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打麻将/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16】 打麻将

洛幽和叶陨臣都换了一身深色的外衣,时间已经将近午夜,也没有和洛家长辈打招呼,便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洛家大宅,一路上在肖潇的安排下,躲过了各种监控设备,悄无声息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的出现在了京华大厦的楼顶。

郑毅锋和许琼两个人已经陷入到了半昏迷的状态,每天只喝一点水维持生命,让这两个人看起来随时都有死去的可能,洛幽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全身被绑躺在了天台中央,就像是两具死尸。

“少主!”负责看守的是亲卫队成员韩瑜,他是一名机械方面的天才。

“弄醒他们。”洛幽以前觉得,杀一个人之前打招呼,还要说什么遗言之类的事情真的很蠢,因为电视剧电影里的情节,每一个好人或者是坏人都是在最后的时候翻盘的,这让洛幽很是不齿,反正都是杀人,何必废话,但今时今日,这事落到了她的身上,她却是有种不吐不快的感觉。

郑毅锋和许琼被弄醒之后,神色立刻慌乱起来,最后将惊恐的视线落在了洛幽的身上。

“洛幽!你是来救我们的吗?”郑毅锋惊恐的视线变成了惊喜,直到此时此刻,他也没有弄明白事情的关键,当然这也不能怪他,被抓了好几天,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而且他也从未曾想过,洛幽会对他如何。

一旁的许琼听到郑毅锋的话,也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他们都像是在看救世主一般看着洛幽。

洛幽觉得有些好笑,两人的神色与前世那丑恶的嘴脸形成对比,很是取悦了洛幽。

“我想你们误会了,我不是来救你们的,而是来亲手送你们上路的。”洛幽冷冷的开了口,不过也很容易发现,她语气中那抹没有遮掩的愉悦。

能够报仇,谁不开心呢?

郑毅锋和许琼都傻眼了,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他们两个人虽然多少对洛幽有点不良心思,但就算是再不良,也不至于被送上路啊!

两个人的大脑虽然已经有些反应迟钝了,但也不至于听不出洛幽话语中的意思,洛幽这是要杀他们啊,为什么呢?

“你是在开玩笑吧,为什么要这么做?不可能!”郑毅锋不信,就是打死他也不能信啊,信了就得死!

洛幽并没有解释的意思,因为她的理由太荒谬,前世的债今世还,她不想说出来被人当做疯子,她现在就是想看看这两人死前的丑态,看看他们惊恐的神情。

同时洛幽也在回忆着前世的事情,前世自己死前是什么神色呢,她记得自己似乎是冷冷的抿着嘴咬着牙,虽然也有着对死亡的恐惧,但更多的却是愤怒和不甘,而且还有着不愿被折损的骄傲,让她没有说过半句不该说的话。

现在想来,自己那个时候还是挺有骨气的,就算是死,也没有丢人!

洛幽突然觉得安慰了,心情变更好了。

“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人死了也许还能重生呢,我现在就送你们上路,如果你们也有重生的机会,就再来找我报仇吧。”她死了可以重生,自然不会否认也许别人也会有这样的机会,也许这也是所谓的因果吧,她只希望下一世的她不要再向上一世那么傻,被这种人害死,太丢脸面。

洛幽的话自然是含有深意的,不过能真正听懂的人却只有洛幽一个,郑毅锋和许琼此时只觉得全身发冷,洛幽这个被广大人民群众喻为安眠天使的女孩,此时在他们眼里却比恶魔还恐怖。

“不,洛幽,你不能这么做,这种玩笑不好笑,你快点放了我们吧,我们绝对不会报警的,就当这是一场玩笑好了,放过我们吧,我们是同学啊。”许琼一边哭着一边求饶,甚至还有心思用了点心机,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是不怎么好笑,因为这根本就不是玩笑,许琼,就让我送你上路吧。”洛幽说着便已经向许琼靠近了,叶陨臣也随之而行,他可没有忘记自己求来的任务,洛幽说了,她和他一人一个送郑毅锋和许琼上路。

“不,你别过来,你别过来,洛幽,你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我发誓,我真的没有做过,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说,只要你说出来,我一定可以解释。”许琼又惊又慌,身体向后挪动着,想要避开洛幽的靠近,此时的洛幽周身都是冰冷的杀气,实在是恐怖的可以。

郑毅锋也同样感受到了来自于叶陨臣的杀意,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也跟着求饶道:“我也发誓,我也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我们之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你放过我,放过我吧。”

是啊,真的没有做过什么太对不起洛幽的事情,最多也不过是在背后念叨几句不中听的话,他们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引起洛幽的杀意。

“不用发誓,也不用去想是什么误会,只要想着你们该死就好。”洛幽此时已经走到了许琼的面前,话落的同时便一脚踢了出去,用力不大,却足以让许琼滚上两滚,距离天台的边缘也更近了几分。

她说过不弄脏自己的手,那就只好用脚了。

叶陨臣本来是想弯腰揪起郑毅锋的,但看到洛幽的动作后,也才想起洛幽说过要将人踢下去的话,便学着洛幽踢了踢郑毅锋,只是有些用力过大,郑毅锋滚了好多圈才停下,还有三五步的距离便可以直接滚下大厦了。

“啊,不,救命,救命,不要杀我!”郑毅锋惊恐的大喊着,歇斯底里的喊着,他不想死,真的不想死,更加不想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只是他的声音实在是有些有气无力,随着风声很快就消散在了空气里,而且叶陨臣也为了防止意外,很快便跟了上去,又是一脚踩在了郑毅锋的胸口上,直接将他的嘶喊憋了回去。

此时洛幽的第二脚也已经落下,将许琼踢到了郑毅锋的不远处,许琼也想喊救命,但此时她已经恐惧到发不出声音来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洛幽走近,就像是在看着死神向着她走近一般。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恨就恨命运让我重活了一世吧。”洛幽最后一脚踢出前,声音极低的在许琼耳边说到,此时在洛幽附近也只有叶陨臣和郑毅锋,他们勉强能够听到。

许琼尖锐的声音划破了夜空的静寂,郑毅锋紧随其后的恐惧声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两个人一前一后从京华大厦的天台跌落,就像是前世洛幽和叶陨臣一样。

洛幽站在天台的边缘向下望着,望着以极快速度逝去的人影,心中叫做仇恨的情绪,也渐渐消失。

她,终于报了仇了。

这一刻,洛幽真的有种解脱的感觉,也不由的念叨着自己还真是有些傻,竟然还想过要让这两人活到自己死去的那个年代,那根本就不是对这两人的折磨,而是对她自己的残忍,有仇就该报仇,这才是真是的痛快。

“小幽,小心风大。”冬季的夜晚风声凌厉,叶陨臣看着洛幽站在天台边缘,心都跟着紧张起来,要知道即使刚刚将人踢下去的时候,他的心跳也没有任何变化。

洛幽想要杀的人,那就是该死的人,他很荣幸自己可以为洛幽做上点什么。

“恩,我们回去吧。”虽然郑毅锋和许琼的死很难查到她的身上,但还是低调一些为好。

一来一去洛幽和叶陨臣等人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古杀的办事能力完全体现在了这种事情上,洛幽对肖潇的能力也很肯定,事后还心情愉快的表扬了肖潇几句。

其实对于洛幽这种有些狠辣的行为,跟来的这几个人包括叶陨臣在内,都是有些疑惑的,他们也都是看惯了生死的人,手下沾染的血腥也不少,但却还是没有弄清楚洛幽到底为什么这么做,不过洛幽没有解释,这些人自然也不会多问,这件事也就成为了一个疑惑留在了众人的记忆中。

大年初一最重要的事情便是拜年,整个洛家的人都在忙着接待宾客,大书房小书房大客厅小客厅,洛家从老太爷开始一直到洛子赫这个第四代少爷,每一个人都忙个不停,而且今年这种活动还将洛幽也包含在内了,桑予宁和东方悠相距了不到十分钟来到了洛家。

桑予宁自然是冲着洛幽来的,东方悠倒是代表了东方家送上了一些礼物,看望了洛子赫之后才去找了洛幽,算是叶陨臣一起,几个年轻人正好凑成了一桌麻将。

“我们打麻将吧,反正我今天用了晚饭再回去,东方大哥呢,玩不?”桑予宁很喜欢麻将这种活动,说起来眼睛都是贼亮贼亮的,大有一试身手的感觉。

东方悠笑的还是那般温和:“好啊,我也很久没玩了呢。”

打麻将这种无聊人士的消遣,他这个大忙人就是想玩也没有时间啊。

洛幽也表示没有意见,打发时间而已,大年初一会来找她的人,也就是面前这两个了。

只是到了叶陨臣这里,问题就出现了。

“我不会玩。”叶陨臣有些不好意思,他自然是不想扫兴的,但是这种娱乐活动他还真没有学习过,小时候在叶家自然不会有人教他玩这种东西,在学校里他有比较孤僻,只有洛幽这一个朋友,后来进了军队,就更加没有机会学习这个东西了,不能怪他脱离生活,只能说他的生活中真的缺少这个东西。

洛幽三人的眼神看着叶陨臣就像是在看着外星人,现在可是全民打麻将时期了,小朋友玩小麻将,大人物玩大麻将,怎么还有娃子不会玩呢。

“你这是农村来的?”桑予宁调侃着叶陨臣,她一直就觉得叶陨臣这男人和一般人不太一样,现在事实证明,果然是如此啊,竟然连打麻将都不会,多丢人啊。

对于桑予宁来说,不会打麻将的人都不是正常人,谁让她就喜好这一口呢。

“呵呵,别这么说,现在农村人的业余生活也是十分丰富十分有层次的,打麻将什么的就没有不会的。”东方悠笑呵呵的说着,就像是在讲道理一样,但实际上却是跟着桑予宁一起在调侃叶陨臣,谁让叶陨臣是他曾经的情敌呢。

桑予宁和东方悠的调侃对于叶陨臣来说却根本不算什么,轻飘飘的看了两人一眼,叶陨臣便将两人无视了,然后当他看向洛幽的时候,神色就有些可怜了。

“小幽,他们欺负我。”叶陨臣的声音有些低,但绝对不是撒娇的语气,而是很认真很认真的在说,但正是这种十分认真的样子,才让人觉得更加有趣。

“……这会不会太萌了?”桑予宁看的都有些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谁能告诉她这个冷冰冰的叶陨臣,什么是时候也变得这么可爱了,难道是鬼怪附体?

东方悠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不由的想到,难道洛幽喜欢的是这个类型?该叫做是天然呆呢,还是该叫做天然萌呢?

而洛幽的反应就自然多了,她拍了拍叶陨臣的脑袋,语气很是随意的说道:“谁欺负你你就咬谁,不用给我面子,咬坏了我负责出医药费。”

好家伙,到了洛幽这里,程度直接就上升了。

桑予宁很想说,现在纵容宠物伤人也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叶陨臣听了这话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不由的想到了昨天被喂食的场面,脸色微红,侧了侧头,躲开了洛幽若有深意的视线。

“好了好了,别卖萌了,快点教叶陨臣打麻将吧,咱们三个怎么也教会他了。”桑予宁实在是不想继续被刺激下去了,洛幽和叶陨臣之间的气氛,让她都有种脸红心跳的感觉了。

洛幽让佣人取来了一副麻将,四个人各自找了位置坐好,桑予宁的意见下,洛幽和叶陨臣坐了对家,大家都没有意见。

要说教一个不会打麻将的人打麻将,最先需要做的就是教他认麻将,这项任务大家觉得都很简单,最后便落在了桑予宁的头上。

“圆圈是饼子,数条是条子,剩下的是万子,咱们玩没有花牌的,这样容易些,你先认认牌吧。”桑予宁将各种样式的麻将牌都挑出来了一个放在叶陨臣的面前。

叶陨臣表现的很认真,一一看了过去,然后突然指着其中一张牌说道:“这是什么?麻雀?”

“……”三个人俱都无语的看着叶陨臣。

洛幽瞪了眼睛,加强了语气说道:“不准装不懂。”

叶陨臣表示自己很无辜,他不是装不懂,是真不懂啊,他从小到大就没有见过麻将牌!

在家的时候,家人不玩,在学校的时候,同学不玩,在军队的时候,战友不玩,而他的业余时间也没有玩这些东西的时候,而且就是见都没有见过,最多也不过是在电影里看过几次,但也只不过是一闪而过而已,因为就是电影他也很少会看。

所以说,叶陨臣不是装不懂,他是真的不懂。

叶陨臣委屈的看着洛幽,用眼神表示自己的无辜。

洛幽被看的眉头都跳上了两下,忍不住问道:“真不懂?”

叶陨臣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其余的三个人更加黑线了。

“这是一条,又名幺鸡,懂了吗?”还是桑予宁的耐心好,给了叶陨臣答案,叶陨臣点了点头,他本人实际上是很聪明的,一点就通啊。

叶陨臣先认识了条子,最后又停在了八条上,问:“这是什么东西?”

“八条。”这一次众人都见怪不怪了。

叶陨臣犹豫了一下,在心里默默的数了数,果然是八条。

而后开始认饼子,饼子很好认,个数都很明确,就是在最后,叶陨臣又在心里默默地数了数,他这一次表现的很淡定,在洛幽面前笨点也就笨点了,他家洛幽会觉得他可爱,但有外人在,他还是要矜持一点的。

不得不说,叶陨臣其实也是很腹黑的。

最后剩下的是万子,也都很好认,不过麻将牌里倒是有个特殊的东西,让叶陨臣迷惑了。

“这是什么东西?”中央的中?

“红中,你认识了就行,咱开始玩吧。”桑予宁是几人之中最着急的一个了,她愿意玩,但实际上一年之中能晚上的次数还真不多,可不想将时间浪费在认牌上。

接下来几个人一边码牌一边给叶陨臣讲规矩,叶陨臣很认真的记,就差拿个笔记本记了,但众人说了一大堆,叶陨臣却还是有些懵懂,不过他也没有问什么,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没懂。

随后的一整天时间就在叶陨臣被欺负的情况下度过了,叶陨臣开始的时候还很矜持,立着牌打,让抓就抓,让打就打,众人还觉得他挺厉害,犹豫的时间比他们都少,简直就是麻将桌上的天才啊!

但几圈过后,众人就有些疑惑了。

“你怎么从来没有吃过牌呢?”实际上洛幽更想问的是,你怎么就从来没有胡过呢?打了好几圈,叶陨臣就负责抓牌打牌洗牌码牌了,一把都没有胡过,更甚至是从来没有吃过牌和碰过牌。

“你真的学会了吗?”桑予宁也感觉到问题的存在了,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题。

“不会。”叶陨臣很是诚实的回答道,实际上他也学会了一点,但也有很多不懂的,不好意思问啊。

桑予宁忍着笑,很是欣慰的说道:“不会就对了,继续努力啊,多输点给我们就会了。”

既然是打麻将,自然是要玩赢钱的啊,他们打的也不大,十块钱一个豆,几圈下来,叶陨臣已经输了四位数了,这让桑予宁很开心啊。

叶陨臣很想说,输没有关系,但他不想输给桑予宁,只想输给他们家小幽啊!

然后接下来的时间里,在洛幽的要求下,叶陨臣就打明牌了,直接将麻将放倒了打,该吃该碰的时候大家都会告诉他,当然这样的结果就是叶陨臣依然没有胡过,因为大家都知道他胡什么啊,不过好在这让叶陨臣学的更加明白了些,到了下午的时候,就能够发挥自如了。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四个人上午的战果,三家赢一家输自然是很欺负人的,但这就是事实没有办法,叶陨臣输的很难过,他倒不在意那点钱,他就是觉得自己又在洛幽面前丢脸了,不过这也是刺激他努力学习的动力,所以在下午他学会的时候,牌局就有些翻转了。

“自摸清一色,胡了。”叶陨臣表示很开心,他又胡了啊,为什么说又呢?因为他已经连续坐庄六七把了,上午输的钱都赢回来了一小半。

三个人给钱给的很无语,都觉得自己很聪明的三人被一个新手给赢了,不得不无语啊。

“叶陨臣,你这是扮猪吃老虎吧,上午你那是在忽悠我们玩呢吧?”桑予宁不服气了,她怎么也不相信叶陨臣运气就这么好啊,不都说情场得意赌场失意吗,叶陨臣怎么就在哪都得意呢!

“我不是猪,你是猪吗?”叶陨臣问的好认真啊,不是他故意这个样子,谁让他天生就表情欠缺呢。

桑予宁觉得自己被打击了,恼羞成怒道:“你是猪,你才是猪,你全家都是猪,你一个小区都是猪!”

听了这话,洛幽不愿意了,“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他是我家的,你这是在骂我?”

桑予宁脸黑了,苦着脸说道:“你们这是在欺负人,两个人欺负一个,一家人了不起啊,等我也找一个来,到时候二对二,我可不怕你。”

洛幽和桑予宁互相调侃着,其实这也是增加感情的一种方式,也只有这个时候,洛幽看起来才有些像是正常的十八九岁的小女孩,显得活泼了许多。

而在一旁,叶陨臣和东方悠都没有插话,只是有些幸福的看着,无论是爱情,还是友情,能有几个这样的人陪在自己身边,都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