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复仇计划/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14】 复仇计划

被干脆果断拒绝了的叶陨臣有些憋闷,但却乖顺的没有坚持去问,洛幽连发问的机会都不给他,想必也是不想回答的吧。

感觉到叶陨臣似乎有些丧气的样子,洛幽有些好笑,虽然叶陨臣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但眼光暗淡眉峰松懈,却是让洛幽能够很清楚的感受到他的情绪,不过洛幽也没有安慰的意思,只是在一旁默默的偷笑着,反正她是觉得这个样子的叶陨臣,是挺有趣的。

从这一点上来看,不得不承认洛幽是有些恶趣味的。

回到了洛宅,肖潇已经到了,洛幽在自己的书房里接待了肖潇,叶陨臣犹豫着要不要避开。

“我去给你们倒茶。”叶陨臣是想,洛幽既然都不愿意回答他的问题了,那么自然也是不想让他知道的吧,现在洛幽和肖潇显然是有事情要说,他自然还是避开的好。

“不用,过来坐吧。”虽然没有叶陨臣的问题,但实际上洛幽可是没有半点避讳叶陨臣的意思,她只是不太知道该如何去解释曾经发生过但现在却还没有发生过的仇恨,不过对于自己将要实施的计划,洛幽并不觉得有避讳叶陨臣的意思。

自从洛幽将自己全部的信任都交付给了叶陨臣之后,洛幽就没有半点避讳过在叶陨臣面前表现全部的自己,冷酷狠辣的,强势霸道的,鬼灵精怪的,无论是好的一面,还是不好的一面,她都不介意让这个男人知道,在叶陨臣的面前,她放任自己做完整的自己,不需要半点掩饰,这也是她对叶陨臣信任的一种表达方式。

而且,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叶陨臣这一个人,可以拥有她这样的信任。

叶陨臣很高兴的就坐在了洛幽的身旁,眼睛发亮,周身的气息也很愉悦,就像是被主人顺毛了的狗狗,让一旁的肖潇有种目不忍视的感觉。

问为什么目不忍视?任谁看到一个冷酷俊美的帝王型男人,瞬间变成摇尾顺毛的大型犬,都会有种受不了的感觉啊,即使这一幕他已经看过许多遍,但还是有些适应不良。

“坐。”洛幽示意肖潇也坐,等肖潇坐下了,才开始说起了自己的计划安排:“肖潇,这几天你务必要让人跟好了郑毅锋和许琼,如果再跟丢了,你也就不用留在我身边了。”

对于跟丢人的事情,洛幽心里还是有些介意的,虽然她也知道现在的郑毅锋和许琼对她来说根本不会有什么威胁,但失职就是失职,如果跟丢的是一个对她有威胁的敌人呢?难道还真等着敌人拿着枪对她开枪不成!

“是,属下明白!”听到洛幽的话,肖潇瞬间就站了起来,十分严肃的回答道,洛幽摆了摆手示意让他坐下,潇湘才有些不安的坐了回去。

其实肖潇和叶陨臣也有着相同的疑惑,这个郑毅锋和许琼到底是哪里得罪了自家少主呢?竟然让自家少主如此的重视,真是让他不得不疑惑啊。

洛幽的手指敲打着自己的腿,思考了片刻之后却又改变了注意,眼神中冷光闪烁:“不用跟踪了,直接将人抓起来吧,找个偏僻的地方关着,只喂水不喂食,一直关到除夕那天就好。”

计划虽然提前了,但洛幽还是想着找个好日子的,这也算是她的一点小毛病吧,良辰吉日才好上路!

洛幽周身杀气一闪而过,叶陨臣和肖潇都十分敏锐的感觉到了。

肖潇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除夕之后呢?”一般情况下是有可能放人的,抓起来折磨一下也就算完了,但他却总觉得自家少主不是这个意思,不然又为什么会有杀气呢。

“除夕午夜的时候就把人送到京华大厦的楼顶去,我亲自送他们上路,该做的准备你都做好,不要惹上什么麻烦。”洛幽不知道当初这两人将自己推下京华大厦之后的事情是怎么解决的,又是以什么样的借口,但这对现在的她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交给肖潇就足够解决了。

“是,少主放心,我一切都会安排好的!”肖潇神色中透着果然如此的意思,他跟在洛幽身边也有段日子了,有些事情还是能够猜测出一二的。

肖潇离开之后,书房里只剩下了叶陨臣和洛幽,洛幽像是很随意的说了一句:“想问什么就问吧。”

叶陨臣心里自然是有着一些疑惑的,像是郑毅锋和许琼到底是怎样得罪了洛幽,又像是洛幽所说的亲手送他们上路,是不是他所想的那个意思,只是听到洛幽这样的话,不知道为什么他又不太想问了,这些事知道了又能如何呢,发生过的事情已经发生了,还没发生的事情似乎也已经成为了定局,他问出来唯一能够满足的也不过是自己的好奇心而已。

所以叶陨臣最后还是选择了没有问,但却说道:“一定要你亲手吗?我不可以代劳吗?我不想让你脏了手。”

两个该处理掉的垃圾罢了,想通了的叶陨臣,唯一在乎的便是这两个人会不会弄脏了洛幽的手,叶陨臣甚至有些不满的想,这两人到底何德何能,竟然会让洛幽亲自动手!

洛幽自然是想要亲自动手的,这已经不是脏不脏的问题,而是完成自己心愿的问题,这个问题压抑在自己心里也有三年多的时间了,自然是不会假他人之手的。

但是转念一想,叶陨臣可不是他人啊,当初叶陨臣也可以说是间接被这两个人害死的,就是动手报仇也是有理由的。

“好,那到时候我们一起来,一人一脚把那两个垃圾踢下去,也就不脏了我们的手了。”洛幽这话说的很有匪气,杀气凌然,霸气纵横,只是在叶陨臣看来,不知怎的却觉得透着一丝可爱的样子,总觉得这个时候的洛幽眼睛异常的闪亮,迷的他都舍不得眨眼。

“好,小幽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要说是让他动动脚将别人踢下去,就是陪着洛幽一起跳下去,他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恍惚间,叶陨臣的脑子里似乎闪过了一个画面,京华大厦的楼顶上,他毫不犹豫的跟在洛幽身后跳了下去,那一刻他的心里只有四个字:生死相随!

是啊,没有了洛幽,他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坚强的男人,没有了洛幽,他也就活不下去了。

这一年的春节,洛家仍旧十分热闹,陆陆续续来了许多拜年的各方人士,真可谓了那句上到达官贵人,下到贩夫走卒,拜年的人凑在一起,像是个小型世界。

而凡是来拜年的,自然也不会好意思空手而来,但洛家人也曾公开表示过,送礼可以,心意问题,但如果超过正常标准,是一律不收的,所以在正常标准内的各种礼物,洛家就用了两个小型仓库来装,而这也让洛家的佣人们很是开心,因为这些礼物大半都会成为他们的年终奖励,所以说在洛家做佣人,福利真是大大的好。

洛幽作为国内名气最红的偶像艺人,在过年的时候也收到了许多粉丝送来的礼物,这些礼物的种类与洛家所收到的相比,更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数量也超过了三五倍不止,这也从侧面验证了一个事实,群众的力量果然是伟大的。

李昂宇用了两辆卡车才将粉丝送来的礼物全都运送到了洛家大宅,为此洛家还特意清理出了两个大仓库来装这些礼物,而且即使如此,李昂宇还表示,这只是礼物的一部分,还有许多挑选之后没有送来。

看着成山成海的各种礼物洛幽满脸黑线,她早过了玩布偶玩具的年纪,这其中大部分都是给小朋友的啊,所以车都没有卸下,洛幽就直接让李昂宇将这些礼物都送到了幽氏基金会去,作为洛幽粉丝对全国小朋友的一次公益捐赠活动。

而且这一次之后,洛幽也在自己的微博上留言,说是希望粉丝们不要浪费钱送这些礼物,如果真的想通过某种方式表达对她的喜爱和支持的话,就请支持幽氏基金会,哪怕每个人只是捐赠一元钱,她也会表示感谢。

洛幽发言过后,邮寄礼物的粉丝果然少了一些,但幽氏基金会获得的各方捐款却猛地增加了许多,因此也帮助了更多需要帮助的儿童。

说到这里也就不得不提一句施恩宇的事情了,洛幽当时让他认真考虑,但当天晚上洛幽就接到了施恩宇的来电,电话内容很简单,施恩宇表示他十分愿意为洛幽工作,而前提条件只有简单的三条。

招聘人才为自己工作自然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洛幽可不是一个吝啬的老板,只是当她听到施恩宇的三个条件之后,无语到自己都有些哭笑不得了。

施恩宇的条件真的很简单,第一条是希望能够和洛幽合照,并且希望洛幽在合照上签下她的名字,关于这一条洛幽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满足一个粉丝这样的要求,她是很愿意的。

第二条则是希望洛幽每年在他的生日的时候,可以亲自挑选一个简单的礼物送给他,至于这一条的要求,洛幽表示可以同意,就当作是员工的福利待遇了,虽然她觉得这样的条件作为待遇来谈实在是有些荒谬,不过更加让她觉得荒谬的还是第三条。

最后一条施恩宇是希望要一个东西,他希望洛幽可以把她现在睡觉用的枕头送给他!

对此洛幽只说了一个字滚!

所以最后施恩宇只能妥协了,表示洛幽可以无视第三条,只答应前两条就好,这才让洛幽缓和了脸色,签下了这个基金会的执行会长。

施恩宇觉得十分可惜,表示就算是不要枕头,要一只拖鞋也是可以的,对此洛幽连一个字都不屑说了,直接留给了施恩宇一个背影,其实施恩宇真的应该感觉到庆幸,好在叶陨臣不知道这件事,不然估计真的有可能直接让他滚出去。

除夕当天,洛家人聚在了一起,这其中仍旧没有洛泠的影子,据说洛泠病情加重仍旧在国外治疗中,没有意外的话估计这辈子是不会回来了,谁让她现在和真的精神病相比,还要精神病呢。

洛幽心情很不错,没有见到厌恶的人,更加厌恶的人也即将被她处理掉,洛幽甚至有种迫不及待的感觉,总是会在无意间看向手表,期待着夜晚时间的来临,只要想到能够亲手将那两个人从京华大厦上推下去,她就兴奋的有些坐不住。

叶陨臣整天都跟在洛幽的身边,他也可以很容易的感受到洛幽的不同,这让叶陨臣的心里产生了一点点的嫉妒情绪,虽然知道洛幽是因为愤恨才显得如此兴奋,但能够让洛幽如此在意着的人,叶陨臣就是觉得有些嫉妒,洛幽似乎从来没有因为自己而如此的喜怒于色呢。

叶陨臣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有些小心眼,如果让洛幽知道了,自己一定会被训的,但就是忍不住想,谁让他是那么的希望,希望洛幽的眼里和心里都只有自己一个人呢……

相比于洛幽越来越激动的情绪,叶陨臣的情绪显然有些低落,就像是被抢走了主人的大狗狗,努力的围绕着主人转,想引起主人的注意,主人却是看都不看他一眼,让他有些难过。

晚餐结束后是看春晚的时间,一家人围着老太爷聚在一起十分热闹,洛家的人很顾家,只要不是实在回不来,在传统节日的时候,是一定会回来和家人一起过的,虽然洛家的几位长辈过年的时候也不可能放假,每个人的工作都很忙,也需要去各地慰问什么的,但除夕的晚上,却还是喜欢聚在一起看春晚,笑呵呵的谈论一下这一年的收获,还有明年的一些粗浅计划。

洛子赫、洛幽和叶陨臣这几个晚辈坐在一起,也是众多长辈们关注的对象,洛子赫现在也已经是军队里的军官了,工作很努力,成绩很不错,也是新一代中出类拔萃的人物,不过洛子赫为人很是低调,而且很少在京市圈子里晃悠,倒是少了许多被人谈论的是非,这也是洛家人对他的一种保护。

倒是叶陨臣因为身份特殊,被提起的次数更多一些,当然这其中也有着叶陨臣更加优秀的原因,他在军中的第一代格斗王的称号,可是实打实一拳一脚打回来的,不要说是旁人,就是洛子赫和东方悠这等人物,也是对叶陨臣十分敬佩的,老一辈的军人们更是赞不绝口,在军中,武力值已然是衡量一个人的标准,而且叶陨臣在执行任务时所表现出来的一面,也让许多人很是欣赏。

洛家长辈们对这两个小辈都很关心,也简单的谈论了一些未来的军队走势,并且特意交代了一番两人需要注意的地方,希望两个人可以慎重行事,毕竟树大招风这个道理洛家还是懂的,当然在最后的最后,洛家人所交代给自家人的话还是十分护短的,洛老太爷亲自发话,“洛家的晚辈要低调,不能随便就欺负人,但是如果有人敢欺负你们,就给老子揍他娘的!”

洛子赫和叶陨臣纷纷表示明白,不过他们也很清楚,老爷子这后半句话可能是很难用上了,两个人在军队中的官位也许不高,但无奈背景雄厚,敢惹他们的人还真没有发现。

而话题的最后就又落到了洛幽身上。

洛老太爷很是直接的说道:“小幽啊,你和小臣的年纪也都不小了,什么时候考虑结婚啊,结婚之后也好给太爷爷生个娃娃,到时候咱们洛家可就是五代同堂了啊,羡慕死那帮老头子。”

洛老太爷口中的老头子自然是他仅剩的那几个老战友了,而五代同堂也算是洛老太爷的一个心愿吧,毕竟人老了之后想法也就开始围绕着家转了,想完了儿子想孙子,想完了孙子想重孙子,有了第四代就想要第五代,哪个大家族不喜欢五代同堂的佳话啊,洛老太爷只要是看到电视新闻里有播报关于五代同堂的事情,就忍不住开始羡慕。

洛幽本来还有些放松的脸色立刻就变黑了,她现在一听到孩子的问题反射性的就脸黑,这对她来说就是地雷一般的存在,踩一次炸一次,但偏偏总是会有人来踩。

“太爷爷,关于五代同堂的话题您还是和子赫哥谈吧,子赫哥现在可是到了适婚年龄,一定会比我早有孩子的。”死道友不死贫道,洛幽觉得孩子的问题还是先把洛子赫拖下水再说吧,上面有个哥哥顶着,怎么的也不能拿自己先开刀啊。

“你哥哥是该考虑考虑了,但问题是他这个死小子不是连女朋友都没有混上一个吗,实在是太不中用,还是咱们家小幽眼光好下手快,未婚夫都有了,太爷爷就觉得小臣这人也真是不错,你们反正都同居了,就早点结婚生娃子吧,也可以了了太爷爷的这个心愿。”

洛老太爷那可是成了精的老狐狸,他可半点都不傻,自家重孙子是比重孙女大很多,但连个对象都没有呢谈个屁生孩子的问题啊,想要孩子还得找自家重孙女,人选都有了,这才靠谱啊。

洛幽也显然没有想过自家太爷爷会对自己这么执着,脸色黑的不能再黑了,她才十八岁,就算是过了这个年十九岁了,但也不至于到了结婚生孩子的年纪啊!

“太爷爷,您不觉得我的年纪太小了吗?”洛幽有时候真的想不明白老人家的想法啊,现在这个年代的家长不是都在担心孩子早恋的问题吗,为什么她家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呢,她是真的希望存在的啊。

“小什么小啊,太爷爷那个年代哦,比你小的妈妈一堆堆的,而且不说我们那个时候,就说现在,前两天我还在电视上看到有一位十三岁的小妈妈呢,你都十八九了,真的不小了。”洛老太爷一番话说的是有理有据引古论今,从自身到外界都联系到了,总之一句话,绝对不小!

洛幽突然间觉得自己和老人家讲道理就是个傻瓜,她就是再重生两辈子也没有太爷爷的年纪大啊,哪里能说得过太爷爷呢。

“那个,太爷爷啊,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大伯大伯母小姑们啊,时间不早了,我就去休息了,不打扰你们看春晚了,晚安啊。”想明白的洛幽猛地就站了起来,一番话连口气都没喘,说完拉着叶陨臣就逃也似的跑回了房间,留下一屋子笑的合不拢嘴的无良长辈。

至于为什么拉着叶陨臣,那完全是反射性的动作,不过拉着叶陨臣回到房间之后,洛幽却觉得自己这个动作无比英明,她逃跑了可以不用被催婚了,但万一将叶陨臣留在了那里,再一次受到大家荼毒,讨论什么婚姻和孩子的问题,那不也是和催她结婚一个道理吗。

洛幽看着叶陨臣,神情比较复杂,大有成也萧何败萧何之感,有了叶陨臣,她也不用操心自己以后的感情和婚姻问题了,但也正是因为有了叶陨臣,她这么早就得考虑婚姻和孩子的问题,算来算去,洛幽也不知道自己这是合适不适合了。

“你想结婚吗?”洛幽问,她突然想到自己似乎还没有询问过另一个当事人的意见。

叶陨臣呆了呆,有些不自在的低下了头,没有说话,但显然他这个反应就已经是一种回答了,因为只有在明知道说出来会让她觉得不高兴的时候,叶陨臣才会选择用沉默来回答她的问题,因为叶陨臣是不会说谎欺瞒自己的。

所以洛幽不用猜也知道了叶陨臣的回答,这让她突然间有些丧气,似乎全家上下除了她以外,每个人都很赞同这件事啊,就是另外一个当事人也是如此,这让她有种很是无力的感觉,好像在不久的未来,这件事很快就会无法抗拒的成为现实一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