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约会/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30】 约会

约会这种形式总体上来说是一件很俗套的事,因为一般情况下相关人物只会有两位,而这两位绝大多数的时候还会是一男一女。

约会第一步吃饭,洛幽觉得既然约会这么俗气的事情都做了,也就不在意更俗一点了,所以便找了一家十分知名的国际连锁的西餐厅用餐,两个人订了一个颇为奢华的包间,躲过了众人的视线,也避免了被粉丝认出的可能性。

酒店的服务人员自然是认出了洛幽,但素质都很高,并没有做出什么太过分的举动,只能压抑着兴奋偷偷多看上洛幽两眼。

洛幽和叶陨臣两个人还是比较懂得享受的,这里厨师的手艺也真的很不错,顶级牛排配上顶级红酒,再配上奢华的包间背景,两个人很是俗套的浪漫了一回。

不过以上描述纯属外人看来,实际上这样的配置对于洛幽和叶陨臣这两位大家族的子弟来说,也就是一顿平常的饭菜。

“为什么大家都觉得吃西餐浪漫呢?”洛幽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话说,她也是没怎么约会过的人,这种约会的点子还是从网络上学来的,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和叶陨臣做来,就是觉得有些傻傻的。

叶陨臣对于这个问题显得很茫然,他倒是觉得有些浪漫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的来源不是西餐,而是坐在他对面的女孩,他的心上人。

“我想应该是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做些什么事情,才会觉得浪漫吧,吃什么不重要。”这是叶陨臣的心里话,不是甜言蜜语却胜似甜言蜜语,这一直都是叶陨臣的优点之一。

洛幽想了想,也很是认同叶陨臣的话,而且叶陨臣的话也让洛幽想到了自己在网络上看到的一个小视频,那是一对十分贫困的夫妻的视频,这一对夫妻都是回收废弃物的,而且更近似于乞丐,住在用塑料搭盖的破屋子里,还有半面连门都没有,但似乎是为了庆祝什么,夫妻两弄了一桌子的菜,还点了一个快要烧尽的蜡烛,弄成了烛光晚餐。

而那一桌子菜看起来丰盛,但仔细看过去却让人觉得十分心酸,最好的一道菜是炒土豆丝,而且就一小碟,那个碟子还破了一个口,其余的东西就更是寒碜了,像是从市场上捡来的烂菜,还有别人不要的茄子库,可能有许多人不知道茄子库是什么,那就是茄子把上那个看起来不能吃,但实际上也能吃的东西。

总之一句话,就是寒酸的不能再寒酸,但是夫妻两人苍老的面容上却是幸福的笑容,其中一个片段,还是男人一手握住妻子的手,一手为妻子捋顺头发的情景。

记得当时洛幽看到那一幕,心里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酸酸的,而现在想来,那个时候那对夫妻的感觉也许就是浪漫的幸福的,甚至那样的感觉根本不比今天自己和叶陨臣来享受这顿价值上万的西餐差。

“吃过了饭,我们就去看电影吧,虽然俗套了点,但总是要感受一下的。”看电影洛幽不是第一次,但和男朋友甚至是未婚夫看电影,洛幽可就是第一次了。

“好!”叶陨臣开心的答应下了,他就是觉得两个人的约会,做什么都是开心的。

两个人都是有身份的人,来的时候就已经和西餐厅的负责人打好了招呼,用餐之后也是在服务人员的掩护下离开的,不过刚要走下楼梯,两个人就见到了一个熟悉的人走了上来。

“呀,小幽,叶哥,你们也来这里吃饭?”虽然洛幽戴着太阳镜,但熟悉的人还是能够一眼就认出来的,至少桑予宁就没有错过。

洛幽看了看桑予宁,又看了看桑予宁身旁那个有些陌生的男人,最后落在两个人交握的手上,神色间流露出一丝了然。

“予宁,你很不够意思啊,这样的事情也不通知我们一声,是怕请客?”洛幽调侃着桑予宁,桑予宁交男朋友的事情她可真没有听说过呢。

桑予宁脸红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想要缩回手,但身边的男人却固执的不肯,很是大方的和洛幽打起了招呼:“洛小姐你好,我是王祁彬,小宁的男朋友,很高兴见到你,这位就是叶先生了吧,也很高兴见到你。”

王祁彬和洛幽还有叶陨臣打着招呼,不过伸出手想要交握的对象却只有叶陨臣一个,由此可见这还是一个心思剔透的主,很是有种面面俱到而且不会让人反感的心思。

叶陨臣没有拒绝,和王祁彬握了握手,“你好,我是叶陨臣。”

也许是从桑予宁那里了解过洛幽和叶陨臣的性格,对两个人有些冷淡的反应也没有在意,仍旧是温文尔雅的笑着,给人的感觉倒是还不错。

“小幽啊,你只是刚用过餐,要不然我们再一起吃一顿,我请客。”桑予宁有些不好意思,她也没有想到这件事这么快就被朋友碰到了,本来还想着两个人关系稳定一下,再将男朋友介绍给朋友们认识的人呢。

洛幽撇了撇嘴,道:“诚意不足啊,你上我下,这么明显的情况你还邀请我再吃一顿,小宁,你学坏了呢。”

桑予宁也不服气的道:“我这不是怕你没吃饱吗。”

“不劳费心,也别找我们当电灯泡了,有时候找大家出来一起聚聚吧,该介绍的就认真介绍介绍,认定了就给个名分,我和陨臣先走了。”洛幽站的位置本来就比较高,这话说的很是有种高高在上的味道,不过也不会太引人反感,反而有些像是长辈对晚辈的叮嘱,带着一种关心。

桑予宁认真的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一旁的王祁彬神情倒是有一点错愕,不过很快的就反应过来,有些古怪的看着洛幽和叶陨臣离开。

“小宁,洛幽比你形容的还有女王气质啊。”洛幽走后,王祁彬很是中肯的给洛幽下了个评语。

“那是必须的啊,这下子你该知道你遇到我是多么幸运了吧,看我多温柔可爱啊。”桑予宁对着王祁彬做了个鬼脸,很是傲娇的说道。

“是啊是啊,人家是女王,你是御姐,比起来还是可爱的。”王祁彬温柔的看着自家女朋友。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幸福,无论是相携而去的洛幽和叶陨臣,还是笑闹中的桑予宁和王祁彬,不得不说,找到了对的那个人的他们,都是幸运的。

电影院门口很热闹,洛幽在路上还特意去商场买了一顶帽子带着,叶陨臣也算是半个名人,也被洛幽装饰了一番,两个人才牵着手去了电影院。

“我们看什么电影?”叶陨臣问着洛幽,这种事情自然要洛幽做主啦。

洛幽轻皱着眉头看着大屏幕上的介绍,最后选择了一部一看名字就知道十分俗套的浪漫爱情剧。

叶陨臣去买了票,看着其他女孩子的男朋友去买可乐和爆米花等零食,想了想自己也去了买了一份,但买完之后就想到洛幽似乎根本不吃这些东西,有些犹豫的不知道要不要拿给洛幽。

“怎么,想什么呢,买好就进去吧。”洛幽走过来就看到叶陨臣犹豫的样子,有些疑惑的问道。

“你吃吗?不吃就扔掉吧。”叶陨臣有些尴尬,在心里暗骂着自己,自己怎么就这么笨呢,这种时候该怎么做都不清楚,看一旁许多男孩子开开心心的讨好女朋友,他就觉得自己笨的太不像话了!

洛幽拿过了爆米花,有些嫌弃的看了看可乐,说道:“可乐就不要了,这个东西不好。”

“恩。”叶陨臣很听话,什么都没说,直接将手里的可乐扔到了附近的垃圾桶里。

其实这是一个很自然的反应很朴实的动作,但不知道为什么,洛幽看着就是觉得很好笑,觉得叶陨臣连扔个东西的时候都认真的很可爱。

迎上去挽住了叶陨臣的手臂,两个人感觉上比一般的情侣还要亲密了几分,洛幽也不在意旁人的视线,略微低着头拉着叶陨臣就走了进去。

“票呢?”检票口,洛幽问。

叶陨臣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手上一看就知道不只是两张票。

洛幽疑惑的看了去,看过之后就忍不住笑了,从中选出了情侣票交给了检票员,然后便拉着有些不好意思的叶陨臣去了情侣座。

这男人怎么总是做这些让她觉得可爱的事情呢,买票都买双份的,一份正常的票坐,一份是情侣座,伸出手给她时那忐忑的样子,让洛幽忍不住就笑了出来。

两个人坐下,电影已经快要开始了,灯光昏暗的也只能看清距离最近的彼此了,洛幽开始的时候还没有觉得什么,但当她看到前座女孩将脑袋搭在男孩肩膀上的时候,洛幽眼神就变得深邃起来了。

转头看向叶陨臣,意料之中的迎上了叶陨臣黑深的眼神,交汇的刹那,两个人的心跳都猛地跳动了一下!

亲吻很多时候都是在情不自禁的情况下发生的,就像是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吸引了谁,又是谁主动的迈出了第一步,当两个人感受着彼此的温度时,脑子里一片混乱,其他的就全都不重要了。

这自然不是两个人第一次亲吻,但在这样的场合却绝对是第一次,那种感觉却十分奇特外加奇妙。

而也就在两个人的亲密中,电影也开始了,最后剩下的一点灯光也全部熄灭了,这也让黑暗下的恋人们更加的没有顾忌了,尤其像是洛幽和叶陨臣这种旁若无人的,更是嚣张的开始分享着彼此所带来的感觉。

这个吻结束的时候,洛幽的脸额都染上了红晕,黑暗中,只剩下明亮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像是天空中的星子。

叶陨臣有些不受控制的低下头,在洛幽的美丽的眼睛上印下了一个轻吻。

就在接触的那一刹那间,洛幽甚至屏住了呼吸,而叶陨臣也同样是带着一种类似于膜拜的神情,虔诚的印下了自己的吻。

“你真美。”叶陨臣的声音有些沙哑,黑暗中有种让人心跳加速的感觉。

洛幽觉得自己怎么好像是要得心脏病了呢,一会是心跳停止,一会是心跳加速,这样的跳动速度可是太不正常了呀!

洛幽心里念叨着,又认真的想了想,觉得心脏这种不正常跳动的病是需要治疗的,而治疗方式就叫做习惯成自然,而既然想要习惯,那就需要多做上几次。

想通了的洛幽眼睛中闪过了一抹异常明亮的光芒,拉下了叶陨臣的脑袋,就再次吻了起来,这个吻,比不久前的还要热烈。

不知不觉间,两个人的身体愈发的亲密,洛幽整个人都已经被叶陨臣抱在了怀里,而此时电影也在上映着,但来看电影的两个人却连主角长什么样子都没有记住。

不过很多来看电影的小情侣们,很多时候也都是记不住主人公长什么样子的,谁让身旁的那个他或者她,比电影里的主人公更要吸引自己呢,正如那句话说的,每个人都是自己世界的主角,只有自己所演绎的,对自己来说才是最精彩的。

电影还没有散场,洛幽便已经和叶陨臣携手离开了电影院,既然因为这个时候人流较少也不会引起太多关注,又是因为两个人的心思根本就没有在看电影上,无论是冷漠理智的洛幽,还是冷酷木讷的叶陨臣,情绪上都有些一些无法控制的激动。

而这种激动的情绪,直到两个人回到了家,也还没有平复,尤其是叶陨臣,这一路上都用着一种炙热的像是想要将洛幽吃掉的眼神看着洛幽,让洛幽都被看的有些不自在,在回到家后,忍不住懊恼的伸出手,盖住了叶陨臣的眼睛。

“不准再这么看着我了,不然就罚你去看墙壁!”洛幽语气中的撒娇,估计就是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叶陨臣此时满脑子里还都是不久前在电影院里发生的那一幕,洛幽说出这样的要求,也没有细想,发射性的就说道:“墙壁没有你好看。”

这一次洛幽自己都忍不住脸红了,当然这不是害羞的,而是被叶陨臣气的。

“你现在是学会了油嘴滑舌,还是学会顶嘴了?”洛幽有些恼羞成怒,不过这看在叶陨臣眼里,却觉得愈发的可爱了,心里忍不住念叨着,原来洛幽也有这么可爱的时候啊。

要知道美丽和可爱绝对是两种概念,平日里在叶陨臣心中,洛幽绝对是最美丽也是最完美的女人,但可爱这个词就很少会出现在叶陨臣对洛幽的评价里,不过现在洛幽红着脸一副傲娇的小模样,却是让叶陨臣由心底觉得十分可爱。

“我没有,我绝对是实话实说。”虽然心底觉得洛幽这个样子很可爱,但嘴上却是不好说的,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了洛幽的责问。

叶陨臣的态度很诚恳,似乎还带着一种被冤枉的委屈,这个样子的叶陨臣,洛幽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好好的一个大男人,总是做出委屈的样子,当真是让她有些下不去手啊!

“不许撒娇!”洛幽都不知道自己该找个什么词来形容叶陨臣的所作所为了,最后只想到了撒娇这样的一个词。

叶陨臣觉得自己更委屈了,他哪里有撒娇啊,他一个大男人哪里会撒娇啊,只是小幽这么说了,他又不能反抗,只能耷拉着个脑袋,垂头丧气的算是默认了。

“怎么,你这是无声抗议呢?”洛幽可不觉得叶陨臣低着脑袋就是承认了,看那委屈的眼神,明显是觉得她说的不对啊。

这一次叶陨臣都有些傻了,怎么不说话都不对了呢。

“没,我就是觉得你说的很对。”他哪里敢抗议啊,洛幽说什么就是什么才对。

扑哧一声,洛幽忍不住笑了,她哪里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心思,就是逗着这个男人玩呢,看着平日里冷冷的男人变的像是一个小媳妇一样,她就觉得十分有意思。

看到洛幽笑了,叶陨臣也跟着笑了,有些傻傻的样子,手小心翼翼的握住了洛幽的手。

“小幽,你又吓唬我。”叶陨臣虽然看起来有点傻,但实际上也就是有点小傻,洛幽这么一笑,也就全都想明白了。

悠闲的日子也只有几天,在国内还因为洛幽参加汇演的事情炒的沸沸扬扬的时候,洛幽也带着叶陨臣等人,再一次踏上了美洲之旅。

美洲的第一站是拉斯维加斯,是M国内华达州的最大城市,以赌博业为中心,再加上旅游、购物、度假产业而著名,世界上十家最大的度假旅馆就有九家是在这里,是世界知名的度假圣地之一,拥有“世界娱乐之都”和“结婚之都”的美称。

而也是在这里,同样拥有着与外表不符的地下黑暗组织,或者也可以说成是与这座城市相辅相成的庞大的地下世界,血腥,暴力,阴暗,在奢华的外表下,更显的肮脏异常。

哦,当然这种情况不仅仅存在于这里,而是有人的地方就是如此,有正义就有邪恶,有光明就有黑暗,这是铁律!

洛幽是带着一个摄影组来的,这是对她身份的一种掩护,整个剧组都入住了在了五星级的赌场酒店里,而且这次洛幽也同样是带着亲卫队成员来的,毕竟出门在外,最重要的还是安全。

拉斯维加斯的地下组织有很多,但要是能称得上是大佬级人物的却没有几个,满打满算顶多有三,而洛幽这次来拜会的就是其中之一,罗德里家族的族长,一位在黑道混了一辈子的老人雷欧斯罗德里。

拜会的时间约在了明天,而地点就是在这家酒店的赌场里,老人约了洛幽进行一场赌局,顺带一说,这位老人还是拉斯维加斯十分有名气的一代赌王。

用过了晚餐,摄影组的人都被允许自由行动,来到拉斯维加斯不去赌场玩玩就是白来,洛幽和叶陨臣也在李昂宇的陪同下去了赌场。

赌场很热闹也很奢华,到处都穿梭着穿着暴露服侍的服务人员,洛幽拒绝了服务人员的陪同,换了一百万的筹码进了赌场。

“分开玩还是一起?”洛幽这话自然是问李昂宇的,至于叶陨臣,那势必是要和自己一起的啊。

洛幽给了李昂宇十万的筹码,李昂宇有些跃跃欲试,想了想便道:“我自己去看看,你们小心。”

“明天约好了赌什么了吗?”叶陨臣看着赌场里各种各样的赌具,不由的想到了洛幽和雷欧斯明日的赌局。

“他没说,老头弄的神秘兮兮的,也不知道在打什么注意。”洛幽也有些不满,她可不怎么喜欢赌,这种风险极大没有掌控性的事情,她是很少会去做的。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洛幽太过理性,是真的不适合做赌徒的。

有人会说见好就收足够理性才是赌徒该具备的素质,但实际上,赌本身就是一件充满不确定的事情,如果没有一时的冲动一时的疯狂,太过理性的人是无法驾驭这个赌字的,当然这里说的不是小赌,也不是那些最后输的倾家荡产的赌徒。

“会有危险吗?”与赌局的输赢比起来,叶陨臣更关心的还是洛幽的安全问题。

“应该不会。”洛幽眼神中闪过一抹邪气的神色,虽然口中说着应该不会,但实际上却已经做好了多手准备,亲卫队的成员几乎都被安排了任务,就算是雷欧斯真的要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也会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叶陨臣虽然没有看到洛幽的表情,但却也没有因为洛幽这句不确定的回答而放弃担忧,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明天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吗?”

洛幽拜会各地大佬的时候,叶陨臣一般只能负责守门和等待,而每次这种时候都是他最担心的时候,这一次又要参加什么赌局,就让叶陨臣觉得更加不放心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