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永远在一起/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26】 永远在一起

听到洛幽要退出娱乐圈,而目的只是为了让自己安心,叶陨臣立刻就慌了,有些急切的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在娱乐圈发展的这么好,怎么能随意退出呢,我只是胡思乱想而已,你别当真,我以后再也不说了。”

“你不说并不代表事情就解决了,藏在心里的问题同样是问题,陨臣,不要不安好吗,你难道真的感受不到我对你的用心吗?我很在乎你,很在乎很在乎,在乎到我的身边只会留下一个位置给你,换做了旁人,是绝对不可能的。”

相信了叶陨臣,选择了叶陨臣,那么无论是她的心里,还是她的身旁,就再也容纳不下其他人了,这一点,她是十分清楚的,只是一直没有说出来过罢了。

洛幽郑重其事的宣言让叶陨臣这个大男人红了眼眶,洛幽的话,他听懂了,懂的不能再懂。

“对不起,小幽。”叶陨臣这一次的主动道歉却是有着十分充满的理由,他不该总是那么的不安,逼着洛幽说出来这样的一番话,这都是他的错,是他的自卑,他的懦弱,他的不信任,在让自己难过的同时,也伤了洛幽的心!

他真的不该怀疑洛幽的,即使这怀疑的起因是对自己的否认,总觉得自己配不上洛幽,总觉得洛幽值得更好的男人,进而忽视了洛幽对自己所做的一切。

洛幽对他的好,他一直都是知道的,洛幽帮着他脱离了叶家的桎梏,帮着他设计未来要走的路,帮着他可以昂首挺胸的站在世人面前,洛幽从来没有多说过什么,却是默默的为自己做了一切。

他真的不该怀疑洛幽对他的感情,这一次,真的是他错了。

“你的道歉我收下了,但是以后不允许了,知道吗?”洛幽的声音有些低沉,她也是有些动情了,说出那样一番类似于表白的话,对于她来说也是很难为情的。

“知道,再也不会了。”叶陨臣慎重的点了点头。

两个人从教室里走出,就又被粉丝们缠住了,好在肖潇等人赶来的及时,一路护着两人上了车,回到了家里。

两天后,洛幽和叶陨臣刚吃完早餐,就接到了古外婆的来电,蒙特科迈尔已经被捕,现在正关押在京市的古杀基地里,随时等着两人去处置。

洛幽这几天也一直想着报仇的事情呢,尤其是她每天为叶陨臣换纱布的时候,每次都觉得心在隐隐作痛,有种想要亲手处置了凶手的冲动,现在好不容易等到机会了,洛幽等都不想等,换了外出服就要去古杀基地。

“你和我一起去吧,要杀要剐也有你的份。”洛幽想了想,觉得还是带着叶陨臣一起去比较合适,毕竟受伤的是叶陨臣,最有权利处置罪魁祸首的也是叶陨臣。

“好。”叶陨臣自然是想去的,处置凶手倒是其次,主要是能够陪在洛幽身边啊。

两个人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道金黄色的影子跑过来,小小的金币十分灵巧,很快就跑到了洛幽的脚边,亲昵的磨蹭着洛幽的鞋子。

洛幽可不想让金币为自己擦鞋,每天给这个小东西洗澡也是很麻烦的,弯下腰用手指勾起了小猴子,“小东西,乖乖在家呆着,不要捣乱。”

洛幽着急出去,可没有时间逗弄小猴子玩。

听到洛幽这么说,小猴子脑袋都耷拉下来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好似在说,主人你怎么不带着小猴子出去玩呢,小猴子可乖了。

洛幽看到小猴子这可爱的样子也没有了脾气,伸出手指亲昵的敲了敲小猴子的小脑袋,说道:“别装可怜了,带着你一起去好了,不过要听话,不准乱跑,不然被人抓住了吃猴脑,我可不去救你。”

“吱吱吱。”小猴子像是听懂了洛幽的话,顿时就开心的叫着,在洛幽手掌上手舞足蹈的跳着,逗的洛幽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一路上有了小金币的加入,气氛也变得愉悦许多,本来报仇的心情也淡了一些,至少没有不久前那么生气了,不过该做的事情,洛幽却是不会心软的。

冤冤相报何时了,这句话是一句很有深意的话,但有仇不报非君子这句话也同样很有道理,洛幽不是君子,但也绝对是要报仇的,心善之类的事情也是要看对象的,她可不觉得雇佣杀手来杀她的人会是什么好人,当然就算是好人,对于洛幽来说,只要伤害了她或者是伤害了她所在意的人,那也是敌人!

是敌人,就容不得心软。

到了古杀基地,洛幽的脸色也渐渐的冷了下来,在古外婆派来的人的带领下,很快就到了古杀看押犯人的地方,当然这里的犯人是对于古杀来说的。

一个四面都是墙而且没有任何窗户的不足三平米的小黑屋里,正关押着蒙特科迈尔这位来自于外国的老囚犯,古外婆虽然答应要将人交给洛幽处置,但外婆心中也是很生气的,自然不会善待这个改雇凶杀害她外孙女的罪魁祸首,所以自从抓到这人开始,就没有喂过一口水给他喝,一路折腾着放在行李箱里送到了京市,弄的蒙特已经是半死不活的样子。

洛幽站在小黑屋的门口,此时小黑屋的铁门已经被打开,但蒙特却像是毫无知觉一般蜷缩在地上,连逃跑的意识都没有。

洛幽冷冷的看着蒙特,为这个男人觉得悲哀,这老人是在为自己儿子报仇,很难说什么对错,如果是换位思考,有人杀害了她的亲人,那么洛幽一定会做的比这个老人还要疯狂!

但即使如此,洛幽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不说赫斯特到底有多么该死,就说赫斯特在成为面具党成员的那一天开始,就应该明白自己选择的是一条不归路,随后都有可能面对死亡,而现在赫斯特死了,赫斯特的老子要给他报仇,选择的方式却伤害了她最亲近的人,她绝对不会因为同情什么的而放了他。

铲草除根,不留后患,洛幽可不希望下一次被同样的一个人雇凶伤害了。

“陨臣,想过怎么处理他了吗?”洛幽虽然已经有了决定,但还是询问了一下叶陨臣的意见。

叶陨臣也皱着眉头看着地上像是死尸一般的主使者,对于这种任人宰割的复仇对象,叶陨臣还真没有了下手的意愿。

“杀了吧,既然抓了也不能送回去。”叶陨臣语气十分冷酷的说道,不愿意下手,却不代表要放过,对于企图伤害洛幽的人,无论是谁,无论有什么理由,他都不会放过。

其实在这一点上,洛幽和叶陨臣的想法是十分相似的,他们都是那种不该心慈手软时就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人,有言道放过是一种美德,放下是一种度量,但实际上,有仇报仇有怨抱怨,也是一种干脆利落,为自己也为身边的人负责。

“好。”洛幽也明白叶陨臣意思,两个人的想法不谋而合也不需要再多说什么,直接取出了一把十分精致小巧的改造手枪,对着蒙特科迈尔就要开枪,不过却被叶陨臣拦住了。

“我来,别脏了你的手。”叶陨臣也取出了自己的配枪,在洛幽点头同意后,了结了蒙特的性命。

从小黑屋里出来,遣退了其他的人,就剩下了洛幽和叶陨臣两个人在。

“其实人命真的很脆弱,生死也不过是在一念之间。”前世她不曾杀过人,却被人谋杀了,而现在她杀了人,但她却是活着的那个,这世间的公道正义,又到底是以何种形式来划分的呢。

洛幽不解,估计也没有人真的能划分的清楚。

“只要你活着,谁死了都与我无关。”叶陨臣的话又冷酷又自私,但却是他最真实的想法,只要自己在意的人活着,其他不在意的人是死是活又与他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我死了,你就会陪着我去死?”洛幽不由的再次想到叶陨臣随着自己飞身而下的那一幕,每想一次,她就感动一次,不得不说,就是那一跳,让叶陨臣跳进了自己的心里。

他爱她,爱的那般绝然,生死相随,事实验证,这不仅仅是用来发誓的词语,更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是!”十分干脆的回答,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犹豫和考虑,他知道自己的心就是这么想的,也知道如果事情发生,他也是真的会这样去做的,没有了洛幽,他活着就没有任何意义,只是……

叶陨臣观察着洛幽的表情,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小幽,你会不赞同我这样的做法吗?”

“你觉得呢?”洛幽不答反问,实际上却是也没有什么固定的答案,她也不知道这种生死相随的做法到底是好还是不好,这是一种爱到深处不愿独活的绝然与鉴定,但换一种说法来形容,却也是一种无法面对现实不够勇敢的懦弱,孰是孰非,世间人的评论总是会有不同的。

而且最重要的还是洛幽自己也不确定,如果死的那个人是叶陨臣,那么她也会选择生死相随吗?

对于这个问题,洛幽是有些迷茫的,所以她也不愿意说出什么答案来敷衍叶陨臣,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有时候真的很难说出答案。

“不知道,不过我总觉得,如果有一天你真的死了,那么有我在,黄泉路上也总是不会让你一个人去走了。”叶陨臣这话绝对是实话实说,他就是这么想的,无论是活着还是死了,都要陪在洛幽的身边,不会让洛幽一个人。

“是啊,至少搭个伴不会寂寞。”洛幽的声音很轻,但说出来的话却很有深意,这也算是她的一种认同吧。

接下来的几天,叶陨臣和洛幽都没有再外出,叶陨臣的伤口恢复的极快,古杀送来的特效药十分有效果,现在手臂已经可以像是正常人一般活动自如了,而这也免去了每天晚上,让人脸红心跳的换药程序。

要说这几天洛幽和叶陨臣的关系也算是飞速发展了,无论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从交流到亲密交流,从穿着衣服交流,到半穿着衣服交流,洛幽现在对叶陨臣身体的了解,那绝对是和自己身体差不多的啊。

而叶陨臣对于洛幽不用再帮着自己上药的这件事,感觉十分纠结,在松了口气的同时,也表示十分遗憾,洛幽的小手落在他的身上,那种十分奇异的美妙的感觉,让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有无数次叶陨臣都有一种亲吻洛幽的冲动,但每次看到洛幽认真的样子,他就暗骂自己心思不纯实在是太不应该,如果不是洛幽就在面前,他真的很想狠狠的抽自己两下,他怎么能对洛幽有这样不该有的心思呢!

不过实事求是一点说,叶陨臣还真有些不够男人啊,不过这也不能怨他,谁让他在洛幽面前,永远都只能是一个小M呢。

四月下旬,幽氏集团总部启用仪式,洛幽作为幽氏集团董事长出席,叶陨臣陪同在侧,两人金童玉女般的出现在众人面前,顿时便引起无数媒体的追逐。

幽氏集团总部大楼高达五十六层,这也算是采用了五十六个民族是一家人的寓意,整体建筑外观上很是大气,内里设计也全部采用最先进的设计方案,而且还有洛幽一些小构思才里面,大气不失精致,简单不失优雅,而且除却办公区以外,还利用大量的空间设计了娱乐休闲区,也有一些小型的休息区,甚至还有一个小型的多功能超市和一家小酒吧,俨然像是一个小型的社区,让幽氏集团的员工们欣喜不已。

总部启用仪式最重要的环节就是讲话和剪裁了,洛幽和叶陨臣站在主席台的中心位置,周围是密密麻麻的人群,有的是幽氏集团的员工,有的是商界的宾客,还有一些洛幽的粉丝,热热闹闹的很是撑场面。

负责讲话的还是李文承,不过在李文承的极力请求下,洛幽还是上去了讲了一小段话。

“幽氏集团还在起步中,未来能够发展成什么样子,我也不确定,而也正是因为不确定,我才会更加期待,期待幽氏集团的未来,是不是可以让全世界都知道它的名字。”

简短而充满寓意的一番话,用着清冷却足够打动人心的声音,让众人听着,都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鼓掌声生生不息,粉丝的尖叫声穿破云霄,剪彩仪式开始,诺大的红布在洛幽的示意上被放开,飘落在人群中,露出大商上那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幽氏集团!

剪彩活动结束之后洛幽就进入到了幽氏集团内部,在这栋大厦的顶楼有整整一层都是为洛幽保留的,办公室加上休息室,还有一个会议室和娱乐间,外加上一个健身房和露天阳台,功能一应俱全,无论是办公还是休息亦或者是娱乐,面面俱到。

用李文承的话来说,就是让洛幽可以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不至于让洛幽三年五载的都不来公司一趟,让大家以为董事长失踪就不好了。

洛幽听了解释也忍不住笑了,她这个甩手掌柜一直都做的很是潇洒,不过这也要归功于员工们的勤劳能干,当然这也是她懂得任用人才。

“设计的很不错,就是有些浪费。”一年最多来个三次五次的,还要给她留下整整一层楼,不是浪费又是什么。

李文承等人听着满脸黑线,但事实还真是如此,反驳的意思都没有。

“洛董事长,既然您对办公室这么满意,有时间还是多来坐坐吧,现在集团发展虽然一切良好,但也是问题多多,如果您来的话,一定可以加快工作效率的。”李文承等人最近也是压力极大,天天忙得都快没有时间吃饭和睡觉了,看着洛幽这悠闲的模样,就忍不住想要给洛幽找点事做。

“没事,慢点就慢点,工作效率不高也没有关系,这点损失我还是可以承担得起的。”洛幽可不吃李文承这一套,想让她过来工作,这还真有些困难,她志不在此,是真没有兴趣在将自己绑在这里当什么董事长,她打造这个商业帝国只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当然也是因为自己有了作弊器般的记忆存在,不然还真不会如此选择。

而且洛幽觉得,作为一个优秀的董事长,最该做的还是奴役员工去工作,识人善用才是领导者该做的事情。

更何况等着叶陨臣伤势好了以后,她就要再次启程去往美洲了,那里几个国际级的黑道大佬,还等着她去拜访呢。

“别,我就是开开玩笑,工作效率哪里敢不高啊,我们也都是小股东呢,真要损失点钱什么的,可都是会心疼的。”李文承刚才说的也就是玩笑话,要是幽氏集团的工作效率,那绝对是业界数一数二的,因为他们这些高层领导都有着公司的一点股份在,为公司赚钱就是为自己赚钱,哪里会不努力。

对此李文承等人也是十分感激洛幽的,他们所拥有的股份可没有需要他们花一点投资,全部都是洛幽赠送给他们的,即使是现在的市值也都价值过千万,不久以后等幽氏集团发展的更强悍之后,就是过亿也十分有可能,这让他们都对洛幽感激的不得了!

“那就好好工作吧,集团刚整合不久,很多事情都需要你们认真盯着,你们是我信任的人,多辛苦一些吧。”洛幽也知道这些日子真是苦了李文承这些人,诺大的集团整合,让整个集团高层人员都瘦了十多斤,比减肥效果都好,谁让他们忙得都没有时间吃饭呢。

“没事,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任需努力,我们还挺得住。”李文承一咬牙,也拿出来了干革命的气势,辛苦是辛苦了一些,但与成果比起来,再大的辛苦也值啊,要知道现在李文承等人走出去,是人就得给他们三分面子,就是官员都对他们客客气气的,也算是风光无限了,而这一切都来自于洛幽,辛苦一些怕什么呢。

范娜娜和叶承泽也认真的点着脑袋,他们的想法和李文承都是一样的,他们都年轻,正是努力的时候,这点辛苦真的不算什么,洛幽能够被他们这样的机会,这已经是十分难得的际遇了。

又安抚了众人几句,洛幽便让他们出去工作了,诺大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了洛幽和叶陨臣两个人,洛幽坐在办公椅上,手指敲打着桌面,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钱对于她来说已经成为一个数字,甚至还是有些模糊的数字,投资太多,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资产有多少,但零零总总加起来,几百亿是绝对有的了,而且这些数字还在飞速的增长着,国内新兴的各大集团,几乎百分之六十以上都有着她的股份存在,就凭借着这些股份,她的身家也可以排在国内前十位。

如果是重生前,有人说她会如此轻易的赚到这么多钱,她是绝对不信的,但重生之后,带着前世的记忆,就像是开了作弊器一样,赌球,投资,走在市场的前端,无可比拟的预测性,让一切都变得容易了。

而且不仅是赚钱容易,就是报仇也很简单,这让洛幽多多少少觉得有些乏味,没有挑战性就没有成功后的喜悦。

唉,洛幽不由得在心里轻叹,人真是矛盾的族群,成功的太容易竟然也会觉得没有意思。

“陨臣,你有什么愿望想要实现的吗?”洛幽觉得自己应该更努力的为人生找点有追求的目标,至少不是这么容易达成的。

“有。”叶陨臣毫不犹豫的说道。

“是什么?”洛幽有些好奇的问道。

“我的愿望就是永远都能和你在一起。”叶陨臣说的好不认真,洛幽却听得有些哭笑不得,该说这个男人深情好呢,还是该说这个男人没有志向呢,不过无论是哪种,这话听在洛幽耳里,还是让她觉得挺开心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