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 谈谈/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57】 谈谈

洛幽是抱着看戏的心态看着两个男人针锋相对的,不过这两人一个自持身份故作风度,一个沉默寡言不喜言语,言语间大多都是暗含讽刺,倒是没有太过明显的挤兑。

只是洛幽看戏还没有看过瘾呢,就又有人来打扰了。

叶正清是受邀宾客之一,无论是从洛老太爷那方面,还是从洛家小宝宝这方面,叶正清都是必须要请的人,而叶正清知道孙子出世,早就想过来了,这一次受到邀请,自然不会拒绝。

要说叶正清也挺郁闷的,虽然没怎么在意,但儿子毕竟还是他的,只是现在却形同陌路,就连有了孙子都不能相认,听到小孙子跟着洛幽姓洛的时候,叶正清的心里就别提有多么难受了。

但这因果报应自作自受,叶正清就是再难受也只能忍着,谁让他当初对儿子不好呢。

要说这世界上是真的不存在无缘无故的爱,血缘只能代表一方面,却不能全部概括。

“小幽,小臣,我们能谈谈吗?”叶正清这是想再做一次尝试,他是真的不想和儿子儿媳还有孙子形同陌路,一家人在一起开开心心才是最重要的,他以前是不懂得珍惜,现在明白了,只希望还不算太晚。

洛幽看向叶陨臣,在叶家的问题上,洛幽一直都很尊重叶陨臣的意见,要不要谈,要谈成什么样,她都可以让叶陨臣自己做主,反正有她做靠山,现在是谁也不可能欺负得了叶陨臣的。

叶陨臣神色变得十分僵硬,如果说面对赵子杰这个不算是情敌的情敌的时候,叶陨臣表现的十分自如,那么在面对这个该被他称之为父亲的男人时,他却无法那么从容,上一次在婚宴上叶父的话,一直都被他记在心里,那种真情流露的感觉,让他冷酷的心都有些动容了。

叶陨臣站了起来,深深的看了叶父几眼,才有些压抑的说道:“您想谈什么?”

叶陨臣这话问出口,洛幽就明白了叶陨臣的意思,这显然是答应了,看了看周围有些杂乱的环境,便开口说道:“去书房里谈吧。”

叶正清和叶陨臣自然是都没有意见的,赵子杰在一旁眼神有些发冷,却是不好开口说话,毕竟这是人家的家务事,他还真没有什么发言权。

洛幽也注意到了赵子杰,眼神中闪过一抹玩味,很是随意的说道:“赵公子,我们就不奉陪了,你吃好喝好啊。”

要说洛幽这句话说的还真挺让人糟心的,人家赵公子来这里是为了吃好喝好吗,但洛幽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了,根本就没给赵子杰一个说话的机会。

来到书房,瞬间就感觉安静了下来,只是气氛却变得有些尴尬,叶正清说是想要谈谈,但实际上也就那么一两句话想说而已。

轻咳了一声,叶正清开了口:“小臣,以前的事情是做父亲的不好,对你关心不够,你现在成家了,也有孩子了,该知道无论如何,父子之间的感情却是无法抹杀的,你就是再怨我,我们也是一家人,有时间,带着孩子一起回家看看吧。”

叶陨臣没有说话,略微低着头,也没有看叶正清,显得有些压抑。

洛幽看了看叶正清,知道他说的都是真心话,虽然是长辈,但洛幽还是在心里念叨着,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

而后洛幽又看了看叶陨臣,这男人虽然没有说话,但心里肯定是有些难受的,而对于处理这样的感情问题,洛幽还真是有些不知所措,犹豫了一下,也没有开口,一时间书房里变得安静极了,似乎每个人都在想着心事,没有了开口的意思。

过了大约五分多钟的时间,叶陨臣才缓缓的开了口道:“父亲,您的意思我明白了。”

听了叶陨臣的回答,叶正清不由的在心里叹息了一声,这样的回答显然不是他所希望的,明白是明白,但怎么做却没有说,回答了其实和没有回答是一个意思。

叶正清还想说什么,但动了动唇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只能再一次的叹息了一声。

洛幽觉得这个时候自己也应该发表一点小意见了,想了想道:“有时间的话您也可以来这里看看宝宝,宝宝应该会住在这里。”

洛幽是了解叶陨臣的,这个男人刚才没有说拒绝的话,那么便已经代表着他心软了,既然如此,她也就没有那么排斥叶正清了。

叶正清神色一喜,对于洛幽这个提议显然是很喜欢的,今天看到小宝贝他就喜欢的不得了,但一直被洛家老太爷抱着,他最多也就是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想要亲近都不好亲近,而他之所以来找洛幽和叶陨臣谈谈,为的也就是能和小宝贝多亲近亲近,毕竟那可是他的亲孙子啊,就算是不姓叶,但血缘关系还是存在的。

三个人也没有在书房久留,很快就出来了,洛幽还有些饿,刚才吃了一半就被打扰了,但却又不想回去,只好让叶陨臣去厨房里找找,打算弄些吃的在房间里吃。

叶陨臣出去的时候路过客厅,洛老太爷正和几个人坐在那里聊天,洛宝宝就抱在怀里,一边说着话一边逗弄着小宝宝,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

而叶陨臣也在那群人里发现了赵子杰的存在,再仔细一看,原来都是正当值的几位领导,难怪赵子杰会在一旁陪同了。

叶陨臣心里有些不高兴,但却也没有多做什么,转身就去了厨房。

而当他拿好了吃的准备上楼找洛幽的时候,却在走廊里看到了赵子杰,赵子杰站在那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已然是在等着他的样子。

“叶少,我们也谈谈如何?”赵子杰说话的语调有些怪异,让人听着很是不舒服。

“你想谈什么?”叶陨臣冷酷的声音没有丝毫感情,冷冷的看着赵子杰的时候,眼神中甚至还透着一丝杀气,与不久前在饭桌上相比,此时的叶陨臣给人一种判若两人的感觉。

在饭桌上的叶陨臣像是一柄厚重的剑,凌厉却还隐藏着锋芒,但现在的叶陨臣却像是一柄染血的剑,锋芒毕露,杀气纵横,透着十足的危险气息。

赵子杰心下一颤,有种全身发冷的感觉,但他总算是见过世面的人,脸色很快就恢复到了正常,同样也冷着声音说道:“自然是谈谈我们彼此之间相同的兴趣爱好,不久前我突然发现,原来我们在某一方面竟然很相似呢。”

某一方面很相似,听了这话,叶陨臣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赵子杰的意思,这人显然是在说对洛幽的感情上,赵子杰的这一番表现,实在是再明显不过了。

这让叶陨臣彻底冷了脸色,毫不客气的说道:“你的想法显然是错误的,我和她之前的感情,又岂是你能比的。”

叶陨臣是绝对不会认同赵子杰的话,相同的兴趣爱好?哼,他对洛幽的感情,绝对不是赵子杰能够比较的,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叶少竟然这么不给面子,不会是怕了我吧,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劝叶少还是不要太自以为是的好。”要说赵子杰这个人,十足的伪君子一枚,而且还是那种自视甚高嚣张跋扈的主,从小到大,他看上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而就在不久前,一次纨绔子弟的聚会上,众人不知道怎么的就谈论起了洛幽,其中许多小公子都表示很喜欢洛幽,赵子杰听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刺激,竟然也对洛幽动了心思。

如果是一般的小明星,估计这个时候早就躺在赵子杰的床上了,但洛幽显然是不一样的,洛家千金的身份足以和他匹敌,至于已婚的身份,赵子杰是半点都没有放在心上,这年头结婚容易离婚更容易,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一点。

叶陨臣周身冷气更胜,直直的盯着赵子杰看,在他看来,这男人才是真正的自以为是,怕他?简直就是荒谬,他敢发誓,洛幽绝对不会看上这样的男人,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花花公子,连给他当情敌的资格都没有,更不用说怕不怕的问题了。

想明白了这些,叶陨臣也没有了计较的意思,手里端着饭菜,叶陨臣也不想耽误时间,冷冷的道:“话说完了就请让开,不要挡路。”

如果不是赵子杰站在了走廊中间,叶陨臣就连这句话都不想对他说,简直就是一种语言浪费。

叶陨臣与赵子杰错身而过的时候,赵子杰才语带讽刺的道:“不要这么嚣张,据说你是同意入赘洛家才让小幽和你结婚的,你们这样的婚姻可是不怎么保险呢,小心洛幽随时都有可能甩了你。”

叶陨臣身体僵了僵,但却什么都没有说,径自走了过去,而在他身后,赵子杰脸色阴翳,冷冷的看着叶陨臣,眼神中带着不屑和讽刺。

赵子杰刚刚那句话也不算是为了打击叶陨臣而造谣,主要是京市里许多公子哥都是这么想的,当然他们这主要也是一种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心理,谁让洛幽现在越来越有名气,是无数男人心目中的女神呢,叶陨臣作为洛幽的丈夫,压力当真是有些大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