激动的时候才会跪在自己面前,也才敢不经过自己同意就亲吻自己,她也没有觉得自己做什么啊,怎么就突然这样子了呢?

洛幽很疑惑啊,她可不记得自己刺激这个男人了。

叶陨臣表示很委屈,他只是表达自己的感情,怎么就成发疯了呢,他才没有呢!

“小幽,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事情吗,我也可以帮忙的。”叶陨臣自然不可能和洛幽抗议说他没有发疯,所以很是聪明了一回的转移了话题,十分讨好的看着洛幽问道。

洛幽也有些意外,不过倒是挺好奇的,“你觉得你能帮什么忙?”

叶陨臣刚才也听了她的讲话,大致上也应该能够明白一些,现在说出这样的话,是想做什么呢?

叶陨臣很是认真的想了想,眼睛也愈发的明亮了,似乎真的想到了什么不错的主意。

“公司的安保问题我可以解决,我这有许多人可以用,如果你想和军方合作,我也可以找人帮忙,或者……那些人如果不听话,我也可以帮你处理。”最后一句话叶陨臣说的很是冷酷,语气里都带上了一丝十分明显的杀气。

不听话就处理掉,不能杀就来个恐吓什么的,反正只要洛幽想,他就能让所有人都乖乖听话。

这一刻的叶陨臣,根本就是没有什么原则的,或者说,在洛幽面前,叶陨臣的原则只有一个,那就是一切都以洛幽为主,凡是洛幽想让他去做的事情,他就根本不会拒绝。

洛幽听的都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高兴了,这男人怎么总是能做出这样让她不知道是该感动,还是该懊恼的事情呢。

洛幽掐了掐叶陨臣的脸,看着叶陨臣无辜的眨巴着眼睛,不仅没有松手,反而两只手一起上,捏着叶陨臣的两额就拉长了。

叶陨臣的眼神更无辜了,甚至还有些呆滞,洛幽这是在做什么?叶陨臣很疑惑,要知道洛幽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自己啊,亲昵的像是在欺负他,又像是在他和玩耍。

“你是军人,不是杀手,你现在是军官,不是黑道老大,什么处理不处理的,太暴力了。”洛幽训斥着叶陨臣,但语气中却没有多少训斥的意味,反而显得十分愉悦,她松了拉着叶陨臣两额的手,却忍不住又捏了捏叶陨臣高挺的鼻子,这男人英俊的过分,即使这般细看,五官也十分完美,巧克力色的肌肤更是透着一丝细腻,让洛幽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这一刻洛幽突然间就觉得,她怎么好像是被美色给诱惑了呢?

叶陨臣露出了知错的样子,微微低着头,似乎还有些委屈,他只是想帮忙而已,哪里有暴力了,挡了小幽的路,不该处理掉难道还留着吗!

叶陨臣心里念叨着,却也不敢说出来,反正他是觉得这个世界上任何惹了洛幽的人,是都不该存在的。

第二天一整日,洛幽都在忙,因为是假日,叶陨臣也在家休息,自然也一直跟在洛幽身边忙活,有人来开会,他就帮着端茶倒水,当然端茶是给洛幽端,倒水也是给洛幽倒,旁人绝对没有这种待遇。

而如果是电话联系,叶陨臣就会在一旁帮着洛幽整理整理文件,或者收拾一下桌面,要不就是坐在洛幽的对面,直直的盯着洛幽看。

总之一句话,无论洛幽做什么,叶陨臣这条大型犬类都是一直在围绕着主人转,偶尔洛幽也会看上叶陨臣一眼,那个时候叶陨臣就会十分高兴的亮了眼神,但如果是被洛幽瞪上一眼,叶陨臣立刻就会耷拉下脑袋,有些可怜兮兮的样子,更是像足了被主人嫌弃的大狗狗。

洛幽这一天虽然一直在忙,但还是在忙碌之余关注着叶陨臣,和叶陨臣接触的越多,她就约会发现这个男人与众不同的地方。

即使是一群人在一起,叶陨臣的注意力也毫无疑问的是落在她身上的,而叶陨臣本身会显得十分低调,安静,存在感很低,只会默默的看着自己,偶尔做一些服务她的事情,却不会影响她,反而会让她觉得十分贴心,而在外人看来,这也是一个十分温柔且贴心的男人,对她好的不得了。

而如果只是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叶陨臣的气息却会发生一些变化,虽然也不会多话,但看着她的眼神却会更加炙热,而且动作明显会多上一些,和她的距离也会拉近,像是想要围着她转圈圈,希望可以博得主人的注意的宠物一样,而且他的表情也会变得丰富一些,会更加的孩子气,也会有些小情绪,像是委屈,像是可怜兮兮的表情,亦或者是低着头丧气的样子,这是在外人面前很少会表现出来的,但却会在她面前,十分生动的做出来,好像是将他所有隐藏着的一面,都不需要再隐藏一般,就那么坦然的让她知道。

下午的时候,聚集在一起开会的是洛幽的亲卫队成员,他们所谈论的话题就是真的有些暴力了。

这不是亲卫队成员第一次和叶陨臣见面,早在很久之前,亲卫队成员就已经知道叶陨臣的存在,而且亲卫队成员都是轮流守护在洛幽身边,或明或暗的保护着洛幽,叶陨臣回来这么多日子,自然也是有些熟悉了,但是这还是第一次全员聚集开会的时候,有叶陨臣参加。

开始的时候众人还有些放不开,他们也不太确定叶陨臣之余洛幽来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而且有些古杀组织内部的事情,也不是可以随意谈论或者是公开的,所以大家开始说话的时候都有所保留,而且还会偶尔用余光扫向叶陨臣,没有多说什么,却也已经是在表达着什么。

叶陨臣的反应迟钝是因人因时而异的,所以他很快就感觉到了这一点,轻皱着眉头看向洛幽,询问似的问道:“我先出去?”

叶陨臣并没有刻意去找什么借口离开,因为他既不想离开洛幽太远看不到洛幽,又不想随意说什么欺瞒洛幽,即使是善意的谎言也不想说,所以只是十分坦然的问了出来。

洛幽很忙,大脑也一直在飞快的运转着,她有很多事情需要考虑,一时间到还真没有发现亲卫队成员们的顾忌,听到叶陨臣这么说,再看着大家有些不太自在的脸色,才了然的说道:“不用,一家人,出去做什么。”

洛幽这话明显就是一种宣告,叶陨臣不是外人,不需要顾忌。

叶陨臣神色从容的保持安静了,既然洛幽这么说了,他也就没有什么好在意的了,他和洛幽之间不需要虚伪的客套,洛幽说可以就是可以,就像是如果洛幽觉得他不该留下,想让他出去,那么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出去,没有丝毫怨言。

会议再次开始,讨论的话题主要还是古杀的试炼任务,洛幽已经决定在年后就去D国了,D国UM公司邀请她去参加公司产品的新一季走秀,这对洛幽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关于面具党她已经调查到很多有价值的消息,也是到了该行动的时候了。

安排好了各自的任务,亲卫队成员也离开了,只剩下叶陨臣皱着眉头,一脸凝重的神色。

“想什么呢?”洛幽伸手点了点叶陨臣的眉心,她实在是不怎么喜欢叶陨臣这么严肃的样子。

“你这次的行动会有危险吗?”虽然一直也知道一些洛幽在古杀的消息,以及洛幽正在准备完成的掌权者的试炼任务,但实际上他却知道的不是什么清楚,洛幽没有主动说过,他自然也不会询问太多,所以直到刚才听到那一番谈话,和各种颇为危险的任务布置,才让叶陨臣更加了解了这些任务的危险性,而这也是叶陨臣最放心不下的地方。

“怎么,担心我?”洛幽很轻易的就可以明白叶陨臣话语中的意思,那紧皱的眉头已经代表着叶陨臣对她的担心了,所以洛幽这么问,与其说是在询问,不如说是一种调侃。

只是洛幽的调侃却是用错的对象,叶陨臣那是一个只要碰到和洛幽有关的事情,就无比认真的人,哪里会有什么开玩笑的心思呢,所以感觉到洛幽这有些不太在意的样子,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我跟你一起去吧。”叶陨臣没有回答洛幽的问题,因为他觉得洛幽也没有需要他回答,他自然是担心她的,尤其是她的安慰,虽然他知道洛幽足够的优秀,古杀的势力也足够的强大,但这样的行动总是有危险存在的,与其说没有的担心的话,还不如实际行动来的实在一些,所以叶陨臣直接想到的就是要和洛幽一起去,有他护着洛幽,就是他死了,他也会将洛幽安然无恙的保护周全的!

“你应该不能随意出国吧,更何况是参与到这样的行动中来,你这是想要被调查,还是想上军事法庭?”身为军政世家的孩子,洛幽对军队里的一些纪律规定还是比较了解的,像是叶陨臣这样身份的军官,在自由上是已经受到一定限制的了。

叶陨臣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但却连犹豫都没有,就直接说道:“那我就转业,现在就去办。”

叶陨臣说着就站了起来,为了洛幽,他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如果自己的职业会成为他守护洛幽的障碍,那么他会毫不犹豫的就丢掉,而且是毫不吝惜的丢弃掉。

“坐下,谁允许你这么冲动的。”洛幽提高了声音,有些恼怒的看着叶陨臣,这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冲动了,话才说了两句就要去转业了,是不是再说两句就要直接去混黑道了!

叶陨臣哪里敢违背洛幽的话啊,尤其是这样有些严肃的语气,机会就是一句话一个动作啊,叶陨臣瞬间就坐回到了沙发上,直直的盯着洛幽看,等着洛幽继续说话。

“我这次的行动是有危险,但我会做好准备,你这三天两头就要不干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上次不是已经谈好了吗?”洛幽有些生气,她现在可是十分喜欢叶陨臣当兵的啊,看着叶雨辰穿着军装一身强悍的样子,她就觉得十分养眼,哪里会愿意叶陨臣退伍转业呢。

叶陨臣自然是不知道洛幽这种心思的,但却也记得不久前关于他当兵的那些谈话,洛幽也希望他可以站在更高的地方与洛幽更加相配,也希望自己可以做出一番成绩让自己不至于显得那么没用,只是即使他都记得,却仍旧静不下心来,洛幽无事的时候,他可以忍受思念之苦去努力,但现在关系到洛幽的安危,工作什么的那就根本不算什么了。

“可是上次你没有遇到危险。”叶陨臣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也惹的洛幽更加冷了脸色。

“你这是在质疑我的能力?”洛幽的傲气那是有目共睹的,低调的优雅,内敛的淡漠,还有着无法遮掩的傲气,这也是强势之人的一种通病,只有她觉得自己能力足够,才会十足强势,所以这样的人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的质疑。

洛幽不是没被质疑过,就像是家里对她的不信任,虽然她会觉得不舒服甚至是有些失望,但还是可以体谅的,毕竟她年纪小,家里对她的质疑更多的还是一种关心,她也就不了了之没有计较了,都是一家人,而且都是为了彼此好,也没有什么好计较的。

只是现在被叶陨臣质疑了,洛幽的心情就十分不好了,甚至说是很气恼很气恼的那种,比家人不信任她来的更加懊恼。

她信任叶陨臣,也一直觉得这个男人无论在自己面前如何笨拙,却都是最为优秀的那一个,是可以站在最高处闪闪发光的那一个,那么,她势必也会希望叶陨臣用同样的信任来回报她啊,就如同叶陨臣曾经说过的,她是最好的,在他心中是最完美的,那么,现在这种怀疑又是什么呢?

洛幽一时间想了许多,甚至还有些钻了牛角尖,脸色也就越来越难看了。

叶陨臣也几乎是在洛幽质问的同时就变了脸色,当场就跪了下来,语气十分慎重的说道:“我绝对不是质疑你的能力,我可以对天发誓!”

叶陨臣说着就举起了手要发誓,对于叶陨臣来说,洛幽刚才说的话可不是一句轻飘飘的怀疑啊,那绝对是地震级别的打击!在他心里,洛幽就是他的一切他的天,他的信仰他的神,他怎么可能会质疑洛幽?这简直就是本世界最大的玩笑!

所以说啊,再了解的两个人也会有沟通不良的时候,毕竟这是两个人两颗心两个脑子两种思维方式,就是双胞胎都不会知道对方心里到底是在想什么,所以千万不要觉得,有些话即使没有说出口,对方也该明白,对方又不是神仙,哪里什么都会知道,所以沟通真的很重要。

叶陨臣的行为和神色毫无疑问的取悦了洛幽,她就是喜欢叶陨臣这样的态度,如果说以前她还没有这样的心思,但是当她知道在叶陨臣心里,自己是高高在上的是完美无缺的时候,当她知道对于叶陨臣来说没有什么比自己更重要的时候,她就喜欢上了这样的感觉,而且她相信自己也会义无反顾的一直喜欢下去!

要怪就怪叶陨臣自己有毛病,然后连带着将她也弄成有毛病的吧,不是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吗,他们现在已经是一家人了,自然相处的更加和谐才是!

洛幽越想越觉得是如此,一向淡然的脸色竟然多了一抹邪气,显得十分明艳动人。

叶陨臣一直在盯着洛幽看,自然没有错过洛幽这样明显的变化,一时间看的都有些入迷了。

这样的洛幽,好美!美的让他心动都快停止了!

这个时候的叶陨臣是有些冲动的,他膝行了一步,拉近了自己和洛幽的距离,握住了洛幽的手,很是认真的再一次表明自己的心意:“小幽,我绝对不是质疑你,我就是质疑我自己,也绝对不是质疑你,我只是担心你,我一直都很努力,努力让自己变强,而让我这么努力的动力就是可以守护你,可以为你做你想做的事,可以让你获得平安喜乐,可以让你无忧无虑,虽然我明明知道你也许根本就不需要我的守护,你只会比我更强,而且强的要多许多,但我还是这般痴心妄想着,而现在,明明知道你要去执行那么危险的任务,如果我什么都不做,只是在家里等你回来,我会疯掉的,真的会疯掉的!”

听着叶陨臣发自肺腑的一番话,洛幽却并没有高兴起来,脸色仍旧有些冷,而这也让叶陨臣有些担心起来。

“你,是在生我的气吗?”叶陨臣一句话说的干巴巴的,他不知道自己是哪里说错话了,似乎又惹洛幽生气了呢。

“你觉得我不该生气吗?”洛幽语气冷冷的,用着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问着。

叶陨臣的心更慌了,也顾不上其他的了,直接就开口道歉:“对不起,小幽,你别生气,我错了,我再也不乱说话了。”

“错哪了?”洛幽可不会因为叶陨臣简单的道歉就放过叶陨臣,在她看来,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认识到错误在哪。

叶陨臣纠结了,错哪了?他一时间还真想不清楚。

洛幽眼神中闪过一抹危险的神色,甩脱了叶陨臣的手便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叶陨臣道:“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把你留在家里你就会疯掉?那你现在就疯给我看看。”

疯掉?就算是明知道叶陨臣这是在关心自己,但洛幽还是不喜欢叶陨臣这样的态度,他可以撒娇可以请求可以直说自己想去,但是就是不能威胁她,尤其是不能以担心的名义威胁她,这样的说话方式让她觉得不舒服,而她不舒服了,那么令她不舒服的人,就要更加的不舒服!

这一刻的洛幽有些偏激也有些固执,其实这样的个性在洛幽的性格中只有极少的一点点,而这一点点,却恰恰都放在了与叶陨臣相处的时候,也只有这个男人才会激发洛幽这样的偏执,这也可以从另一方面来证明,对于洛幽来说,叶陨臣绝对是不同的,不同到独一无二,在乎到超越所有人,而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对叶陨臣有这么多的苛求!

叶陨臣的脸色苍白到毫无血色,如果此时他还不明白是哪里激怒了洛幽,他也就太傻了,但正因为明白,也正因为了解洛幽,叶陨臣的心里才更加的惶恐不安,因为他知道,这一次他是真的惹怒了洛幽。

“小幽,我不是威胁,我真的没有,我,我只是……”接下来的话叶陨臣说不下去了,因为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