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喂食/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15】 喂食

沉默让卧室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起来,最终还是叶陨臣先开了口:“小幽,我知道你不愿意,你放心,我也不会奢求什么的。”

叶陨臣这话自然是在表决心,表示他是和洛幽站在统一战线上的,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同意不同意愿意不愿意的也不重要,一切主要还是得看洛幽的意思。

不过即使如此,即使洛幽现在不愿意,他的心里却也是在偷着乐的,洛家人对他的认可,还有洛幽虽然拒绝现在结婚,但却没有否认未来有可能结婚的态度,就让叶陨臣不得不欣喜若狂,只要想到有一天他可以成为洛幽的丈夫,可以拥有洛幽,可以永远的都陪伴在洛幽身边,他就觉得这一辈子活的实在是太幸福了。

所以,叶陨臣现在虽然有些失望,但却并没有过多的奢求,他只是希望自己可以守在洛幽身边,直到洛幽愿意嫁给他的那一天,虽然他现在也仍旧觉得自己是配不上洛幽的。

“哼,你不奢求,但有人帮着你求呢。”洛幽这绝对是在迁怒,但也不能怪她这么说,叶陨臣是没有多说过什么,但也正是因为有着这个人存在,家里人才会又逼婚又逼着生孩子的啊。

她现在不痛快,难道还要去体谅这个罪魁祸首不成。

叶陨臣有些着急了,他想解释,想说这不是自己的意思,但是却又觉得这事怎么都和自己有些关心,而且他心里也是愿意的,也不想说谎欺瞒洛幽,一时间还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

洛幽轻哼了一声转身坐在了沙发上,用着一种审视又带有冷意的视线看着叶陨臣,叶陨臣的心更加乱了,腿一软就直直的跪了下去。

两个人的距离有点远,大概两米多的样子,这与跪在洛幽脚边的时候不同,这样的距离似乎也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不再像是主人与宠物,倒真有些像是主人和奴仆了。

“小幽,我错了,你别生气。”叶陨臣认错的态度依旧是好的无人能及。

“错在哪了?”洛幽问,语气中冷意也十分明显。

“……”叶陨臣表示茫然,错在哪了?说心里话他也不清楚,所以说与他良好的认错态度相比,他认错的意识就差的让人恼怒了。

洛幽表示很生气,她讨厌这个男人不知道错在哪里了就认错,这根本就是一种敷衍,比不认错还可恶!

“你要是想不到你错在哪了,就一直跪着吧,今夜的行动你也不用去了。”洛幽早就知道这男人缺少调教,就像是想要讨好主人却总是惹主人生气的笨宠物。

这一次叶陨臣脸色都变了,对于今夜可以和洛幽一起去做事,他可是十分期待的,心中那么多疑惑也正等着今夜去解释,但现在洛幽却说不带他一起去了,这怎么可以呢!

叶陨臣惊慌之下也不敢保持沉默了,脑袋飞快的运转着,想着自己到底是错在哪了,他可是了解洛幽的性子,洛幽说什么就是什么,如果自己想不出来,估计今晚就真的不能去了。

可是想来想去,叶陨臣还是想不出来自己到底错在哪了,只能有些犹豫的说道:“我不应该保持沉默,太爷爷说话的时候,我就该直接拒绝,不该让你为难。”

这是叶陨臣想来想去唯一能够想出来的理由了,只是实在是有些勉强,毕竟往日里只要是有洛幽在的时候,还真没有需要他发言的时候。

“废话,太爷爷说话你敢拒绝?给你两个胆子。”洛幽显然不认同叶陨臣的观点,要知道老太爷的话,全家上下就没有人敢不听,最多也就是她还能反驳几句,那可是洛家的权威,要是叶陨臣真敢说什么,她还不愿意呢。

其实叶陨臣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才没有说拒绝的话啊,洛家上下都是他的长辈,他对每一个人都是很尊重的,爱屋及乌,他们都是洛幽的家人,单单只是这一点,就足够他乖巧听话的了。

“小幽,那你说我错在哪了,你说出来好不好,我一定改。”叶陨臣脑子不够用了,只能可怜兮兮的哀求道了。

洛幽看着叶陨臣垂头丧气的样子,气恼的情绪也渐渐消了,为什么每次见到叶陨臣这个样子,她都总有种是自己在欺负人的感觉呢,难道真的是她在欺负人?

“以后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的时候,不准认错。”洛幽是迁怒了,也是觉得是因为叶陨臣的存在,才有了今天的逼婚逼生孩子的戏码,但实际上她也没有觉得这就是叶陨臣的错,至少没到了非得逼叶陨臣认错的地步,所以说让她有些不高兴的还是叶陨臣认错这件事本身,明明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了就认错,这就是在用另一种方式忽悠她!

叶陨臣很是认真的想了想才想明白洛幽的意思,有些不自在的挪了挪腿,他就是反射性的觉得洛幽生气了,他就该认错,怎么弄来弄去错的本身竟然是在认错这件事情上呢,弄的他都更加无语了。

叶陨臣很是纠结的想,那他以后是认错还是不认错了啊?

“有错的时候认,没错的时候不准乱认,明白了吗?”像是知道叶陨臣在想什么一般,洛幽冷冷的开了口。

“明白!”叶陨臣想,洛幽这话其实也不算是太难理解,也就是以后认错的时候一定要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再认,这大概可能也许就没有问题了。

看到叶陨臣如此乖巧,洛幽也差不多就气消了,其实她本身也和这个男人生不起来什么气,她生气他就认错,她说什么这男人就是什么,任打任骂任调教,她还有什么好生气的呢。

这个时候想通了的洛幽甚至觉得,全天下的男人就没有比叶陨臣更乖的了。

“过来。”洛幽对着叶陨臣招了招手,就像是在招呼小宠物,神色也缓和了许多。

叶陨臣也没有起身,跪行了几步靠近了洛幽,感觉到洛幽和缓的气色,大着胆子握住了洛幽的手,将脑袋放了上去蹭了蹭,就像是小宠物在讨好主人。

“这动作是和金币学的?”洛幽看着叶陨臣这动作,怎么看怎么觉得熟悉。

叶陨臣动作僵硬了两秒钟,才有些不好意思的抬起了脑袋,做的时候不觉得,被洛幽这么一说,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像是小金币讨好洛幽时候的动作了,只不过小金币是小宠物,而他是放大版的大宠物。

想到宠物这个词,叶陨臣就不由的想到了主人这个词,偷偷的看了洛幽一眼,如果洛幽愿意养他,他给洛幽当宠物也是很幸福的啊。

“想什么呢,眼神都不正常了?”就在叶陨臣胡思乱想的时候,洛幽却突然低下了头,和叶陨臣对视着说道。

叶陨臣不好意思的想要移开视线,却见洛幽伸出了双手,霸道的固定住了叶陨臣的脑袋。

“说说看,你刚才是在想什么有趣的东西。”洛幽不依不饶的问道,她曾经不记得是在哪里见过这样的一句话,说是不善言辞不喜说话的人一般都会有一个十分丰富的内心世界,在他们没有说话的时候,就会在心里勾画着精彩的故事,所以洛幽此时真的很有兴趣知道,叶陨臣是在想些什么。

洛幽觉得叶陨臣这男人是很乖巧听话,但实际上她对他还是缺乏一些了解的,以前她是从未想过要去深刻的了解他,但现在不同了,她突然就有了这样的兴趣。

叶陨臣虽然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但见洛幽非要知道,也只好实话实说了:“你要是愿意养我,我就是当宠物,也是愿意的。”

叶陨臣在洛幽面前,自尊心或者是男子气概之类的东西那是根本不存在的,谁让他在洛幽面前就是一个小M呢,当宠物什么的不仅不觉得不好,反而会让他觉得更加刺激和兴奋。

叶陨臣现在就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加速了许多,看着洛幽的眼神都贼亮贼亮的,充满了期待的味道。

听到叶陨臣的话,洛幽有些傲娇了:“你现在就是我的宠物,难道你不是我在养?”

将叶陨臣带进洛家,让洛家为他做了那么多的安排,她也将他当成了自己的所有物在照顾着,就算是不是宠物一般,也绝对是她在养他啊。

叶陨臣的眼睛更亮了,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是,小幽说是就是。”叶陨臣可不觉得被洛幽养是件丢脸的事,这对他来说绝对就是一种荣幸。

“这还差不多。”洛幽比较满意叶陨臣的态度,不过她眼睛流转间却闪烁着一抹邪肆的光芒,松开双手倚着沙发的靠背,用着一种上位者的语气说道:“你是宠物,那么应该称呼我为什么?”

洛幽和叶陨臣之间的主从关系其实是很明显的,在三年多前的时候,一切就已经注定了的,只是洛幽并没有太过分的要求过什么,最多也不过是在这个男人跪在自己面前时,自己用着一种主人的态度理所当然的接受了。

洛幽其实永远都不会忘记,面前这个男人第一次跪在自己病床前的那一幕,那个时候的自己是有多么的震撼。

“主人?”叶陨臣的声音有些沙哑有些低沉,也有略微的不自在,而这不自在绝对不是因为不愿意,而是对于这个称呼显得太过生涩。

洛幽摸了摸男人的头,轻浅的笑着道:“乖。”

叶陨臣眯起了眼睛,很是舒服的样子,又向前爬了一步,将脑袋放在了洛幽的腿上,乖巧柔顺,完全的臣服姿态,也很轻易的就取悦了洛幽,让洛幽的神色变得更加柔和起来。

而也就是这一刻,让洛幽突然有了某种意识,她身边的这个男人是有着某种特别爱好的,以前她算是被动的接受,却并没有特意去做过什么,但今后的日子,她是不是应该主动去做些什么呢?例如,怎样去调教一个人型宠物?

洛幽眼神扫过不远处的桌几上,一盘水果一盘干果,洛幽拍了拍叶陨臣的脑袋示意他起来,叶陨臣有些不舍的离开后,洛幽便端过了干果盒子。

花生瓜子榛子松子,一盒子里装了十多种干果,洛幽先是挑了几个花生。

“小幽,我帮你剥花生吧。”叶陨臣以为洛幽想吃,很是主动的提出服务的要求。

洛幽却是没有应允,而是轻轻的剥开了两个花生,将五六个花生仁放在了手掌上,伸到了叶陨臣的嘴边。

“小幽是剥给我吃的?”叶陨臣表示很开心,甚至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让洛幽给他剥花生这种事情可是他从未想过的,他也没有拒绝,伸手就想取过,却被洛幽闪了过去。

叶陨臣有些疑惑的看向洛幽,眼神有些失望,难道不是给自己吃的吗?

洛幽却没有解释,仍旧将手伸在叶陨臣的嘴边,若有深意的看着叶陨臣。

短暂的沉默过后,是叶陨臣豁然开朗的神色。

叶陨臣又惊又喜的看向洛幽,似乎想从她的神色中看出她的意思,他并不确定自己所想的是不是洛幽所想的,但洛幽却没有给他半点暗示,这让叶陨臣有些不敢确定。

不敢确定就不敢有所动作,但他却又心疼洛幽伸手会觉得累,只能有些忐忑的问道:“是让我直接吃吗?”

“你觉得呢?”反问的语气,但叶陨臣却已经明白了洛幽的意思。

微微的倾身向前,缓缓的低下头去,就着洛幽细嫩的手掌吃进去了那几粒花生,那绝对是一种很美妙的感觉,美妙到令人觉得胆战心惊,在吃东西的时候,叶陨臣的呼吸都是停止的。

“好吃吗?”相较于叶陨臣的激动,洛幽却还是那般的淡然。

“好吃。”叶陨臣的声音有些沙哑,透着性感的味道。

洛幽挑了挑眉,又剥了几颗其他的干果喂给叶陨臣吃,最后甚至还剥了一个橘子,一瓣一瓣的喂进了叶陨臣的嘴里,而在这过程中,叶陨臣的唇难免会和洛幽细嫩的手掌或者是手指有所接触,这让两个人之间的感觉,也多了一丝丝无法言语的暧昧。

叶陨臣告诉自己要克制,但二十岁的男孩子却总是有着无法克制的冲动,尤其是精神上和身体上的双重刺激,更是让叶陨臣涨红了脸额,不自在的僵硬了身体。

“小,小幽,别,别喂了。”叶陨臣觉得自己的自制力越来越薄弱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用着有些颤抖有些压抑的声音开了口,语气中甚至已经带着一丝哀求的味道了。

他真的不希望在洛幽面前有什么不该有的反应,如果因此而被洛幽厌恶或者是嫌弃了,他就真的不想活了。

洛幽是敏锐的,更何况自从喂食开始,她就一直将自己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叶陨臣的身上,感觉到这个男人的激动,也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喜悦,更加感觉到了这个男人无法克制的那一抹反应。

这个男人果然是不同的啊,这样的行为竟然会让他觉得激动和刺激,甚至还会有了这样的反应,不过虽然是不正常的,但洛幽却没有半点反感,反而因为看到男人有些狼狈的躲闪,而多了一丝丝的兴奋。

由此看来,她也是有些不正常的呢,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什么锅配什么盖了。

“你是在求我吗?”洛幽用着一种高高在上的语气说道,给叶陨臣的心理上带来了很大的威压。

叶陨臣根本就没有抗拒或者是辩驳的意思,十分老实的回答道:“是!”

他不得不妥协,或者说他不得不这么回答,再继续下去,他真的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控制住自己的反应。

“那你说些求求我的话吧,我听着高兴了,也许就不做了。”洛幽的语气仿佛是恩赐一般,不过更多的却是十分明显的戏弄。

叶陨臣不是没有听出洛幽语气中的戏弄,但他又有什么办法呢,洛幽既然想听,他也只好说了。

“我求你,小幽,求求你,不要喂了,好吗?”不是不想被这般喂食,但洛幽这样的动作实在是让他太过于刺激,过分激动的下场就是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叶陨臣现在已经握紧了拳头,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老实的跪着,什么都不要做,千万不能引起洛幽的反应,只是即使如此,最希望控制的反应却还是无法控制,某处的变化已然落入到了洛幽的眼中,让叶陨臣尴尬的想要死掉。

“你应该称呼我什么?”洛幽却并没有因此而放过叶陨臣,再一次重复了某个同样的问题。

叶陨臣这一次很轻易的就理解了洛幽的意思:“主人!”

相对于不久前的生涩,这一次已然坚定许多。

“连起来说。”洛幽的要求进一步提高,她现在已然有些喜欢这个新称呼了呢,从叶陨臣的口中吐出,带着沙哑的性感的味道,每听一次,她的心就狠狠的跳动一下。

“我求你,主人,不要喂了。”还是那句话,在洛幽面前,叶陨臣已然完全放弃了自尊心之类的东西,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说的,而且也如洛幽一般,他每次说着这样的话,他的心也会狠狠的跳动起来,不仅没有克制不该有的反应,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叶陨臣突然有些愤恨自己跪着的姿势了,这个姿势几乎是让他无法遮掩的,将自己最难堪的一面,暴露在了洛幽面前。

此时此刻的叶陨臣甚至不敢看向洛幽,只能低着头,一副任等发落的样子,他可不会侥幸的认为洛幽没有发现自己的异样,他只希望洛幽不要真的生气才好。

而也就是在此时,洛幽的身体动了,双腿交叠,移动时,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意外,洛幽架起来的那一只脚,好巧不巧的在某人不该有的反应上蹭了一下!

几乎也是同一时间,叶陨臣猛地向后退去,一个弹跳就站在了距离洛幽两米远的地方,有些惊慌的看着洛幽,而后不等洛幽反应,就再一次猛地跪了下去。

“对不起!”这一次叶陨臣认错的态度更加诚恳了,语气中的惊慌根本就无法压抑住。

洛幽的眼底有着一抹戏谑的神色,男人的反应并没有在她的意料之外,但还是取悦了她,并且满足了她戏弄他的心情。

“去收拾一下自己吧,时间快到了,我们要出发了。”此时的叶陨臣是狼狈的,身体狼狈,神情也同样狼狈,不过好在洛幽并没有继续戏弄下去的意思,约定好的复仇时间就要到了,她也该收拾起心情办正事了。

叶陨臣狼狈的走了,离开时走路的样子都有些不太自然,看到这样的一幕,洛幽轻轻的笑了,而听到洛幽的笑声,叶陨臣身形一歪,路走的更艰难了,最后更是逃也似的离开了。

不过与此同时,叶陨臣却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洛幽显然并没有生气,这样的认知让叶陨臣不至于再那么惊慌,而且虽然弄的自己十分狼狈,但能够愉悦洛幽,让洛幽笑的这般开心,叶陨臣还是觉得十分值得的。

他的人很笨,嘴也很笨,也根本不知道怎样才能逗洛幽笑,让洛幽觉得开心,现在虽然是因为自己的狼狈而让洛幽开心了,他却也同样的觉得十分满足,至少自己是可以让洛幽开心的不是,即使扮演的只是一个小丑的角色,他也是无怨无悔心甘情愿,一切只要洛幽开心就好。

而此时,天空中也传来礼花的砰砰声,除夕的礼花盛宴开始了,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孩子如此大胆,毫无顾忌的在这里燃放烟火,洛幽走到了窗边,看着天空中美丽的景色,想着不久前叶陨臣狼狈到可爱的反应,轻浅的笑着,这个除夕似乎过的很不错呢,而且,最让她期待的一幕也即将开始,洛幽的心情也随着礼花的绽放而更加活跃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