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倾慕者施恩宇/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13】 倾慕者施恩宇

施恩宇,现年二十八岁,京大心理学博士,兼修多国语言,按照他的学历来说也是一个人才了,只是有些可惜的是,他是一个残疾人,在他很小的时候出了车祸,双腿粉碎性骨折到了不得不截肢的程度,所以此时在洛幽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是一个没有了小腿坐在轮椅上,但却仍旧带着十分自信笑容的年轻人。

“洛小姐竟然亲自约了我见面,这真是我的荣幸。”施恩宇的相貌颇为英俊,阳光帅气还带着一丝成熟男人的气韵,即使是坐在轮椅上,也没有了折了他半分自信。

洛幽很欣赏这个男人,前世如此,这一世也是如此,只不过再次见到,却有种恍惚的感觉,前世这个男人大约也就是在这种时候开始从事慈善事业,她作为公众人物,而且是各方面条件都极好的公众人物,也多次向各种基金会捐款,其中有那么几次便是由这个男人负责的,两个人的关系并不是熟络,但却是认识的。

不过让她真正认为这个男人不错,还是在她很落魄的时候,独自一个人站在喧哗的宴会厅里,没有人敢也没有人愿意靠近她,那个时候的她已然是麻烦的代名词,只有这个男人端着一杯水送到她面前,那个时候的两人并没有什么交谈,有的不过是她冷漠神色下的惊讶,和这个男人温和笑容下的鼓励,虽然对她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却是在那个时候给了她仅有的一点温暖。

如果不是再次被提起,洛幽几乎就忘记这样一个人的存在了,不过好在,她还是想起来了,而且还是最需要这个人的时候。

“不用客气。”散去心下对往事的回忆,洛幽语气淡漠的说道。

施恩宇用着一种压抑的克制的但却无法掩藏的倾慕的眼神看着洛幽,即使是如此淡然的洛幽,也无法冷却他的热情。

施恩宇绝对是一个理智的人,因为他可以用许多种方式来解释他对洛幽的感情,甚至是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感情,他身为心理学博士,绝对不是浪得虚名的,但是,就算是能够解释得通又如何呢,他还是本能的对着洛幽有着一种不正常的狂热,那并不是所谓的爱情那么简单,而是很多复杂的思绪夹杂在一起,让他无力改变,也不想改变。

许多人都说天才和疯子只相隔一线,其实这话是相当有道理的,施恩宇这个人就是许多人眼中的天才,从小学习成绩就没有取得过第二名,年年榜首,从小到大,最后一路学成了心理学博士不算,还同时修习了五门以上的外语,听说读写比专业翻译还精通,即使是残缺了身体,也依旧是大学里的风云人物。

而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学习心理学的博士,他的心里却恰恰是有那么一点不太正常的,当然这个“一点”形容的比较委婉,用施恩于自己的理解就是,无论他的心里再怎么不正常,至少他不会到达伤害旁人的程度,所以也就不算是太严重了。

而施恩宇的不正常就表现在了对洛幽的迷恋上,那个时候的洛幽甚至还不是一个演员,只是拍摄了一支手机广告,但是在屏幕上看到洛幽的瞬间,他就被这个优雅中散发着冷漠气息的女孩征服了。

智商超高,身体残缺,周围的目光不是同情怜悯就是讽刺挖苦,当然也不缺乏偶尔会有的佩服敬重,在这种种不同情绪的压力下,施恩宇一直都在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也会通过自己学习到的知识去调节自己的心态,而就在他觉得自己有些控制不住阴暗情绪的时候,他却突然在屏幕上发现了洛幽的存在,那一刻,他就将他所有的不理智的情绪都寄托在了洛幽的身上,一直到了现在。

施恩宇从未想过自己能够如此近距离的见到洛幽,更甚至是还能和洛幽交谈,他最多也不过是想找个机会去参加洛幽的演唱会,或者是粉丝见面会,远远的看上一眼真人,便也足够了,只是当许多粉丝表示羡慕洛家的佣人时,施恩宇还是不可抑制的心动了,所以即使明知道不可能,却还是投了一份简历,他至少还是一个合格的心理医生,或者也可以当一个翻译,就是不收费他也是愿意的。

只是施恩宇心里却知道洛家根本也不会缺少这样的人,自己所投的简历大多是白费的,所以当他接到洛幽的亲自来电,邀请他见面的时候,真的让他觉得十分激动,不过他也尽量将这抹激动隐藏了起来,他并不想让洛幽知道自己心里对她的迷恋到底有多么的疯狂,在自己的偶像面前,他希望自己表现出来的是最完美的一面。

洛幽是敏锐的,施恩宇极力克制的激动,她很轻易就可以发现,不过她并没有觉得太意外或者有什么不适应,这个人是她的粉丝,甚至投了简历要去洛宅当佣人,现在见到她如果真的不激动才是怪事呢。

其实这也不能怨洛幽迟钝,没有发现施恩宇眼底的迷恋,而是前世这个男人温和儒雅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洛幽又哪里知道这人心底会有如此不正常的一面呢,不过就算是知道也许也不会如此,毕竟洛幽身边还有一个更加不正常的叶陨臣,两者相比,其实能够坦然接受这一切的洛幽,也许才是最不正常的那一个吧。

“洛小姐,冒昧的问一句,您找我是有事情要谈吧?”施恩宇很聪明,他可不会觉得洛幽愿意和他见面是在满足他的心愿,理智告诉他,无论什么时候,天上掉馅饼都是绝对有原因的。

洛幽点点头,“我在管家那里收到了你的求职简历,你觉得你适合做什么工作?”洛家的地址并不难查,但求职简历收到的可不多,仅有的几个还真都可以称之为人才,只是人才未必就都是可用之人,洛幽可不是一个轻信的人呢,如果不是这个男人前世给了自己不错的印象,这样的见面是绝对不会有的,但即使印象不错,初期的考察也是需要的,毕竟这个男人现在还没有开始做慈善这一行,还需要培养一段时间。

“我是心理学博士,很适合做心里医生,同时我精通英法日意韩五国语言,也可以当个翻译,而且我现在还在自修民法和商业法,争取考个律师证,咳咳……”施恩宇是一个又自信却也同时又自卑的人,他说话的时候洛幽就直盯盯的看着他,看的他十分不自在,而且他似乎也能从洛幽的眼神中发现,对方似乎并没有因为他所说的而产生兴趣,这让他很为难,却不得不坚持着说下去:“我知道我投的简历应该是应聘佣人的,只是洛小姐应该清楚,我这个样子就是想当佣人,也是不怎么合格的。”

一个不能走路只能坐在轮椅上的佣人,聘请他来做什么呢?他本身就是不需要旁人照顾,也绝对是不可能照顾旁人的。

施恩宇一直自信的脸色中多了一抹自嘲,他不想因为他的残疾而感到自卑,但从小到大因为他的残疾,他也错失过无数次的机会,得到过无数次的不平等待遇,他就算是再开朗再懂得自我安慰,也不可能真的抚平所有的伤痛。

事实就是事实,无法忽略,也不容忽略。

“不合格不代表不可以,你至少还有双手可以做事,擦擦桌子什么的还是可以的。”洛幽自己也不确定自己这话到底算不算是在安慰施恩宇,她只是挺不喜欢这男人自嘲的样子,忍不住就说了这句类似调侃的话。

洛幽的表情一直都很淡漠,也根本无法从中看出洛幽的意思,施恩宇有些头痛,洛幽的演技太好,面部表情和肢体动作都控制的太到位,让他根本无法从中分析出点什么,不过转念一想,施恩宇却觉得本该如此,这是他的偶像呢,当然不会是一般人。

“那您就雇我去擦桌子吧,我会努力工作的。”施恩宇的语气那叫一个认真啊,认真到洛幽都有些惊讶了,难不成这人还真想去洛家当佣人啊?

“洛家佣人工资都是按照年薪计算的,全年无休,可以请假,你觉得多少工资合适?”洛幽想,如果这人的愿望只是去洛家当佣人的话,她是不会吝啬于满足他的。

这一次施恩宇的脸色有些尴尬了,他也是坚持不下去呢,当佣人没什么,但关键是他真不适合啊。

“洛小姐开玩笑了,我就是真想去您也不会收我的,我……”施恩宇很了解自己的情况,他哪有资格去做佣人啊,不过话没说完,就被洛幽打断了。

“谁说我不会,你又不是我,哪里知道我的想法,还是说心理学博士就真的能够窥视别人的心里?那你真不应该去做佣人,而是去国家情报局做特工用来审问间谍才是。”虽然当佣人是有些不合格,但并不代表她就一定不会同意啊,万一她脑袋一热,觉得家里有个博士做佣人也很不错,也许就真的同意了呢。

“洛小姐您就别打趣我了,您说什么就是什么还不成吗,您说的算,您雇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施恩宇表示自己无条件投降了,他既然弄不懂洛幽的心思那就不去弄,心理学博士也不是万能的,能知道对方心里想什么的那是读心术。

洛幽满意了,拿过一旁早就准备好的资料推到了施恩宇的面前,“回去看看吧,觉得能够做好就来找我,不行的话就算了,我家还真不缺佣人。”

两个人见面的地方是咖啡厅,叶陨臣并没有进来,洛幽交接完了资料就起身离开了,只是等她走到停车的位置,竟然发现车在人却不在了,这就让洛幽疑惑了。

取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并没有未接电话,叶陨臣显然没有通知自己,那么人哪里去了呢?

洛幽眼神扫了扫,不远处的墙壁上有影子在晃动,洛幽微皱着眉有些小心的走了过去,转角处有两个男人在,一个站着一个躺着,洛幽看了看,两个人竟然都是她认识的。

“发生了什么事?”洛幽这话显然是向叶陨臣问的,此时的叶陨臣脚下踩着郑毅锋,而郑毅锋脸色苍白已经昏了过去。

“你进去之后我就发现他鬼鬼祟祟的在后面看你。”叶陨臣语气很冷,表示他此时心情十分不好,他本来是打算在门口处等候洛幽的,就是因为这个男人,他才没能一直守在洛幽身边。

洛幽踢了郑毅锋一脚,郑毅锋动了动人却没有醒,她收到消息是说郑毅锋已经被郑家送出了国,而且毒瘾经常发作根本就是废人一个,她也派人去跟着了,但没想到,这人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这让她不由的开始怀疑古杀成员的能力了。

“怎么处理他?”叶陨臣问,就像是在问怎么处理垃圾一样,在叶陨臣看来,这男人就是一个垃圾,别以为他不知道这人当初对洛幽也是有些不良心思的,如果不是怕惹的洛幽反感,他早就将这人狠揍一顿了。

“扔垃圾堆里吧,垃圾就应该呆在垃圾该呆的地方。”洛幽有些厌恶的说道,一边说一边拨通了肖潇的电话号码,这郑毅锋虽然是垃圾,但却还是一个暂时不能完全丢掉的垃圾,她还是得让肖潇派人来跟踪郑毅锋。

洛幽之所以一直没有杀了郑毅锋,就是想着要在当年她死的那个时间那个地点,也送郑毅锋和许琼这两个贱人去死,这样的想法让她无数次放过了这两个贱人,但是现在看到垃圾一般的躺在地上的郑毅锋,洛幽却突然想开了,什么时间地点的根本就不重要,她又何必再去为这两个人浪费心思呢,六七年的时间可是十分宝贵的,她可不希望自己的记忆中再出现这两个人了。

所以,洛幽已然决定,她复仇计划的最后一步,应该提前了呢。

洛幽挂断电话的时候,叶陨臣已经将郑毅锋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上,这里的垃圾桶有些小,都是圆筒状的,郑毅锋只能趴在上面,洛幽看了一眼便拉着叶陨臣上了车。

回去的路上,洛幽又给肖潇打了一个电话,再次确认了郑毅锋所在的位置之后,便开始询问起了许琼的近况,至少上次洛幽安排肖潇修理许琼以后,许琼的下场就有些凄惨起来。

许琼所在的许家本身就是依附于郑家的存在,郑家倒霉的时候,许家也不可避免的跟着一起倒霉,许琼的父亲甚至被送进了监狱,而许琼本身自然也不可能好过到哪里去,在娱乐圈处处碰壁不说,还到处流传着对她十分不利的传言,一时间大有走投无路的感觉,而且肖潇所做的不仅如此,他不只让许琼在娱乐圈混不下去,更是连学校都无法再混了,因为绯闻和丑闻的关系,再加上许家失势,学校直接开除了许琼的学籍,成为了全学校的笑柄,当然也是他们这些人圈子里的笑柄。

而此时的许琼也已经落魄到住在地下室里都没有钱交房租,每天靠着卖身为生的地步了,这卖身自然不是洛幽安排的,她也没有兴趣这么做,而是许琼自己的选择,谁让她吃不上饭了呢,至于她吃不上饭和洛幽有没有关系,这就不在洛幽的考虑范围之内了,她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对于这样的结果可没有半点的内疚。

对于洛幽来说,敌人就是敌人,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就不要想着她会有心慈手软放过对方的时候!

“……许琼现在每日活动都比较有规律,我们的人随时都在监控着,关于郑毅锋的事情我刚刚也调查过了,他是偷渡回来的,为了躲避家里人的看护,躲在了废弃的纸箱子里,我们的人一时大意被蒙蔽了,我已经让监控的人自行领罚了,少主,这次是属下办事不利,请责罚!”

肖潇的声音也是杀气腾腾的,虽然洛幽这个少主现在并不是古杀的掌控者,但实际上却已经接手了一些势力,而且古杀大部分的成员都可以调动,而这些都是在肖潇等亲卫队成员的指挥下,这一次监控人员失职,肖潇也是需要负上一点点责任的。

手下人办错事可以由他处理,而他所需要负责的部分,就需要洛幽来做处理了,这也是上下级的制度关系,不越级不免责。

“去洛宅等我吧,我有事情吩咐你去做。”既然计划提前了,也是该好好安排一下的时候了,而且她也只是决定在时间上提前,在地点上可不准备有什么改变。

洛幽想的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挑个合适的时间,将郑毅锋和许琼从八十八层高的京华大厦上扔下来,也体会一下她当初自由落体的滋味,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一直都是洛幽所信奉的处事原则。

想到这里,洛幽不由的看向了一旁开车的叶陨臣,当初这个男人在自己身后跳下来,满心满眼都是自己,可是自己重生了,这个男人却显然没有,这又是为什么呢?不过这个小小的疑惑也只是在洛幽的脑子里停留了一瞬间,早在洛幽想开的时候,洛幽就已经决定,不再挖掘自己重生的原因了,因为那实在是太过深奥,还真不是她能够研究明白的。

“是!”

叶陨臣很认真的在开车,但同时也很认真的在听着洛幽讲电话,他甚至能够从电话里听到肖潇报告的内容,这让他多少有些疑惑。

洛幽这是想做什么呢?郑毅锋和许琼?洛幽似乎一直都在针对这两个人呢,当初郑毅锋吸毒还是他下的手脚,许琼落的那么惨,也是洛幽安排的原因,郑家和许家更是在洛幽暗中操控下,才有了那般悲惨的下场,当然那下场也算是活该,谁让他们做了那些肮脏的事情呢,不然也不会被洛幽抓到把柄。

通过以上种种,是个有脑子的人就知道洛幽对这两个人甚至是两家人很是不满,甚至已经到了有仇的地步,而问题也就出在这里,他的记忆中,这两个人或者是两家人并没有做出什么太过分的事情啊!

叶陨臣自认为是有些了解洛幽脾气的,洛幽性子冷,性格也够果断,并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但同时洛幽也是一个不会随意欺负弱小甚至是让人家破人亡的人,能够让洛幽为了他们做了这么多事情,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得罪洛幽的呢?

叶陨臣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周身的杀气不可控制的外放出来,虽然只是瞬间,却是被洛幽十分清楚的感觉到了。

“怎么了?”洛幽有些疑惑,前后观察了一下,却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

“我能问个问题吗?”叶陨臣觉得他想要问的算是洛幽的隐私,还真不确定洛幽愿不愿意回答,只是即使如此,他还是想知道,他只要一想到那两个人曾经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惹的洛幽生气了,他就想狠狠揍上那两人一顿,能够让洛幽如此生气的,绝对不会是一般的事,绝对该揍。

叶陨臣不知道,对于洛幽来说,那两个人可不是该揍那么简单,而是该死,当然不久之后关于这一点,他也是清楚的。

“不能。”洛幽很果断的拒绝了,但神色间却带着一抹玩味的笑意,一般人用这种口气问这样的问题,都绝对是问一些不太该问的事情,洛幽可不会傻傻的同意,更何况她大概也是能够猜出叶陨臣想问的是什么,无非是和郑毅锋还有许琼有关的话题,这男人一心一意都放在了和她有关的事情上,大概也只有她的事情,才会让这男人表现的一惊一乍甚至连杀气都外漏了。

洛幽心里觉得暖暖的,是有些感动的,但却还是没有选择解释,毕竟前世的事情她根本无法解释,又不愿意欺骗叶陨臣,便只能选择拒绝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