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病房温情/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23】 病房温情

外婆说会派人继续去追查线索,尤其是约见过知道洛幽真实身份的几大组织头目,洛幽对此也表示赞同,两人简单的又交谈了几句,洛幽便挂断了电话。

打开洗手间的门,洛幽有些惊讶的看着站在门口脸色有些不自在的男人。

“怎么起身了?快点回去躺着,你需要休息。”洛幽的语气很严厉,看着男人肩膀上的绷带直皱眉,这么一移动也不知道有没有崩裂伤口。

洛幽一边说着一边去推叶陨臣,叶陨臣更加的不自在,有些尴尬的说道:“小幽,我想方便一下,完事了就去休息。”

这一次不自在的轮到洛幽了,不过她一直冷着一张脸,倒是看不出来太多的意思,只是眼神有些不自在而已。

“咳,那你去吧,小心动作。”洛幽轻咳了一声,板着脸故作镇定的样子,竟然有种说不来的可爱味道。

叶陨臣想笑,但终究还是忍住了,他怕洛幽恼羞成怒就不好了,他现在可还是伤员呢,可不想真的被关到洗手间面壁思过。

叶陨臣整理好自己出来的时候,洛幽正坐在沙发上削平果,这让叶陨臣不由的开始脑补,电视上在医院里照顾伤员似乎都有这样的一幕,其中能够把苹果削成苹果核的占了一半,能够展现刀工精妙,一条苹果皮下来的占了另外一半,不知道洛幽算是哪一半的呢?

叶陨臣想着就向着苹果皮看去,一条长长薄薄的苹果皮,很是强悍的证明了洛幽的刀工,当然也同时证实了关于叶陨臣脑子中一半又一半的猜测。

“吃个苹果吧,你该饿了吧,我已经让人去准备吃的了。”叶陨臣错过了午饭,现在时间已经快晚上了,该是吃晚饭的时候了。

被洛幽这么一说,叶陨臣还真是有些饿了,但接过了洛幽递过来的苹果,叶陨臣却有些不太舍得吃,多么圆润的一个苹果啊,而且还是洛幽亲手削的,漂亮的不得了,如果不是怕苹果会自己坏掉,叶陨臣真的很想封存起来做个纪念。

“吃啊,傻看着做什么。”看到叶陨臣拿着苹果只是傻看不吃的样子,洛幽忍不住念叨了一句,这男人什么毛病,看就能看到肚子里?

叶陨臣依依不舍的吃了,吃一口看一眼洛幽,看到洛幽看着他,就冲着洛幽弯弯眼,像是笑着的样子,弄的洛幽有些不自在,想要敲叶陨臣的脑袋,又想到这男人是个伤员,只能不甘心的收回了手。

肖潇带着晚餐出现的时候,叶陨臣正好吃完了苹果,想要起身帮着肖潇摆碗筷,却被洛幽抢先了一步。

“我来就好,你休息。”按理来说,这句话应该是洛幽对着叶陨臣这个伤员来说的,但实际上这句话却是叶陨臣对着洛幽来说的,他虽然肩膀受伤了,但是另一只手还可以动啊,摆碗筷这种事情哪里能让洛幽去做,她是他放在心尖上的宝,就算是自己受伤了,也绝对不能让洛幽做这样的事情。

洛幽觉得自己都快被气笑了,被一个病人抢着做工作,然后病人告诉她让她休息就好,这算是什么事啊。

肖潇在一旁听着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但很快就憋会了肚子里,脸色忍的很辛苦,被洛幽冷冷的扫上了一眼,什么都没敢说就躲出了病房。

肖潇想,还是将病房留给这两位谈恋爱都谈的古怪的强悍人士吧,他就不在里面当超级飞利浦了。

肖潇出去之后,洛幽就瞪了叶陨臣一眼,径自准备起了碗筷。

叶陨臣心下是满满的感动,即使被瞪了也觉得此时的洛幽可爱的不得了,如此贴心的照顾让叶陨臣不由的联想到小妻子照顾丈夫时的模样,让叶陨臣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耳尖。

“小幽,谢谢你。”谢谢这般照顾细心的照顾着他,让他觉得中枪进医院都是一种幸福。

“应该是我谢谢你,不过我想我们俩的关系就不用说谢谢了,快点吃饭了,不然就凉了。”洛幽一板一眼的说着心里话,冷巴巴的样子却一点也不会让人觉得冷漠,反而给人很踏实的感觉。

叶陨臣情不自禁的握住了洛幽的手,洛幽感觉到叶陨臣眼神中的感动,心下一叹,神色柔和了许多,用着另一只手覆上了叶陨臣的手背,轻轻的说道:“吃饭吧。”

两个人吃饭的时候都很安静,但却有着丰富的互动,叶陨臣虽然有一只手臂不能用,但给洛幽夹菜的动作可是半分都没有落下,洛幽也怕叶陨臣吃不好,也细心的给叶陨臣夹了许多菜,叶陨臣就着饭碗吃的很欢快,就是不需要言语,两个人之间也尽是温情。

当天晚上洛幽要留在医院陪床,叶陨臣却怎么都不愿意让洛幽留下,医院的条件再好也不如家里,洛幽有着小洁癖,让洛幽住在医院绝对是一种折腾,他绝对不希望洛幽因为自己而受半点哭,那比他自己吃苦还让他觉得难受。

洛幽对于留下照顾叶陨臣那自然也是十分坚持的。

“不准说不,在我面前,什么时候轮到你说不了?”洛幽有些恼羞成怒的冷了脸,对于男人坚持让自己回家的行为,很是生气和恼怒,这男人都受了枪伤了,不知道好好休息怎么还如此折腾呢!

其实洛幽也知道叶陨臣是为了自己好,但她就是对于叶陨臣这种不知道照顾他自己的行为感到生气,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总是想着她,她又不是纸糊的,在医院里照顾病人也不会坏掉,至于小洁癖什么的,她绝对是可以坚持的。

在洛幽的想法中,照顾叶陨臣就是自己的责任,无论叶陨臣是不是因为自己而受伤,这个男人都绝对是在她管理范围之内的,照顾他是应该的。

叶陨臣蔫了,洛幽用这种语气说话的时候,他真是反抗无力,也只能可怜兮兮的看着洛幽眨眼睛。

“不准卖萌,好好休息。”洛幽说着就为叶陨臣盖了被子,叶陨臣有些欲言又止,洛幽看到,皱着眉头问:“想说什么就说,别看着我皱眉头。”

好像多么不想看到她似的,这一句洛幽是在心里念叨着,因为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想洗澡。”虽然受了伤,但也不是死人,折腾了一天,身上还有血迹呢,叶陨臣虽然不像是洛幽那样有洁癖,但也是爱干净的人啊,没条件的时候就算了,但现在有条件,叶陨臣还真不想顶着一身黏腻腻入睡。

洛幽的小脸僵硬了两秒钟,将叶陨臣从上看到了下,眼神最终落在了叶陨臣的伤口处,有些不自在的说道:“你受伤了,不能沾水。”

“我不让伤口沾水还不成吗?我会很小心的。”叶陨臣小小的抗争了一下,声音低低的,听起来都有种撒娇的感觉了。

洛幽是有洁癖的人啊,不洗澡就睡不好的那种啊,自然是知道不洗澡的痛苦了,以己度人,洛幽自然也知道叶陨臣的难受,所以挣扎过后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道:“那就多注意一点,别感染了。”

叶陨臣很高兴的下了床,大步流星的就向着浴室走去,他虽然中了枪,但身体素质极好,不能动的只有肩膀,走路半点问题都没有。

而在叶陨臣身后,洛幽想了想,有些不太确定的开口问道:“用不用我帮你洗?”

洛幽这话问的让叶陨臣整个人都呆愣了,猛地转回了头惊讶的看着洛幽,整张脸都在瞬间变得通红了。

“不,不用,我自己洗就可以了。”叶陨臣呆愣过后就反应了过来,说完这句话就落荒而逃似的逃进了浴室里。

看着关着的门,洛幽露出了一抹略显邪气的笑容,其实她很想说,不用跑的这么快,她又不会吃了他,而且她也没有真的想要帮他洗澡的意思,叶陨臣不穿衣服的样子还不在她好奇的范围之内,这种事情还是等到以后再考虑吧。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以后估计也没有多远了呢,周游列国的拜访之旅已经完成了一小部分,接下来的行程最多也只不过需要半年的时间,而完成了第二项试炼,就是第三项试炼提上日程的时候,而第三项试炼,有关孩子的问题还真是让洛幽不得不考虑她和叶陨臣两个人之间的相处问题。

要不要现在就做了呢?突然之间洛幽就有了这么一个想法。

一直以来她都没有考虑过这样的问题,一是太过忙碌没有想过,二也是本身身体年纪太小不作考虑,当然不可缺少的一个原因也是来自于叶陨臣的身上,谁让这个男人木头的连个牵手和亲吻都需要鼓足了勇气呢,就不要说更加亲密的动作了。

而叶陨臣不够主动,洛幽这个冷情冷性的人就更难得主动了,要知道洛幽可不是一个冲动的人,脑袋一发热就做出点关系的事,还真有些做不出来。

不过此时此刻洛幽就觉得自己的脑袋难得的发热了一次,因为她竟然想到了这种事情。

做?还是不做?瞬间的想法过去,便是认真的考虑,毕竟这件事情还真不是多么不切实际的事情,相反还是在不久后就要面临的问题,谁让她想到能够和她一起生孩子的对象,只有叶陨臣呢。

洛幽开始的时候还是很排斥生孩子的问题,但不久前过年的时候就已经不排斥了,而且她和外婆说了自己的决定,并且现在也同样没有反悔的心思,虽然还是觉得有那么一丝丝的不自在和尴尬,但实际上,心里却是不排斥和叶陨臣亲近的,尤其是在经历了这一些事情之后,洛幽对叶陨臣的感情也是越来越深了。

说喜欢是绝对不容置疑的,说爱也许也沾了一点点的边,但哪怕只是一点边,却也绝对是由量变进化到质变的过程,是绝对不同的。

不过洛幽想了想,在脸色都想的有些微红了的时候,却决定暂时将自己这荒谬的想法放在一边,诸多理由可以先不考虑,但叶陨臣本身是个伤员的问题,洛幽觉得还是要考虑一下的。

就在洛幽胡思乱想之际,浴室里的水声也停了下来,片刻过后,一个穿着浴袍的美男子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洛幽眼睛贼亮的盯着叶陨臣看,叶陨臣有些不好意思,略微低下了头,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学生一样,老实的认错道:“伤口似乎流血了,我让医生重新包扎下,我其实已经很注意了,就是穿衣服的时候没小心,真的和洗澡没关系。”

洛幽觉得自己总是会被这个男人气的哭笑不得,谁让这个男人认错的样子也透着可爱的味道呢。

“我给你换吧。”洛幽说着就去拿了纱布,叶陨臣自然不会拒绝洛幽的照顾,乖乖的坐在了床上,眼睛异常明亮的看着洛幽为自己忙活。

这种感觉真好,叶陨臣在心里想到。

洛幽的手法干脆利落,很快就为叶陨臣换好了纱布,换之前不觉得,看到渗透的血迹就只想着止血了,但换好了之后,洛幽面对的就是一个3D版的健壮美男子,古铜色的肌肤透着诱人的味道,让洛幽狠狠的闪了一下眼睛!

这那个什么的也太刺激了!洛幽狠狠在心里念叨着一句!

“我去洗澡,你休息吧。”在洛幽觉得自己快被诱惑的呼吸困难之前,落荒而逃似的冲进了浴室,那速度那动作竟然和叶陨臣冲进去的时候十分相似。

不得不说,风水轮流转,笑话人是没有好结果的。

在洛幽身后,叶陨臣眨巴了眨眼睛,然后又眨巴了眨眼睛,突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眼神中光华闪过,竟然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无声,却动人!

洛幽洗了个战斗澡,总共就用了十分钟都不到的时间就洗完了,但洗完之后却发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医院的浴室里就准备了一件浴袍,她如果不想穿着脱下来的脏衣服出去,就得光着身子裸奔了,这实在是太难为人了。

要知道洛幽可是一个有洁癖的人啊,这么高贵的毛病怎么可能允许她穿着脏衣服出去呢,这绝对不是她的风格!

但话说要是让她什么都不穿就走出去,洛幽觉得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好歹也是个姑娘家,不能如此豪爽啊。

一时间洛幽纠结了,眼神游移间看到放在洗手池上的电话,眼睛猛地一亮,给肖潇打了个电话过去。

“准备我和陨臣的换洗衣物和日常用具,最短的时间内送到病房里。”

挂断了电话,洛幽又有些纠结了,肖潇就算是以最快的速度送来也是需要一些时间的,那么在这几十分钟的时间里,她该怎么过呢?

躲在浴室里的事情洛幽也不太想做,都没有面子啊,显得有些白痴似的。

“陨臣?”打定了注意,洛幽便扬声喊道。

“小幽,怎么了?”叶陨臣第一时间就有了反应,有些紧张的问道。

洛幽在浴室里喊自己,这是要做什么呢?

“把你的浴巾递进来。”洛幽语气平淡,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抢了叶陨臣唯一的一件衣服有什么不对。

叶陨臣为难了,一瞬间他就想明白了事情的关键,知道洛幽这是没有换洗衣服才喊的自己,但问题是,脱了身上的这件浴袍,他也没有衣服穿了啊,只是拒绝的话显然是不能说的,更何况洛幽愿意穿他穿过的浴袍,这绝对是他的荣幸。

叶陨臣动作很快的脱下了浴袍,敲了敲浴室的门,门打开,洛幽纤细白嫩的手臂伸了过来,抓住浴袍就关了门。

门外叶陨臣也很是注意的站在洛幽看不见的地方,两个人都没有衣服穿,叶陨臣也不想让洛幽误会自己有什么不好的想法,递过去了浴袍,便回到了床上,老老实实的用被子遮住了自己。

洛幽也是第一次穿着别人穿过的衣服,尤其还是没洗过的,以往就算是戏服也绝对是为她特制的,不过穿在身上,洛幽也没有觉得勉强,干净的沐浴露味道中还带着一丝男性的味道,让洛幽觉得很熟悉也很温暖。

走出浴室,洛幽就看到叶陨臣将自己完全包裹在被子里,只露出了一个脑袋的模样,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看,有些可爱有些傻气。

“看什么呢?”洛幽有些不自在的问道。

“看你,真漂亮。”叶陨臣的实话实说总是和甜言蜜语具有同样的效果,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老实人的油嘴滑舌。

洛幽扑哧一下就笑了,整个病房里的惨白似乎都因为她这一笑变的温馨起来,躺在床上的叶陨臣虽然不知道洛幽为什么笑的这么开心,但却也跟着露出了一抹傻兮兮的笑容,就是那种裂开嘴露出一口白牙的老实笑容。

“快点休息吧。”病房是豪华病房,除了病床外也专门设有供陪床人员休息的小床,洛幽说着就躺上了床,想脱衣服的时候犹豫了一下,看向了叶陨臣,发现叶陨臣仍旧在直盯盯的看着自己,一时间有些恼羞成怒的低声说道:“转过头去,不许看。”

这男人就不知道腼腆一点吗?

叶陨臣绝对是一个命令一个动作的主,立刻就转过了头去,但耳尖却悄悄的红了。

洛幽满意的脱了浴袍,舒服的睡下了,叶陨臣和洛幽这两人说来也真是奇怪的,在病房里还能这样睡,估计也挺难得的。

第二天一早洛幽就起来了,查看了一下叶陨臣的状态,没有发烧也没有发炎,整个人都很不错,脸上的气色也和正常人差不多,这才让洛幽松了口气。

吃过早餐,洛幽正考虑着要去古杀一趟,就听到敲门声。

李昂宇苦着脸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堆东西,都有种看不到路的感觉了。

“快点帮忙弄弄,都是粉丝送的礼物。”李昂宇这话是对着一旁的肖潇说的,他一路抱进来可是很不容易的,而且即使如此,这也只是粉丝所送礼物中的一小部分的一小部分,不可不说,现在的粉丝太疯狂了。

肖潇帮着搬东西,都放在了一旁的沙发上,鲜花,果篮,布娃娃,营养品,补品,这些都不算什么,最让大家惊讶的是,其中一个礼盒里放的竟然是一件防弹衣,这就让众人哭笑不得了。

“小幽,你的粉丝真厉害,这东西都弄来了送你。”李昂宇打趣着洛幽,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说有粉丝给偶像送防弹衣的。

洛幽也觉得挺有趣的,在防弹衣上翻了翻,翻到了一个小卡片,上面还写着几个字,李昂宇也伸头看了看,一边看一边念到:“亲爱的小幽殿下,您是我最崇拜的偶像,您就像是住在我心脏里的公主,您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也就不想活了,所以为了我能好好的活着,也希望您可以保重,还有顺带的替我谢谢骑士大人,他的挺身而出让我承认他是一个真男人,勉强算是够资格陪在您的身边。”

从字迹和语气上来看,众人都觉得这个粉丝应该是个男孩子,而且还是一个有着黑色幽默的男孩子。

李昂宇念完之后就忍不住笑了起来,打趣道:“小幽啊,你都住在了粉丝的心脏里了,什么时候学会的缩骨功,很厉害啊。”

洛幽听了这话倒是没什么,但一旁的叶陨臣就有些不太高兴了,心里念叨着这是个什么粉丝啊,根本就是个暗恋者,还亲爱的小幽殿下,这是什么亲爱的啊,简直是太过分了。

叶陨臣不高兴也不敢说,只能有些委屈的看着洛幽,他觉得洛幽就该住在他的心尖上才对,住在别人心脏里那算是什么事啊。

不得不说,叶陨臣似乎是一个很喜欢吃醋的人,当然,对于这一点他本人是不怎么赞同的,他觉得自己这可不是吃醋,而是在关心洛幽,现在的粉丝都太疯狂了,绝对不能让洛幽被粉丝抢走才是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