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部落首领/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35】 部落首领

傻大个虽然吐血了,但却还是有着一战之力的,不过叶陨臣的一记重拳还是影响了他的动作,任凭他再凶猛,也已经落入到了下风之中。

接下来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叶陨臣便将傻大个打到了无力还手的境地,不过傻大个还是不服输,就是被叶陨臣打趴下了,也挣扎着站起来,凶悍的看着叶陨臣,眼看着就要再一次冲过去。

“够了,莫吉桑,停下吧。”巴飞将军阻止了傻大个的再次冲撞,才对着洛幽说道:“不愧是洛小姐的男人,果然厉害,这一局,我们认输了,二十名奴隶很快就会送到洛小姐面前。”

赌得起便输得起,看了一场精彩的表演,虽然是自己这方的人输了,但巴飞将军显然还是很开心的。

洛幽也很开心,对着巴飞点了点头,然后迎着回归的叶陨臣走去,为他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服,贴心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个小媳妇。

叶陨臣有些不好意思,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洛幽在这么多人面前为他做这样的事情,实在是让他有些接受无能,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动都不敢动上一下。

“表现的很好,回去给你奖励。”洛幽低声对着叶陨臣说道,让叶陨臣的眼神瞬间变得明亮起来。

巴飞承诺的二十个高等奴隶很快就送了上来,要知道在现在这个人比动物还便宜的年代,一般奴隶的价值是绝对不可能达到几百万美元的,但既然巴飞这个奴隶贩子都定了这么高的价格,就证明这些奴隶一定是有些特别的。

“二十个,全部都是某方面的人才,我也没挑,手下的人也就是随意带来的,现在这些人都属于洛小姐了,至于他们有什么本事,也就由洛小姐亲自去挖掘好了。”巴飞一挥手,二十个男女老少就被人带到了洛幽身后。

洛幽扫了一眼,发现不是二十个粗壮的男人,心下松了一口气,对着巴飞笑道:“既然如此,我就却之不恭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巴飞又带着洛幽和叶陨臣逛了小半个矿区,也让洛幽亲眼见识了一下钻石的开采过程,让洛幽有种不虚此行的感觉。

而在离开之前,洛幽也联系了肖潇,让他将这二十个奴隶带回到古杀去,至于这些奴隶里面会不会有奸细之类的存在,就不在洛幽的考虑范围之内了,要知道古杀专门有这样的部门解决吸收外来人士的问题,而且如果巴飞足够聪明,也不会在这种时候掺沙子。

“洛小姐,欢迎你下次再来,也希望我们有更多的合作机会。”巴飞将军对洛幽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美丽的女孩子也总是会更容易得到别人的认同,这是先天优势,当然也不排除这同时也是一种劣势。

“会有的,我回去就让人来和巴飞将军谈钻石采购的事情,还希望将军能够多多照顾。”刚才在看矿区的时候,洛幽就想到了自家的珠宝公司,也顺带的提出了钻石采购的事情,这里的钻石出售价格,可比公司里的采购价格要低上不少呢,当然这其中也有着洛幽以及古杀的面子存在。

“一定一定。”就如同在拉斯维加斯的雷欧斯罗德里一样,能够和古杀未来的掌控者合作,无论是哪种合作,都是对他们很有好处的,凡是能够了解古杀存在的人都知道,只要能够古杀成为朋友,就千万不要成为敌人,不然极有可能面对的结果便是成千上万个杀手的追杀。

非洲,杀漠,丛林,虽然预计停留的时间不多,但洛幽还是将几个十分有名气的地方走上了一遍,同时也拍摄了许多照片,像是骑着骆驼在沙漠中的风景照,像是在丛林中的女泰山照,各种形象各种服饰,洛幽很是配合的换了数十套衣服,大大的满足了各种粉丝的各种口味。

而在非洲的第五天,洛幽也见到了石油大亨蒙德利,一位大肚翩翩的好色老头,眯起眼睛看着洛幽的时候,让洛幽很是有种想要将他眼睛挖出来的冲动。

“蒙德利先生,如果你继续保持这种眼神看我,我真的不保证你的眼睛还会安然无恙的呆在您的脸上。”洛幽忍了,但只忍了十秒钟,便冷飕飕的开口威胁道。

蒙德利眨了眨眼睛,也不生气,反而笑眯眯的用华夏语说道:“窈窕君子,美女好逑,咦?不对,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是淑女,我是君子,多看上两眼,洛小姐不要生气才是,小小的年纪要学会礼貌。”

“也许我是淑女,但你绝对不是君子,这句话可不适用于这里。”洛幽有些讽刺的挖苦道,对于这位石油大亨的爱好,洛幽可是颇为不齿的,就像是粉红夫人喜欢小男孩一样,这位年岁快过半百的石油大亨只喜欢小女孩。

洛幽身旁,叶陨臣的眼神也冷飕飕的,手轻轻的放在了自己的腰间,做出了一个随时拔枪的动作,他的动作并不隐蔽,众人都看在了眼里,这也算是一种威胁了。

蒙德利小眼睛都快眯没了,笑嘻嘻的说道:“好了好了,就是多看两眼都不成,这个要挖眼睛,那个要拔枪的,唉,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太缺乏耐性了,不像是我们那个年代喽。”蒙德利一副摇头回忆的样子,看的洛幽和叶陨臣都有些克制不住想要动手的冲动。

其实洛幽真的很想和自家外婆问上一句,为什么古杀的合作对象都是这些稀奇古怪性格的人啊,就不能挑选几个正常人来合作吗?

“为老不尊。”洛幽毫不客气的给对方四个字的评价,如果不是合作对象,而且外婆提前说过对方这个模样,她还真有动手的冲动。

“哈哈哈,就是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洛小姐,叶先生,晚餐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边吃边聊吧?”蒙德利邀请道。

“好。”

这一顿晚餐蒙德利吃的很愉快,洛幽吃的勉勉强强,叶陨臣则吃的比较郁闷。

作为石油大亨,蒙德利也有多家企业,和洛幽在聊天的时候,就确定了一些合作意向,洛幽也会安排李文承等人来商谈具体事宜,勉强算是没有白吃了这段晚餐,被这老头子多看上几眼也算是回本了,只有叶陨臣有点不舒服,心里直念叨着蒙德利是好色的老头子。

晚上,从蒙德利的豪宅离开之后,洛幽就有些好笑的看着叶陨臣说道:“晚上都没有吃多少东西,不饿?”

叶陨臣想了想,说道:“不太饿。”气都被气饱了,饿也不会饿到哪里去。

“呵呵呵,是喝醋喝饱了吗?”洛幽调侃着叶陨臣,吃饭的时候叶陨臣就一直盯着蒙德利看,只要蒙德利露出那种色眯眯的样子,叶陨臣就冷气外放,如果杀气能够杀人,估计蒙德利已经死无全尸了。

叶陨臣低头不说话了,实际上他也不是吃醋,对方是一个老头子,哪里有配让他吃醋的资格啊,他就是讨厌对方看着洛幽的样子,要不是洛幽在,要不是怕洛幽生气,他一定会狠狠教训他一顿,管他什么石油大亨的,他才不放在眼里。

“怎么不说话,你这是默认了?你说你和一个老头子计较什么,简直是越来越小气了。”洛幽有些哭笑不得。

“没计较,你别生气了。”被说做小气的叶陨臣软了语气,不想惹洛幽生气的解释道。

“哼,你说你小气也就罢了,怎么不吃饭呢,饿死了自己都活该。”其实这才是让洛幽最不满的地方,叶陨臣就顾着看人,饭都没吃几口。

“算了,不训你了,找个地方再吃一顿吧。”洛幽虽然吃了不少,但也没怎么吃好,那老头子的眼神实在是让人太不舒服了。

“好!”叶陨臣高兴的应了下来。

随后两个人就去了当地一家十分有名气的餐厅,美美的又吃了一顿,叶陨臣胃口大开,比平时吃的还多,让洛幽也忍不住多吃了一些,直到吃撑了为止。

“呼,走回酒店吧,就当作散步了,吃太多了。”吃多了的洛幽也顾不上什么优雅了,摸了摸肚子,有些无奈的说道。

“好。”叶陨臣眼神中有着很明显的温柔神色,看着这个样子的洛幽,只让他觉得无比可爱,甚至还有一种想要摸摸她的脑袋的冲动,只不过也只是想想罢了,让他做的话,他还真不敢。

“想什么呢?”洛幽注意到叶陨臣眼神有些怪异,有些好奇的问道。

叶陨臣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脸色瞬间变的通红,无措的看着洛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实话实说不知道会不会被揍啊?

“说啊。”看到叶陨臣这个样子的反应,洛幽可就没有放过叶陨臣的意思了,这简直就是心虚的表现吗。

“……我,我想摸摸你的头。”叶陨臣微低着脑袋,诺诺的说道。

这次眨眼睛的换成了洛幽,瞬间脸红的也变成了洛幽,吻都吻过了,但也不知道为什么,听着叶陨臣这样的话,洛幽就是有种害羞的感觉。

“咳咳,胡思乱想什么呢,还不快走,陪我散步去。”洛幽拉着叶陨臣的手就走了,叶陨臣有些失望的跟着走,偶尔还看向洛幽的头,有种依依不舍的感觉。

而对于叶陨臣的眼神,洛幽直接选择了忽视,女人的头是那么好摸的吗,那是能随便摸的吗?而且更令洛幽觉得生气的是,你说你想摸就摸好了,非要问什么啊,他好意思问,她还不好意思答应呢!

不得不说,洛幽难得的纯情了一把。

作为一个很有女王气势的女人,亲吻什么的都是小问题,搂搂抱抱也许都不会不自在,但偶尔的小亲密,尤其是一些带着宠溺的动作,或者是温暖的贴心的小动作,才是强势女人的软肋。

心越冷的女人越害怕温柔,无论是什么样的人,总是会在心里深处保留着一丝净土,留给最在意的人,最在意的事。

两个人拉着手走在夜色下的路上,静谧,安逸,尴尬的小羞涩渐渐的变成了一种温馨的暖意。

非洲第三站的目的地是在草原上,飞机转火车转汽车,在草原上拍摄了几张照片后,洛幽就打发走了摄影组,带着叶陨臣进入到了草原内部。

“土著部落首领?会在这种地方?我们不用带翻译吗?”叶陨臣跟着洛幽见了许多人,形形色色各种古怪脾气的都有,现在竟然还要见一个土著,这就让他不得不有点小疑惑了。

“他的祖辈是土著,有记在有历史传承的那种,但现在却不能称之为土著了,只是这么说而已。”洛幽解释道,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好笑的说道:“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们是去见土著吧?哦,古杀和土著合作,你说合作点什么好呢?食人文化?”

“是我误会了,不是土著就好,万一真的吃人可就有危险了。”叶陨臣说的好不认真,虽然洛幽这一路行来,并没有真的遇到什么危险,但却也是有惊无险,每一步路都走的很谨慎,天知道这些古杀的合作伙伴之后有没有杀人狂或者是精神病,万一真的遇到什么危险,可就麻烦了。

“呵呵呵,真的吃人的话就让他们先吃你,有你下锅之后估计就能吃饱了,说不定就不吃我了。”洛幽有趣的笑着,她就喜欢看叶陨臣这种将玩笑当做认真事来说的样子,有些傻气,也有些可爱。

“好。”叶陨臣几乎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其实他也知道洛幽是在开他的玩笑,但认真想想,如果事情真的发展到那一步,那他一定会让土著人先吃了自己的。

“你啊。”洛幽无奈的笑了笑,她就知道会如此。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洛幽和叶陨臣才停下了车,如果不是有外婆送来的路线和导航,估计绝对是找不到这里的。

“这里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吗?”看着面前破败的村落,叶陨臣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古杀的合作对象啊,看起来比乞丐窝都不如呢。

“我也很怀疑,不过他就是非洲最大的贩毒组织首领,住在这里,大概是个人喜好吧。”洛幽其实也有些不太确定,毕竟眼前的村落看起来实在是太破落,不过好在她外婆提前告诉过她,说这位老人很是喜欢原始生活,说是为了纪念祖先,长期住在祖先们居住过的地方,只是她没有想过会如此破败而已。

洛幽下了车,叶陨臣紧随其后,而就在两个人犹豫的同时,村子里已经走出了好多人,穿着粗陋的皮衣,手里却拿着最先进的武器,十分警惕的看着他们两个。

“我是来见阿诺德的,请通传一声。”不是洛幽不想打招呼,而是这里拒绝一切先进技术入住,连电话都没有,无论是什么交易,都只能通过人来联系。

“你是谁?”守卫们并没有立刻去通传,而是询问起了洛幽的名字。

“洛幽,古杀接班人。”洛幽毫不掩饰的说出了自己的身份,既然来到了这里,那也就没有掩饰的必要了。

这一次很快就有人进去通报了,而后便有更多的人冲了出来,在这些人的中间,一个穿着兽皮的老头子,手里拄着个棒子,眼神炯炯的看着洛幽。

“洛小姐?知道你要来,但不知道具体的时间,没有远迎,失礼了。”阿诺德,部落首领,同时也是洛幽这次要见的人。

“首领客气了。”

“呵呵呵,进来坐进来坐,英雄出少年啊,没想到古杀的接班人这么小的年纪,真是让人惊讶。”

“不小了,我已经成年了。”洛幽对于自己的年纪也有些无奈,走了这一趟,许多老一辈的大佬都拿她的年纪做文章,当然夸奖居多,毕竟谁也不想得罪人。

“哈哈哈,是啊,成年了,记得当初我成年的时候,就已经能够徒手对付一头狮子了。”

众人进入到了阿诺德的石屋里,入座上茶,还有一些十分新鲜的水果,看起来倒是十分丰富,比外头那破落的感觉好上了许多。

洛幽和阿诺德交谈了几句,也算是正式认识了,阿诺德很健谈,也有许多故事,给洛幽两人讲了许多他年轻时候的英勇事迹,像是穿越原始丛林,独战非洲狮,以一敌十突破敌人封锁,一系列故事讲的比电影还精彩,倒是让洛幽和叶陨臣听的津津有味。

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天色已晚,洛幽想要告辞,阿诺德却邀请洛幽和叶陨臣在这里主上一宿,外面已经天黑,再开车回去也容易有危险,洛幽想了想也就没有拒绝。

既然不走了,那就要解决晚餐的问题,阿诺德很开心,让人准备了许多新鲜的肉类和水果,摆满了整张石桌,虽然住的原始,但吃的绝对不原始,尤其是那种新鲜劲,看的洛幽都有些流口水。

“这是我们部落特制的养生酒,你们喝点尝尝,哈哈哈,要知道这可是好东西,一般人绝对无法品尝到的。”阿诺德挥了挥手,立刻有人将酒倒了上,顿时便酒香四溢,让洛幽这个不怎么爱酒的人,都有想喝上一口的冲动。

洛幽没有拒绝,叶陨臣自然也就不会拒绝,阿诺德也很开心,端起酒杯就干了,洛幽和叶陨臣有些无奈,也干了杯中的酒。

“咳咳咳。”一杯酒下肚,洛幽差点喷出来,身体里火烧一般的感觉,当场就觉得头晕了。

叶陨臣也没有好上多少,憋红了一张俊脸,不是两个人酒量不够,实在是这酒太有劲了。

“阿诺德首领,您这酒不会超过八十度了吧?”洛幽没有喝过酒精,但想着也许也就是这个味道了,实在是太冲了。

“哈哈哈,小娃子就是小娃子,怎么,没喝过这么好喝的酒,哈哈哈,我老人家是干习惯了,你们不要干啊,慢慢喝,慢慢品,这可是咱们这里最有特点的酒,大家都很喜欢,一会你们就知道好处在哪里了。”阿诺德语气有些神秘兮兮的,眼神更是在洛幽和叶陨臣身上有些游移,很是不太正常的样子。

只是可惜阿诺德这种不正常的样子洛幽没有注意到,她实在是被这杯酒弄得有些头晕了。

其实也不能怪洛幽和叶陨臣有些不够谨慎,阿诺德本身就没有恶意,而且还有着古杀的依仗,安全上是很安全的,也就没有多想别的。

吃吃喝喝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阿诺德的劝说下,洛幽和叶陨臣都喝了许多酒,正如阿诺德所说的那样,这酒真的是好东西,属于大补类的物品,而且这酒还具有一个十分特别的功效催情!

当然对于这最后一点,洛幽和叶陨臣都是不知道的,不然这酒谁能喝得下去啊。

“来人,送洛小姐和叶先生回房,记得一定要安排好,谁也不准去打扰啊,洛小姐,叶先生,我已经为你们安排好了房间,一定要休息好啊。”阿诺德笑的很是灿烂,最后一句话说的更是满含深意。

只是可惜的是,洛幽再一次错过了最后那句具有深意的话,因为她现在站都有些站不稳了,叶陨臣倒是好上许多,他的酒量本身就不错,扶着洛幽,随着那些阿诺德安排的人去了给他们准备好的房间。

房间虽然没有多余的物品,但很是干净整洁,一张大大的石床上竟然铺着红色的毯子,简洁中不失华丽,还洋溢着一种异样的气氛,如果洛幽清醒的话,是一定能够发现一点什么的,但显然她此时是不清醒的。

留下两人,下人们立刻关门离开,远远的在房门口的院子里守护着,而此时在房间里的两个人,神智却越来越迷茫,体温上升,眼睛有些发红的看着彼此,被安排坐在床上的距离,越来越接近。

一时间,屋子里的气氛,灼热的有些异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