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姐不待见你/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60】 姐不待见你

试镜结束,剧组主要人员开了个小会,主要还是配角人选的问题。

对于小跟班的角色,剧组内部有两种意见,其一是选择有些名气而且表现力极强的许真,其二便是没有名气刚刚出道而且年纪太小的陆廷,不过陆廷的表现也很有感染力,一时间倒是争执不下。

洛幽对此觉得很无聊,像是看戏般看着众人争吵了一段时间之后,便将眼神扫向了同样保持沉默的陈导,陈煜也接收到了洛幽不耐的眼神,略微一愣,心下有些无奈的暗笑,他竟然从洛幽那淡漠的眼神中感觉到了一丝威压,不可谓不神奇。

“好了,别吵了,人就用陆廷,接下来讨论教官角色的人选。”陆廷表现确实不错,而且还有着这般强硬的后台,陈煜用的还算是满意,刚刚不发言也不过是给大家一个发表自己意见的机会,但采纳不采纳还得他说的算,而且他主要考虑的还是这个教官人选的问题。

剧中教官是一个内心比较矛盾的角色,他是退伍军人,但却因为各种原因加入到了黑社会之中,一身所学来自于国家,却似乎做着危害国家的事,他的矛盾,他的纠结,他堕落的原因,通通都可以成为讨论的话题,这个人物所反映的问题甚至是剧中很重要的隐藏内涵,由不得陈煜不慎重,而且他的内心此时也是有些复杂的。

第一位、第四位、第五位,这三位都各有特色,第一位是有名气而且演技很棒的老艺人,第四位是刚刚退伍比较符合剧中形象的军人,而第五位却是影帝云岩,一个名气极差虽然改了剧本,却让他觉得更加合心意的演员。

陈煜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便只好想着先听听大家的意见。

“第一位孙典吧,有名气有演技,多次获得男配角奖,演这个教官的角色很合适。”

“第四位那个退伍军人也不错,虽然演技差些,但感染力应该更强,而且也有卖点,毕竟是真实的退伍军人身份。”

“但演技不好的话会影响进度,还是孙典合适些,而且本身就有人气……”

一时间会议室里又是争论不休,唯有陈煜和洛幽仍旧保持着沉默,而编剧周雍则偏向于孙典,至于投资方的代表倒是偏向于退伍军人,不过也没有多说,而是偷偷看了看洛幽的脸色,他在来之前已经被洛学心关照过,一切意见都以洛幽为主。

“陈导和洛小姐,您二位的意见呢,要不您二位也说说?”周雍看着吵闹的场面也有些头大,无奈的看向了沉默的两人,其实他们在这里吵有什么用呢,虽然他是编剧,但做主的还是导演啊,而且还有洛幽这个身份神秘的女主角在,他倒是有些好奇他们的意见了。

“这,小幽有什么意见吗?”陈煜还是在犹豫中,想了想便问向了一旁的洛幽,他其实也是有些好奇的。

而洛幽却是犹豫都没有犹豫,便语气淡漠且坚定的吐出了两个字:“云岩。”

这下子小会议室里的众人都无语了,直直的盯着洛幽看。

“云岩?不合适吧,他那名声,啧啧……”一位副导演一边摇着头一边啧啧出声,神色中流露出一丝瞧不起的样子,显然并不看好云岩,而他其实也代表了在座大部分人的心声。

洛幽微微眯起眼,没有理会那个副导演,而是看向了有些惊讶的陈煜,似乎是在等着陈煜的回应。

“小幽怎么会认为云岩合适呢?”小会议室里十多个人,不是说孙典的,就是说那名退伍军人的,倒是没有一个人提过云岩,却没有想到洛幽竟然提了出来,而且还是用着如此肯定的语气,怎能不让陈煜惊讶呢,毕竟在他心里,也同样是认为云岩不错的,只是那名气,他还真怕对影片有负面影响啊。

“演技,感染力,感觉,他是最合适的人选。”云岩试镜时所表现出的那一幕让洛幽十分满意,那种痞气中带着正气,顽劣中带着压抑的感觉,一眼便让她觉得,这才是剧中黑道教官该有的形象。

“唉,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云岩的负面影响太糟糕了,他那些事可谓是众说周知,骂他的人太多,谁敢用?小幽,我也很欣赏云岩的演技,但是这种险却是不能冒的,你是新人,有些东西还不懂。”陈煜语重心长的说道,语气中带着明显的遗憾和压抑,他又何尝不欣赏云岩,但是他却不能不为剧组其他人考虑,这种风险,他承担不起。

不懂?洛幽对这两个字有些不屑,但却并没有从这个方面反驳的意思,而是直言道:“就用他吧,任何风险我来承担,剧组中任何对此有意见的人都可以退出剧组,违约金分文不收。”

洛幽在重新进入到娱乐圈之前想着是要隐藏身份的,她不喜欢太过高调,也不想因此去吸引大众的注意力,但她却有些忽视了自己太过强势不容其他人质疑的个性,低调其实很多时候也意味着更多的麻烦,正如事情都是有利有弊一样,所以此时,洛幽也不想再低调,反而是十分强势的站了出来,反正不管如何讨论,最后结果都是一样的,云岩这个人,她非用不可!

如果说洛幽提议的时候在座的众人都只是惊讶,那么现在洛幽如此强势的发言后,在座的人就不仅仅是惊讶那么简单了。

刚才第一个跳出来发表反对意见的副导演当场便红了脸,语气颇为尖刻的说道:“不要以为有了点名气就什么事都能做,什么话都能说,你负责,你能负责什么,你是能承担起损失,还是能确保这部剧就一定能红,云岩演技不错大家都知道,但就他那名声,让他进剧组这部剧就毁了,还退出剧组不要违约金,你以为你是谁啊。”

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总是有些人需要扮演傻子的角色,不然怎么能够表现出人类智商的差异呢,就像是现在,聪明的人都懂得察言观色以静制动,只有傻子才会第一个站出来,什么情况都不明白,只为了说几句未必会有什么效果的话。

人直未必是缺点,也许还是优点,但很多场合,却更需要用脑袋去思考,在娱乐圈里,没有脑子的人,总是淘汰最快的人。

会议室里有短暂的静默,洛幽冷眼扫过众人,最后将视线落在了这位副导演身上。

“你现在可以从这里离开了。”洛幽的语气强势而冷漠,让那副导演都忍不住瑟缩了一下,但随即便不服气的站了起来,拍着桌子怒喊道:“你凭什么,云岩那样的人怎么能用,你这是想毁了整个剧组吗!”

洛幽这次没有再说话,而是看向了投资方代表,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洛承彬,据说还是洛家远亲,一直在洛学心手下做事,却是在以前没有见过洛幽的,不过关于洛幽的身份也略知一二,自然不会不明白洛幽的意思。

“我代表投资方请你出去,这个剧组不欢迎你。”一个副导演而已,洛承彬还是有权利说出这种话的,这部剧最有话语权的莫过于洛学心和洛幽所代表的投资方,其次才是导演陈煜,而此时陈煜只是皱着眉头保持着沉默,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洛先生,你怎么能这么做?我也是为了剧组好,你难道真想看着这部剧就这么被毁了吗,云岩那样的人根本不能用,就他那个名声,你们以为他还是当初那个影帝吗,如果用了他,我敢保证,你们一定会赔的血本无归……”副导演也是被怒气冲昏了脑袋,语气迫切的解释着,是焦急,也是惊慌,他可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就被从剧组踢出去,要知道这种事情传出去,他可就丢大人了。

“够了,请你出去。”洛承彬打断了副导演的解释,无论事实如何,无论有什么原因,在强权面前,解释都是无力的。

其实在洛承彬心中,又何尝不是在赞同着副导演的想法呢,但是洛幽的话就是决定,他不可能和这个副导演一般愚蠢,得罪不该得罪的人。

副导演被请了出去,众人再次将眼神落在洛幽身上的时候,便都带着一丝小心翼翼的味道了。

“陈导,人选既然都定下来了,您就尽快通知他们吧,我先回去了。”洛幽起身,没有理会众人的表情,径自走出了会议室,带着令人无法质疑的气势。

强势也好,独裁也罢,无论是否重活的洛幽,一直如此。

九月初,学校开学,洛幽高二了,班主任亲自打电话通知了洛幽,洛幽查看了时间表,发现自己竟然真的有几天空闲时间,便去了学校报到。

在学校里洛幽本来就是名人,身份地位相貌都是众人钦羡的对象,而现在的洛幽更是带着大明星的光环,成为了万人瞩目般的存在,第一公主早已经成为了众人热议的话题,而洛幽这个女主角也当之无愧成为了众人追捧的对象,尤其是这些十五六七的少男少女,更是将洛幽当作是偶像一般的存在。

学校里,洛幽刚露面不久便被人群堵住了,一大堆人捧着本子来求签名,让洛幽不耐的皱起了眉头,尤其是当某个男同学过于激动的想要握住她的手腕时,她更是毫不客气的给了对方一个过肩摔,直接将对方摔在了人群里,引起了无数的惊叫声。

“不想挨揍就离我远点。”洛幽微微仰着头,语气有点傲娇。

洛幽走到教室的时候,整个教室的人都在看着洛幽,包括某两位也让洛幽注意了一下的人,愈发憔悴阴翳的郑毅锋,还有看似羡慕实则嫉妒的许琼。

洛幽刚坐下,许琼便走了过来,用着谄媚的语气说道:“小幽姐,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第一公主现在可火了,我都是你的影迷了,能不能给我签个名啊?”

许琼的家庭背景其实是很不错的,但与洛幽相比就差了一大截,而许琼很早的时候就很羡慕那些大明星,甚至想过要走娱乐圈,只不过家里人不同意罢了,不过在洛幽前世的记忆中,许琼却还是进入到了娱乐圈之中,而且还是凭借着洛幽的关系,才混到了一个不错的角色,最后甚至还混到了郑毅锋的身边,成为了郑毅锋的女人。

洛幽脑子里的记忆一闪而过,对许琼愈加厌恶了,也不知道这个女孩是不是没长眼睛,她神情中那么明显的厌恶,对方怎么就看不到呢。

“是啊,小幽,你也给我签个名,我现在也是你粉丝。”郑毅锋也一脸笑容的凑了过来,有些厚脸皮的样子。

“又叫我小幽?我们很熟?”洛幽语气淡然,要说她为什么不喜欢来学校,这面前的一男一女绝对是主要原因,她觉得自己真是好脾气,还有心情应付这两人,如果不是为了她的复仇计划,她早就派古杀的人将这两人做掉了!

其实洛幽的复仇计划也没有太复杂,她就是想着折磨这两人,让这两人过不好,然后十年之后,让他们两也尝尝被人从八十八层高的大厦上推下来的滋味,正所谓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嘿嘿,小幽,你就别和我介意这事了,我听说你最近又要开拍个新电影,你看有没有合适的角色,要不我也去试试?”郑毅锋形象还是很不错的,但这句话说出来却也不过是句玩笑话。

洛幽没理会,倒是一旁的许琼眼睛一亮,有些兴奋的说道:“是啊是啊,小幽姐,您看有没有合适的角色,你给我介绍一个呗,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当明星,能跟着您一起演戏,那就更好了。”

一起演戏?做梦呢吧!

“许琼,离姐远一点,姐不待见你,明白吗?”洛幽声音不大,但整个教室的人可都听见了,一时间教室里安静无比,只剩下了众多看热闹的视线,还有许琼刷的一下子就变白了的脸色。

被洛幽如此当众羞辱,几乎是瞬间,许琼便成为了整个学校排斥的对象,没有人敢招惹洛幽,也不会有人去招惹洛幽,而被洛幽排斥不待见的人,那自然也是众人排斥的对象,毕竟没有人会喜欢找麻烦,更何况许琼本身也不是一个多么找人待见的人,有点小高傲,有点小势利,总是围着洛幽和郑毅锋等人转悠,好多人早就看她不顺眼了,此时被洛幽当众羞辱了,众人更是看热闹的居多。

郑毅锋站在一旁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也不过是皱了皱眉便保持了什么,许琼脸色难看,当场便哭了出来,捂着脸跑出了教室,她也是没脸在这里呆着了。

前世的洛幽就是再高傲也很少会有如此刻薄的时候,毕竟很少有人会让她愤怒厌恶到如此程度,这一世,怪也只能怪许琼自己,竟然不长眼睛的又撞了上来,洛幽又哪里还会客气呢!第一堂课是英语课,老师走进来的时候还没感觉什么,只觉得今天教室里安静的出奇,倒是心情不错,不过当这位老师视线一扫,注意到洛幽的时候,神情就忍不住惊讶了。

“呦,稀客啊,我们的洛大小姐竟然来上课了,还真是难得啊。”英语老师是三十多岁的女人,看起来有些精明的样子,外国留学回国任教,也是学校里高中部最好的英语老师之一,只不过为人有点小毛病,总是觉得人人就该平等,特殊阶级什么的最讨厌了,而洛幽便是她讨厌的特殊人物的典型代表。

其实在这所贵族学校里,特权可谓是比比皆是,只不过太多特权也就显得有些普通了,而且学校校规还算是严格,学生也不会太过分,但洛幽就当真是个例外中的例外,一学年的课程上了不到五堂,连考试都不到场,也难怪这位老师心理不舒服,忍不住讽刺了两句。

洛幽听到这话的时候有种忍不住看天的冲动,她今天是不是来错了啊,怎么总是遇到这些令人觉得不愉快的人呢。

“老师,洛幽平日里很忙的,你快点开始讲课吧,不要耽误大家时间了。”洛幽正在感慨呢,一旁的郑毅锋便忍不住为洛幽出头了,他这也是好不容易遇到了个能够讨洛幽欢心的机会,想都没想就站了出来。

洛幽想,如果是前世,郑毅锋这举动还真能博得她一点好感,但这一世,却只觉得虚伪做作谄媚厌恶,不同了,一切都不同了,局中人和局外人,就是两种概念啊。

“就是再忙也不能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哼,现在我们开始讲课……”老师还是忍不住念叨了几句,但也知道这帮学生不是好惹的,没有继续说下去。

贵族学校就是有贵族学校的不同,英语课全部是英文讲课,而且教授的内容也很广泛活跃,从这方面来看,这没事找事的英语老师倒是有点能力,但洛幽听着听着就忍不住溜号起来,她最近炒股没怎么赚钱,一是因为本金抽出太多,剩余的没有太大作为,二也是因为对近期的股票行市有些陌生,她前世虽然炒股,但熟悉的还是要从两三年后开始,而这几年也不过是知道一些长期股票的升值空间,但这段时期却是空白,这让着急用钱的她很是苦恼,一直想着有没有什么其他来钱快的路。

珠宝生意桑予宁正在筹建中,黑道千金的剧组也即将筹建完毕,虽然都确保能够赚钱,但毕竟时间上还是要等上一段的,而这段期间,洛幽可谓是负资产,毕竟在桑予宁那就纯属是空手套白狼啊,虽然她好意思的这么去做了,但毕竟不是她的风格啊,这也就是她找别人合作,如果这是别人找她,她吖的怎么的也得先踹人一脚。

洛幽正在考虑着,现在这时期什么最赚钱呢,然后便想到了两样,走私和圈地,其实赚钱的东西很多,但是就算是她重生了十年,也不是什么都懂的啊,也就是这些热门产业能了解些,哦,想到热门,洛幽又想到了IT和医疗方面,其次还有物流业和旅游业也不错。

唉,好项目很多啊,可是投资需要钱,办公司需要人,这通通都是件麻烦的事。

洛幽很苦恼,溜号的神情也颇为明显了一点,讲台上讲课的老师本来就一直留意着洛幽,更是将这一幕看在了眼里,没事找事的便叫起了洛幽回答问题,在这位留洋归国英语讲的很是不错的英语老师想来,洛幽这样的花瓶大小姐旷课了那么久,学习方面一定是大大地不好的。

洛幽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还是有些茫然的,询问的看向了讲台上一脸得色的老师。

老师撇了撇嘴,用英语又重复了一遍问题,问题是让洛幽讲述一下京市里她最喜欢的旅游景点,自然也是用英语回答。

洛幽想了想,自己最喜欢什么地方呢?故宫?长城?天坛?洛幽觉得这些地方都很不错,故宫代表了华夏文化的传承,长城更是标志性建筑,但这些地方却不是她最喜欢的,因为她最喜欢的地方是动物园,动物园里的大熊猫和企鹅什么的最可爱了。

略一思考,洛幽便有了答案,开口便是最为正宗的英式英语,那略带着像是贵族一般的腔调,着实震惊了不少人。

洛幽不是花瓶,前世不是,今生更不可能是,她是传承世家里培养出来的红色子弟,可谓是华夏最正宗的贵族,她所学的绝对是最具有内涵和底蕴的东西,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甚至都是从小培养起来的,优雅尊贵的气质由内而外,就如洛家姑姑所设定的公主形象一般,洛幽就是最正宗的公主。

老师脸色由得意到惊讶再到尴尬,后来的一堂课再也没有叫过洛幽回答问题,洛幽坐下之后便开始继续思考,做什么好呢?

而她这种淡然随意优雅从容的样子,更是被同学们看在眼里敬佩在心里,下课后不久,课堂上发生的这小小一幕就传遍了整个学年,为洛幽辉煌的成绩中又添了小小的一笔。

而想了一堂课的洛幽突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今年九月末,也就是一个月的时间都不到的时候,国内某个地区发生了八级地震,死亡人数将近七万人,受伤任务更是高达数十万,造成的损失更是无法估计,可谓是全国哀悼,洛幽前世甚至还用自己的零用钱捐了六位数的款项,现在重活一世,面对如此严重的问题,洛幽想,自己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蝴蝶效应是很可怕的,洛幽是想改变自己和家人的命运,但却没有想过真的干涉什么国际上的大事,只是这人命关天,洛幽再冷情冷性,也终究过不去心里那道坎,没想到就算了,但现在想到了,她就不能不管管了,而且时间紧凑,一个月的迁移和防范,她也只能希望事情不会像原本那般糟糕了。

上完了第一堂课,洛幽便离开了学校,重新上一遍学挺没意思的,纯属浪费时间,该学的不该学的她早就都学会了,这一次来过之后,估计一年半载的也就不用再来了。

洛幽想着地震的事,直接说是指定行不通的,她又不是地震局的那些专家,最多也不过就是打个电话或者写封信通知有关部门,而且还得冒着被人当成精神病抓起来的危险,或者就是对方根本不予理会,直接将自己的好意略过去,这自然是洛幽不能够接受的。

那么该怎么办呢?洛幽很认真的想了又想,最终却有些束手无策的感觉,不由的感慨一句,这年头做好人好事也不容易啊,她总不能说她是从未来重生回来的吧,估计到时候真的就将她抓到精神病院去了。

最后洛幽确定了两条路走,第一条是走最低路线,县官不如现管,哪里有问题就报告哪里,而第二条则是通天大路,有言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她需要做的就是让某位知道这个消息,至于结果如何,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洛幽让肖潇弄来了一张不记名电话卡,又从古杀的信息网络中弄到了几个私密电话号,再加上变声器,电话便一个接着一个打出去了,时间紧迫,她也不想浪费时间了。

领导的电话号码那绝对是一般人不知道的,权位越高的领导越是如此,所以当某位领导接到某个未知来电的时候,平日里不动如山的表情都变得有些凝重了。

“你是谁?”

“领导,你相信预言吗?其实你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一名预言师,你可以叫我幽魂,也可以将我当做是一缕幽魂,九月末,川地八级地震,如果可以,就少死些人吧,以后我们也许还会有联络,这里就不多说了,电话费不便宜,再见。”

某位领导呆呆的看着电话,第一反应就是恐吓电话,第二感觉则是精神病院的精神病忘记吃药了,但很快便陷入到了沉思之中,因为无论是什么原因,单单是能够知道这个电话号码这一点,就足够引起他的重视了,全国上下,世界各地,知道这个电话号码与他有联系的,不足十人,而这十人每一个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但现在这个电话被一个陌生人或者说是神秘人知道了,甚至还通知了一件这么诡异的事,由不得他不慎重。

洛幽挂断电话便取出了电话卡,折吧折吧扔进了垃圾桶,这才让车启动,离开了这个陌生的地方。

尽人事听天命,挂断了电话的洛幽去了古杀的训练基地,一边训练一边继续思考着,她到底该做点什么来赚钱呢。

训练到了中午,洛幽的亲卫队成员都聚集在了基地的食堂一起用餐,基地的各种配件设备很完善,食堂的配置也很不错,中间的大屏幕上正播放着国际上的各种新闻,虽然不会涉及什么机密消息,不过还是有些内容的,洛幽起初并没有多少兴趣,但当她听到某个消息时,却忍不住眼前一亮,突然有了个不错的注意。

新闻正在播报的是关于QBA篮球比赛的赛况,预选赛已经开始,这是国际性质的篮球比赛,也是全世界各国球迷关注的话题,尤其是数万亿赌金汇聚的赌球盛况,更是为这场比赛增添上了浓重的一笔,不可谓不疯狂。

赌球!洛幽终于想到了最快的赚钱方式!她是没怎么看过这样的篮球比赛,但不能够忽视周围喜欢看球的人多啊,前世的她可不是喜欢逃课的忙碌份子,单只是坐在教室里听那些男孩子打了激素一般的讨论各种比赛问题,就足够洛幽记住每年度的最终胜利队伍了。

洛幽再一次感谢自己那十分优秀的记忆力,终于让自己想到了一个这么好的吸金方式,只是问题又来了,赌球需要资本啊,这原始赌金从哪里弄呢?

洛幽想了一路,直到回到了家,才拿起了电话,打给了外婆。

“外婆,咱俩谈笔生意吧。”和自家人谈生意什么的还是直接点好,本想着不靠家里做点什么事业,毕竟前世一直都带着洛家大小姐的光环,最后弄的那般下场,心里有些不服气,但现在认真一想,有资源不用那就是笨蛋,更何况是这种百分百赚钱的事情,正所谓互惠互利肥水不流外人田,何必要去计较那些小事呢。

想到这里,洛幽不由的想到前世自己曾经在酒后颇为嚣张的说过一句话:姐就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公主,要身份背景有身份背景,要钱有钱,要貌有貌,要智商有智商,要学位有学位,要名气有名气,你们爱咋咋地吧!

现在想来,洛幽不由的想笑,总是被人评价为嚣张跋扈的自己似乎还真的是如此啊,不过她可不认为这是缺点,她有嚣张的本钱,旁人的诋毁那就是羡慕嫉妒恨。

“谈生意?你想谈什么生意,小幽啊,你这个小东西又在搞什么怪呢?”古外婆有些好奇的笑着问道,语气颇为慈爱。

“外婆,借我笔钱吧,三个月后我还你本金外带百分之二十的利息,怎么样?”洛幽说的很是有自信,而且也很豪爽,要知道这样的借贷方式可是比高利贷还黑啊。

“借钱?臭丫头,你需要钱就直说,还借什么钱啊,外婆要是要了你的利息,那不得让口水淹死,小东西,到底什么情况,从实招来。”古外婆有些恼怒的提高了声音,自家外孙女向自己借钱还要带利息,说出去不是让人笑话她这个做外婆的亏待晚辈吗!

“外婆,您别生气啊,您要是不接受这样的条件我就找别人借钱去了,资金数目可不小,我也不是和您开玩笑的,您老要是不愿意就当我没说啊。”洛幽在电话这头露出了一丝小狐狸般的笑容,以退为进,她就不信外婆不上钩。“小东西别和你外婆我玩这一套,你就说吧,你想要多钱。”古外婆那可是人老成精的人物,哪里会不明白洛幽的意思呢。

“呵呵,钱自然是越多越好,如果外婆方便的话,能借我个三五亿美金,最好不过了。”洛幽对古杀内部情况还不是十分清楚,到底能够拿出多少资金也不了解,认真想了想才提出了这样的一个数字,这在她看来并不算太多,当然不少也就是了。

只不过洛幽觉得不多,古外婆却是吓了一跳,莫要说是三五亿美金,就是三五亿人民币那也绝对不是小数字啊,这丫头到底是在搞什么呢,一张口就要借这么多钱!

“三五亿美金?你要做什么?”古外婆的语气都有些变了,神情也严肃了起来,她现在倒是希望洛幽是在开玩笑,但听着对方那语气明显不是,这让她有些纠结,洛幽就算是再优秀,她再喜欢洛幽,在她心里洛幽也还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也许早熟了些,也许聪慧了些,但怎么的也不会和三五亿美金牵扯上什么关系啊。

“唉,外婆,其实我用来做什么,只要您想查就一定能够查得到,但我实在是不想说,而且就算是我说出来,估计您也觉得不靠谱,这样吧,我最近要开拍一部电影,我投资了两千万进去,保守估计这部电影的票房收入能够超过两亿,我就拿这部电影的收入做抵押,您借给我一亿,三个月后我还给您一亿两千万,您意下如何?”

从三五亿美金降低到一亿人民币,洛幽心下有许多无奈,常言道靠人不如靠己,其实这句话说的还是很对的,就像是古外婆这样的长辈家人,明明心里是爱护着自己的,也是很支持自己去做些事情的,但是同时却也会限制着自己考察着自己,用他们的眼光和经验评价着自己所做的事情,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这样的方式又何尝不是一种控制手段,让她不能够随心所欲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呢。

钱这个东西,只有自己赚来的才会用着舒心,用着随意,就算是拿来点烟烧火了,也不用理会旁人的眼光,而一个孩子,想要真正的独立,具有自主选择的权利,那么也只有在经济上独立了,才会拥有这样的底气和资格,而这其实也是洛幽不想靠家里发展的原因之一,她只有拥有了自己的势力,才能够完全自主的去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

前世的自己就是没有想过这样的道理,才会最终在婚姻大事上选择了妥协,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痛,重活一世,这样的错误她是绝对不想再犯了!

电话的另一头,古外婆陷入到了短暂的沉默之中,她也能从洛幽的语气中感觉到一丝的无奈和妥协,但这并不能让她放心,反而更加的疑惑,三五亿美金,洛幽到底想做什么呢?古外婆很想问,却也能从洛幽的话中明白,这件事估计是问不出来的,而这也让她有些担心,倒是忽略了洛幽语气中的那丝无奈了,在她想来,孩子往家里要钱,就算是没有给那么多,也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啊,毕竟孩子还那么小,又哪里有什么重要的事呢。

是啊,过了这个年洛幽也不过才十六岁,当真是一个孩子的年纪,在长辈眼里,又哪里会将洛幽放在平等高度上对待呢。

“说什么抵押不抵押的,你要是真有急事用钱,外婆哪里会不帮忙,只是你这开口三五亿美金,现在又是一亿的人民币,而且你还不想说你要做什么,外婆哪里会放心让你去做,还有丫头你说的那两千万投资是怎么回事,你从哪里弄来的两千万,就是你拍片的片酬也不可能有那么多吧,你到底是想做什么啊,你都快把外婆弄糊涂了。”古外婆是真糊涂了,一口气问了一大堆问题。

洛幽这头当真是在无奈的叹气了,她发现自己还是高估了家人对自己的态度,或者说,她还是高估了自己,看轻了事实。

“外婆,呵呵,您老别着急,我这就是和您开玩笑呢,其实也就是想着看能不能多投资几部电影什么的,您要是不放心,咱这就不做了,对了,我还得感谢您给我介绍的那两个人呢,当真是不错啊,谢谢您,让您操心了,等过段时间我有空就去看您啊,我经纪人来找我有事,我这就不说了,您老也早点休息,不要太操心了啊,外婆,再见啊。”

洛幽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有点不太有礼貌,但心里却是有些憋屈的,本来还想着肥水不流外人田,在家里筹点资金,多给点利息,现在看来这也不过是自己美好的幻想,不过仔细想想,也是自己有些太急躁了,毕竟这么大笔资金的流动哪里会不慎重呢,但她又不能说是拿出来去赌球,如果真的说出来,一定得被老人家好好大骂一顿,毕竟这种事在老人看来就是玩物丧志是赌博是不对滴。

……

本文V章节如无意外会在每天凌晨过五分上传,水草会尽量保证日更,谢谢朋友们的支持和喜爱,希望朋友们看文开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