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回归/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37】 回归

离开非洲的时候,整个摄影组的人都黑了好多,但神色却都很兴奋,因为接下来的一站,也就是他们的最后一站,是回家的路亚洲。

亚洲也算是古杀的大本营了,也是古杀控制力最强的地方,不过即使如此,也还是有着许多强劲的地下组织存在,只是能和古杀称之为合作关系的,却只有两位,而且其中一位是在国内,而另一位,便是洛幽这次的目标,一个生活在东南亚小岛上的隐世家族的族长。

这位族长是华夏人,准确的说是这一个家族是华夏家族,只不过现在并没有生活在华夏的领土上,清末民初的时候,华夏战乱,这个家族便迁移到了这里,将这座小岛打造成了一座世外桃源,只是人类是群居社会,孤僻的日子是过不久的,战乱停息之后,这个家族便再次开始了在东南亚各地的活动,而后更是成为了东南亚十分有名气的地下组织。

摄影组的人员被洛幽留在了酒店里,而后她才和叶陨臣坐上了直升飞机,去了郭家的大本营。

飞机在岛屿上空盘旋的时候,洛幽和叶陨臣就在向下看着,距离越来越近,两个人也越来越惊讶,本以为看到的会是一个世外桃源,会是古色古香的古代文化,但实际上,这座岛屿却完全是一座现代化的岛屿,虽然没有耸入云霄的高楼大厦,但一座座别墅小楼,也足够奢侈了。

“洛小姐,叶先生,家主已经等候多时了,请随我来。”负责接待他们两人的是一位中年男子,眼神中有些好奇,但却也是十分恭敬的。

洛幽两人随着这男人一路走去,路上也见到了一些人,有大人有小孩,做什么事情的都有,看上去就和普通的小区一样,让洛幽有些疑惑。

也许是察觉到了洛幽二人的疑惑,中年男子解释道:“我们在这里生活了许久,自然也是要跟得上潮流发展的,而且这里是我们生活的地方,人口越来越多,建造成一个小区,也是最合适的。”

一句生活的地方,便让洛幽明白了他的意思,这里是生活的地方,自然不会太过特别。

很快众人便进入到了郭家的住宅,一位白胡子老爷爷坐在客厅里,见到洛幽等人进来,颤悠悠的站了起来。

洛幽有些不太好意思,快走了两步,道:“老爷子请坐。”

郭家的老爷子那是和自家太爷爷一个年代的人,洛幽可不会让对方站着欢迎自己,太有压力了。

“洛小姐,欢迎啊欢迎。”郭老太爷笑着坐下,露出了一脸笑容,能够看得出他是真的很开心。

“不敢,郭老爷子叫我洛幽就好,外婆让我代她向您问好。”郭老太爷也是外婆的前辈,当年古外婆在世界各地拜访的时候,就是老太爷亲自接见的外婆,现在又轮到了洛幽,一晃数十载过去,不得不感叹时间的匆匆。

岁月不饶人啊,郭老太爷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有些感叹的说道:“想当年你外婆来的时候,也比你大不上多少,那个时候大家都很担忧古杀的未来,毕竟你外婆是个女人,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古杀越来越好,你外婆也真是辛苦了,现在又轮到了你,小小年纪就有了如此作为,长江后浪推前浪,了不得啊了不得。”

郭老太爷的感慨是积累了四五十年的感慨,是对洛幽和古杀的,也是对自己整个人生的。

洛幽也能体会到郭老太爷的心情,虽然她没有活了那么久,但却活了两世,这绝对是一般人无法体验的心境,与郭老太爷相比,也不差什么了。

“老太爷不要太激动,您要注意身体才是。”郭家虽然是地下组织,做的很多买卖都见不得光,但却也是一个有底线和原则的组织,这也是古杀和郭家保持良好合作的原因,所以洛幽对郭家的老太爷也很是敬重。

随后的时间里,郭老太爷都在和洛幽谈论着未来的事情,洛幽对未来的见解估计是全世界人民都赶不上的,谁让她在未来生活过呢,而听着她侃侃而谈的内容,郭老太爷眼睛都亮了不少,一直都在赞叹着洛幽有眼光,念叨着古杀后继有人之类的话。

“小幽啊,可惜了可惜了,你这么好的女孩现在就嫁人了,小臣啊,你可要好好对小幽,你们虽然年纪小,但感情不是儿戏,一定要慎重。”一番谈话之后,郭老太爷直接就将洛幽当作了自己的小孙女看待,已经站在洛幽的角度护着洛幽说话了。

叶陨臣没有说话,而是慎重的点了点头,他对洛幽的好,也不需要向别人承诺,因为他永远都不会改变。

在郭老太爷的极力邀请下,两人同意在这里留宿一晚,晚餐的时候,郭家直系来了十多口人,围着老太爷,殷勤的招待着洛幽和叶陨臣。

洛家实际上和郭家也是有点渊源的,当初郭家受到清政府迫害,还是洛家出手相助了一下,虽然当时被救助的郭家人已经逝去,但这段历史却是被老太爷说给了子孙听,尤其是在洛幽来访的时候,更是交代一定要照顾好洛幽,众人的态度也就相对着很是殷勤了。

饭桌上,锅老太爷也询问起了洛老太爷的情况,听到洛幽说身体很是不错,也开心的笑了起来,人老了朋友就越来越少了,虽然郭老太爷和洛老太爷算不上是朋友,却也是有着一种惦念的。

饭后,在郭老太爷的安排下,洛幽和叶陨臣被下人带去了海边的别墅,这也是郭家招待客人的地方,既能让客人观赏到美丽的海上景色,又能给客人留下相对独立的空间,让洛幽和叶陨臣都很是满意。

安静的夜色下,只剩下海水的声音,显得静谧又神秘。

洛幽和叶陨臣站在海边,牵着手看着大海,舒爽的忍不住叹息。

“真美。”美好的让洛幽有种不想离去的感觉,“以后我们也买一座小岛,等我们老了,就住在那里。”

“你说住在哪里,我们就住在哪里。”叶陨臣自然是没有意见的,能够和洛幽在一起,住在哪里都好,不要说是岛上,就是原始人的山洞里,他也愿意。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洛幽笑了笑,半点也不意外叶陨臣会这样回答。

叶陨臣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有些憨傻的看着洛幽。

洛幽眨了眨眼睛,突然间也笑了,一个用力拉下了叶陨臣的头,吻上了叶陨臣。

叶陨臣轻轻抱住洛幽的身体,不敢太过用力,温柔的回应着。

洛幽可以让他疯狂,却也同样可以让他安静,在这片静谧的海边上,洛幽的吻只会让他觉得无比珍贵。

两个人在海边呆了许久,直到洛幽有些昏昏欲睡了,才打算回去。

“抱我回去。”有些困的洛幽不太想动,睡眼朦胧的看着叶陨臣说道。

叶陨臣有些不好意思,但却小心翼翼的抱起了洛幽,脚步十分踏实的抱着洛幽回到了别墅,而当他将洛幽放在床上的时候,洛幽已经睡了过去。

看了一会,叶陨臣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他并没有留下和洛幽住在同一个卧室里,就像是那日所说的一样,他是在努力的适应,但这却需要一个过程,在他心里,洛幽首先是一个主导者,一个让他仰望的存在,其次才是他的女人他的妻子,这一点真的很难改变。

任何对洛幽的亲近,对他来说都是一种亵渎,他不是没有冲动,但却一直克制的很好,这是一种无法调和的矛盾,叶陨臣知道,他永远都无法像是一般男人那样,想和妻子接吻就接吻,想做些什么亲密的事情就做些亲密的事情!

叶陨臣是真的做不到,哪怕只是一个亲吻,他也会小心翼翼慎重以待,更不用提更加亲密的接触,他甚至能够想象,让他主动的话,他的心情会是如何的紧张,他的手又会是如何的颤抖。

“小幽,你是我的妻子,我知道,我也明白你的意思,只是我真的很难做到,在我心里,你首先是我的主人,是我的女王,是我存在的意义,我可以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给你,却做到让自己成为亵渎你的那个存在,就像是这样……”

黑暗的房间里,叶陨臣低沉的声音颤抖着说道,而后话语一停,缓缓的伸出手,轻轻的落在了洛幽的头发上,像是碰到,又像是根本没有碰到一般,摸了摸洛幽的头,才继续说道:“就像是这样的碰触,也已经让我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甚至要屏住呼吸,用上全身的力量才敢去做,我知道这样的自己很不正常,但我就是这样的,我,是不是真的很没用?”

叶陨臣缓缓的跪在床边,有些痛苦,又有些无奈的说道。

洛幽在心里轻叹了一声,缓缓的睁开眼睛,握住了叶陨臣的手。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不强求你的改变,做你想做的吧,你想当我的男人,我就让你当我的男人,你想当我的跟班甚至是奴隶,我就让你当我的跟班甚至是奴隶,至于做些亲密的事情,既然你无法主动,就让我主动好了。”

洛幽的声音无比认真,感觉到叶陨臣的痛苦,才让她惊觉,自己似乎是有些强人所难了,非要让一个小M去主动,这是她的过失。

而后,还没等叶陨臣反应过来,洛幽便拉着叶陨臣,将他带上了床,用力的吻了下去。

而这一次,即使是在清醒的前提下,叶陨臣也没有做出任何的拒绝,他的主动是亵渎,但如果是洛幽的主动,对他来说,就是一种恩赐,不容拒绝!

不得不说,小M的心里还真是有些纠结的。

夜正深,情正浓,折腾中的两个人儿,很久才缓缓睡去。

隔日,郭老太爷亲自将洛幽和叶陨臣送上了飞机,洛幽和叶陨臣归队,整个摄影组也开始忙碌起来,对于洛幽和叶陨臣经常性的偶尔失踪,众人虽然心里都有些想法,但却是谁也没有问出来,最多也不过是调侃两句,以为这两人是过浪漫的二人世界去了。

拍摄继续,东南亚各国成为了重点拍摄对象,各国服饰轮流换,各种造型累晕了造型师,却看的其余人惊叹连连,一再夸赞洛幽的美丽。

而在这其中,叶陨臣也被摄影师拉着拍摄了许多镜头和照片,尤其是特意为他和洛幽准备的各种情侣服饰,更是让两种有种天作之合的感觉。

李昂宇甚至经常性的感叹,与其说洛幽是在工作,不如说是在和叶陨臣度蜜月,而且还是那种全世界性质的蜜月游,如果传出去,不知道得羡慕死多少人。

洛幽和叶陨臣被这么说也不在意,认真想了想,反而觉得真是如此,让李昂宇有些哭笑不得,甚至将这件事传到了微博上,搞笑的请众多粉丝评理,最后被批的体无完肤,接受到无数说羡慕嫉妒恨的留言。

欧洲版的写真集已经开始发售,美洲版的写真集正准备要发售,而非洲版的也正在整理中,现在亚洲版的也即将拍摄完毕,澳大利亚所在的大洋洲倒是没有单独一版,而是做成了一个精装版,作为全集出售的赠品,想要单独购买都没有。

对此粉丝们都很期待,许多粉丝都留言表示会购买全套支持,要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个便宜的价格,全套四册加上精装版,价格绝对是在五位数左右,这倒不是洛幽太黑,而是相册制作的实在是太过精美,本钱就很高,而且洛幽为了弥补粉丝们购买不起的遗憾,也在网上展示了许多拍摄照片,并且承诺会在全套发行后的半年内,出售简易版的写真集,出售价绝对适合普通消费者购买。

而就在众多粉丝期待着洛幽全套写真集发行的时候,洛幽已经结束了世界游,带着整个摄影组回到了华夏,同时,也约见了最后一个需要拜访的目标。

洛幽这次的目标本身的势力实际上不算什么,但却具有很广阔的人脉,不过这并不是洛幽去拜访的原因,而是因为这个人的长辈,曾经帮助过古家的先辈,这才是古杀一直以来都对这个家族多方关照的原因,当然这其中也还有一个十分特殊的原因,那就是这家族的传承者,都十分精通周易占卜之术。

而之所以将这个家族当作是拜访的最后一站,也是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而且每次拜访结束,古杀的继承人都会从对方那里得到一句话,据古外婆所说,这句话是很有深意的。

这是一座很是美丽的园林式建筑,周围穿梭着的侍女,全部都穿着透着古典气息的白色旗袍,走入到这里,还真是有种回到了上个世纪的感觉。

很快洛幽和叶陨臣就被带到了一个凉亭外,两人顺着小桥走过去,凉亭里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老者面前一个围棋盘,一手执白子,一手执黑子,正在与自己下棋。

洛幽没有出言打扰,而是站在一旁认真看了起来,其实洛幽的棋艺不怎么好,但大家族的子弟,琴棋书画却是都学过的,她在音乐上很有天赋,在棋艺上表现就很一般喽,不过即使一般,却也是会的,其中的名堂也能够看的清楚,这就不得不佩服老者的棋艺了,两色棋子竟然下出了两种风格,根本不像是一个人在下棋。

下棋是一件很费时间的事,老者并没有让洛幽久等,下过了两三步之后,便抬头眼神灼灼的看着洛幽:“灵瞳慧眸,沉稳有度,内涵锋锐,可成大器,不错,果然是不错。”

这几句话很明显便是对洛幽的夸奖,洛幽语气淡然的回道:“您老过奖了。”

“呵呵呵,不过不过,我这才点评三四,还有六七是老夫没有看到的,两位,请坐。”老者袖子一挥,很有自信的说道。

洛幽也没有矫情,径自坐在了石凳上,叶陨臣跟着坐在她的身边,沉默的当着他的影子。

但老者却没有忽视他的存在,眼神从洛幽的身上移到他的身上,一边看一边点着头道:“冷锋藏芒,将者气度,用于善则善,用于恶则恶。”

老者说了四个短句,其中前两句自然是对叶陨臣的评价,但后两句却是转过头来,对着洛幽说的。

这一次,洛幽不得不惊讶了,即使是老者那几句点评她的话,也没有让她觉得惊讶,她自然是优秀,也是有智慧的,有眼光的老人看出来,并不意外,但这老人对叶陨臣的后两句点评,就有些牵涉到两人之间的隐私关系了。

用于善则善,用于恶则恶,就如同神兵利器一般,本身是不具备善恶的,而是要看掌握这种兵器的主人,到底是想作何用途,而老者看着自己这么说,显然已经看出了两人之间谁是占据主导地位的那一个,而他们和这老者,也不过是刚刚见面罢了。

高人不愧是高人,洛幽现在也是有些佩服了。

而这一头,叶陨臣的想法却简单很多,他不是没有听出老者口中的深意,只是听出又如何,他善他恶都与旁人无关,如果自己真的是一把武器,也只认洛幽一个主人。

想到这里,叶陨臣突然间有了一个十分豪气的想法。

如果洛幽想要为善,那他便愿意为洛幽斩尽世界邪恶,还天下一片清明;

如果洛幽想要为恶,那他即使手染鲜血脚踏枯骨,也势必会成为洛幽手中最锋利的一把刀,屠戮苍生,永不悔!

想法一闪而过,叶陨臣也知道自己想的有些不切实际了,动了动嘴角,露出一抹轻浅的笑,竟然和洛幽笑的时候,有着七八分的相似。

老者亲自为两人倒上了茶,洛幽没有客气,品尝了一口,赞叹道:“好茶。”

洛幽不喜欢茶,但却懂得品茶,谁让家中的长辈们都好这一口呢。

“喜欢就好,老夫平日里也没有什么可做,也就剩下这下棋品茶之事了。”老者也喝了一口茶,露出了一抹享受的神情,好不悠闲的感觉。

“下自己喜欢的棋,喝自己喜欢的茶,做自己想做的事,人生也不过如是,古老才是真正的洒脱之人。”这样的话从一个十八九的小姑娘嘴里说出来,还真是有种奇怪的感觉。

老人,也就是洛幽口中的古老,也忍不住深深的看了洛幽一眼,点了点头道:“洛小姐好悟性,这番话说的倒是让老夫有些惭愧了。”

“古老何必自谦,晚辈也只是有感而发而已,晚辈不久前才想着,等晚辈老了的时候,就找上一个幽静的地方养老,不问世事,也过一过悠闲的日子。”那日在郭家的小岛上,洛幽就如此想过,现在说来,可没有半点虚假。

古老笑了笑,缓缓的摇了摇头:“丫头啊,你还小,无论经历了什么,都不能让心老了,悠闲的日子是不错,只是也不是人人都能过得了的。”

“此话何意?”洛幽总觉得古老话语中大有深意,有些疑惑的问了出来。

“每个人活在这个世上,都有着各自的命运,也有着他们所必须肩负的责任,有的人碌碌无为一生,有的人功名显赫一世,你觉得你会是前者,还是后者呢?”古老用一种反问的方式回答了洛幽的话。

洛幽认真的想了想之后,才道:“功名显赫一世,也并不代表就不可以悠闲自在的过日子吧?”

“悠闲自在人心,我的悠闲是下棋喝茶,有的人的悠闲是逛街消费,人心不同,定义就不同,呵呵呵,洛小姐,在这里用午餐如何,我这里的粗茶淡饭也是很有特色的。”古老的话总是有些禅意,而后话锋一转,更是带开了话题。

洛幽笑了笑,也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她现在只有十九岁,何必去讨论九十岁的话题呢,言过于早,这也是古老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原因。

“恭敬不如从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