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赌局/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32】 赌局

洛幽的微博影响力是很大的,本来洛幽还准备晚上见过雷欧斯再给家人打电话通知一下,没想到饭局还没有结束,家里的电话就接二连三的打来了。

第一个打进来的洛妈妈,明明很开心,但语气非要装着很失落的样子。

“小幽啊,这么大的事情你都没有和妈妈商量商量,妈妈真的是很难过啊,现在的孩子长大了,就不和妈妈亲近了,唉,想当初刚生下你的时候,小小的一只,白白嫩嫩的那么可爱,妈妈可是喂吃喂喝照顾你长这么大,没想到一不小心就嫁给了别人,妈妈竟然都不知道啊。”

洛妈妈的一番话说的洛幽脸都绿了,她就怀疑了,自家老妈的性格怎么就这么让人难受呢。

“妈,我错了行吗?咱别这么说话了,我听着累。”实在是太虚伪了,洛幽甚至能够想象到自家老妈在电话另一头开心的笑容。

要说一般家长那是十分舍不得自家女儿在小小年纪就嫁出去的,但很显然他们家就不属于一般范围之内,从爷爷辈的长辈们开始,到妈妈这一辈的长辈,似乎都很期待她和叶陨臣在一起,又是期待五世同堂的样子,让她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不过其实洛幽也明白,这其中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就是叶陨臣的原因,除却叶陨臣真的很优秀让大家觉得很满意这一点外,主要还是叶陨臣并不算是叶家人,反而算是半个洛家人,所以就算是两人结婚了,也依旧会很亲近洛家,根本上和现在不会有太大的区别,也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臭丫头,你这是认错的态度吗,你结婚都不通知家长,看你回来怎么被你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训。”洛妈妈这话说的很明显有幸灾乐祸的味道。

洛幽脸更绿了,忍不住抗议道:“妈,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和陨臣既然订婚了,那结婚就是必然的,你们都在催着要五代同堂什么的,我这不是为了完成你们的愿望吗。”

洛幽可不想担下个私自做主的责任,她当时不就是脑子一热冲动了一下吗,哪里有这么大的罪过。

“啊?你们做了?”洛妈妈脑子是赚的很快的,听到五代同堂这个话题,立刻就产生了十分丰富的联想。

洛幽这回不是脸绿而是脸黑了,她家的老妈怎么就这么愁人呢,这性格怎么就一点都没有像她呢?

“没有。”洛幽稳了稳心神,很是淡定的回答,她说的可是实话,但显然洛妈妈是不怎么相信的。

“不可能,一定是做了,不然你们怎么会这么着急结婚呢,想你们在外面周游列国,天天在一起的,一定是偷吃了禁果,啊,小幽,你不会是已经怀了宝宝了吧,所以才这么着急结婚?天啊,我要当外婆了,这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我这就去告诉你老爸,让他做好准备……”洛妈妈这么一联想,整个人也坐不住了,站起来就要去找自家老公。

洛幽有些头痛,电话拿远了一点,却也不得不解释道:“妈,我们真没有,你不用担心。”

“担心?我可不是担心,我这是高兴,你都不知道,大家多希望你们早点生个孩子来玩,五大同堂啊,你太爷爷现在就剩下这一个愿望了,全家也就指着你努力了,我怎么能担心,我这是着急啊,小幽,嘿嘿,你现在也成年了,要不就考虑考虑?”

洛妈妈在电话这一头笑的有些猥琐了,明明是一个具有国际气质的大明星,实际上却是这个样子,如果是被她的粉丝们知道,一定会偶像破灭的。

“考虑什么?”有那么一瞬间,洛幽脑子没有转过来,根本就没有明白自家老妈的意思。

“当然是做啊,不做哪来的孩子!”洛妈妈十分直白的说道,一点也不觉得难为情,她当初选择老公就是自己做的主,选了就定了下来,不从就直接拉上了床,现在自家女儿都结婚了,她这个做妈妈的自然要好好教育一番了,而且如果她这么年轻就当了外婆,传出去一定会被她那些姐妹们羡慕死的。

“……妈,我还在吃饭,有事回去聊啊。”洛幽觉得和自家老妈讨论这个话题,就是她自己脑残,话说完都没给洛妈妈反应的时间,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洛妈妈看着被挂断了电话也不生气,反而笑的很灿烂,直接就冲出去和大家宣布好消息去了。

而后洛幽这顿饭就没有吃消停,洛爸爸洛爷爷洛奶奶洛老太爷洛伯伯洛姑姑,还有苏家的一家子,一个挨着一个打了电话过来,挂断一个就有下一个补上,也不知道是一直都在拨号还是约好了时间,就是直到饭局结束,大家吃饱喝足去休息了,洛幽还在讲电话。

最后就是李昂宇和叶陨臣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洛幽了,看的洛幽满脑子黑线,只想把电话砸了。

“……外婆,你的意思我明白,我会努力的好吧,我还有事就不说了啊,啊,电话没电了,外婆再见啊。”洛幽挂断电话之后十分干脆利落的将电池取了出来,洛幽觉得,自己早就该这么做了。

“亲人多了,其实也挺麻烦的啊。”李昂宇由衷的感叹了一句。

叶陨臣有些心疼的看着洛幽,为洛幽捋了捋头发,轻声说道:“你也累了,回去休息休息吧,晚上还有赌局。”

洛幽点了点头,她现在是真有种筋疲力尽的感觉,整个脑袋都嗡嗡的在响,全都是家里长辈们的声音。

洛幽回到卧室就想睡,脸色也不太好,实在是用脑过度的原因,叶陨臣看着心疼,就帮洛幽按摩起了脑袋,洛幽也没有拒绝,直接躺在了叶陨臣的腿上,叶陨臣揉着洛幽的太阳穴,力道不轻不重的十分舒服,洛幽很快就睡了过去。

洛幽这一觉一直睡到了快晚餐的时候,她一动,靠着床头睡着的叶陨臣就醒了,他给洛幽揉着脑袋揉着揉着也睡着了。

“睡的好吗?还有些时间才到晚餐,要不要再休息一下?”叶陨臣看了看时间十分贴心的说道。

“不用了,我去洗个脸,等会一起吃晚餐。”睡了一下午,洛幽也觉得舒服很多,没有了恼人的电话,整个人都精神多了。

用过了晚餐,洛幽和叶陨臣两个人便依约去了贵宾厅,门口站在一排保镖,那气势一看就知道里面坐着大人物。

“洛小姐,叶先生,老爷正在里面等着两位,请。”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看起来十分像是英式管家式的人物站在门口,对着洛幽和叶陨臣说道。

两人进入,诺大的贵宾厅中只有两个人的存在,一位坐着,远远看着他们,用着一种审视的眼神,另一位则站住,伴着一张脸,比外头那个男人看起来还像是管家,而且容貌十分相似。

洛幽手里也有这几个人的资料,除了坐着的雷欧斯罗德里,这两位管家似的人物就是雷欧斯的心腹,贝里克父子。

“罗德里先生,幸会。”洛幽有时候也会觉得,让一个不喜言辞的人来进行这样的会见活动,是不是有些太坑人了,尤其是对方也是一个不怎么愿意说话的人的时候,相对无言真的很尴尬啊。

“幸会,洛小姐,还有叶先生,请坐。”

似乎是已经预料到来的人会是两位,雷欧斯对面已经准备好了两个位置,洛幽和叶陨臣坐下,雷欧斯才再次开口说道:“洛小姐,选个赌具吧,我们这里习惯主随客便。”

洛幽听了很开心,也不拒绝,直言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罗德里先生,我不熟悉这些东西,我们就赌赌运气如何?”

赌也是分为很多种的,扬长避短也是聪明人的做法,既然不熟悉赌具,就不要去挑战自己拿不出手的赌术了。

“赌运气?如何赌?洛小姐请直言。”罗德里似乎很感兴趣的问道。

“就赌骰子吧,我们先压大小,然后找个生手摇,如何?”先压大小就不考究赌术了,而找个生手就没有作弊偏向某方的嫌疑了,这么一来一去,还真就只剩下赌运气这一种了。

罗德里笑了笑,作为赌王,他这一辈子什么都赌过,只赌运气也赌过,不过却没有想到洛幽会采用这样的一种方式,一个小丫头和自己这个老头子赌运气,还真是具有挑战性呢。

“好,就赌运气,摇骰子不如就让叶先生来吧,呵呵呵,叶先生觉得如何?”罗德里既然坐在了这里,就不会对自己约见的对象毫无所知,在洛幽开始这种拜访旅程的时候,他便已经通过自己的渠道知道了洛幽的身份,而后更是一系列的调查,洛幽的家世背景,洛幽的生长经历,洛幽的情感历程,还有洛幽的性格喜好,通通都有所了解,而且就连洛幽身边的人,也都做过了解,而这其中自然包括叶陨臣在内。

而对于洛幽和叶陨臣不熟悉赌博这一点,罗德里也是了解的,这才会提出这样的意见,而且罗德里这句话中还隐含了一个意思,洛幽加上叶陨臣两个人都参与到了赌局中,这比运气,似乎有些不平衡了呢。

洛幽眼神中闪过一抹异色,了然的看着罗德里道:“罗德里先生,以前我不相信天意,也不相信命运,运气这种东西更是虚无,但今天既然赌了这运气,那势必就是相信的,罗德里显然既然如此大方,我就却之不恭了。”

洛幽没有拒绝罗德里这个有些陷阱似的提议,反而信心十足的说了一番话,运气这个东西,以前不信,但现在却是信的,就像是重生这么幸运的事情她都遇到了,问世间又有谁比她还幸运呢!

“哈哈哈,不愧是古杀的继承人,有魄力,有自信,洛小姐,既然是赌博,那就来点彩头吧。”罗德里哈哈大笑起来,眼神中也多了一点赞赏的味道。

实际上罗德里并不意外洛幽能够察觉到他话语中的意思,两个人的运气加在一起和他赌,本身就是一种示弱,更甚至他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在他想来,像是洛幽这种年纪的孩子,尤其还是一个女孩子,势必会很要强的,却没想到,洛幽最后的选择竟然是接受了。

令人捉摸不透的小女孩,心思敏锐,却又信心十足。

“罗德里先生觉得什么彩头合适呢?”洛幽也不意外罗德里的提议,这本来就是在她预料之中的事情。

罗德里眼神中闪过一抹亮色,“洛小姐的幽氏集团很了不起呢,罗德里家族有向华夏发展的趋向,不知道能不能合作呢?”

洛幽这次有点小意外,不过还是很淡定的等着罗德里继续说下去,罗德里的话显然还没有结束。

“呵呵,合作方式就以这次的赌局来定吧,我们第一次的合作,输的人要在正常合同下让利百分之三十,如何?”罗德里家里想要进入华夏也是计划了很久,这一次碰巧洛幽来到M国,罗德里才想到了这样的一种方式来促成双方的合作。

洛幽摇了摇头,状似好奇的向着罗德里问道:“罗德里先生,我很好奇,是什么原因让您认为,我一定会答应和您合作的呢?”

罗德里眯了眯眼睛,再一次感觉到了洛幽的难缠。

“怎么,洛小姐不愿意?”罗德里不太确定洛幽的心思,其实这次会面,他最关注的也就是这个合作了,至于赌局的输赢都不在他的关注范围之内,而且就算是输了,让出一些利润,但只要能够进入到华夏市场,就绝对是赢了。

“不是我愿意不愿意的问题,而是我的公司需要不需要的问题,如果您有好的项目,我的公司自然不会拒绝,只是这要去和我的执行总裁去谈,而不是我,不过您如果坚持这些作为彩头,也是可以的,只是到底能不能够谈成合作,就不一定了。”

洛幽对罗德里也是了解一些的,罗德里家族经营娱乐业传媒等产业,但几乎全部都在美洲,这一次想在亚洲更甚至是想在华夏发展,到底是什么意图,她可不确定,既然不确定,也就不可能将话说的那么满。

对于一个极为重承诺的人来说,不轻易许诺是对自己的负责,也是对旁人的负责。

“我以为我们已经是合作伙伴了。”罗德里对洛幽的话有些不满意,一语双关的说道。

“合作伙伴未必什么都会合作,也是要挑项目的,如果明知道不合适的话也就没有合作的必要了。”和罗德里合作可是十分有风险的,谁知道这老头子是不是有正当生意要做,她的幽氏集团可不是给地下组织洗钱的。

“看来洛小姐很谨慎呢。”罗德里心下有些失望,洛幽的意思他也明白了,由此看来,他想要的合作显然是要泡汤了,没想到古家的老太婆不好应付,这小丫头也同样难缠。

“想和您继续成为合作伙伴,谨慎是必要。”不然什么时候被这老头子吞了,都是有可能的事情,当然洛幽这句话也不仅仅是这一个意思,作为一个成功者,或者说是想要成功的人,如果不够谨慎,那势必是要付出代价的。

罗德里没有研究洛幽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也没有必要研究,洛幽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至少聪明人一听就懂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换个赌注吧,我在拉斯维加斯有一处庄园,洛小姐如果赢了,就送给洛小姐当作新婚礼物好了。”罗德里这句话又是一个一语双关,既修改了赌注,又给洛幽透漏出了另一个意思,自从洛幽出现在拉斯维加斯,便已经有人掌握了她的动向,包括领证在内的所有事,罗德里都已经知道了。

洛幽也不意外,如果罗德里不知道她做了什么她才意外呢。

“既然罗德里先生赌了个庄园,那我就拿出一栋别墅当作赌注吧,我在京市有个新开发的楼盘,如果罗德里先生真的要去华夏发展,倒是可以去看看。”也许别墅在面积上要比庄园小上许多,但对于寸土寸金的京市来说,在价值上绝对不弱于M国的一个庄园,可以说两方的彩头价值相等,还是比较公平的。

“好,那就这样吧,我是真的很有兴趣去华夏做客了,到时候还希望洛小姐不要嫌弃才好。”罗德里最终也还是没有放弃和洛幽的幽氏集团合作的意思,其实在华夏找合作伙伴不难,但像是洛幽这样什么都合适的却很难找,尤其是洛幽的官方背景,实在是太吸引罗德里了。

华夏和M国不同,在华夏人脉可比金钱重要,而在M国则是有钱就能办成事,这就是本质上的区别。

“当然不会,那我们就开始吧。”和老头子说了这么多话,洛幽也不想继续废话了。

“好,开始吧,三局两胜,这第一把洛小姐先压好了。”罗德里宣布开局,示意洛幽先选择。

洛幽也没有客气,毫不犹豫的说道:“那就选大好了,与小比起来,还是大让我更加看重。”

可以说,自从洛幽进来,和罗德里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有着深刻的含义,一只老狐狸,一只小狐狸,话语间的针锋相对,在开局后仍旧没有结束。

与小比起来选择大,这大便压了小一筹,话一出口,就是罗德里也挑了挑眉毛。

“洛小姐看不上小,那就只好我来选择小了,要知道很多时候小也比大有用,就像是洛小姐,小小年纪却如此了得,古夫人想必是十分欣慰的。”罗德里自然也不会轻易服软,以洛幽本身的例子来了个以小驳大。

“罗德里先生,年纪大小与能力大小可是没有直接联系的,不过您既然如此看好我,那这一句我如果输了的话,可就扫了您的名字了,陨臣,开始吧,让我们也看看,到底是大的运气好,还是小的运气好。”洛幽一番话说的像是绕口令似的,不过好在在场的人都听懂了。

叶陨臣听话的立刻动了手,他虽然不精通赌术,动作也有些生涩,但力度十足,给人的感觉很厚重,倒是有种别样的味道。

摇罢离手,叶陨臣没有说话,而是询问的看向洛幽。

“罗德里先生,让贝里克管家为您确定结果如何?”洛幽之所以没有拒绝罗德里让叶陨臣摇骰子的决定,就是在这里等着罗德里呢,在场四个人,二打二才是公平,免得这个老头子说他们二打一欺负人。

罗德里眼神中闪过一抹惊讶,但掩饰的很好,学着洛幽一般也没有拒绝,而是对着贝里克点了点头,贝里克走过去双手揭开了第一轮的结果,五五六,大!

洛幽轻浅的笑了,笑的很自信。

罗德里眼神闪烁了一下,脸色虽然不好看,却也还保持着风度。

“洛小姐的运气果然不错,这第一局倒是我输了,开始第二局吧,希望洛小姐的运气依然这么好。”罗德里作为赌王自然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但这一次单纯的赌运气,还真是让他有些束手无策。

“借您吉言,这二局,便由您先选好了。”洛幽不客气的收下了罗德里言不由衷的祝福,给了罗德里率先选择的机会。

罗德里脸色犹豫了一下,对于这第二局选择,自然是有说道的,如果他选择大,就相当于打了自己一耳光,毕竟刚才他还说了一堆以小驳大的话题,但如果选择小,却还是应了洛幽的以大为尊,毕竟在他心里,也赞同大压小的气势。

如果说平日里罗德里这位赌王是觉得大小的比较无关紧要,但今时今日在赌运气的时候,就不由的有些迷信了,所以一时间才有些犹豫。

“既然第一局选择了小,那么这一局我还是继续选择小吧,一个小赌局而已,也无需太过在意。”与迷信比起来,罗德里最终还是选择了面子,既然开始选择了小,那么现在为了面子也要坚持的选择下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