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 婚礼准备时/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38】 婚礼准备时

午餐真的如古老所说,十分的特别,三个人十二道菜,并没有什么大鱼大肉海参翅肚,但却精致的犹如山海画卷,鸟虫花香映于盘上,栩栩如生。

洛幽自然是吃过许多名家手艺的,就是连宫廷御厨的传人也专门为洛家服务过,但如此充满诗意的一桌宴席,却还是第一次见到。

单拿出来一盘菜也许未必会比那些宫廷御膳好,但放在一起,就有种无可比拟的美感了。

“果然特别。”色香味其中的色,单单只是这一点,就足够给上一百分的评价了。

“秀色可餐。”这是叶陨臣的有感而发,也让洛幽赞同不已。

古老泰然处之,但感觉上也是心情不错,大家用了美美的一餐,洛幽和叶陨臣才告辞离去。

古老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自言自语的感叹了一句:“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个世界总是属于年轻人的世界啊。”

接下来的几天,洛幽和叶陨臣便在苏杭一带游玩了起来,两个人带着遮阳帽和太阳镜,倒是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唯一的一次被粉丝们认出来,也溜得很快,没有引起什么轰动的事情,不过据说后来有粉丝在微博上爆照,说两人在苏杭游玩,不到第二天,整个苏杭的游客便猛增了一倍有余,再次验证了洛幽的影响力。

回到京市的第一件事就是好好休息,洛幽睡了一天一夜才有种放松了的感觉,虽然她的体力一向很好,但是小半个世界走下来,不是坐飞机就是坐火车,一路上风尘土土的还要小心谨慎的去应对那些老狐狸,又累身体又费心神,就是洛幽都有种身心疲惫的感觉。

叶陨臣倒是好许多,只是看着洛幽睡了一夜也没起床有些担心,时不时的去洛幽卧室看上两眼,眼神中带着满满的心疼,他也知道连日来洛幽的幸苦。

白天的时候叶陨臣也睡不着,就拿了一本书坐在洛幽的床边看,回来的时候两个人谁也没有提同房的事情,都是睡在各自房间的,如果是往日,叶陨臣也不会如此大胆的进入到洛幽的卧室,但想着洛幽那些话,叶陨臣犹豫之后,才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

看着洛幽的睡颜,虽然不是第一次看了,却还是让叶陨臣有种沉迷的感觉,洛幽的警惕性一向都很高,这也就是累极了,再加上是在家里,才会睡的这么熟,安然的像是一个小天使一样。

看了许久,叶陨臣甚至连午饭都忘记吃了,洛幽睡了一夜一天还是没有醒来,这才让叶陨臣有些担心。

犹豫着将手掌放在了洛幽的额头上,确认了体温,才松了一口气,继续安静的陪伴着洛幽。

天色渐渐变黑,就在叶陨臣犹豫着要不要叫醒洛幽的时候,洛幽才缓缓睁开了眼睛,眼神中还带着一丝朦胧。

洛幽睡的有些头晕,这是睡眠过久的症状,不过心理上却是十分舒服的,懒懒的伸了伸胳膊,才发觉卧室里还有另一个的存在。

不意外的看到叶陨臣,洛幽用着慵懒的语气道了声“早”。

叶陨臣很想说不早了,至少理智是这么告诉他的,但看到洛幽这种格外诱人的模样,却只是呆呆的回了一句“早”。

话说完,叶陨臣就有些不自在的脸红了,这大晚上的说早,真心有些不好意思啊。

洛幽也察觉到了叶陨臣的一样,有些疑惑,无意间看了看表,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再然后想了想,便明白了。

“晚上了?”洛幽自己都有点惊讶了,怎么睡了这么久,还真是累惨了。

“恩。”叶陨臣点了点头,紧跟着又说道:“你饿了吧,洗洗脸,我去让玉婶准备吃的。”

这么一说,洛幽还真觉得有些饿了,点了点头爬起了床,睡衣有些宽松,动作一大,不免就露出了点什么,叶陨臣眼神极好,一点都没有错看,脸色瞬间就变得更好了,转身逃也似的走出了卧室。

洛幽眨了眨眼睛,也想到了问题的关键,略微红了脸,调皮的吐了吐舌头,难得的露出了一丝小女儿气。

晚餐洛幽足足吃了两碗饭,叶陨臣一直都在一旁忙着给洛幽夹菜,玉婶做好饭就躲了出去,玉婶是洛家的老人,洛家和苏家的长辈们为洛幽准备婚礼的事情,也通知过她了,她现在最希望的就是看到小两口甜甜蜜蜜的样子,哪里会留下当电灯泡呢。

小金币作为家里的第四成员倒是没有离开,而且因为多日没有见到主人,显得格外的兴奋,一直亲昵的坐在洛幽的腿上,直到叶陨臣看不过去将它抱了过来,才开始讨好男主人。

两大一小的晚餐很是温馨,饭后洛幽抱着小金币和叶陨臣一起看电视,正好看到一个娱乐节目,上面还很巧的正在播报有关洛幽的消息,说是洛幽已经回京,世界游写真集也即将全套出版,表示让洛幽的粉丝们千万不要着急,而且还颇为精准的播报了一个数字,说是心星娱乐公司送来的,写真集各种版本的总订阅量已经超过了百万,绝对是一个十分恐怖的数字,要知道这全套写真集的定价是在五位数的,单本的定价是四位数,就算是最便宜的简装本,也是三位数,可不是一般人能够买的起的。

看到这里,洛幽也觉得有些小惊讶了,如果这个数字是真实的,即使按照最便宜的简装本的价格来算,收入也要超过九位数了。

这让洛幽有些小纠结,她之所以发行写真集,还真就不是为了赚钱,但却赚的比片酬还高,这就让她有些不好意思了,要知道洛幽当明星也不是为了赚钱,一部部电影演下来,更多的还是为了名气,没想到粉丝们竟然这么给力,就让洛幽不得不多思考思考,想着用什么方式回馈一下她的粉丝们。

其实洛幽出的简装本写真集只买上百块是很便宜的,这本身也是洛幽对粉丝们的一次回馈,去掉一系列成本,洛幽本身并不会赚多少钱,只是加在一起算收入才会显得很多,才会让洛幽觉得自己赚了粉丝的钱。

“怎么了?”感觉到洛幽有些疑虑的样子,叶陨臣有些关心的问道,他这也算是一种进步了,主动的关心起了洛幽的事情。

“我想做点什么,粉丝们都很热情,虽然许多人都说粉丝是墙头草,偶像一个一个换的比衣服都勤,但实际上,付出就是付出,喜欢也就是喜欢,不可能强求别人喜欢我,也不要觉得别人喜欢我就是应该的,其实也有许多人一个偶像喜欢了几十年,这也关系到偶像本身做的好不好,值不值得被人喜欢。”

洛幽这番话也是两世为人的感慨,她不是一个虚荣的人,但能够被这么多的人当作是偶像,心里也是很开心的,而且这么多人的喜欢也会让她产生一种责任感,想让自己做的越来越好的一种压力和动力。

“那你想到做什么了吗?”叶陨臣将心底小小的醋意遮掩的十分好,洛幽被那么多人喜欢,是他的骄傲,也是他的无奈是。

“没有。”洛幽有些无奈的说道,一时之间她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

“开个演唱会吧,许多粉丝都在网络上留言,希望你可以多开几场演唱会。”叶陨臣想了想说道,这其实也是他的一种企盼,洛幽唱歌的样子实在是太让他心动了。

洛幽眼睛一亮,也觉得这个注意不错。

“这个注意不错,虽然还是要收门票,但可以当做是慈善基金全部都捐出去,这样的话也算是为粉丝们做一件小善事了。”虽然还是要粉丝们花钱,但也算是变着法做慈善了。

“小幽真聪明。”叶陨臣也赞同的点了点头。

洛幽被夸了,觉得有些哭笑不得,敲了敲叶陨臣的脑袋,笑着道:“怎么这话从你口里说出来,就总是觉得有些古怪呢。”

叶陨臣笑呵呵的摸了摸头,道:“我说的是实话。”

“那必须的啊,我不聪明谁聪明。”洛幽傲娇的扬了扬头,随后和叶陨臣便一起笑了起来。

洛幽想要开演唱会,那是需要提前做许多准备的,第一时间便和洛姑姑还有李昂宇联系上了,将自己的想法说上了一遍,本来还以为两个人会很兴奋,毕竟他们一直都有让洛幽再开演唱会的意思,但没想到这两个人都表示了反对,而且理由还是同一个。

“小幽啊,你都快结婚了,现在还是准备结婚的事情吧,等结完了婚,再准备演唱会,不然就忙不过来了。”洛姑姑的办公室里,几个人聚在一起,听完洛幽的话,洛姑姑便十分淡定的说道。

洛幽愣了愣,这才想起还有结婚的事情,不由的问道:“婚礼开始准备了?”

回来之后她也没有回家,一直在家休息,直到现在来了公司还没有和家里联系,自然也不知道家里准备的怎么样了。

“那是必须的啊!”洛姑姑语气十分肯定的说道,说完了还看了一眼洛幽,好似在说,你这问的不是废话吗!

洛幽被洛姑姑的眼神气到了,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你们就这么着急把我嫁出去?”

“你这话可就说的不对了,这是我们着急的事吗?你不是你自己着急的吗,你们在拉斯维加斯领证了啊,据说还是你求的婚,啧啧,真浪漫,让姑姑羡慕死了。”洛姑姑笑的一脸灿烂,一番话说出来,气的洛幽脸色更红了。

不过洛幽仔细想想,似乎也是这么一个道理,但心服不能口服啊。

“哼,你们着急不着急你们自己知道!”想到外婆设计自己的事,洛幽就来气。

“哈哈哈,小幽啊,别傲娇了,快点配合我们大家准备婚礼吧,想做别的事还是等等吧,不然老爷子可就亲自给你打电话了。”洛姑姑有些幸灾乐祸,想到全家总动员为洛幽准备婚礼,她就有种庆幸,好在结婚的不是她,不然估计得麻烦死了。

洛幽一听这,脸都黑了,抗议的话也都咽回到了肚子里,自家老太爷她惹不起啊,更何况还包括整个洛家和苏家的长辈,啧啧,就是再强势霸道,洛幽觉得自己也只有认命的份了。

更何况最重要的是,洛幽其实也没有真的拒绝的意思,婚是她求的,证是她主动要领的,当然虽然是在国外,但也绝对是作数的,现在轮到婚礼了,本来也是在她的计划之中的,又有什么好抗拒的呢,洛幽可不是那种为了抗拒而去抗拒的人。

“唉,好吧,配合就配合,有什么事需要我配合的就通知我,我先回去了。”抗拒不了就只能接受,洛幽拉着叶陨臣就走了。

回去的路上,因为洛幽一直没有说话,弄的叶陨臣也有些担心,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幽,你是因为结婚而不开心吗?”

女人复杂的心思男人还是很难搞懂的,尤其是那种愿意又有些不愿意的样子,叶陨臣还真是不确定到底是什么意思。

其实这个时候的洛幽已经不是心情低落,而是在认真思考问题,有的是关于古杀的,有的则是关于公司的,还有的是自己未来在娱乐圈的一些计划,这才没有说话表现的很沉默,倒是让叶陨臣有些误会了。

看到叶陨臣小心翼翼担忧着自己的模样,洛幽忍不住笑了起来,安慰道:“当然不是,我没有不开心,你别总是瞎操心。”

听了洛幽这话,叶陨臣才松了一口气,不是因为婚礼的事不开心就好,如果洛幽真的不想结婚,他也只能是站在洛幽这头的,他是真的不想她不开心,尤其是在和他有关的事情上,就更不希望洛幽有不开心的地方。

“陨臣,开车回大宅吧,家里人估计也等急了,婚礼既然开始准备了,我们也得参与一下,别到时候真的弄的太夸张,遭罪的还是我们。”洛幽也是想清楚了,配合还是有配合的好处的,不然真的放手让那些长辈去弄,还不知道要弄成什么样子呢。

“好。”感觉到洛幽是真的不再反感婚礼,叶陨臣十分开心的应了下来。

两人回到洛家大宅的时候,洛妈妈正和五六个人聚在一起,也不知道谈论什么,但桌面上摆放着许多资料,看起来有些忙碌的样子,一看到洛幽和叶陨臣出现,就立刻说道:“小幽,小臣,快过来,我们正在设计你们的婚礼,你们也来给点意见。”

洛妈妈找来的人都是婚庆公司的人,而且还是京市最有名气的婚庆公司,据说是一条龙服务,不仅是婚礼进程和酒店司仪这些,甚至如果有需要,就是购房装修结婚手续加法律公正什么的,都可以全部包办。

洛幽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她就知道家里的长辈们一定会比她还着急。

“有什么好设计的,租个场地请亲朋好友们吃顿饭,也就好了。”洛幽虽然是这么说着,但还是走了过去,拿起桌面上的资料看了起来,这些资料有的是礼堂布置,有的是家居布置,每个场景的设计都颇为精致,看起来还是找名家设计的。

“亲朋好友自然要请,但其他的事情也要做,你们房子虽然买了不久,但要用作新房的话,还是需要布置的,你看看你手里的那些图片,喜欢什么样的布置就告诉妈妈,妈妈让他们去布置。”虽然家里的老人们也很操心洛幽的婚礼,想要帮着布置,但精力有限,洛妈妈就主动的揽下了婚礼总设计师的工作。

而关于婚礼,洛妈妈也想了很多,各种需要准备的东西,都一一备案,不过洛妈妈很聪明的没有和洛幽说详细的过程,而是选择一个一个解决,她对洛幽很了解,知道洛幽不喜欢麻烦,自然要换种不让洛幽反感的方式喽。

总之一句话,洛妈妈依旧洛家和苏家的人,都是一定要将洛幽和叶陨臣的这个婚礼办的风风光光的。

洛幽也觉得洛妈妈关于新房的意见是有道理的,虽然不喜欢麻烦,还是点头答应了,“那我看看吧。”

见到洛幽答应了,一旁立刻有人送上了两本影集,比洛幽手里的代表图片要详尽的多,洛幽一一看去,觉得这些图片哪里还是布置,简直就是重新装修了。

“家里不需要重新装修,简单的布置一下就好。”装修风格都是按照她的喜好来弄的,也没有住多久,根本没有重新装修的必要。

听了洛幽这话,立刻就有人送上了另一本图册,道:“洛小姐,那您看看这本,这本上的都是简单的布置。”

这次给洛幽看的图片还是让洛幽比较满意的,大多都是各种风格的布置,其中以正红色为主,除此以外还有金色,粉色,和白色,倒是也有些标新立异的东西。

“你喜欢什么?”洛幽觉得还是询问一下叶陨臣的意见才是,主要也是她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毕竟这些布置在婚礼后都会恢复原样,只是为了看起来喜庆一些罢了。

叶陨臣认真的看了看,不太确定的问道:“红色怎么样?传统一些。”其实叶陨臣也没啥意见,主要还是看洛幽的意见。

“我也觉得红色合适,虽然现在的年轻人都追求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但有些传统,还是要遵守的。”这话是洛妈妈说的,显然也认同了叶陨臣的建议。

“那就红色吧,只是不要太花哨了,妈,你说实话,这次的婚礼打算按照什么规格准备?爷爷奶奶和外婆他们,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意见吧?”洛幽是真的不太放心自己家的这些长辈。

“小幽啊,你要知道,这辈子你就举行这一次婚礼,长辈们怎么能放过你呢。”洛妈妈很是认真的实话实说道。

洛幽脸抽了抽,无奈的叹了口气,她就知道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家里布置就按照这个准备吧,在婚礼前几天准备就好。”洛幽这也算是妥协了,指了指一张看似十分简单典雅的图片,算是选定了婚房的布置。

身旁婚庆公司的人立刻记了下来,同时也记下了洛幽的喜好。

“婚房不着急,你再挑选一下婚礼的布置,还有婚纱,婚纱照,婚礼流程,至于宾客之类的都由我们负责,你就不用操心了,不过你和小臣的朋友,还要你们自己去邀请。”其实洛妈妈也是第一次准备婚礼,就是当年她的婚礼,也没有太过操心啊。

洛幽听到这一系列的安排,皱着眉头问了一件最重要的事,“婚礼订好时间了?”

洛妈妈犹豫都没犹豫,就点了点头,道:“恩,下个月五号,还有半个月的准备时间。”

“你们就不觉得这么迫不及待的把我嫁出去有些不合适吗?”洛幽有气无力的问道。

“当然不会,你嫁给了小臣,以后我们洛家就多了一口人,这是好事,大家都很开心啊。”洛妈妈十分肯定的说道。

叶陨臣在一旁傻笑着点头,很是赞同洛妈妈的话,在他想来也是如此的,小幽嫁给他,绝对不会是嫁出去,洛家让他很有归属感,说句不好意思的话,他倒是觉得应该是自己入赘洛家才对。

其实对于这一点,洛家和苏家的长辈也是都这么认为的,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提过这样的话题,是为了顾及叶陨臣的自尊心,也是没有必要多说这样的话,无论是嫁是娶,其实也都不重要,只有孩子们过的开心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而且洛幽本身就很独立,两个人的小日子,长辈们实在是不用参与太多的。

洛幽似乎也想到了这些,和叶陨臣十分有默契的对视了一眼,都露出了一抹轻浅的笑容。

“既然如此,那我们也只有服从安排了。”感受到妈妈发自心底的愉悦,还有叶陨臣笑容中的满足,洛幽举双手投降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