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演出/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27】 演出

四月末的时候,叶陨臣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按照计划本来是应该开始美洲之行的,但是想到叶陨臣部队上领导的邀请,洛幽还是推迟了美洲之行。

五月初军演,虽然说是军演,但实际上就像是一个欢庆活动,除了一些军人的表演节目,还有部队上文艺兵和类似于洛幽这样的外援表演,不过以今时今日洛幽的身份和名气,说是外援还是低了一点,应该称之为特邀嘉宾。

当部队上那些人知道洛幽会来表演的时候,几乎整个部队都沸腾了,尤其是年轻的小伙子们,一个个洗衣服的洗衣服,剪头发的剪头发,尽最大的努力想把自己弄的利索些,就算是不能吸引洛幽的注意,但至少不能丢了部队的脸面啊。

叶陨臣是真有些不希望洛幽去的,但有领导的压力的在,又有着洛幽本人的同意,他的意愿几乎就可以忽略不计了,所以这也让他显得有些垂头丧气的,洛幽看在眼里,笑在心里,叶陨臣这个样子就像是被别人抢了糖果的孩子,同情没有几分,却让人总觉得想笑。

“陨臣,醋喝多了人会变馊的。”洛幽打趣着叶陨臣,眼神却一直在叶陨臣身上留恋不去,透着一股子欣赏的味道,谁让叶陨臣今天穿着的是军装呢,身姿笔挺的样子,让人总是会忍不住想要多看上几眼。

今天是军演的日子,叶陨臣和洛幽一起坐在去往部队的车里,为了应景,洛幽今天也穿了一套女式军装,正如她欣赏着叶陨臣一般,叶陨臣的眼神也一直落在洛幽的身上,灼热的让洛幽都有些受不了。

洛幽身材纤细,气质上本就带着一股子优雅和冷漠,穿上军装虽然少了几分优雅,却多了一种干练和强势,英姿飒爽的模样说不出的震撼,让叶陨臣的心跳都加快了好多分。

叶陨臣一边有些垂头丧气的吃醋,一边又不受控制的心跳加速,一时间也有些纠结,心情复杂的不得了,听到洛幽的调侃的话后,忍不住低声说道:“喝醋有益身心健康。”

洛幽一挑眉,有些好笑的说道:“呦,你这还学会找借口了,那你就多吃点醋吧,等回去了就给你放一池子醋洗澡,把你泡在醋缸里。”

叶陨臣撇撇嘴,他也知道洛幽这是玩笑话,但却不由的想到自己泡在醋缸里的情景,忍不住笑了,洛幽似乎也想到了这样的情景,也开心的笑了起来。

两人到达部队的时候,一路畅通无阻的到了后台,郑军长一直在后台等着他们,看到他们来了,眼睛一亮就迎了过来。

“小幽啊,欢迎欢迎,看你穿军装的样子,老头子都想将你招来当兵了,实在是太合适了。”郑军长这话可不是恭维,谁让洛幽穿着军装的样子真的很迷人呢。

“我真来的话,郑军长一定会更头痛的。”洛幽笑笑,说了一句颇有深意的话,要知道她可不是那种会服从军令的人,如果她真的来了,到时候估计郑军长后悔都来不及呢。

“呵呵呵,就算是头痛那也绝对是值得的啊,你是不知道,自从收到消息你要来表演,军队里的那些臭小子们,一个个兴奋的连饭都多吃了好几碗,要知道这几天就是食堂的消费都增加了不少,全都是小幽你的功劳啊。”郑军长这话说得让洛幽直别扭,都弄不明白这人到底是夸她呢,还是损她呢。

“郑军长,你这不是想找我报销餐费吧?”洛幽觉得自己的怀疑还是很有根据的,谁让这老头上次见到自己就拿了许多好处走呢,那么多的签名照片一大半都被这老头抢走了,绝对是一只老狐狸啊。

郑军长脸黑了一下,他就是再没钱也不好找洛幽报销啊,这不是让洛家人找他麻烦吗。

“哪能啊,哈哈,那个,快开始了啊,小幽你压轴,那个要不你先画个妆什么的,还有领导要过来,我去看看啊。”郑军长打着哈哈走了,和洛幽说话也很有压力啊,不过他说的也是实话,这次汇演来的领导很多,就是司令员就来了两个巴掌的数,他这个军长还真是跑腿的命啊。

叶陨臣自始自终都被无视掉了,有些哀怨的看着洛幽,想着一回洛幽上台表演会引起的轰动,就忍不住全身范酸,他的小幽啊,那些人凭什么因为小幽要来就多吃两碗饭啊,怎么就没撑死呢!

好在洛幽不知道叶陨臣在想什么,不然估计也得脸绿了。

后台的布置虽然简单,但也是一应俱全,而且在郑军长的安排下,还特意为洛幽准备了一个休息室,樱子作为洛幽的专属化妆师也很敬业的提前来了,开始为洛幽打理形象。

叶陨臣也没有收到什么命令,正好可以留在洛幽身边,洛幽化妆,他就一直看着,不久后,有人敲门,叶陨臣自发自觉的负责开门,而在看到门外的人时,脸色就有些古怪了。

“老大,我来向你报道了!”嘻哈的声音带着一股子兴奋的味道,男人话虽然是和叶陨臣说的,但那眼神却透过叶陨臣,很是努力的在向里面看着,显然是冲着洛幽来的。

“小四,你怎么来了?”叶陨臣的话里有着明显的疑惑,来的人是他在特殊部队时的组员,他调配工作的时候就已经分开了,却没有想过竟然会在这里见到,真的很让人觉得意外。

“当然是来看老大你了,不过更主要的还是看看老大的心上人,嘿嘿,大嫂,我是小四,老大的战友,能进来看看你不,我可是你的铁杆粉丝,给我张签名照吧。”小四嗓门一开,即使有叶陨臣挡着门口,还是让洛幽听了个清楚。

“进来吧。”从这人的语气中就能够感觉到他和叶陨臣的熟悉,洛幽也没有拒绝,就让小四进来了,而与此同时,洛幽心里也有一种颇为新奇的感觉,这似乎还是第一次有人叫她做大嫂呢,很有意思的称呼啊。

有了洛幽的允许,叶陨臣也不好揽着小四,只能瞪着眼睛让小四走了进来,小四手里拿着笔和本,冲到洛幽面前就要前面,显然是做足了准备才来的。

“大嫂,签个名,最好多签几个名,我好多战友都是你的粉丝,如果知道我见到了真人,一定能羡慕死他们。”小四咧着嘴笑的十分灿烂,一脸的谄媚外加殷勤。

叶陨臣看的直想动手将这人扔出去,他现在就是十分讨厌有人距离洛幽那么近,那是他的位置好不好!

叶陨臣心里嗷嗷的喊着,但无奈于有洛幽坐镇,什么都不敢说,只能冷着脸站在一旁,看着洛幽刷刷的给小四签了好几个名字。

“签过了名字就走吧,小幽化妆,你留这里不方便。”叶陨臣才不管什么战友不战友的呢,距离洛幽那么近,看着就刺眼,早打发了才是正事。

小四也不生气,咧着嘴仍旧笑的灿烂,“老大,别的呀,你可别撵我走啊,我这不是好不容易见到大搜激动的吗,您老人家可不要吃我的醋啊。”

叶陨臣的脸色更黑了,这个臭小子,在一起的时候就总是一副无赖样,现在更是发挥到极致了。

“哼,挺长时间没比划比划了,要不咱们出去练练?”要知道当初在特殊部队里,这小子可没少被他揍,要知道当时整个小队都是他的陪练对象,他的好身手可是都有着他们的一半功劳在呢。

小四也是脸色一僵,像是想到了当初的凄惨境地,猛地摇着脑袋拒绝道:“别,老大,小的可不是您老人家的对手,您还是在这里陪着嫂子吧,我这就出去和兄弟们会和。”

小四一边向外走,一边忍不住在心里念叨着自家老大的见色忘义,不就是要未来嫂子的几个签名吗,至于这么吃醋吗,还要动手,当他傻啊才会和他打,他可不想打豆沙包了。

送走了小四,叶陨臣就直接锁上了门,却听见洛幽轻浅的笑声。

“你吃醋的样子怎么和小孩子闹别扭一样呢。”自从早上出门就开始这幅样子,任何靠近她身旁一米的生物都会被他瞪,这样的叶陨臣虽然有些任性,却也会让她觉得有些可爱。

叶陨臣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没想到自己这点小心思竟然被洛幽这么轻易的就看穿了,低着头闷闷的说道:“我错了。”

“扑哧!”忍不住笑出来的是樱子,不要怪她影响气氛,实在是叶陨臣这个男人低着头装可怜的样子太过让人意外,她受刺激太过就没忍住笑了出来。

洛幽和叶陨臣都看向樱子,樱子也不好意思继续笑下去了,只好说道:“你们继续聊,妆也画完了,我出去走走,就不在这里当电灯泡了。”

送走了樱子,休息室里就剩下了洛幽和叶陨臣两个人,刚画好舞台妆的洛幽,娇艳动人,让叶陨臣心跳又忍不住加速了好多,很是有种想要一亲芳泽的冲动。

“小幽,我想吻你。”叶陨臣呆呆的说出自己的心思,洛幽一愣,神情却变得邪魅起来,对着叶陨臣勾了勾手指,叶陨臣像是收到召唤一般,毫无抗拒的走了过去。

热切的吻拉近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洛幽刚画好的妆也变得有些凌乱,但此时两个人却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突如其来的冲动,让两个人直接忽视了其他不相干的一切,只沉浸在了这种美好的感觉之中。

爱上一个人,想要得到一个人,自然也会想要亲近一个人,叶陨臣也许有着不敢亵渎洛幽的心思,但却也有着无法控制的情感,想要牵着洛幽的手,想要亲吻洛幽的唇,想要永远和洛幽在一起,而这种没有距离的接触,也是最好的安稳一个人心的方式。

洛幽有些呼吸困难的推开叶陨臣,脸额绯红,忍不住傲娇的瞪了叶陨臣一眼,这男人刚才那热情的样子,让她都有些吃不消了。

“你再这么粗鲁,我就真罚你去卫生间面壁思过了。”洛幽觉得唇有点肿,摸了摸,还真有些肿了,忍不住责怪道。

叶陨臣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懊恼,也有些后悔刚才的粗鲁和野蛮,但他发誓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就是一不小心就这个样子了。

“对不起,疼吗?我去弄点药膏来擦擦。”叶陨臣也是心疼洛幽的,看着洛幽红红的嘴唇,眼睛都急的有些红了,他怎么就这么笨呢,连接吻都会弄伤洛幽,自己还能做什么呢,简直是太笨太不像话了!

叶陨臣在心里骂着自己,懊恼的神色愈发明显了,更甚至忍不住用拳头敲了敲自己的头,想着自己是不是能把自己敲的聪明点。

洛幽看了叶陨臣那动作,也有些哭笑不得,伸出手拦住了叶陨臣的手,幽幽的说道:“好了,没怪你,别敲了,真敲傻了还得我负责。”

洛幽这话可不是安慰叶陨臣,要知道如果叶陨臣真的傻了或者是怎么的,洛幽也绝对不会抛弃他的。

继生死相随之后,洛幽为他们之间的关系又找到了四个字的形容词不离不弃!

叶陨臣反握住洛幽的手,动情的说道:“小幽,我知道我很笨,你别嫌弃我,我以后一定会小心的,不会再弄疼你了。”

叶陨臣这话说的格外认真,但洛幽听在耳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忍不住的脸红发热,不由的就开始想歪了。

当然这也不能怪洛幽,什么弄疼不弄疼的,对于一个思想成熟的女性来说,不想歪都不对啊。

“小幽,你脸色怎么这么红,不会还在生我的气吧?我就是觉得你实在是太漂亮了,一时情不自禁,你别生气了,你要是生气就打我好了。”叶陨臣看到洛幽的脸色就忍不住关心的询问道,这到不是叶陨臣的智商低到不知道洛幽是在害羞,而是以他对洛幽的了解,害羞这两个字是真的不太可能出现在洛幽身上的啊。

而被叶陨臣这么一说,洛幽就忍不住脸色更红了,她都有些开始怀疑,这男人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啊!

甜甜蜜蜜腻腻歪歪的小两口谈情说爱一直都樱子再来敲门,军演开始了,部队上的领导和主持人都各就各位了,演员们也可以去后台观看节目,这才过来招呼洛幽和叶陨臣。

洛幽对看节目没有什么兴趣,不过也难得来看一回部队上的军演,倒是没有拒绝,拉着叶陨臣的手就出了休息室,一路上又引来无数道惊艳和嫉妒的视线,当然惊艳是给洛幽的,而嫉妒就是给叶陨臣的,谁让叶陨臣被洛幽拉着手呢,就是不招惹仇恨都是不可能的。

军演总是和一般的表演不同,开始时候的方阵演习,让洛幽都忍不住拍手叫好,上千名士兵整齐划一的动作实在是太具震撼性,其实这也算是一场人为的小奇迹,证明人类的潜力无限,军人的素质也绝对过关。

“其实以前就觉得这些表演有些傻,没有什么意义,还要训练那么久,但现在看来,就是这种震撼性就足够了,真的很不错。”这是洛幽由衷的赞扬,要知道能够做到现在这种整齐划一的程度,上千人连个举手抬脚的高度都全部一致,那是要付出无数的时间和汗水,才能训练成这样的效果,这让洛幽也当真是有些佩服了!

“你喜欢的话,我以后天天带你来看。”要知道叶陨臣手下也是有好几千人的,那些人都称呼他为教官,天天来个方阵表演什么的,真不算什么。

洛幽手痒的忍不住敲了叶陨臣的脑袋,谁让这个男人总是说出这样白痴的话呢,难道真的应了那句话,在爱情面前,人类的智商都会降为负数?

“陨臣,你是不是真傻?我天天来看这个做什么。”

叶陨臣眼睛眨了眨,有些期待的说道:“你要是天天来,我们就能天天在一起了,你不来,我也不想来了。”

面对一个大男人的撒娇,洛幽能说什么?洛幽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不由的想到这个男人会不会太粘人了,这到底是一个好习惯还是坏习惯呢?

“咳咳,两位,咱能不在大庭广众之下打情骂俏吗,你没看到旁边的那些人吗,他们看你俩的眼睛都绿了。”樱子一直站在两人身边,实在是忍不住出言说道。

她其实对叶陨臣也比较熟悉,在洛幽拍摄电影的时候,叶陨臣就天天像是跟班一样去报道来着,但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样子的叶陨臣,要知道平日里的叶陨臣一向是以冷酷的形象出现的,寡言少语还是个军人,大有一种铮铮铁骨的硬汉感觉,哪里会有人想到,实际上的叶陨臣不仅会撒娇还会卖萌呢,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

“樱子,你这是羡慕还是嫉妒?不然也找个男人来谈场恋爱吧,到时候你就不用看着我们两个绿了眼睛了。”洛幽才不理会樱子的打趣呢,她是那种在意旁人眼光的人吗?

“别打趣我,我可没有找男人的想法,一个人过也挺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多自在啊,不像你,天天都有跟班盯着,有压力哦。”樱子口中的跟班自然是指的叶陨臣喽,说着还对洛幽眨了眨眼睛,弄得洛幽哭笑不得。

实际上洛幽和樱子的年纪还真差了许多,但因为洛幽过于成熟的性子,两个人倒是很有话题,像是朋友一般交往着,这才有了彼此之间不太顾忌的打趣和调侃。

叶陨臣在一旁听着,即使说自己是小跟班也不插话,反正在他心里也是这么认为的。

方阵表演结束,接下来的便是格斗表演,几名特种部队的士兵上了台,步履沉稳,走路带风,说是表演,但实际上却更像是比试,洛幽还从中看到了一个认识的人,正是不久前出现在休息室里的小四。

“小四身手很好?”洛幽有些好奇的向着叶陨臣问道,能在这种大型军演中上台表演的,都是各个军区数一数二的高手,如果不是叶陨臣受伤了,本来也是希望他能够上台的,只不过叶陨臣本身没有多大兴趣罢了。

“没有我好。”叶陨臣实话实说道,他一个人对付两三个小四都没有问题。

洛幽无声的笑了,谁说这个男人自卑的,这男人自傲起来的样子格外的耀眼,让人连怀疑的心思都没有。

洛幽在一旁安静的看着叶陨臣信心十足的样子,再想着平日里叶陨臣在自己面前撒娇卖萌软塌塌的样子,不由的笑了起来,这样的男人真是个宝啊,让她不由自主的就越来越喜欢上了他。

台上的比试进行的很快,即使只是拳脚功夫的比试,却也格外的精彩,尤其是拳脚碰撞间的砰砰声,更是引来众人的叫好,洛幽也在一旁看的很兴奋,不愧是特种部队训练出来的尖兵,身手果然是不错的,尤其是那个叶陨臣口中不如他的小四,在众人之中格外出彩,别看平时笑眯眯全然无害的样子,但真动起手来,却格外的凶猛强悍。

“很不错啊,叶少,你真的能打过他?”樱子是没有见过叶陨臣动手的,有些怀疑的问道,当然其中还是调侃的成分居多。

叶陨臣这次表现的很淡定,只是随意的点了点头,对于不是来自于洛幽的问题,他连骄傲的心情都没有,别人的赞同和认定对他来说似乎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差别待遇让樱子有些气恼,但更多的还是一种叫做羡慕的情绪。

优秀的男人很多,优秀的男人真的爱上一个女人也不少,优秀的男人爱上一个女人并且对这个女人很好的也是有的,但是像叶陨臣这般,一心一意的毫无顾忌的表现的如此明显的,似乎全世界都比不上洛幽一个人的,就当真是有些难得了。

或者说,这还是樱子第一次见到一个男人愿意为一个女人做到如此地步。

当然,即使是她如此认为的时候,她也是不知道,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叶陨臣为洛幽做的,还有更多更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