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苏家留宿/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17】 苏家留宿

送走了意犹未尽的桑予宁和东方悠,洛幽也静下心来听了肖潇的几句汇报,关于昨夜发生的事情,正常情况下是会引起一番轰动的,但在肖潇的操控下,最多也不过是在报纸的角落里刊登了一条连名字都没有出现的消息,甚至还是推测两人的死亡极有可能是情侣殉情,可以说,郑毅锋和许琼的死,大有一种悄无声息的意味。

洛幽对此很满意,晚上吃饭都多吃了一碗,而这一天叶陨臣也很开心,学会了打麻将还赢了钱,看着桑予宁咬着牙离开,他就觉得开心,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能感觉到洛幽开心,洛幽开心他就开心,所以这天晚餐,叶陨臣也多吃了两碗饭。

饭后,两个人都有些消化不良,虽然外面天气很冷,但感觉上十分热闹,洛幽便带着叶陨臣在小区里走了走。

洛家所在的大院里也是有些人的,两个人一起走出来也引来了一些人的视线,这个时间出来散步的也大多是中老年人,他们也算是看着洛幽长大的,现在看到他们小两口一起走着,都露出了慈爱的笑容。

洛幽也表现的很随和,和长辈们微笑着打着招呼,叶陨臣没有多说,却是略微低着头,显得很是恭顺。

而这些人的好奇心也大多是对着叶陨臣的,叶家的私生子,洛家的上门女婿,其实这也是大多人心中对叶陨臣的评价,当然这也是事实,算不得什么侮辱,不过消息更灵通一些的人也知道,叶陨臣这个人可不是这么简单的,在军队里,叶陨臣的声望绝对是新一代中的翘楚,无论是所谓的二代三代,还是普通百姓家的子弟,叶陨臣的优秀都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这些人看着叶陨臣的视线也是不同的,有的是冷漠疏离不屑,有的却是好奇羡慕赞赏,这一切洛幽和叶陨臣都看在了眼里,却是谁也没有多说什么。

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如此,要懂得学会接受不同的视线,这一点,两人做的都很好。

走过了人多的地方,两人走到了花园后侧的假山花坛那里,天气太冷,也没有什么花卉植物,这里除了他们两人会来,还真没有旁人了。

“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残忍?”这句话昨天晚上就该问,叶陨臣太乖顺了,很少有什么言语,而这也会让她在很多时候弄不清楚他的想法是怎样的。

不在乎旁人想法的两个人,却更加在意着彼此的想法。

报了仇的洛幽,开始的时候心情是很愉快的,只是渐渐的,经过时间的沉淀,却有种空落落的感觉了,就好像心里少了一些什么,当然这不算是什么坏事,只是一个短暂的情绪过度而已。

“当然不会。”无需任何思考,叶陨臣便语气十分肯定的说道,他甚至不明白洛幽为何会这样问,残忍?洛幽怎么会残忍呢。

洛幽有些沉默,她有些话想说,甚至是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这是一种压抑的太久了,有些控制不住的感觉,像是不久前的复仇,也像是现在的一种想要诉说的心情。

洛幽想说什么呢?最让她觉得压抑的也无非就是她重生的秘密了,这是一个全天下只有她一个人知道的秘密,原本也是她决定要保守一辈子的秘密,但现在却突然间有了想要说出来的冲动。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简短的开场白后,是洛幽清冷的声音:“这是一个灵异故事,讲述的是一个女孩被两个坏蛋害死之后重生的故事,她励精图治奋发图强,在那两个坏蛋还没有来得及害她的时候,就先下手为强弄死了那两个坏蛋。”

十余年的恩怨情仇被洛幽一句话带过,不得不说,洛幽讲故事的功力真的很差,不过好在最重要的部分叶陨臣明白了,然后明白的同时也惊讶了。

叶陨臣又不是傻瓜,他可不会认为洛幽这是真的在给他讲故事听,洛幽可不是讲故事的人,那么按照正常情况推论,洛幽所讲的百分之八十以上都应该是她的亲身经历,或者说就算不是亲身经历,也绝对是周围亲戚朋友所经历过的!

但是问题也就出现在这里,洛幽话语中的所谓的重生,显然更加的不符合正常情况!

叶陨臣脑子飞速的运转着,想着洛幽这一番话到底具有什么样的含义,但想来想去却总觉得其中有一个结,是自己无论如何都解不开的!

这个世界上难道真的有所谓的重生吗?叶陨臣有些忧郁了,不过他却也没有完全否定这样的猜测,因为脑子有着一个十分遥远的声音,很是模糊的好像是在告诉他,这也许是十分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叶陨臣不可自控的想到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一个梦境,梦境之中自己似乎就是站在了京华大厦的天台上,与昨天的情景有些相似,但不同的却是结果,最终跳下来的人是他……

想到这里,叶陨臣的脸色微微变了,有些惊恐又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洛幽问道:“那个女孩是怎么死的?”

叶陨臣的声音有些颤抖,他脸上惊恐的神色也十分明显,想到梦境中的情景,他是真的有些怕了,怕的不是自己飞身而跳的那一幕,而是在这之前,眼睁睁看着洛幽被扔下去的绝望和恐惧!

历历在目,恍若现实,叶陨臣都有些无法确定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了!

“郑毅锋和许琼怎么死的,她就是怎么死的。”洛幽眼神中闪过一抹诡异的神色,毫不遮掩的说着事实,她在乎叶陨臣怎么想,却又不在乎他怎么想,在乎是因为叶陨臣是那个最特别的人,不在乎也是因为叶陨臣是那个最特别的人,很矛盾,但却是洛幽此时的心思。

她用着一种算是坦率的方式剥开了自己内心深处最隐秘的存在,坦然而无所畏惧的将之呈现在了叶陨臣面前,然后,等着他的回答。

叶陨臣的回答是紧紧的抱住了洛幽,那怀抱用力到让洛幽有种无法呼吸的错觉,这是第一次叶陨臣这么做,没有了以往的顾虑,忘记了两人之间的差距,不再卑微的不敢碰触,主动而坚定的抱住洛幽,就像是害怕失去她一般。

洛幽可以很轻易的感觉到男人的颤抖,她不太确定男人是不是真的明白了她所讲述故事的真正含义,但感觉着这个怀抱的有力和温暖,洛幽轻轻的笑了。

“我现在没事,不要害怕。”洛幽甚至不需要再次确认,就知道男人的害怕是因为想到了她的死亡,而不是害怕所谓的重生或者是害怕她这个人,这样的认知让她真的有些感动了。

“小幽,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还有那样的人存在,你就告诉我,我现在就去杀了他们!”叶陨臣是多么聪明的人啊,几乎是瞬间就已经想明白了许多,甚至已经开始联想到洛幽其他敌人的身上去了,似乎在洛幽的死亡面前,什么重生之类的话题,根本就不值一提。

与洛幽的生死相比,其余的事情,他真的不在乎!

“傻瓜。”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对于此时的洛幽来说,敌人什么的她也不在乎,她在乎的只是这个男人的态度,而这个男人的反应,让她很满意。

不由自主的,或者也是不愿意控制的,洛幽双手环上了叶陨臣的脖颈,送上了一个十分甜蜜温馨的轻吻。

这个男人真的让她心动了呢,那种甜蜜幸福的味道越来越浓,浓到让她感觉,这也许就是爱情的味道了。

大年初二的时候,洛幽一家四口去了苏家拜年,这四口之中自然是包括叶陨臣的,叶陨臣对苏家也不陌生,洛幽外婆总是在苏家人面前夸赞叶陨臣,显然是对叶陨臣很是喜爱,不过其中倒是也有些可惜的味道,这次过年聚在一起,外婆就有些无法保持沉默了。

“小幽,你还记得当初答应我的话吗,小臣现在去了部队,现在工作也落在了部队,让我很失望啊。”虽然古杀有了接班人,但优秀的人才自然是越多越好啊,叶陨臣现在显然是将精力更多的放在了部队上,这让她真的又不服气又遗憾,这人才明明是她先要着的,怎么弄来弄去就没了呢。

“外婆,您别失望啊,有我在还不成吗,年后我可是要打算开始进行试炼计划了呢。”洛幽感觉自家外婆像是被抢了糖果的小孩,也只好用另一种方式转移注意力了。

“年后开始?会不会太早?”古外婆一听洛幽的话就来了精神,也不装可怜了,中气十足的问道,古杀试炼对古杀所有人来说都是大事啊,只有通过了试炼的接班人才能成为真正的古杀掌权者,容不得她不在意,更何况洛幽的三项试炼并不简单,尤其是第一项消灭面具党,就具有很大的困难。

“不会,难道您不想提早退休吗?”洛幽可不觉得太早,从知道自己的试炼内容之后,她已经做了很长时间的准备了,也是到了该动手的时候了,犹豫等待可不是她的做事风格。

“当然想,但问题是你真的能做到吗?先不是前两项试炼,就说最后一项,你是真的做好生孩子的准备了?”古外婆心里可是十分清楚问题的关键所在,消灭面具党不容易,但总归是可以消灭的,拜访各地老大有危险,但也是一次不错的历练,在实力面前,这些不足畏惧,但最后生孩子的问题可就是问题了,洛家过年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她可是十分清楚的,洛幽不想生孩子的意思那么明显,难道这两天都没有过,洛幽就改变心意了?

“生孩子有什么好准备的,找个男人怀个孕不就生了,不用拿孩子刺激我了,我想开了。”两天,只有两天的时间,但与除夕夜因为孩子问题落荒而逃相比,此时此刻的洛幽却是真的想开了,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快的让在场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洛妈妈声音都提高了八度:“小幽,这种事情可不能开玩笑,你可别敷衍我们,我人老了,心脏不好,经不起逗。”

洛妈妈自然不老,但捂着心脏的动作还是颇为形象,谁让人家是影后演技好呢。

“是啊,千万别拿孩子的问题开玩笑,我们可经不起刺激。”洛爸爸也附议道,眼睛直盯盯的看着洛幽,想从洛幽的脸上看出点什么。

此时在场的都是洛苏两家的人,没有一个外人在,大家说话也没有什么顾忌,倒是纷纷调侃起了洛幽,就是小舅舅也加入到了征讨的行列中来。

“小幽啊,可别怪舅舅没有提醒你,你还是个孩子呢,现在就考虑生孩子的问题,啧啧,到时候你家小臣是照顾你,还是照顾孩子啊。”舅舅这话是纯属调侃了,洛幽忍不住瞪了自家舅舅一眼。

叶陨臣的反应也是很奇特的,他直盯盯的看着洛幽,眼神闪闪发亮,似乎也是在观察着洛幽话语中的真实程度,而随着他的猜测,他的脸色也在变换,就像是变脸一样。

“不就是个孩子吗,都这么大惊小怪做什么,我未婚夫都在这里了,孩子还能跑的了吗。”洛幽的语气很是不屑和随意,似乎根本没有将孩子的问题放在眼里,这与她之前的态度大不相同,真的有些看傻了众人。

其实洛幽的话虽然说的轻巧,心里却还是有些不自在的,毕竟这孩子也不是她一个人就能够生出来的,另一个当事人也在,强悍如她也是会有那么一点点害羞的。

“好,一言为定,小幽,那我可就等着你完成任务了,到时候外婆亲自为你庆祝!”古外婆很是有大侠风范,拍着桌子就定了下来,好事不宜迟,生孩子的问题也不好耽搁,洛幽的性格她也清楚,既然说了也就是有这样想法的,古外婆可不希望下一刻洛幽再改变注意,所以很是急切的就敲定了。

洛幽撇了撇嘴没有说话,但显然是一种默认的态度了,她又何尝不知道外婆的意思,这是害怕她又改变心思。

随后众人又聊了一些闲话,并没有过多交谈有关于古杀的事情,洛幽也偶尔说上两句,一家子和乐融融的气氛,只是这却有些苦了叶陨臣,他着急的一直看着洛幽,希望可以得到个眼神回复之类的,但洛幽却是看都没有看上他一眼,即使到了吃饭的时候,两人也没有机会交谈上一句。

叶陨臣实在是吃不安稳,一直努力的想要博取洛幽的注意力,所以很是殷勤的给洛幽夹菜,希望洛幽能看看自己,如果不是周围有这么多人在,他真的很想问上一句,小幽这是决定要和自己生孩子了吗?

洛幽也能感觉到叶陨臣的忐忑不安紧张急迫,这让她觉得很是有趣,愈发的故意不去看叶陨臣了,让叶陨臣着急的围着她团团转,也仍旧冷着脸将暗笑隐藏在心底。

晚上众人就住在了苏家,都是一家人,过年的时候才有时间聚聚,大家聊到很晚才去休息,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古外婆在大家休息前很是委婉的表示,苏家佣人不够用,过年又忙,客房就收拾了两间,让洛幽和叶陨臣住一间好了,反正都决定要生孩子了,趁早努力最好了。

洛幽青了脸,叶陨臣红了耳朵,两个人怔怔的看着外婆挥手说晚安,顺带着还带走了一大家子人。

几乎只是瞬间的功夫,刚才聊天的人就都去休息了,诺大的客厅只剩下了洛幽和叶陨臣,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叶陨臣本来是有一肚子话想要和洛幽单独说,但现在真的只剩下两个人了,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不能怪他太笨不会说话,实在是外婆走时的安排太让他不知所措了。

叶陨臣尴尬着害羞着不好意思着,也正面侧面偷偷的看着洛幽,洛幽察觉到他这带着复杂情绪的眼神,冷冷的哼了一声,什么也没说就向着房间走去了。

叶陨臣弄不明白洛幽此时的心情,也根本就不敢跟过去,外婆的安排不好说他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但如果说是按照外婆的话去做,他是绝对不敢的。

更何况他对洛幽可不敢有任何的亵渎之心,所以说,扑倒问题上,要说叶陨臣扑倒洛幽那是很难实现的,谁让他心理上就是个小M呢。

洛幽回了卧室就进了浴室洗澡,半个小时左右洗完了出来,卧室里也没有叶陨臣的影子,但却多了一杯温水,就放在床头她平日里很是习惯的位置,这让洛幽心情有些复杂了。

上床,休息,洛幽却有种烦躁的感觉,睡不着,闭上眼睛就会想到叶陨臣,也不知道那个男人现在住在哪里,是自己找了个房间,还是直接就在客厅里凑合了一晚。

其实无论睡在哪里,对叶陨臣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执行任务的时候就连沼泽地都睡过,更何况是客厅之类呢,只是洛幽明知道如此,却还是觉得烦躁。

大约一个小时以后,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的洛幽却猛地睁开了眼睛!

“该死!”洛幽气恼的对象绝对不是别人,而是她自己,她怎么就睡不着呢。

拿起电话,拨打号码,接通后洛幽只说了两个字:“过来!”

不到一分钟,敲门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洛幽冷冷的应了声进来,叶陨臣便有些疑惑的出现在了洛幽面前。

“怎么了?”叶陨臣也没有睡着,去了个小书房里看书,接到洛幽的电话立刻就过来了。

“你在房间里睡吧。”睡外面要是被长辈们看到,好像她虐待他似的,洛幽觉得自己绝对不是在心疼叶陨臣,绝对不是。

叶陨臣眼神反射性的扫过了房间的布置,一张床,一个只能坐两个人的小沙发,当然还有很是平整的地面。

“我睡地板。”洛幽让他在房间里睡,那他就在房间里睡,不过他可没有想过自己可以睡床,沙发又太小,还是睡地下好了。

对于叶陨臣的自知之明,洛幽的反应是孩子气的撇了撇嘴,从床上扔了一条被子下去,自己盖了床单,然后就闭上眼睛睡了。

叶陨臣抓着被子笑的有些傻气,这是他家洛幽关心他呢,还把她盖过的被子给自己盖,多么让人感动啊。

闻一闻,都是洛幽的味道,叶陨臣觉得自己快晕掉了,幸福的晕掉了。

这一次,睡不着的换成了叶陨臣,洛幽也没觉得自己屋里多了一只狼是不是有些危险,心安理得的睡着了,她对叶陨臣的信任,绝对是毋庸置疑的。

叶陨臣睡不着,开始的时候还强睡,闭着眼睛身体也不动,只是偷偷的闻着被子上的味道,就像是睡着了一样,但随着洛幽的睡去,叶陨臣就偷偷的睁开了眼睛,无法抗拒的看向了洛幽。

两个人的距离并不远,他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洛幽的样子,渐渐绽放开的眉眼少了冷漠多了柔和,也愈发的精致明媚,让人舍不得移开心神。

叶陨臣不由的想起自己曾经也这般看过洛幽的睡颜,同样也是在只有两个人的房间里,那个时候的他只能依依不舍的离开,而现在却可以如此幸福的留在这里,两者相比,叶陨臣的心里都是一种叫做满足的情绪。

人道是知足者常乐吧,叶陨臣在洛幽身旁,很容易就能够感受到幸福快乐满足的感觉,这也是因为他对洛幽的期待和要求并不高,他将自己的位置放的很低,对两者之间的要求也只有相伴一条,而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每次只要得到哪怕只是一点点的关怀,也会让他满足的不得了。

看着看着,想着想着,叶陨臣也不知不觉的睡去了,睡着的时候,嘴角甚至还带着一个轻浅的弧度,也柔和了他刚毅的棱角,像是一个沉浸在幸福中的男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