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赐予安眠/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62】 赐予安眠

九月下旬,洛幽近期最关心的两件事都有了结果,一件就是关于川地地震的事情,虽然没有明面上的报道,但是暗地里中央却做了许多动作和布置,洛幽也通过古杀的渠道得到了许多消息,并且在自己的职权范围之内,也做了一些工作,将古杀的人员调离了川地,并且从股市上抽调了自己所有的资金,购买了大量的救护设施和医药产品,虽然她一直都觉得自己不是那种特别热心的人,但是记忆中的那些惨状,还是让洛幽动了恻隐之心,想尽可能的用自己的能力去做些什么。

而这第二件事也就是洛幽一直担心着的资金问题,找不到资金来源,就无法做下一步的投资,但就在这半个多月里,这件让洛幽最为烦恼的事情,就有了很大的进展。

年初的时候,洛幽通过心星娱乐公司签下了数十名艺人,而这些艺人经过或长或短的一段时期的培训,已经有大部分人正式出道了,而且这些出道的人也都有越来越红的架势,而通过这些人洛幽也获得了不少的资金,加起来有七八百万之多,对于现在很是缺钱的洛幽来说,也算是一笔不小的资金了,至少用来赌球的话,翻个几倍还是有的。

而除了这些艺人所带来的收入外,洛幽也终于开始正式自己亲卫队成员的存在,尤其是亲卫队中年纪最小的王伦,这个具有非凡偷窃技巧的小孩,让洛幽在资金紧张之时,将主意不得不打到了他的身上。

王伦的偷窃技巧很强悍,而且为了配合他的行动,洛幽还让肖潇配合他,搜集了大量的信息为王伦服务,再有赵杰和孙武等人的外围配合,一个偷窃团队就这么组成了。

洛幽也不是那种小家子气的人,自然不会去偷普通人的东西,而是将目光定在了某些“非法取得”的资金上,例如某些赃款,再例如黑道份子所赚取的黑钱上,而也因此,短短的半个月间,京市许多藏金处都被洗劫一空,而这些被洗劫的失主,却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不能说了。

王伦等人半月的辛苦行动的结果相当不错,甚至比那些艺人半年多来的积累还要多上许多,八位数的现金再加上数以亿计的各种贵重物品,让洛幽看的兴奋不已,很是大方的拨出了两千万再次购买了大量的方便食品,并且已经通过渠道运到了川地附近,随时用于救援!

洛幽知道自己这么做是极为容易引起外界怀疑的,所以购买这些物资的时候都十分小心,用的名义自然不是自己的,不过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她是准备将这批物资捐给母亲所负责的洛予基金会的,只不过现在时机还没到,洛幽还在等待中。

而除了拨出去赈灾的资金,洛幽也将剩余的资金全部投放到了国外赌场,这场赌球只要按照她记忆中的结果结束,她就再也不用愁原始资金的问题了。

初步解决了比较困扰她的这两个问题,洛幽全身心的投入到了电影的拍摄中去,她重生了,这个世界与自己原本的世界是相同的,但她也并不确定,前世发生过的事情,这一世就一定会发生,那场惨绝人寰的大地震到底会不会到来,就不在洛幽的掌控之中,所以此时的她,也只能等待了。

至于她的赌球计划会不会按照记忆中那般发展,她所能做的,其实也只有等待了。

拍摄很顺利,老戏骨加上实力型的演员,有陈煜的主导掌控,有洛幽这位背景神秘的女主角坐镇,剧组里的关系都十分不错,而且因为洛幽的关系,陆廷和云岩两人所受到的待遇也很不错,预料中有可能受到排挤的情况也并没有出现,至少表面上是如此的。

陆廷的演技也越来越纯熟,陈导和云岩都会抽空指点他,而这自然也都是看在洛幽的面子上,对于陆廷和云岩与洛幽的关系,整个剧组都是知道的,主要是洛幽本人没有这方面的顾忌,而这两人对洛幽颇为敬重的态度,大家自然也都会看在眼里,加上偶尔传出的一些小道消息,大家自然就知道了。

洛学心这位娱乐界的女王也来探过几次班,重点自然放在了洛幽的身上,两人对于洛幽身份背景是否要公开的消息也讨论过一次,而洛幽的态度则是不公开也不保密,顺其自然就好,洛学心便也答应了,反正无论公开还是不公开,洛幽是她罩着的,总是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

洛幽今天这一场戏是外景,拍的正好是云岩试镜时的那一幕,洛幽失去了父母,悲痛之余更加振作,拼命的学习着各种保命知识,情感复杂演绎,有悲痛,有顽强不屈,甚至还带着一丝视死如归,黑道千金终于踏入到了黑道之中,为了复仇,为了生存,挣扎着,努力着。

而云岩这个带着痞气和沧桑的教官,在训练洛幽的时候,采取的却是一种十分严厉的态度,两个人同场竞技,也可谓算是影帝与影后的较量,云岩内敛的强势收发自如,洛幽沉淀的霸气浑然天成,两个人是在演戏,也是在对抗与碰撞,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两个人之间的气场,都让在场的剧组成员赞叹不已。

“云岩的演技当真是不愧影帝之名啊,而洛幽竟然在与云岩演对手戏的时候,还能在气势上不输半分,在演技上也平分秋色,真是后生可畏啊,我敢保证,不出意外,洛幽一定能够在五年内拿下影后的桂冠。”编剧周雍十分感慨的说道,同时也说出了许多在场人士的心声。

未来的影后,在洛幽本身信心十足的认定自己会重得这份殊荣的时候,在场这些看着洛幽惊艳演技的众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混在娱乐圈久了,这样的眼光还是有的。

“影后是必然的,不过我更期待本年度的最佳新人奖啊,小幽的第一公主就不错,我们这部黑道千金更加不弱,囊中之物啊囊中之物。”至于到底说的什么是囊中之物,自然是不言而喻了,陈煜对自己的眼光那是相当有信心的。

围在陈煜身边的几个人也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不是他们跟风吹捧,而是洛幽的表现,实在是让人太过惊艳了,多少年了,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具有如此天赋的演员,年仅十六岁就已经可以和影帝级别的演员对戏而不弱半分,甚至更难得的是,这样的演员还有着深厚的背景,二者相加,不可不谓是得天独厚啊。

教官训练的这场戏结束,洛幽穿着一身迷彩服走了过来,肖潇送上了一杯温水,李昂宇则有些兴奋的将刚才陈煜和周雍的对话重复了一遍,末了还问道:“小幽,你对自己有信心不?反正我是很有信心的啊。”

“我也是这么觉得,最佳新人奖,非你莫属。”云岩就站在不远处一直听着,此时也十分赞同道。

“恩,小幽姐是最棒的。”陆廷也在一旁努力的点着头应道。

洛幽看着围着自己站了一圈的人,有些好笑,最佳新人奖吗?也不知道她这个老人获得这个新人奖,又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九月末,对于洛幽来说这是一个不眠夜,她站在自己的卧室窗前,默默的看着远方,眼神有些飘远,有些虚幻,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焦虑,也有了一丝迷茫。

这一刻,洛幽很是有些怀疑,能够预知未来发生的事情,到底是幸还是不幸,也许是幸运多一些吧,但不幸却也是有的,就如同此时此刻的她这般,随着记忆中的时间一点一点走近,洛幽的心就越来越沉重,生命的逝去永远都是一件沉重的事情,而预知中的生命逝去,即使也许毫无相关,她却再也无法冷漠相对。

时间渐渐流逝,洛幽周身的气息也愈发的沉重,不知多久以后,清脆的铃声突然响起,洛幽瞬间便接起了电话。

“少主,川地地震了,八级!”

“……一切按照计划行事。”果然,事情还是按照历史的轨迹发生了,遗憾之余,洛幽也只能默默祈祷,希望能够尽量减少伤亡,希望自己所做的事情,能够起到哪怕只有一点的作用也好。

“是!”

接下来的几天,洛幽一直都在关注着川地的消息,而一系列报道,也让洛幽稍稍的放下了心,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和自己所打的那个电话有关,这一次报道中所出现的伤亡报告明显缩减了许多,各种消息中也有报道,说是中央已经提前做好了大量准备,抢险救灾的部队也出动的极快,虽然这场灾害比预料中的要严重许多,也有许多人无法或者说是根本来不及撤离,但总体来说,洛幽还是觉得很欣慰的。

而在洛幽的操控下,洛幽提前储备的大量物资也通过洛予基金会送到了所有需要的人手中,让震后的灾民也得到了一点慰藉和希望。

全国震惊,无不悲痛,娱乐圈里的人无论出于什么目的,在这种时候也成为了颇为活跃的一批人,各种捐款,各种义演,各种呼吁,心星娱乐公司作为国内娱乐业的龙头老大,自然是要冲在最前面的,单单只是捐款方面,心星娱乐公司便达到了九位数,而且几乎所有艺人也在同时向民众呼吁,希望都可以为灾区献上一份力量。

洛幽以个人的名义捐款了五百万,不多,但以她的身份来说,却也绝对不少,洛幽并不想在这种时候出什么风头,倒是选择了一个折中点的数字,不过洛家姑姑倒是针对这件事和洛幽交谈过,艺人是公众人物,也是需要曝光率的人物,对于这场灾难,洛家姑姑是希望洛幽代表心星娱乐出面的。

洛幽其实并不排斥这种一举数得的事情,公益性的活动,能够出些力气,她是很愿意的,但是洛幽这次的选择却是拒绝,她的心情真的有些沉痛,明明预知到了这场灾难的发生,但却只能做那些听天由命的小事,打个电话,送点慰问品,即使是努力了,但却还是觉得不够。

洛幽曾经是想过这些事情的,全世界各地都会有灾难发生,十年的时间,太多的记忆,地震,瘟疫,海啸,战争,等等等等,洛幽曾以为,这些事情只要不发生在自己亲朋好友的身上,她就可以冷心冷性的不去在意,但是,当这次地震真的发生了,洛幽却又觉得无比沉重,那么多的生命在她的预知中逝去,怎能不沉重!

唉,看来自己其实还是一个有心的人呢!洛幽心中轻叹,总觉得自己似乎又成熟了两分。

黑道千金的拍摄继续,洛幽带着沉重的心情继续拍摄,好在她此时的心情和接下来需要拍摄的内容有些相似,倒是显得更加有味道了。

拍摄很顺利,洛幽本来应该心情愉悦的,但实际上却不是如此,摄影棚里多说的某个人,让她觉得又憋闷又厌恶。

“小幽,辛苦了,喝杯奶茶吧。”洛幽刚结束一场拍摄,韩乐扬便带着一脸十分阳光的笑容迎了上来,这已经是韩乐扬来这里报道的第三天了。

洛幽在第一天见到韩乐扬的时候还会打个招呼,偶尔说上两句,毕竟合作过,但当韩乐扬追求她的意图越来越明显,所作所为越来越让她觉得厌恶的时候,洛幽就直接选择了忽视的态度,就像是此时,洛幽直接略过了韩乐扬,从肖潇手里接过了一杯肖潇亲自制作的汤水,又营养又美味。

韩乐扬的笑脸有些坚持不下去的,试问谁被冷遇了两三天也很难再露出什么笑容,但韩乐扬脸色变得极快,那完美的笑容也只是消失了瞬间,快的让人根本没有察觉到。

韩乐扬大了洛幽四五岁,按理来说洛幽十六岁的年纪,并不适合韩乐扬追求,但洛幽本身就带着与生俱来的优雅气质,显得有些成熟和内敛,倒是让人忽略了她较小的年纪,而且更重要的是,现在的洛幽很红很优秀,相貌很漂亮气质很特别,再加上现在娱乐圈里都在传着洛幽与洛家有关的消息,这种种加起来,就有了韩乐扬这追求洛幽的决定,很功利性,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韩乐扬收敛了脾气,即使被如此冷遇,也没有放弃。

休息的十分钟,洛幽一直在看剧本,韩乐扬说了两句话不见洛幽有反应,便自己拉了个凳子坐在一旁陪着,表现出一幅很有耐心的样子,他这是走的痴情路线,想着小女孩最喜欢这种了,烈女怕缠郎,他就不信打动不了洛幽。

至于洛幽,只要不说话的韩乐扬她完全可以当做不存在,倒是其余的一些人总是频频的看向这里,而整个剧组这几天也都在传着韩乐扬追求洛幽的事,而且相对于一般艺人对恋情的低调,韩乐扬似乎一点顾忌都没有,许多人甚至已经开始猜测着,关于韩乐扬和洛幽的消息到底会在什么时候见报呢,要知道,娱乐圈可没有什么秘密。

娱乐圈是真没有什么秘密,所以当洛幽接到自己姑姑的电话时,也半点都不意外。

“小幽啊,韩乐扬是怎么回事?”洛家姑姑问的十分直白,语气中到底有责调侃的味道,不怎么严肃。

“没事找事。”洛幽的回答也十分干脆,在她看来,韩乐扬就是没事找事的典型,如果不是自己还有那么点耐心,早就让人将韩乐扬轰出去了,想借着自己的名气炒绯闻,也不知道他做没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洛幽眼神中闪过一抹冷光,她最讨厌做人家的踏脚石了。

“哦?需要姑姑帮你解决吗?”洛家姑姑可是十分聪明的人,一听洛幽的话便多少明白了洛幽的意思,毕竟在娱乐圈里,这种事情可不少见,只是没想到这韩乐扬竟然没事找死,打上了洛幽的主意,这可让她这个做姑姑的有些不高兴了呢。

如同洛幽一般,洛学心的神色中也多了一抹冷然,洛家的人,可从来不是会被人欺负的角色。

“不用,我自己的事我会自己处理,姑姑放心。”一个小小的韩乐扬而已,如果连这种事情都解决不了,她也就不用在娱乐圈里混了。

“呵呵,我自然知道小幽的厉害,但这不是怕你觉得麻烦吗,既然如此,姑姑也就不多事了,拍摄辛苦,小幽要注意休息。”洛家姑姑笑笑,便一语带过了这件事。

“姑姑也是。”洛幽挂断电话,眼神一扫,正好看向了韩乐扬,而韩乐扬在看到洛幽目光扫过来的时候,瞬间便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只是这被众多粉丝称为万人迷的笑容,看在洛幽眼里,却只觉得虚假。

还是自家石头那腼腆的笑容让人觉得舒服啊!洛幽心里感叹着,然后不由的想到那个还在部队里努力着的大男孩,不知为何,她似乎有些想念他了呢,而想念这种滋味,对于洛幽来说,却是绝对难得的,至少她的记忆中,就几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小幽有什么麻烦吗?如果有的话可以告诉我,娱乐圈里的事,我多少还能说得上话。”韩乐扬自然听到了洛幽电话里所说的话,不过好在他没有听到洛家姑姑所说的内容,不然估计现在就不是这种脸色了。

洛幽觉得有些好笑,脸色变得有些怪异,麻烦?她倒是真有,不过不是别人,正是面前这个,就不知道他还如何处理自己呢?

“如果有任何媒体报道有关你和我的绯闻类消息,我就会召开记者招待会,说我十分讨厌你,你的出现会影响我的情绪,你的追求我很不高兴,我拒绝之后你的纠缠更加让人厌恶,你觉得我这么做如何?”洛幽的性格中,有着一种叫做理智的直白,就像是现在这般,她的话并不是警告,而是在诉述着某种事实。

当然,这在旁人听来,就是十足的警告和威胁了。

韩乐扬一直努力保持着的笑脸也再也无法坚持了,脸色难看的面对着洛幽,尽量语气温和的说道:“小幽不要开玩笑,呵呵,你不喜欢我总来打扰你,我不经常来就是了。”

韩乐扬发誓自己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被拒绝的这么狠,甚至也是第一次,有人敢如此威胁他!

洛幽黝黑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韩乐扬看,那眼神中,带着了然的冷漠,带着高傲的轻蔑,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疏离的味道,毫不掩饰的讽刺的看着韩乐扬,就如同看着卑微渺小的蚂蚁。

韩乐扬的脸色彻底变青了,本就年少气盛的孩子也有点忍不住了,恼羞成怒道:“洛幽,你凭什么这么看我,我们不过是一类人罢了,你不愿意待见我,我走就是!”

韩乐扬含怒而去的一幕许多人都看到了,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再看看那个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继续看着剧本的女孩,整个剧组的人都安静了,谁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弄出点什么不必要的声音。

“少主,需要我做什么吗?”肖潇一直在一旁看着,可爱的脸上已经染上了冷厉的神色,说出口的话更是有着一丝明显的杀气,在他想来,这个男人竟然如此不上道的威吓自己的少主,一定是要好好教训的。

听了肖潇的话,洛幽好笑的反问道:“你想做什么?”

肖潇微微低着小脑袋认真的想了想,才疑问式的说道:“揍他一顿?”

“呵呵,小傻瓜。”洛幽轻轻的笑了一声,低头接着看自己的剧本,一个跳梁小丑而已,她还没有什么计较的心思。

十月初是国庆,但显然这个国庆过的并不欢腾,这个传承已久的古老民族,虽然有着太多的是非,但在这种时候,却义无反顾的表现出了她团结的一面,各方各地,从上到下,都在努力。

洛幽答应了公司的义演邀请,而既然答应了,她就会全力以赴的去准备,而再一番思考后,洛幽准备了一首歌曲,她的歌声很棒,但却很少唱,前世是不喜欢,这一世是没有什么机会,而她准备的这首歌,是她前世曾经唱过的,现在做了少许改动,倒是颇为符合义演这样的活动。

歌曲的名字叫做《赐予安眠》,是一首带着哀痛却又无比励志的歌曲,因为是新歌,洛幽还请了公司里最有名气的几位老师帮着修改伴奏,几位老师开始的时候还是抱着不得不来的心态,谁让这是上面吩咐的呢,无论他们再有实力,再有名气,也顶不过自家老板一句话啊。

不过当他们看到洛幽拿出来的曲子,再加上洛幽的一遍清唱后,三位音乐界十分有名气的老师,眼睛就都亮了。

“小幽,有兴趣转行做歌手吗?现在演员和歌手都是共通的,我敢保证,只要你愿意,一定能在歌唱界红起来。”金牌制作人殴飞有种见猎心喜的感觉,洛幽清亮空灵的声音,猛地就闯进了他的心里,这样的人不做歌手,实在是浪费啊。

“相貌好,演技好,歌声也棒,这样的人不红也很难。”孟萝是十分有名气的作曲家,年过五十却风采依旧,是歌坛当之无愧大姐级别的人物,而且此人还在京音大任教,也是一名十分优秀的教师,许多歌唱界的歌手都当过她的学生。

“怎么样,听了两位老师的评价,有什么想法没?”最后一位说话的是现在歌坛当红天王曲亦,一位形象十分像是白马王子般的人气与实力并存的歌手,也是华语乐坛当之无愧的一哥级人物。

三个人六只眼睛看着自己,洛幽觉得很有趣,单手支撑着下巴,眨着眼睛,想了想才认真的说道:“也许是该开场演唱会感受一下了,如果有麻烦到三位老师的地方,还请不要拒绝哦。”

从容若定,淡然优雅,自信傲然,但却也不失顽皮与可爱,一时间倒是弄的在场的三人有些错愕,反应也有些迟钝。

“演唱会?什么时候开?我一定去捧场,就是不知道小幽的演唱会嘉宾会不会请我呢。”曲亦短暂的惊讶过后,便温柔的笑了,带着几分真诚的说道。

“当然,只要你肯来,我自然是欢迎的。”曲亦的唱功和品性都是洛幽比较喜欢的,前世她和这个人虽然没有深交,但还算是欣赏的。

曲亦笑笑,算是答应了,他对这个女孩子可是很好奇的,如此的气质,如此的天赋,他也是很久没有在娱乐圈里碰到这么有灵气的新人了。

“小幽说的是认真的?公司有这方面的打算?”殴飞有些不太确定的问,公司艺人开演唱会也算是件事,他这个金牌制作人没理由不知道啊。

“我刚刚决定的,公司会支持的。”洛幽随意的说道,似乎自己的决定就已经代表了公司的意思,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所说的话会在其他人心里产生何种影响。

不是说她有背景有靠山有人罩着吗?那她就坐实这样的猜测好了,反正她一直就足够的嚣张,也不在意这些和事实差不多的猜测了。

“那么如果小幽有需要的地方,一定不要客气。”

义演的时间定在了十月中旬,地点就在京市体育馆,所有参与的艺人都是无偿出演,而活动所筹集的所有资金,也将全部捐给川地,而与此同时,全国各地也举办了多场此类活动,这也算是娱乐圈整体所作出的贡献。

洛幽是当红偶像,但却不是最红,也不是最出名的,按理来说开头和结尾这样的镇场子表演,也是轮不到她的,但在洛学心的操控下,这一场义演的压轴表演,却当真是由洛幽来完成的。

节目从开始到结束,整整用了两个多小时,洛幽在最后出场,压力不可谓不大,如果是一般新人,是真的很难承担起这样的重任,对于这样的安排,最初洛学心也是有些担心的,但洛幽却是在认真思考过后,便答应了下来,也对自己的表演,做了一些适当的改动。

洛幽本来只是打算唱一首歌,没有打算用伴舞,但知道自己要唱压轴后,便亲自去到聋哑学院找了十余名学生,然后亲自教导,将这首歌的手语改动成舞蹈的形式,为自己的表演增添了一分纯净的色彩。

最后一个节目开始,洛幽带着白衣飘飘的十余人走上舞台,那一刻整个会场里的人都自发的安静下来,洛幽站在台上,一身白色长裙,一头黑色长发,清纯可人,气质飘然,几乎只是这一个亮相,便让众人有种屏息以待的感觉。

演唱开始,洛幽空灵的声音响彻全场,瞬间似乎就将众人带入到了一种梦幻般的场景里,空寂,沉重,哀痛,曲子的开始便让人有种想哭的错觉,那一场灾难更像是在众人眼前重现,而就当众人不自觉的流泪时,曲子的节奏却突然改变,激昂,奋进,活着的人需要坚强,许多人从声音中听到了希望,而后,在这首歌曲的最后一段,曲风再变,赐予安眠,活着的人需要努力,死去的人需要安眠,音乐变得平稳,悠然,安抚人心,让人沉睡中都带着笑容。

治愈系神曲,这是赐予安眠流行之后,最被众人承认的一个封号,在这场地震中,那么多的眼泪,那么多的哭声,似乎都渐渐的停息了,永久的伤痛不可磨灭,但却可以渐渐抚平。

带着眼泪的掌声是对洛幽这首歌曲最好的肯定,十多名聋哑学校的舞蹈演员也是最好的陪衬,这一场表演所有的演员都没有超过二十岁,洛幽更是以十六岁之龄成为了这一场义演最出彩的演员,没有之一。

洛幽,十六岁的年纪,当红演员的身份,一首令人不由的流泪的歌曲,再一次成为了众人心目中无法磨灭的一幕。

“小幽,不愧是我们洛家的女儿,没有让姑姑失望。”洛学心是有些激动的,她见证过娱乐圈里太多的故事,见过许许多多形形色色的演员和歌手,但即使如此,洛幽也是其中最有天赋的一个,甚至可以说成是惊才绝艳的那一个,她这个做姑姑的,又怎能不与有荣焉!

“姑姑,我打算举办一场演唱会,您看如何?”洛幽有些疲惫,但精神却不错,仍旧穿着一身白裙,像是出淤泥而不染的浊世白莲。

“演唱会?什么时间,这可是件大事,要准备好才行。”洛学心是惊讶的,办一场演唱会不是难事,但对于洛幽来说却不简单,虽然洛幽的歌声很棒,但选歌方面就是个问题,还有舞台经验和听众方面,洛学心一时间可是想到了许多问题。

“黑道千金拍摄完就开始准备吧,具体的我自己会准备,需要姑姑的时候,我会和姑姑说的。”重活一世,除了报仇和守护该守护的人,她最想做的莫过于一些以前从未尝试过的事情,最起码不愧对这一次重活。

洛姑姑神色有些凝重,审视的看了洛幽一眼,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说出口的却是:“好吧,无论小幽想要做什么姑姑都会支持你的。”

既然是洛幽想做的,那么她这个做姑姑的,还要说什么呢,小幽这么优秀,她该做的,只有支持而已!而且在洛姑姑的心里,除了一丝丝的凝重外,更多的还是期待,从第一公主那精湛的演技开始,小幽就已经让她这个做姑姑的不得不骄傲了,再加上今天这种震撼人心的表演,洛姑姑觉得,她最该做的,真的只有支持。

“谢谢姑姑。”

洛幽义演的表演出现在各大媒体和网络上,诸多评价蜂拥而至。

第一公主义演压轴,空灵之声震撼全场!

歌坛再现完美声音,幽公主纯净之声净化心灵!

一曲安眠,天使赐予,治愈系神曲赐予安眠!

标题什么的都是很有爱的,洛幽再次成为了各大媒体的焦点,天使之声,安眠神曲,种种种种,在这沉重的季节里,像是暖阳一般,为众人带来了点点温暖和希望。

义演刚刚结束的时候,李昂宇这个经纪人就收到了无数个来自于各方的邀请,手机的铃声响个不停,两个手机轮着用都不够,让李昂宇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一曲成神,也许说的就是此时洛幽这种情况,她唱的不是歌曲,而是心声,也许她的歌声未必是最优秀的,但却是最走心的,再加上完美的演绎,空灵的声音,这一切便也足够了。

“小幽,说吧,你喜欢参加什么节目,任选。”李昂宇不知道挂断了第几个电话之后,很是大气的对着洛幽说道。

“暂时都推掉吧,刚才的话你也听到了,我打算专心准备演唱会的事情,其余的以后再说。”洛幽不想将自己的时间放在各种宣传上,所以也没有心思上什么节目通告,她希望自己的名气不是宣传出来,而是用实力做出来的,所以她现在最需要做的,只是努力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演戏,或者是唱歌,至少在娱乐圈里是该如此。

“这样好吗?”李昂宇的神色有些无奈,别的艺人求都未必能够求来的机会,为什么自家的艺人是如此不屑一顾呢,这也是让人有些头痛的事情啊。

“没什么不好的,你应该明白,我要的是什么,不要的又是什么,浪费时间的事情,以后就不要做了。”其实对于洛幽来说,她经纪人的作用还真是有些不同,旁人的经纪人是接工作的,而她的却是拒绝工作的,至少有了李昂宇,她省了很多麻烦。

“唉,好吧,虽然我们对于浪费这个词的定义有很大的差异,但我想我是明白你的意思的。”李昂宇叹气,浪费时间的事情?李昂宇对这样的话还真是有些无语。

洛幽笑笑,她现在对李昂宇是越来越满意了,用的也越来越顺心了。

十月中下旬,洛幽出门不得不全副武装,因为无论她去哪里,都有一大堆记者蜂拥而至,影迷歌迷什么的更是随处可见,自称幽魂的粉丝更是达到了上千万,成为了最受欢迎的艺人之一。

洛幽拒绝了所有娱乐节目访谈节目的邀约,这一消息传出的时候让许多媒体都很不满,但在洛学心的力挺下,媒体们也只能保持沉默,不过洛学心倒是在洛幽的同意下,透漏出了洛幽将会举办演唱会的消息,这一消息倒是满足了大多数媒体的需求,成为了众人热议的话题之一,洛幽红,那么她所有的消息都将会是有价值的,一曲成神四个字也与洛幽的名字经常性的联系在一起,所以对于洛幽将要举办演唱会的事情,众人的反应,大多也是十分期待的。

而也就是在此期间,关于赈灾义演和募捐之类的各种信息也公布在了大众面前,洛幽也受到了多方关注,她的捐款金额五百万,与娱乐圈里的众多明星相比,也算是排的上号的人物了,尤其是和她刚刚出道的身份相比,再加上只有十六岁的年纪,虽然不是最多的,但却出乎意料成为了话题最多的人物。

十六岁捐款五百万,安眠天使演绎人间温情,人美声音美心灵更美,几乎同一时间,洛幽的天使形象便深入到了每一个人的心中,媒体需要焦点,灾难之时需要榜样,洛幽是想低调的,但却变成了最高调的那一个,甚至连国家的一些人员都找上了她,邀请她担任相关活动的慈善大使,出访川地,为受灾群众带去她那可以让人抚平伤痛的安眠之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