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小忠犬/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23】 小忠犬

一月末,心星娱乐公司年末庆功宴的前两天,洛幽在叶陨臣的陪同下去了医院,拆石膏的日子到了。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当洛幽再次见到叶陨臣的时候,却十分明显的感觉到了叶陨臣的变化,如果说训练前的叶陨臣还有着一丝属于十七岁的青涩,那么经过这短暂的训练过后,那仅有的青涩也消失不见了,就犹如从夜色走出来的男人一般,沉稳内敛充满了不一样的魅力。

洛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叶陨臣身上那隐藏着的血腥气,虽然不知道叶陨臣受到了什么样的训练,但显然这训练的力度很强,叶陨臣整个人都好似抽高了不少,凌厉的气势再也不像是一个孩子。

只是在洛幽还没有欣赏够叶陨臣的变化时,走近了洛幽的叶陨臣便再次恢复到了曾经的模样,温和安静乖顺,没有任何的危险,看着洛幽的眼神充满了爱慕和眷恋,好似立刻就从铁血杀伐的黑暗帝王变成了温顺乖巧的看家宠物狗,让洛幽都忍不住眨了眨眼睛,然后又眨了眨眼睛。

这是在表演变脸吗?洛幽心里嘀咕着,脸上却露出了一抹笑意,男人的变脸让她觉得惊讶,但更多的却是满意和愉悦,她喜欢这个样子的叶陨臣。

医院里,洛幽腿上的石膏已经拆掉了,露出她那纤细洁白的小腿,虽然伤势恢复的很好,但想要走路却还需要一两个月的修养,叶陨臣细心的向医生询问了许多需要注意的事项,才推着洛幽小心翼翼的回了家。

叶陨臣将洛幽抱到了床上,玉婶贴心的将空间留给了他们两人,叶陨臣走到了洛幽身边,缓缓的跪了下去,他双手握住了洛幽的右手,然后将脑袋贴在了洛幽的右手上,又像是半趴在床边。

“再也不要受伤了,看到你受伤,我会痛。”叶陨臣闷闷的声音响起,像是在请求,又像是在撒娇。

洛幽有种想要抚摸叶陨臣脑袋的冲动,她这么想着,便也这么做了,她将手从叶陨臣的脑下抽出,然后在叶陨臣惊讶的注视下,狠狠的揉了揉叶陨臣的脑袋。

“你这样子怎么看都像是在撒娇的小狗狗呢,不,不对,应该是大狗狗才对。”洛幽打趣的说道,这男人不仅连心思是忠犬,貌似这行为也变得很像了呢,让她觉得可爱的不得了。

叶陨臣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直,但随即便红了整张俊脸,讷讷的说不出话来,只是将脑袋再次埋在了洛幽身旁,不想让自己无措的样子被洛幽看到。

在洛幽面前,叶陨臣的行为和心思总是那般的单纯,每一个反应都直率的可爱。

“不好意思了?”不见不觉得,但今天见到叶陨臣,洛幽却发现自己竟然还是有些想念他的,而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叶陨臣依恋她的同时,她也开始喜欢上了被他依恋着的感觉。

“小幽,我……”叶陨臣想要解释,却被洛幽打断了话语。

“你不是想让我做你的女王吗,换种称呼来听听。”洛幽语气轻快的说道,好似十分随意。

叶陨臣有些迷惑,想了想试探着唤道:“女王?”虽然心里已经将洛幽当作了他的女王,但这般叫出来却有种奇怪的感觉。

洛幽摇了摇头,对这个称呼似乎也有些不太满意,眼神中闪过一抹幽暗的光芒,语气低了两度带着诱惑般的感觉说道:“我是你的女王,便也是你的主人,叫声主人可好?”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刚刚叶陨臣那忠犬般的可爱模样,她就是想到了这样的一个称呼。

叶陨臣错愕的抬头看着洛幽,洛幽也不言语,只是和叶陨臣对视着,温柔而坚持,却又带着一种属于女王的强势,叶陨臣表情有些呆滞,瞬间便沉浸在了洛幽的气息中。

“主,主人。”叶陨臣的心砰砰的跳着,这两个字就像是他的软肋,叫出的那一刹那,他甚至感觉到了自己身体中那不该有的反应。

羞愧的低下头,叶陨臣微微弯腰,尽量掩饰自己的尴尬,他可不想因为这种事情再被洛幽厌恶了,洛幽知道他有这样的反应,一定会再次将他驱逐的!

想到这里,叶陨臣神色一冷,那样的结果让叶陨臣觉得恐惧,他是绝对不会再让那样的事情发生了!

下一刻,剧烈的疼痛传来,叶陨臣狠狠的咬了自己的舌尖一下,腥咸的味道传来,口中的剧痛压抑住了身体的反应,叶陨臣在心里悄悄的松了一口气,这对他来说还真的是一种甜蜜的折磨啊。

叶陨臣的脸色瞬红瞬白,洛幽都看在了眼里,他那微微弓身的动作也没有逃过洛幽的注意,这让洛幽很是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想到了某种可能,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你,会因为这种行为而产生反应?”

洛幽的用词用句很文雅,但实际上这个问题却直接的过分,而且还精准的过分!

叶陨臣的脸色再次变了,苍白中透着一丝惊恐,焦急的想要解释道:“我,我……”

叶陨臣想要说“我没有”,但那显然不是事实,而谎话他又说不出口,只能惊慌的看着洛幽。

洛幽在心里轻轻叹息了一声,这个男人如此畏惧着自己,应该也是因为太过在乎她的原因吧。

“为什么不说下去,我等着听呢。”这些日子以来洛幽也会查看一些心理方面的书籍和病历,尤其是和叶陨臣这种小M心态有关的方面,所以才能在刚才看到叶陨臣那种反应的时候猜到一些。

研究了许多过后,洛幽也得出了一些结论,可以说,在这个男人心里,自己便是他的一切,是他的主宰,甚至可以完完全全的操控他的命运,因为他对她是完全的臣服,从心里到身体,根本就不会有任何抗拒,而她对他的掌控,不仅不是束缚,反而是一种恩赏,她对他的每一个要求,都会让他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感,可以说,如果想要让他快乐,那么就要以主人的身份去要求他,那种强势的高高在上的姿态,便是他无可抗拒的存在,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

她想让他快乐,他便会快乐,她想让他痛苦,他便会痛苦,在叶陨臣认定了洛幽的时候,这一切便已经注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