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 想好了说/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58】 想好了说

端着盘子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叶陨臣停下了脚步,整了整脸色的神情,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和平日没有什么不同,才敲门走了进去。

敲门是一种来自于灵魂深处对洛幽的敬畏,而直接走进去则是因为两个人之间关系的亲密,这一个小小的动作,也表达了叶陨臣对待洛幽的态度,敬畏却不失亲密。

“小幽,吃饭了。”

洛幽正在看剧本,她这一次挑选的剧本是玄幻类型的,总体来说没有什么难度,就是对演技也不算要求太高,情节大气却简单,走的是经典又俗气的路线,对白也比较好记,主要出彩的地方还是在资金投入上,上亿资金的投入让场面变得恢弘大气,各种服饰都十分奢华,各种拍摄场地也绝对吸引人眼球,开始的时候洛幽还不太喜欢这个剧本,后来还是在洛姑姑的劝说下,才选择了这个,毕竟这是现在电影的热门题材,洛幽想走国际化的路子,还真得有一部这样的代表作。

放下剧本,洛幽就开始认真吃了起来,叶陨臣端上来的食物都是她喜欢吃的,让洛幽吃的很是满意,叶陨臣也在一旁一起吃着,两个人就着小桌子,没有了外人的打扰,吃的格外香甜。

至于赵子杰的事情,叶陨臣没有提起,洛幽也根本就没有说起的意思,饭桌上的那一幕对于两个人来说,同时选择了忽视。

要说洛幽没有什么想法,那是必然的,就如同叶陨臣认定的那般,赵子杰这样自命不凡的花花公子是绝对不可能入得了洛幽的眼的,饭桌上发生的事情,也就是一个小闹剧,过了也就忘记了。

但要说叶陨臣什么想法都没有,那就是不切实际的了,尤其是赵子杰最后说的那句话,还真是有些刺痛了叶陨臣的心。

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一块最柔软的地方,或者说都有着最在意的事情,赵子杰的话里就有叶陨臣最在意的地方,不过却不是那句关于叶陨臣入赘洛家的讽刺,而是洛幽对他的喜欢。

不是不相信洛幽,而是对自己没有自信,洛幽喜欢他,他知道,但为什么会喜欢他,又喜欢到什么程度,而这种喜欢会不会一直延续下去,却是叶陨臣不知道的,与洛幽相比,叶陨臣就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过没用,根本就无法与洛幽般配。

叶陨臣最喜欢在网上看粉丝们说他们相配的留言,这也证明了他心里那丝不安和惶恐,他从未为洛幽做过什么,就好似洛幽根本就不需要他一样,而他自己却是让洛幽帮助过许多次,两者相比,他也就更加的没有自信了。

所以叶陨臣是真的很怕,怕突然间某一天洛幽就发现原来对他的喜欢是不真实的,更怕洛幽喜欢上其他人,那个时候,他又该何去何从呢。

其实对于叶陨臣的这种不安,洛幽也是知道的,甚至还安抚过,就像是那句不会为别人生孩子一样,这已经表达了叶陨臣在洛幽心目中重要的地位,但人类的情绪总是善变的,不安也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毕竟谁也不知道未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洛幽吃过了饭,看了看叶陨臣,眼神中闪过一抹疑惑,这男人似乎有些异常的沉闷,心不在焉的样子,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虽然极力的隐藏,却还是被她发现了。

洛幽想了想,也没有想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只好疑惑的问道:“想什么呢?”

“啊,你吃好了?我送下去。”叶陨臣被洛幽的声音打断了思绪,回神之后也没有听清洛幽说的什么,反射性的站起身,开始有些慌乱的整理桌子。

洛幽眼神中闪过一抹不悦,看着叶陨臣的眼神变得危险起来,平日里这男人所有的心绪都是放在她身上的,现在突然之间被无视了,还真是让她觉得很不好受。

“我是在问你,想什么呢?”洛幽一字一句很是认真的重复道,语气冷冷的同样透着一丝危险。

叶陨臣这才反应过来,感受到洛幽的不悦,想要解释,一时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真的和洛幽说自己是在对未来不安,不用说他都知道,洛幽最不喜欢听的就是这些话了。

犹豫的时候也是沉默的时候,洛幽看到叶陨臣这个样子,神色更冷了,这男人不仅无视了她,竟然还要隐瞒她,是她最近对他太纵容了,所以忘记听话二字该如何写了吗!

这么一想,洛幽就更生气了,怒气压抑不住的开始叫嚣了。

“沉默是什么意思?在想该用什么话来敷衍我?陨臣,你这是有事在瞒着我吗?”洛幽话语中的“敷衍”二字用的有些重了,叶陨臣听到这样的话立刻就慌了。

“我没有!”他只是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说,绝对没有想过要敷衍洛幽!

“想好了说!”洛幽加重了语气,显然是不怎么相信叶陨臣的话。

叶陨臣哪里还敢想,当下就举手发誓道:“我绝对没有想过要敷衍你,我发誓!”

洛幽冷眼看着叶陨臣,叶陨臣明白这是在等着他解释,立刻便接着说道:“我上楼的时候遇见了赵子杰,他说了些不中听的话,我听着很不舒服,但我明白他这是嫉妒我,而且都是废话,所以才没有和你说。”

这个时候叶陨臣也顾不上找什么理由,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了。

洛幽想了想叶陨臣的话,很快便又从中找到了不太对劲的地方,当下脸色就变得更难看,指责道:“你说谎!你要是没往心里去会胡思乱想吗?他说了什么让你不舒服,我倒是要听听看。”

洛幽很生气,因为叶陨臣会因为旁人的一句话就觉得不舒服,但还是有着一丝理智的存在,这才有了后面的询问,她倒是要听听看,赵子杰那人会说出什么样的话让叶陨臣不舒服!

此时的洛幽周身都散发着冷气,在生叶陨臣的气的同时,也对赵子杰有了恼怒的情绪,就算是叶陨臣还没有说明白,但洛幽也可以肯定那个男人说的是不中听的话,不然不会牵扯到叶陨臣的情绪。

叶陨臣不太想说,但却又不能不说,只能低声将赵子杰的话说了出来。

洛幽微微眯起了眼睛,看着叶陨臣的时候,让叶陨臣有种全身发冷的感觉,心中无比慌乱的时候,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中一急,就跪在了洛幽面前,焦急的解释道:“小幽,你别生气,都是我的错,不该隐瞒下,以后绝对不会了!”

“还有呢?”洛幽冷着脸,半点松口的意思都没有,但眼神中却闪过一抹异色,这个男人很久没有跪在自己面前了。

“还有?那个,我不该胡思乱想,不该觉得不舒服,不该将他的话听进心里!”要说现在的叶陨臣还真是越来越了解洛幽了,至少不像以前那般,即使认错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听到洛幽的问话,就找到了事情的关键所在。

“知道不该还去做?你这就是明知故犯!”听了叶陨臣的话,洛幽不仅没有消气,反而更加生气了!这男人现在说的这么明白,不是明显的在说他知道她在意的是什么吗,这简直就是罪上加罪。

要不说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呢,现在叶陨臣和洛幽的情况明摆着就是如此。

叶陨臣很想说他没有,但却无力抗拒,只能低着脑袋默认了,谁让他心里是真的知道洛幽不喜欢他这么想呢。

是啊,洛幽不喜欢他不信任她,更不喜欢他质疑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但他的心里就是会有着不安和自卑的存在,就是想不去想都无法做到,其实叶陨臣也挺纠结的。

而看到叶陨臣这个样子,洛幽就更生气了,真想动动手脚来个家暴什么的,但最终还是没有动,不是舍不得,就是觉得没有意思,这男人任打任骂的态度她早就领教过,说不定越打他还越高兴呢,谁让这男人是小M体质呢。

这样想着也让洛幽愈加恼怒,突然间觉得自己竟然没有什么好办法来惩罚这个男人,这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做错事就要接受惩罚,你今天晚上不准上床睡。”洛幽想来想去也只想到了这么一件事,说完就上了床盖上被子打算睡觉了,竟然气恼的连澡都不想洗了。

叶陨臣苦着脸跪在地上,忍不住在心里恨起了赵子杰,这男人说什么不好,非要说那些话让他郁闷,现在竟然还连累他上不了床,实在是太坏了,以后一定要找个机会报复回来,打的他连他妈都不认识!

叶陨臣的脸色一会郁闷一会愤恨,变来变去最后还是郁闷,可怜兮兮的看着洛幽的背影,犹豫了一下动了动身体,向着床所在的地方挪了挪,然后紧张的看着洛幽,发现洛幽没有注意,便又挪了挪,直到最后挪到了床边才停了下来,但却没有敢碰床一下,只是看着洛幽的背影。

虽然不能上床,但呆在了距离洛幽最近的地方,他也满足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