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互属/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36】 互属

这个时候,洛幽也终于感觉到有点不正常了,但是脑子热,身体热,理智快成了浆糊,思考速度都慢了下来,而且还有着转弯的趋势。

而叶陨臣的状态也好不了多少,他也是脑子热身体热,视线中只剩下了洛幽的存在,直盯盯的盯着洛幽看,眼神中带着一种无法压抑的企盼。

“小幽,我,我想吻你,可以吗?”叶陨臣的声音显得格外低沉,但即使全身都在叫嚣着想要,却仍旧压抑着冲动,一板一眼的问着。

洛幽此时已经不想说什么了,而是用动作直接告诉了叶陨臣她的选择。

火辣辣的吻,火辣辣的感觉,醉酒不算什么,但喝了有特殊功效的酒,再加上情投意合的心上人,那么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就都该发生了!

洛幽主动的靠近,让叶陨臣再也无法清醒,无法自己真实的渴望,也更加无法拒绝洛幽的吸引。

这一夜,是属于有情人的夜晚,石床附近,衣衫凌乱,两个失去理智的人,在这拥有着原始风情的部落里,很是彻底的感受了一番原始运动。

声音渐渐停歇,理智也纷纷回笼,其实在做到一半的时候,洛幽就已经有些清醒了,甚至叶陨臣都有着片刻的清醒,只是身体刚要停下来,就被洛幽再次缠上,忘记了清醒的滋味,直到事情结束,才有些反应过来,呆呆的看着洛幽。

清醒的两个人之间有着短暂的沉默,洛幽早已经想明白了事情的经过,之所以不说话,是因为她的恶趣味又来了,就想看看叶陨臣是个什么样的反应。

至于叶陨臣,那是真的呆了,看着洛幽,脸色一连数变,最后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用了十足的力道,一个巴掌就打在了自己的脸上。

翻身下床,叶陨臣笔直的跪了下去,什么也没有说,就是那么跪着。

洛幽眼神闪了闪,前一刻还和自己上床,下一刻就跪在自己面前,如此大的差距,让洛幽都有些无语了,尤其是叶陨臣一言不发的样子,让洛幽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叶陨臣一直都在看着洛幽,眼神复杂的很,但其中的惊慌和懊悔是那般的明显,即使没有说出来,洛幽也能够感觉的到。

而对于这一点,洛幽也没有感觉到意外,如果叶陨臣表现的很坦然,那才是怪事了。

叶陨臣看着洛幽,洛幽在想着这些问题,而对于洛幽的沉默,叶陨臣却是越来越心慌,最后咬了咬牙,也不等着洛幽说什么了,又是一个巴掌打在了自己的脸上,而后更是没有停歇,自虐似的打着自己,仅仅是两个巴掌下去,脸额便红肿了起来。

“够了。”洛幽吓了一跳,急急的喊了出来,也顾不上自己没有穿衣服了,坐在床上有些惊怒的看着叶陨臣。

洛幽一个命令,叶陨臣就是一个动作,立刻停止了挥舞着的巴掌,看着洛幽的样子就像是在等着审判。

叶陨臣没有为自己说上一句解释的话,他也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发生到了这样的地步,但无论是什么原因,事情既然发生了,那就是他的错!

有那么一瞬间,叶陨臣恨不得杀了自己,他怎么就能够做出这样禽兽不如的事情呢,趁着洛幽喝醉了酒占有了洛幽,他就是死上一万次都不足以弥补他犯下的罪过!

想到这里,叶陨臣也不保持沉默了,声音十分冷冽的说道:“对不起,我犯了错,我会负责的。”

叶陨臣说完就站起了身,根本就不给洛幽思考的时间,直直的就向着外面走去。

折腾了一晚上,现在时间刚过了午夜,天色一片阴暗,但叶陨臣身上半件衣服都没有,洛幽哪里可能会让他这么走出去呢,更何况,令洛幽心惊的是叶陨臣那种绝然的眼神。

“站住,谁准你走的,你要去做什么?”洛幽声音也彻底冷了下来,不久前她只是带着一种好玩的心态想看看叶陨臣的反应,但现在看过了,却只觉得一肚子的怒气。

女人的第一次重要不重要的话题对于洛幽来说是不予考虑的,和叶陨臣发生了关系虽然是在意料之外的事情,但洛幽却十分坦然的接受了,毕竟这也是她计划之内的事情,叶陨臣是她喜欢的人,是她的丈夫,也是她未来孩子的父亲,发生关系也不过是提前了,还免了她左顾右虑的犹豫,勉强算是一件可以接受的事,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她也知道叶陨臣苦恼会表现的很愧疚很自责,但却没有想到竟然会如此刚烈,绝然而去之后会做些什么,洛幽想都不用想就能够明白。

“我对不起你,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叶陨臣说他会负责,但他所谓的负责显然和正常男人的负责也是不一样的,就如他所想的那般,他是真的该死,绝然而去,他的选择也只有一个!

如果死能够得到洛幽的原谅,那么他就去死好了,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他其实是很害怕直视洛幽的,他真的很怕在洛幽的眼神里看到对他的厌恶和排斥,那样的话,他会比死还难过的。

洛幽觉得头痛,气过了就是无奈,本来还想训上几句,话到嘴边,却多了无奈的语气:“好了,别闹了,你是我丈夫,上了床而已,要死要活的像什么样子,别给我找麻烦,过来,我累了,休息了,你要是再闹,我就真的罚你去面壁思过了。”

洛幽身体酸痛,也是真的不想再纠缠下去了,这男人和一般男人就是不一样,再不安抚一下,真跑了的话可就有她后悔的时候了。

叶陨臣也有些发蒙,洛幽安慰的话听在他耳里是有些不可思议的。

“小幽,你,你不怪我?”叶陨臣十分忐忑的问道,小心翼翼的看着洛幽。

“哼!怪你什么,怪你和我上了床?你是我男人,你不和我上床,难道还要和别人上不成?”洛幽傲娇了些,但话也是实在话,其实如果不是叶陨臣太过温吞,对待她的态度太过不同,也许他们早就发生这样的关系了,要知道,自从和叶陨臣在一起之后,她就没有真的排斥过叶陨臣。

叶陨臣更傻了,然后想明白之后,便傻傻的笑了,紧绷的心神也终于放松了。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这样,对不起。”这次的道歉少了绝然,多了一丝疑惑和懊恼,却也让洛幽放下了心。

“那个老土著给我们喝的酒有问题,哼,为老不尊!”洛幽也明白了其中的问题,但却也不能责怪什么,毕竟她和叶陨臣是夫妻,谁能想得到他们两人之间并没有发生关系呢,在那个老土著想来,也算是好意吧。

叶陨臣眼睛眯了眯,透着一丝冷芒,压着声音说道:“我去教训他!”

叶陨臣可没有领了老土著的好意,他绝对不是那种好色的男人,也从不敢对洛幽的身体有什么不良企图,这样的冲动对他来说变数太大,只要一想到有可能激怒洛幽,他就全身发冷。

至于其中那美妙的滋味,叶陨臣现在是回忆都不敢回忆,当然过后敢不敢在心里偷偷回忆,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不用了,别折腾了,睡觉!”洛幽瞪了叶陨臣一眼,然后直接躺下睡觉了,不过身体却往里移了移,腾出了一些地方。

被瞪了的叶陨臣哪里还敢多说话,立刻闭上了嘴,只是看着洛幽闭上眼睛要睡着的样子,有些犹豫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屋子太简洁了,简洁到就只有一张床,除了床连个椅子都没有,这是要让他睡在哪里?

叶陨臣的眼神不可避免的落在床上,尤其是空出来的那个位置,心里有些不太确定,这个位置到底是不是洛幽留给他的!

黑夜里,叶陨臣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着,他甚至紧张的全身都冒了一层汗,拳头更是紧紧的握起!

能够和洛幽在一张床上睡觉,这样的意义对他来说绝对是很重大的,这代表着就是一种承认,当然还有以后他和洛幽的相处方式。

“你要是再不上来睡觉就滚出去!”即使闭着眼睛,洛幽似乎也能感受到叶陨臣灼热的视线,实在是有些无奈的开了口,带着一种恼羞成怒的味道。

叶陨臣这次是真的不傻了,一个跨步就上了床,直挺挺的躺在了洛幽的身边,虽然没有碰触到洛幽身体的任何地方,但空气却瞬间就变得灼热起来。

洛幽也有些不自在,这也是她第一次和别的男人同床共枕,而且两人刚刚才做过那么亲密的事情,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只能闭着眼睛装睡。

叶陨臣也闭上了眼睛,尽量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全身僵硬的躺在那里,动也不敢动上一下。

短暂的沉默中,也只能听到两个人轻浅的呼吸声,最后还是洛幽无奈的在心里叹息了一声,睁开眼睛挪了挪被子,将一半的被子分给了叶陨臣。

“陨臣,我们是夫妻,习惯和我在一起吧,不用太拘束,也不要太压抑自己,你是我的男人,我是你的女人,这一步早晚得跨过,明白吗?”黑夜里,洛幽的语气无比认真,如果有些话她不说出来,叶陨臣是永远都不会那么去想的,在叶陨臣心中,她是女神是女王是不可亵渎的存在,做一些亲密的事情更是不敢主动,这样的心里虽然让洛幽有着一种异样的满足感,但却并不是洛幽所坚持的。

叶陨臣的心情无比的激动,洛幽的话他自然是明白的,这就是洛幽对他的承认,那一句“我是你的女人”,听在叶陨臣的耳里,就是全世界最美的声音。

“我可以吗?”叶陨臣明白是明白了,但却仍旧无法确定,在他的心里,洛幽的地位一直都是无法亵渎的女神,现在他们之间关系的变化,真的是让他有些接受无能,而这也是他心里最深的一道鸿沟,让他不敢跨越,即使发生了关系,都无法忘怀。

“当然可以!”洛幽十分肯定的回答,她知道这个时候,哪怕有一点犹豫,这个男人就会比她更犹豫,再次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那绝对不是她想要的。

叶陨臣看着洛幽,就那么直直的看着,良久之后,才再次开口:“小幽,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虽然暂时也许还无法全部都做到,但是我会努力的。”

虽然暂时还无法将洛幽真的当作是自己的妻子来看待,也无法坦然的做到那些亲密的动作,但是如果这是洛幽应允的,那么就是他会努力去做的!

将她当做是自己的妻子,也将自己当做是她的丈夫!

洛幽轻浅的笑了,犹豫了一下,从被子里伸过去了自己的手,握住了叶陨臣的手,叶陨臣反应了一下才缓缓的回握住她的手,温热且有力。

令人激动的一夜过去,不知不觉睡着了的两个人,仍旧没有放开彼此的手。

隔日,几乎是同时,两个人一起醒来,这也是两个人睡在一起的缺点,都是十分警觉的人,一个醒来,另一个就很难继续睡了。

洛幽刚睁开眼睛就感觉到了不同,瞬间便想起了昨夜发生的事情,任清冷如她,也不由的红了耳尖,有些头痛的按了按自己的脑袋,她竟然在这么意外的情况下和叶陨臣上了床,说是人为,但怎么感觉都像是天意呢!

好吧,就当作是天意好了,这样想心里也还能舒服点。

“起床吧。”洛幽收回手,有些不自在的想要穿衣服,却发现衣服被扔的哪里都是,有一件还在叶陨臣的枕边。

叶陨臣身体有些僵硬,听了洛幽的话,乖顺的坐起身,精壮的身体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有些刺眼,让洛幽看的有些眼晕!

叶陨臣找起了自己的衣服,虽然能够感受到背后视线的炙热,但还是咬着牙将衣服穿好了,才说道:“我先出去。”

叶陨臣也不傻,自己穿衣服的时候就明白了洛幽的状况,看她动也没动的坐在那里,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早餐的饭桌上,洛幽再一次见到了阿诺德,阿诺德一脸古怪的笑意,看的洛幽十分刺眼。

“如果不是看你是个老人家,我一定会揍你一顿。”洛幽忍了忍还是没忍住,挥舞着拳头对着阿诺德说道。

阿诺德笑的依旧很灿烂,一边大口吃着肉一边说道:“小丫头,昨夜的滋味不错吧?哈哈哈,不用感谢我老人家,成全你们,我很高兴啊。”

听了这话,洛幽和叶陨臣都忍不住怒瞪着阿诺德。

用过了早餐,洛幽和叶陨臣便离开了,而在他们离开之后,阿诺德就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很是夸张的大手机,打起了电话:“古夫人啊,你交代的事情我可是做完了,你答应的不要忘了送来啊。”

“真成了?不骗我?你亲眼看到了?”古外婆的声音十分激动,本来是坐着的,都变成了站着的。

“当然了,我的人可是一直在门外听着的,而且今天早上,你家的那个小丫头都差点对我动拳头了,要知道我这么做可全都是看在咱俩多年的交情上,不然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情啊,都被你家的小丫头鄙视了。”阿诺德笑呵呵的说道,一边讲述了情况,一边还讨着人情。

古外婆这头兴奋的不得了,“好,做的不错,答应你的一定给你送去,哈哈哈。”

古外婆挂断了阿诺德的电话,就给自家女儿打了过去,一番交代之后,也坐不住了,直接就命人准备起了婚礼。

而此时远在非洲的洛幽还不知道,自己身上之所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全都是自家外婆一手设计的,谁让她和叶陨臣两人都太过温吞,让性子豪爽的古外婆着急了呢。

开车回去的两人,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车内的气氛有些尴尬,不过其实对于情侣来说,有时候这样尴尬的气氛也是一种小甜蜜,就像是叶陨臣,一边开着车一边傻笑着,虽然没有说话,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脸上。

洛幽虽然一直是看着外面的风景,但实际上心神却没有离开过叶陨臣,看到他的笑容,自己也不由的跟着笑了,美丽的弧度在阳光的照射下,尽是幸福的味道。

电话铃声响起,洛幽看到是外婆的电话,便接了起来。

“外婆,有事吗?”

“哈哈哈,小幽啊,恭喜恭喜啊,外婆没事,就是问问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们好帮你准备准备啊。”古外婆爽朗的笑声实在是有些刺激人,让洛幽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恭喜?”洛幽可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值得别人恭喜的事情。

“哈哈哈,当然了,我们的小公主终于长大了,怎么能不恭喜呢,怎么样,感受如何,要不要和外婆说说?”古外婆心中无比畅快,第一时间就找上了洛幽,她也不在意暴露目标什么的,一番话说的洛幽脸都黑了一半。

一个不太好的想法在洛幽脑子里转悠,让洛幽忍不住问道:“外婆,你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了?这件事不会和你有什么关系吧?”

要说洛幽聪明呢,这一联想,就猜出来了个大概,瞬间就气红了脸。

为老不尊啊为老不尊,这年头的老头子老太婆实在是太无聊了,这种事情都做的出来!

洛幽觉得自己有些悲催,自家的长辈实在是让她觉得无奈,太爷爷设计她订婚,现在外婆又设计她和叶陨臣在了一起,这到底算是什么事啊。

“哎呀,做都做了何必想那么多呢,我打电话给你就是想要问问,你们计划什么时候回来啊,外婆和你爷爷他们都在帮你们准备婚礼呢,等你们回来就省事多了。”古外婆不承认也不否认,话锋一转说到了重点上。

洛幽听的眉头直跳,真想着等着他们准备好之后,她就带着叶陨臣来个逃婚,让他们天天忙着设计小辈,人都找不见了,看他们设计谁去!

洛幽在心里念叨着,却也不好不回答外婆的话,只能有气无力的说道:“外婆看着安排吧。”

“那好,那外婆就和你爷爷他们开始准备了。”实际上,这话就是没说的时候,她也开始联系亲家开始准备婚礼了。

挂断了电话,洛幽就有些垂头丧气了,无奈的说道:“等咱们回去了,婚礼估计也准备的差不多了。”

叶陨臣听了这话,实际上心里是很开心的,但看到洛幽有气无力的样子,就只能忍着笑,不好意思的说道:“外婆他们是不想咱们太辛苦。”

“哼,他们就是闲着无聊。”被设计了这么多次,再好脾气的人也要发怒了。

叶陨臣不说话了,洛幽发牢骚,他还是保持沉默的好。

洛幽说了两句没人应和也觉得挺无聊的,打量着叶陨臣似乎在想着什么坏主意,看的叶陨臣有些发毛。

“要不咱们就别回去了,游完了亚洲,就直接去美洲,不是有个电影要拍吗,等拍完了再说结婚的事情好了。”和雷欧斯合作以后,雷欧斯就送来了好几个剧本,洛幽也抽空看过,剧本不错,是可以考虑的。

听到了洛幽的话,叶陨臣当场就苦了脸,这是怎么回事,说好的婚礼怎么就要延后了呢?这是为什么呢?叶陨臣很想问,但想着既然是洛幽的决定,他哪里有拒绝的权利啊,只能继续保持沉默了。

“怎么,你没有意见?你要是没有意见,可就这么定了啊。”洛幽撇了撇嘴,继续逗弄着叶陨臣。

没错,她就是闲着无聊在逗叶陨臣玩呢,长辈们设计她,她没有办法,也只能逗弄逗弄叶陨臣玩了。

“我没意见,都听你的。”叶陨臣可怜兮兮的说道。

看到这幅样子的叶陨臣,洛幽忍不住笑了起来,叶陨臣看了看洛幽,这才知道自己被戏弄了,忍不住跟着洛幽笑了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