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我罩着你/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61】 我罩着你

洛幽叹口气放下了电话,她现在有一大堆能够赚钱的点子,但就是没有钱投资,当真是有些憋屈,钱这个东西有些时候还真不是个东西!

而电话这一头被挂断了电话的古外婆脸色也不怎么好看,她倒不是觉得洛幽没有礼貌,而是担心洛幽太过激进,她倒是相信了洛幽要投资电影的理由了,所有到没有不久前那么疑惑了,便也没有打电话给洛幽,只是觉得还是让洛幽冷静下来好好想想才对,投资这种事可不能脑袋一热就投了,在她看来,洛幽现在就是如此,刚进入到娱乐圈想有一番作为,这本来是好事,却不好太过激进。

古外婆的想法自然是好意,但也正是因为这份好意,也让洛幽彻底的断了向家里各位亲人长辈借钱的意愿,也许以后等洛幽成长起来后会和家里的人合作,但却再也没有提过借钱之类的事情,而直到洛幽的经济帝国横跨全世界各地的时候,洛幽的众多长辈也不由的为此感慨。

早餐过后,洛幽正在考虑今天去做点什么,黑道千金的拍摄还没有开始,她有几天空闲的时间,是去训练基地训练好呢,还是外出逛逛找点赚钱的门路,总之是没有了去学校上学的打算,现在的洛幽就觉得,上学什么的最讨厌了。

而洛幽还没有想好呢,就听到了门铃声,片刻过后玉婶就拿着一个小包裹走了过来,有些开心的说道:“叶少爷邮寄回来的包裹,是送给小姐的礼物呢。”

洛幽有些小小的意外,她可不觉得叶陨臣是这么懂得浪漫的人,虽然寄了一封信回来,但想到信中叶陨臣那表现出来的呆呆的样子,还是让洛幽忍不住想笑,这男人在她面前总是傻得可爱,也不知道这次寄回来的会是什么东西。

洛幽有些好奇的拆开了盒子,看到里面的东西,愣了愣,又愣了愣,最终还是没忍住的低骂了一句:“说他傻还真傻,竟然寄回来了一块破石头。”

叶陨臣因为被送进的是秘密部队训练营,没有特殊事情根本不可能随意外出,甚至连打电话通信之类的事情都有限制,好在叶陨臣身份较为特殊,又是洛家人送进去的,所以才能寄封信寄点东西什么的,而这次就是寄了一块石头,洛幽念叨了两句,看到石头旁还有一张小纸条,上书一行小字:记念,送给最亲爱的人。

洛幽翻了个白眼,她怎么有种回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错觉呢,不过虽然觉得叶陨臣有些老土,但心里却还是甜滋滋的,对这个男人的感情又浓重了一分。

九月五日,黑道千金剧组开机仪式在京市天演拍摄地开办,全剧组主要人物全部到场,洛幽作为女主角,更是成为了媒体等诸多人士关注的对象,拍照,采访,洛幽淡然且优雅的气度,再一次折服了所有人。

事后许多媒体甚至不约而同用着类似的标题将洛幽好一顿夸赞,像是什么公主气质,神秘优雅,贵族之后,豪门千金等等等等,十六岁的洛幽俨然成为了媒体的焦点,而且也在媒体的推动下,再一次落实了幽公主这三个字。

开机仪式简单且隆重,开拍的第一幕自然需要洛幽这个女主角上场,至于本戏的男主角当红偶像小生顾格,倒是略显悠闲的在一旁看戏,他在剧中饰演的是一名在黑社会卧底的警察,为的就是一举打垮洛幽所在的黑道帮派,却未曾想因为洛幽的关系而真正的身在局中,不仅摆明了卧底的身份,还利用警察的身份和洛幽联手,将洛幽在剧中的对头一网打尽,只是在最后却也不得不面对正与邪的选择,只是还没等他做出选择,洛幽就因为漏网分子而出现意外,在大结局最纠结的时候死掉了,但那个时候洛幽所演绎的黑道千金,却已经成为了一方黑道霸主。

顾格所演绎的虽然说是男主角,但实际上和洛幽的感情戏却不多,最感人的也不过是一种徘徊在生死中的战友之情,还有那种又怜又爱的宠溺与照顾,而且剧中年纪上差了四五岁,剧本主要的讲述内容也不是爱情,所以两个人之间倒也不需要什么感觉。

第一幕开始,讲述的是洛幽父母健在时的故事,也是整个剧本的开端,洛幽剧中出场年纪定位在十八岁,化妆师也将洛幽打扮的成熟了一点,再加上一身十分精简干练的黑色皮衣,一个又霸气又冷酷的黑道千金便出炉了。

洛幽站在了指定的位置,这一幕讲述的是她随着父亲去和其他势力老大谈判,谈判开始的时候言笑晏晏,但后半段却突然发生意外,眨眼间就变成了刀光剑影,洛幽被几个保镖护着,没有动手,脸色冷漠,其中甚至还带着一丝厌恶,陈导给洛幽讲述这一幕的时候就说过,这时候洛幽所演绎的黑道千金凤宁的心里是十分矛盾的,她明白自己是什么样的身份,但却同时也厌恶着这样的身份,她内心一直都是矛盾的挣扎着的,而这样的心里思想则是从一开始一直到最后都是存在着的。

洛幽的演技真的很棒,她也算是成名近十年的老戏骨了,脸上的每一个表情都很到位,就是眼神都显得有些矛盾,那种厌恶和挣扎,那种隐忍和冷漠,让周围看着这一幕的众人,都忍不住暗暗赞叹。

“OK,过!”陈煜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兴奋,这第一条就拍的他很满意,这也算是带给整个剧组的一个美好开端,让陈煜对这部剧更加期待了。

接下来的戏也都有洛幽出现,洛幽是这部剧当之无愧的主角,几乎占据了整部戏百分之八十五的时间,戏份极重,这一拍就到了中午,匆匆的吃了几口饭便继续开始工作,好在饭是肖潇亲自做好带来的,洛幽吃的很是满意,夸奖了肖潇几句,愣是让肖潇红了小脸蛋,很是可爱的样子。

下午一直到了四点多,洛幽的戏才结束,卸完妆正要回家休息,就看到云岩向着她走了过来,一脸有话要说的样子。

其实洛幽早就注意到云岩了,每一幕休息的几分钟时间里,云岩似乎都想和她说些什么,但神色比较犹豫,一直到了现在才真的走了过来。

“有事?”洛幽语气还是那般淡然,对于这个比较欣赏的演技派影帝,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热络,这倒不是她故意表现的冷漠,一是本性如此,二也是有这样的一句话,君子之交淡如水,真正适合交往的人,不需要那些虚华的东西。

“可以谈谈吗?”云岩表情有一丝尴尬,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的了,但面对这个比自己小了那么多的小女孩,他就是觉得有种不自在的压迫感,好像自己才是那个刚刚出道的新人,而面前这个女孩才是自己的前辈一般。

“当然,一起喝杯咖啡吧,我累了。”拍了一天戏,饶是洛幽体力很不错,精神上也有些疲惫了。

“好。”天演拍摄地是京市很有名气的拍摄地,附近各种配备也都很齐全,洛幽让肖潇和李昂宇等人都坐在车里等,便随着云岩去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屋,两个人坐下,洛幽要了一杯自己喜欢的拿铁,云岩则要了一杯蓝山。

“我想我应该对你说声谢谢,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愿意帮我,但在这种时候,你这么帮我,其实和救了我一命差不多了,如果有什么是我能够做的,你可以直说。”云岩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将自己的想法直白的说了出来,他在娱乐圈混的久了,看的多了,许多事情也就都明白了,他从来不相信有人会平白无故的帮谁,更何况还是一个对自己来说根本没有任何交往的陌生人。

云岩这一番话,虽然有着道谢的成分,但更多的还是带着一种无奈的了悟。

从试镜的地方出去,云岩便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虽然极为用心的研究了剧本,准备出了那样的一幕戏,但实际上他却也明白,娱乐圈里并不是谁的演技好谁就能红,他的名声太差,如果是小成本的作品也许还会借着他来吵吵名气,但这种精心制作的剧本,他的加入就极有可能是一种污点,所以云岩根本就没有报什么希望。

但是事情的结果却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他竟然被选中了,他当时甚至觉得比自己获得影帝的时候还要兴奋,只是当他十分感激的向着亲自打电话来通知他的陈煜道谢时,对方却说这并不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是面前这个年仅十六岁的女孩一力促成的,这就让他不得不多了一些心思。

这个女孩为什么会帮自己?又有着什么样的目的?虽然云岩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好被人利用的地方了,虽然他退出了娱乐圈,但洛幽这个刚刚出道就红遍了半边天的新人却还是知道的,对方背景很强,演技很棒,硬件软件条件都很过关,又需要自己做什么呢?

带着这样一份疑问,云岩坐在这里,不过他也在心里暗暗的告诉自己,为了能够继续生存下去,为了自己的孩子可以拥有正常人的生活,为了还清那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的债务,只要是他能做的,他都愿意去做。

“你觉得我会让你做什么?”洛幽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她太聪明了,而且对于娱乐圈里的门道也太熟悉了,她甚至并不觉得意外这个男人会如此说,这就是娱乐圈里的一种现实,或者说这也许就是生活中的一种现实,天上掉馅饼的事也许会有,但被砸中的人未必就是幸运。

听到洛幽的反问,云岩自嘲的笑了笑,语气无奈的说道:“你背景很深厚,演技很不错,外形条件也很好,人气越来越高,我真的想不明白自己能为你做什么,我现在可以说落魄的连个乞丐都不如,人人都躲着我,一身的债务,黑到底的人气,呵呵,你说这样的我到底能做什么呢?”

云岩笑着,那笑容却说不出的心酸,他是被现实打压过的人,对自己实在是缺少信心了。

“我确实不需要你做什么。”洛幽喝了一口咖啡,语气很是随意的说道,她并不会觉得这个男人很懦弱,受到点打击就毁成了这个样子,背叛,入狱,债务,生活压力,这些种种足以让这个骄傲的男人面对现实,从云端跌落,这样的差距也足够一般人无法承受,洛幽对此可以理解,只是她却并不希望男人一直这样下去。

不等男人说什么,洛幽继续说道:“云岩,你是影帝,不要愧对了这两个字,我给了你这次机会,你要好好把握,不要让我失望。”

云岩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有些酸涩的问道:“你不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为什么要帮他?在他对人性完全没有了信任的时候,在所有人都冷漠的排斥他的时候,为什么还会有人愿意帮他?为什么!

云岩的声音是有些哽咽的,并不是想哭,而是觉得有些艰难,这段时间他实在是经历过太多的拒绝和冷漠,现在突然间感觉到了那么一点点温暖,让他实在是有些受宠若惊。

洛幽短暂的沉默了一会才幽幽问道:“你还没有和哪家公司签约吧?”

云岩摇了摇头,神色有些自嘲,他现在这个样子哪里还会有公司要他呢。

“那就和我签吧,明天我会带合同过来,你觉得可以就签约,不可以就算了,不勉强。”洛幽留下这句话后就走了,咖啡已经喝完,她也该回家好好休息去了。

独自一人的云岩坐了许久之后才起身离开,心里有些乱,想弄明白的事情也没有得到什么确切的答案,洛幽的态度很淡然,却也给了他一种神秘的高深莫测的感觉,他根本就无法看透洛幽到底是个什么心思,不过不知道为何,在这纠结烦乱的心情之中,云岩却又感觉到了一种叫做希望和期待的东西,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即将破土而出一般,那种整个人生都将会改变的兴奋感,让云岩整个人周身的气息都有了不同的变化。

“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落魄的连个乞丐都不如了,又何必去想别人会算计我什么呢,虽然没有弄明白她为什么要帮我,但总归是好的,洛幽,洛幽,呵呵,还真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小丫头啊。”云岩离开的时候喃喃自语着,说着说着还多了一丝笑容,笑容中少了自嘲和沉重,倒是多了一抹愉悦和轻松,似乎就是在这个黄昏的咖啡屋里,和一个年仅十六岁的小女孩的一番交谈,就让云岩解开了这段时间里一直压抑在心里的心结。

以前的事情既然发生了就已经无法改变,为了孩子,也为了自己,更为了那个女孩的一句不要让我失望,云岩想,他会努力的,从云端跌落是他的惨败,但再重新爬起,却也是一种愈加灿烂的荣耀!

这一刻,这位沉寂已久的影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重生了!

洛幽和云岩所签订的合约与一般艺人和心星娱乐所签的合约是不同的,因为这份合约是签给洛幽本人的,就如同半年多前洛幽让洛家姑姑签下的那些艺人一般,这些艺人虽然名义上是心星的成员,但实际上却是掌控在了洛幽手中,这些艺人所带来的收入除了小部分支付给心星娱乐公司以外,大部分还是进入到了洛幽手里,只有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才会成为自己的酬劳。

而对于这些未来的天王巨星,洛幽的手段不可谓不黑,通过洛家姑姑出面,最少签约的时间都长达五年,有的更甚至长达十年或者是十五年,而且即使如此,那些艺人也是满心欢喜的同意了这样的条件,不是这些艺人愚蠢不懂得计划自己的未来,而是在洛幽没有找上他们之前,这些所谓的未来的天皇巨星,最好的也不过还是一个刚刚出道的小明星,其中大部分更是做着默默无闻的工作,就像是送外卖的陆廷那样。

对于这些人来说,洛幽所带来的就是他们人生中不可多求的机遇,又哪里会有人能够真的抗拒这种诱惑呢。

那些正在成长中的艺人没有,未来的天王陆廷没有,现在的影帝云岩也没有,对于他们来说,这一纸合约绝对是雪中送炭,是他们迷茫阴暗的人生中乍见的一抹光亮,是需要感激的存在。

“六比二比二,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合约。”第二天片场,云岩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合约说道。

“嫌少?”洛幽拿出的这份合约和她给其他人签的一样,六指的是她,其余的两个二便是艺人本身和新星娱乐公司两方,云岩虽然不是新人,但从某种程度来说,他甚至还不如新人。

洛幽虽然佩服云岩的演技,愿意帮他一把,但基本的原则还是有的,她是商人。

“我哪里有嫌少的资格,只是没想到和我签约的主要方竟然是你,只是这样不会影响你和心星的关系吗?你也应该知道,我这样负价值的艺人是没有资格和心星签约的,即使是这种三方合约。”云岩的语气与其说是自嘲,不如说是有自知之明,这样的合约虽然和他巅峰时期是云泥之别,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却已经极为难得了,要知道这里面牵涉到的不仅仅是钱的问题,更多的还是资源,有着心星做靠山,他至少还能在演绎这条路上走下去,不至于真的无路可走。

“不用想那么多,签过了合约你就是我的人了,以后我罩着你。”洛幽可以感受到云岩话语里那丝对自己真心实意的关心,语气也不由的轻松了起来,颇为豪爽的将云岩纳入到了自己的羽翼之下。

云岩此时的心情很是复杂,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虽然心里有些担心,但合约还是签了,面前女孩那自信的模样,让他也不由的愈加自信起来,而且和心星娱乐签约比起来,他似乎更加喜欢和面前这个女孩签约,那种充满了希望的感觉,真的很美好。

拍摄继续,陆廷每天都会很早到,无论有戏没戏都会认真的在一旁学着,而在此之前,凡是洛幽出现的时候,他都会微微的低下头,略带谦卑的和洛幽打着招呼,微垂的眼神中是满满的敬慕和信赖,就如同云岩对洛幽的感激一般,陆廷也是如此,而且还更加的纯粹,能和洛幽一起演戏,对他来说就已经是一件无比兴奋的事情了。

陈煜导演对片场里的气氛很满意,大家相处融洽,大牌懂得韬光养晦低调做人,小明星懂得谦虚谨慎圆滑世故,虽然洛幽这个女主角冷漠了一些,但却也不是易怒的性子,虽然有着距离感,却不会让人厌恶,反而有种不敢轻易碰触的疏离,优雅且尊贵,倒是也少了不少麻烦。

李昂宇作为经纪人也愈发的合格了,长袖善舞,精明剔透,处处为洛幽着想,再加上一个细心体贴全方面辅助人才的肖潇,两个人将洛幽照顾的无微不至,即使是拍戏这么辛苦的事,也愣是胖了两斤,让周围许多人羡慕不已,不过偶尔背后也会冒出几句冷言冷语说洛幽是在耍大牌,但却没有一个人敢真的在洛幽面前表现出负面情绪,洛幽神秘的背景几乎成为了公开的秘密,只要不是傻到家的人,还真不敢来找洛幽的麻烦,前车之鉴可是血淋淋的存在着。

而在拍摄黑道千金之余,洛幽所代言的MM也完成了广告拍摄,进入到了正式宣传阶段,洛幽再次以青春多变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电视上,网络上,街道上,各大媒体报道上,广告加上正在热播的第一公主,还有黑道千金的前期宣传,几乎处处都能够见到洛幽的影子,让洛幽几乎成为了此时最具有人气的明显之一,虽然她不过刚刚出道半年而已。

而在忙着娱乐圈里的事情之余,洛幽也没有落下其他的抢钱计划,尤其是和桑予宁合作的珠宝公司,手续都已经办好了,名字就叫做幽宝,本来是要叫做幽宁的,但桑予宁不同意,最后才定为幽宝,觉得这个名字既有着神秘优雅的气息,又带着青春的可爱味道,洛幽没什么意见,便这么定下来了。

幽宝珠宝公司的总部前期设在了天佑集团的总部里,既节省了资金,又充分利用了现有资源,而且还避免了桑予宁两头奔波的辛苦,可谓是一举多得,而珠宝公司的门面则选在了京市最为繁华的地段,不过还在装修和筹备中,想要开业还要等上一段时间,而洛幽在拍戏之余也没有闲着,抽空还设计了多款风靡世界的珠宝,其中大部分也都是她曾经设计过的,不过再次设计出来,却又综合了一些其他因素,让自己的设计变得更加完美。

人都是需要进步的,她也不想一层不变的拿原本的东西出来顶缸,那样会让她觉得没有意思,而也就是因为她的精心设计,让桑予宁再一次大开眼界惊讶不已,对自己选择和洛幽合作更加的有信心了。

洛幽拍戏的时候,私人电话都会交给肖潇处理,娱乐工作方面的事情则有李昂宇负责,两个人分工合作配合默契,肖潇也用自己的能力,再次向李昂宇等人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年纪从来都不是能力的局限,而也因此让洛幽这个年纪尚小的女孩,获得了另一方面的关注,因为她身边出没的,加上她自己,都是年纪不满二十岁的孩子,但这些孩子却有着非常出色的能力,让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当然这种现象也不过是刚刚出现而已,洛幽亲卫队成员大部分还在保密中,偶尔出现也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不过当这些人随着洛幽纵横商场,名扬世界各地的时候,世人无不真正的惊讶这支黄金团队是如此的年轻。

话题扯得有些远,努力拉回来。

洛幽刚拍完一幕戏休息的时候,肖潇报告道:“桑予宁桑小姐于三十七分钟前来电,希望您能给她回电,应该是关于三天后国际珠宝展在京举办的事情。”

洛幽点了点头,对于这个珠宝展她也听说过,有许多来自于全世界各地的珠宝设计师都带着他们的作品参加了,其中包括了许多上千万价值的珠宝,甚至还有一些超过了九位数,吸引了极多的人慕名而来。

而这场珠宝展是采取世界巡游的模式,华夏这一站正好在京市举办,桑予宁便邀请了洛幽一起参加,如果不是洛幽设计出来的珠宝还在打造中,洛幽也许也就参加了,毕竟这种比赛也是珠宝设计师与其珠宝最快的出名方式之一。

洛幽和桑予宁交谈了两句,便定下来了一起到场的时间,而后又和陈煜导演提前打了招呼,洛幽觉得自己是一个敬业的演员,每一场戏都是用了心去演绎,但她也更加是一名敬业的商人,偶尔为了自己的事业请下假,也是应该的。

陈煜没有询问原因就直接允了假,态度好的让周围几个人看的羡慕不已。

三天后,洛幽穿着一身黑色金边的短裙出现在了珠宝展的会场,与她同行的桑予宁则穿着一身干练的职业套装,两个女孩年纪都很小,但穿着上却多了一丝成熟的气息,再加上过人的容貌和极为特别的气质,刚一入场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会场里聚集了许多人,而且是全世界各地的人都有,洛幽现在很红,但名气还只是在国内而已,在这外国人汇聚的地方,倒是缺少了一些知名度,但却也没有因此而少了关注,倒是许多人都很好奇这个精致的东方女孩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年纪太小,可不太适合这种珠宝展呢,毕竟来的贵妇人和名流千金都是成品,而不是半成品。

“小幽,和你一起出现就是这点不好,吸引太多人注意了。”桑予宁也很漂亮,但站在洛幽身旁,就有沦为陪衬的嫌疑了,不过她也乐的自在,对于这种情况她可是早就做好了准备的,毕竟能够在华夏和洛幽一争长短的人,还真不多。

身份背景,家世容貌,名气才情,再加上仅有十六岁的年纪,种种比较起来,洛幽这位新生代的公主殿下,可谓是当之无愧,当然这是与同辈人的比较。

洛幽眼神扫过全场,却是微微的摇了摇头,轻轻的念叨了一句:“还不够。”

是啊,当真是还不够,凭借出众的容貌所吸引的注意力是她最不需要的,也是最不屑的,她想要的,是凭借自己的能力,真正的站在万众瞩目之处,是众人的敬仰与敬重,而不仅仅是爱慕与好奇,她要的太多太重,而现在一切都还太少太轻,真的是还不够。

“你这是不知足,还是太骄傲了?”桑予宁微微抬眼的看着洛幽,语气里有些调侃,她自然是不懂洛幽心里是如何想的,但话语中那透着一丝自信的味道,桑予宁却是懂了三五分。

“都有吧,看这些作品,也许我们也可以找到一两个合适的设计师,虽然我们的公司还很小,但也不能只有我一个人当苦力吧。”洛幽转移了话题,开始认真观察起会场里的各种珠宝作品,这一次展览的规格很高,各种作品的档次都很不错,洛幽和桑予宁也是想着可以借这个机会挖掘点新人,毕竟他们的公司才刚刚起步,还需要很多人才的加入。

对于桑予宁和洛幽的合作,尤其是这种又出人又出力还要出钱的方式,桑予宁的爷爷在慎重考虑过后,才重重的点了头答应下来,而后也为两人的合作提出了一些很合适的经验,只是具体操作却还是需要两人去做,像是现在这般寻找人才的事,自然也是两人的主要任务。

“啧啧,你这简直就是贼喊捉贼啊,那个苦力明明是我好不好。”桑予宁不服气了,她才是最辛苦的哪一个啊。

“好,苦力是你,等到公司赚了钱,我就给你买糖吃。”洛幽也不和桑予宁争抢苦力的名额,好笑的哄着桑予宁。

桑予宁瞬间脸黑了,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好不好!

“小幽,你怎么会在这里,来和朋友一起玩吗?”就在洛幽和桑予宁聊天的时候,有些惊讶的声音响起,听着那熟悉的声音,洛幽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

“妈妈,你也来了啊。”人都说京市很大,但这么大的地方,怎么走到哪里都能碰到熟人呢,而且这次碰到的还是自家老妈。

苏音走过来摸了摸自家女儿的头,温柔异常,随着她而来的一群人也都惊讶的看着洛幽,洛幽和苏音站在了一起,同样出色的两张容颜放在一起,不像是母女,倒更像是姐妹,看的周围人啧啧称奇,赞叹不已。

“是啊,有些朋友来这里玩,正好带过来看看,这是你的朋友吗,你好,我是洛幽的母亲,你们两个小家伙在这里很惹眼哦,要不要跟着我们一起?”苏音说的很随意,也是不想让洛幽和桑予宁觉得有压力,毕竟在这种场合遇见长辈并不是一件开心的事。

洛幽笑了笑摇头拒绝道:“我们随意看看而已,妈妈就不用操心了。”

拒绝了母亲的洛幽拉着桑予宁走了,看着两个孩子离去的背影,苏音眼神中倒是多了一抹好奇的味道,似乎是在思考着,这两个小东西到底是在这里做什么的呢?

“啧啧,小幽,你母亲实在是太漂亮了,站在她身边真有压力啊。”桑予宁有些夸张的赞叹道,不愧是国际级的影后,那惊人的美丽还真是让人有压力啊。

“习惯就好。”洛幽笑笑,自家老妈的气场却是很强大啊。

“这可能很难习惯的了,不过话说回来,你和我合作的事情,难道你家里的人都不知道?”桑予宁不傻,听到洛妈妈那略带惊讶的询问,便猜到了几分。

“他们知道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和你合作的是我,有着洛家背景的我,却不是洛家。”洛幽知道桑予宁之所以答应和她合作,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原因都是与她背后的洛家和苏家有关,不过这没有关系,她也从未想摆脱过这种关系,谁让她投胎投的好呢,前世里她就听过这样的一句话,投胎投好的人那都是聪明人。

不过除非必要,她会尽量减少其中的一些联系,她不介意外人用何种语言评价她,但却还是想靠着自己的努力去做点事情,不想让自己所取得的成就与洛家有太多的牵扯,这也许也是属于她的骄傲之一。

“……你的意思我明白,其实这也是最聪明最令人敬佩的一种做法,不过我想你和我的合作你家人很快就会知道的,京市的圈子真的不大。”桑予宁眼神中有丝羡慕,有着家族背景却又可以相对的独立于外,做着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这绝对是一件令人觉得羡慕的事情,像是她这样的人,现在就是绝对无法做到的,因为她有她不得不肩负的责任,无法摆脱的责任。

桑予宁不由的想到了意外逝去的父母,想到年迈的爷爷,想到天佑集团那数千名员工,桑予宁就无法不觉得沉重,她,早已经不是自由身了。

“我没主动说,但也没想瞒着,我们现在的生意就算做起来,在他们眼里,也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你不要这么严肃,看起来像我欺负了你似的。”桑予宁这人是很聪明,但就是思维太过活跃了,或者说是太过周密了,想什么都想的多,这样的人活着,那是真累。

其实洛幽也算是半个这样的人,没事的时候就总想着,但她自己却不怎么愿意承认罢了,或者说,前世的洛幽还真有些无忧无虑的天真无邪,但这一世,带着那些沉重的记忆,洛幽就算是再直白,也已经染上了无法遮掩的墨色,不至于痛苦,但也绝对是沉重的。

接下来的时间里,洛幽和桑予宁两人逛遍了整个会场,也看到了许多很有创意的珠宝设计,至少对这个时代是如此的,不过看在洛幽眼里,却还是有许多不足,用未来的发展之后的眼光看着珠宝设计这种充满了时尚流行感的东西,那势必是有些看不上的。

“小幽,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这些设计虽然不错,但怎么看怎么觉得和你的感觉差很多呢,我也没有听说你学过珠宝设计啊,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天赋觉醒?”桑予宁是在真心感叹着的,天佑集团虽然没有做过珠宝生意,但以她桑家大小姐的身份,又哪里会不熟悉珠宝呢,其实像她这样的千金小姐当真是需要学习许多知识的,而这也确保了他们都会拥有着不一般的眼光。

而此时,桑予宁的眼光正十分惊讶的告诉自己,洛幽的设计当真是不错,甚至从某种程度来说,是领先于实际流行前线的!

这样的认知让桑予宁不得不愈加崇拜起了洛幽,以前觉得洛幽不过是傲气凌人的世家千金,但现在看来,自己的眼光还是需要再培养的啊。

“觉得我的设计不错?”洛幽问,带着自信的味道,微微的仰着头。

“当然不错,如果你的设计来参展,一定是最棒的!”桑予宁肯定的点着头,她觉得自己这话可是说的毫不夸张,谁让洛幽的设计是那般的符合自己的心意呢。

“能够赚钱?”洛幽语气变轻,多了一抹愉悦和轻快。

“当然,必须滴!”桑予宁这次点头点的更加用力了,这样的设计不赚钱,什么样的能赚钱呢!

“那你就好好努力吧。”洛幽拍了拍桑予宁的肩膀,很是大气的说道。

桑予宁一愣,苦了一张脸,说来说去,做苦力的那个还是她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