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叶木头/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29】 叶木头

洛子赫对于洛泠这个半路冒出来的妹妹其实是很疼爱的,两个人相差了四岁,洛子赫一直都像是一个大哥哥一般疼爱着洛泠,不过洛家的孩子都很独立,感情也很内敛,即使疼爱也很少会过分表现出来,所以这种感觉还是需要用心去体会的,只不过有些人能够体会的到,有些人却不能。

“还好,大家都这样。”洛子赫是军校生,也算是弥补洛家在军界后继无人的场面,而洛子赫为人严谨刚毅十分有能力,还没有毕业就因为各种军功而被提升为了上尉,虽然不是多么大的官,但对于学生来说还是很优秀的,而且他也即将面临再一次的提升。

洛泠也算是习惯了洛子赫相对于冷淡的态度,仍旧笑的十分甜美,笑着说道:“才不是呢,只有子赫哥哥最厉害了。”

“是啊是啊,洛泠眼中只有子赫哥哥,当然是子赫哥哥最厉害了。”同样是洛家旁系的一个女孩打趣着洛泠,大家顿时笑开了,众人也都知道洛泠很崇拜洛子赫,却没有人想到洛泠对待洛子赫的感情并不仅仅是那么简单!

洛幽冷冷的看着这闹剧般的一幕,其实爱又有什么错呢,这个世界上谁爱上谁都不是问题,但是爱的方式却是有对有错的,现在这般看起来如此单纯可爱的洛泠,谁又想到会因为得不到洛子赫的爱而变成那种阴狠歹毒的女人,当真是有些可笑。

洛子赫不是那种喜欢被众人吹捧的人,对于这些人夸奖的话语多少有些不太喜欢,看到洛幽一直安静的坐在一旁,便有些关心的问道:“小幽,以后开车要小心哦,伤的这么严重,大家都会心疼的。”

洛家直系在洛幽这一代只有她和洛子赫两人,洛幽就是洛家的小公主,长的漂亮,也很聪明,除了脾气有些不太好,其他的都很让大人们喜爱,而且就算是她那霸道强势的小脾气也是被大人们喜爱的,用大人们的话说,洛家的人就该有傲气。

洛子赫也很喜欢洛幽这个妹妹,虽然他也同样喜欢洛泠,但对洛幽的感觉却更加亲近些,而这也是洛泠嫉妒洛幽的原因之一。

“我知道,子赫哥也是,以后出任务要小心,不要太拼命了。”洛幽的语气很温和,她和这个堂哥的关系一直都很不错。

“是,我也知道的。”洛子赫温和的笑笑,刚毅的线条柔和了许多,眼神有意无意的扫过叶陨臣,流露出一丝暧昧和一丝满意,而这样的眼神也不仅仅是洛子赫这般,整个洛家的人也大多是用这种眼神看待洛幽和叶陨臣的,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什么的更是被众人念叨了好多遍,让洛幽有些无奈,叶陨臣则是腼腆的红了耳尖。

洛泠自然看到了这和谐的一抹,天真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嫉妒的神色,有时候邪恶并不是突然就冒出来的,而是一朝一夕慢慢培养出来的,直到有一天,邪恶的种子再也无法压抑,破土而出,而后茁壮成长!

洛家的除夕真的很热闹,数十人的大聚餐,一起吃饺子看春晚,洛家老太爷给每一个没结婚的洛家子弟都包了一个大红包,就是洛家小姑都有一个,让洛家老太爷免不得念叨了几句,说什么现在的孩子就是不让人省心,这么大年纪了都不知道成个家,让他这个老头子都舍不得闭眼睛,说的洛家小姑又是觉得无奈又是觉得好笑,笑着说如果能够让爷爷一直不死,她就是一辈子不结婚都行,气的老太爷瞪圆了眼睛,也惹笑了一屋子的人。

大年初一是洛家的接待日,关系略远的亲戚,洛家各位直系成员的各种关系,来窜门的,来送礼的,来拉关系的,各种人员排队都排到了大道上,从国家中央首长级人物到各个省市的省长市长级人物,在这里统统都可以见到,只不过这些人大多来见的对象不同,档次高的是来见洛家老太爷或者是洛家爷爷奶奶的,档次低点的就是来见洛幽伯父或者是洛幽的父亲的,总之就是分门别类五花八门。

洛幽站在自己的卧室窗前看着,总有种在看龙套演员海选的感觉,忍不住露出了一个轻浅的笑容。

“小幽,吃点芒果吧,你喜欢的。”叶陨臣端着切好的芒果送到了洛幽的面前,宠溺的说道。

洛幽回头看向叶陨臣,再看了看切好的芒果,有些调侃的问道:“我让你来我家是当客人的,不是当佣人的,你再这么服侍我,我会想付你工资的。”

不过洛幽话虽然这么说,但动作可没有那么客气,拿起水果叉便吃了起来。

“不用付工资,你受伤了,我应该照顾你。”相对于洛幽的玩笑,叶陨臣的神色却认真了许多。

洛幽有些无奈,她怎么又忘记了这个男人的木讷性格了呢,和这个男人开玩笑,还真是一种硬伤啊。

“你怎么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呢?”洛幽有些埋怨的说道,虽然她自己也不是个幽默的人,但总是和一块笨木头交流,她也会变笨的啊。

叶陨臣微微低下了头,似乎有些难过的样子,想了想才说道:“我去学。”

洛幽反射性的问道:“去学什么?”洛幽觉得自己某些时候总是会跟不上叶陨臣的思路,因为他们思考的方向总是会有些差距的。

“幽默。”

“……我觉得你不用去学,因为你现在说这话就挺幽默的了。”洛幽眨了眨眼睛,对这个男人是真的有些无语了,她以前怎么就没有觉得这男人木讷到这种地步呢?

洛幽很是认真的想了想,以前虽然总是和叶陨臣在一起,但实际上却没有什么交流,她似乎一直都将叶陨臣当作是听话的小跟班,她说什么,叶陨臣便做什么,也不需要叶陨臣有什么回应,所以现在当她用心和叶陨臣交流的时候,才会突然发现,原来叶陨臣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

不过,要说叶陨臣真的是木头,那还是真的冤枉他了,洛幽心里明白,叶陨臣并不是木讷或者不懂得幽默,而是在她面前,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都是那般认真,对于她所说的每一句话,这个男人也都保持着一种十分认真的态度,而就是这份认真,才会让叶陨臣显得有些木讷。

想到这一点,洛幽的心里突然多了一种涩涩的感觉,这个男人为什么总是会让她有种不得不怜惜他的冲动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