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叶家父子来访/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66】 叶家父子来访

“唉,也是我这个做父亲的粗心,从来也没想过小臣这孩子竟然还有当兵的心思,好在洛记有心,让我这个做父亲的有些汗颜啊,我听说小幽这孩子也帮了小臣不少忙,这不就想着借这个机会来谢谢你们,小幽呢?她没在家吗?这一年她可是太辛苦了,过年可要好好休息啊。”叶正清微微低了低头,做出有些汗颜的样子,但实际上一番话说出来却过分的流利,就像是在说早就准备好的演讲稿一般,真情实意都不知道被扔到了哪里,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在做戏。

洛幽坐在二楼的藤椅上看着这一幕,洛家很大,哪里适合偷听什么的洛幽最清楚了,早在叶正清来了的时候,洛幽就收到了通知,现在看到叶正清这幅模样,更加坚定了让叶陨臣脱离叶家的决定。

洛幽可不是那种劝和不劝分的好心人,血浓于水这句话没有错,但共性不能否认个性,不是所有的父子关系都值得期待,洛幽不想做什么和事老,她只希望自己在意的人,可以过着开心一点的生活,而不是被世俗的眼光和评价拘束着,更或者是因此而痛苦着,那绝对不是她所会做的事情。

“小幽在家休息,她这一年也是辛苦了,你要见见吗?我让人去叫醒她?”洛爸爸这话说的很委婉,那意思就是孩子睡觉呢,辛苦了一年,能不打扰就别打扰了,没什么重要事可就别去叫了啊。

叶正清也是场面上的人,哪里会不懂这个意思,不过他今天来还有别的任务,不得不叫啊。

“我也不想打扰侄女休息,不过今天我特意带着小锋来,也是想着介绍他们认识,小锋年纪大一些,但做事就没有小幽那么成熟了,我这是想让大家亲近亲近,以后多交往啊。”叶正清说的有些干涩,他这理由其实还是有些牵强的,但无奈家中夫人有意见,非要他带着大儿子来这里走走,不然就闹个不停,让他很是头痛,最后只好带着儿子来了这里。

不过叶正清心里也是有自己想法的,他也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和洛家都走动走动,现在叶家正处于风雨飘摇十分不稳定的阶段,进一步就雨过天晴,退一步叶家就会彻底沦落到二流家族,所以叶家现在所走的每一步都得特别的小心,不然就有可能走入到万劫不复的地步。

而现在的洛家却与叶家正好相反,洛家四代同堂,军政工商皆有涉猎,而且每一个阶段每一个领域都有着各自的负责人和接班人,如此的家族枝繁叶茂前景无限,与叶家那就是两个极端,又怎么能让叶家不重视呢。

叶正清所想的也是现在的事实情况,但实际上洛家却并不如叶家所想的那么顺遂,或者说正是因为洛家看起来的这么顺遂,才导致了一些势力排挤洛家敌视洛家的情况出现,而后才有了九年后那一场属于洛家的劫难,这或许也就是所谓的福祸相依了。

而听到了叶正清的话,洛爸爸和洛幽几乎同时皱起了眉头,露出了颇为不悦的神色,很是嫌弃的看着叶正清,想着这人怎么这么不知道进退呢,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洛爸爸有些犹豫,他正在考虑要不要找洛幽过来,虽然他有好多办法可以不去找洛幽,但他也考虑着这人十分有可能是洛幽未来的公公,弄的太过似乎也不太合适。

而就在洛爸爸考虑的同时,洛幽却有了动作,也不再遮掩了,直接走了出来。

“叶伯父,很长时间不见了,您风采依旧啊。”洛幽有些清冷的声音响起,带着一种特别的味道,好似高高在上让人瞻仰着,也好似疏离淡漠让人无法接近。

叶正清本来是坐着的,但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洛幽走过来的样子,还有那说话的语气,不由自主的就站了起来,有些拘束的回应道:“小幽真是越来越漂亮了,伯伯好久不见,都快不认得了呢。”

“这说明我的人气还不够,竟然不能让伯伯时常见到,还真是我的罪过了。”洛幽说的客气,但实际上那意思就不怎么客气了,而且她也没有招呼叶正清,说话的同时就径自落了座,让站着的叶正清更显尴尬,不过好在叶正清反应也很快,不动声色的便又坐了下来。

“小幽开玩笑了,我父亲可不是这个意思,你现在的名气可是不一般人能够相比的,我可是天天都能在不同的地方听到你的名字。”插话的是一直保持沉默的叶天锋,在洛幽出现的时候,他就眼睛一亮,坐姿都变得端正了许多。

洛幽看向叶天锋,有些淡漠的神色瞬间就变冷了,而且那种变化还是毫不掩饰的,让在场的几人连不想注意到都难!

叶正清和洛爸爸心里都猛地颤了一下,不约而同的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洛幽冷冷的开了口道:“叶天锋,你脸皮似乎有些厚呢,竟然敢进我家,你就不觉得不好意思吗?”

洛幽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变了脸色,就连洛爸爸都有些惊讶的看向了叶天锋,而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些什么,脸色十分难看的说道:“叶家小子,你不会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吧,惹了我家女儿,就不要怪我这个做父亲的不给面子了。”

什么以大欺小的问题在洛爸爸这里根本就不值得在乎,看洛幽这脸色,洛爸爸直接脑补了一番,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为自家女儿出头了。

叶家父子都很尴尬,尤其是叶天锋,他可没有想到洛幽会如此放肆的在长辈面前也如此不给他的面子,在他想来,像是他们这样的大家族,晚辈在长辈面前,那都是十分乖巧懂礼的,就是在外面再放肆再胡闹,那也不会如此不给面子,可却没有想到,这洛幽偏偏是个异类。

“小幽,你别生气,这臭小子要是做了什么事惹你生气,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训他。”叶正清现在也是很生气,既气洛幽如此不给面子,当着他这个长辈就如此讽刺叶天锋,又气自己家儿子不争气,竟然惹了洛家的小公主,而且还没有提前告诉他,弄成了现在这样的局面,大家都不好过。

“那就好好教训教训吧,不然出来也是丢了伯父您的脸,毕竟他也是您的儿子。”洛幽是犹豫都没有犹豫就接下了叶正清的话,然后当场就把这父子俩气个半死!

有人这么说话的吗?有人吗?!

这一次就连洛爸爸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本来还想着为自家丫头出气的,但听听自家丫头这话,明摆着是气死人不偿命啊,所以这洛爸爸也就暂时乐的在一旁看热闹,什么都不说了。

“呵呵,小幽啊,我会好好说的,呵呵,那个,咳咳,听说你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珠宝店,真是年少有为啊,我这次来也是想着和你商量个事,我家小锋吧也对商业方面的事情很感兴趣,想着要做个生意,以前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也别介意,他做事就是有点莽撞,这不想着多和你学习交流一下吗,我以后一定让他多听你的话。”

叶正清笑的那叫一个尴尬啊,但他能不笑吗,显然是不能的啊,便一边笑着一边咳嗽着,强忍着尴尬将来这里的意思说了出来。

拉拢洛家就要从洛幽这里开始,让自家大儿子拉近和洛幽的关系就是他来这里最主要的想法,虽然小儿子和洛幽关系似乎有些暧昧,但实际上除了洛家人以外,其他的人都将叶陨臣当作是了洛幽的小跟班来看,毕竟以前许多年都是这样的形式,也有许多人亲眼见过两个人相处在一起的模式,所以包括叶正清在内,也都很怀疑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到底可靠不可靠,所以叶正清也才会想着,让大儿子拉近和洛幽的关系。

“咳,小幽,以前有什么我做的不对的地方,你别生气,我会注意的,我这次和父亲来也是想和你谈谈,我知道你和小宁一起做生意,不知道愿不愿意带我一份,我可是对你的设计很感兴趣呢。”不愧是叶家的孩子,叶天锋的脸色变的也很快,前一刻还一脸菜青色,这一刻就雨过天晴一脸灿烂了,让洛幽有种看戏的感觉。

“我不愿意。”洛幽再一次想都没想就拒绝道,这种事情也根本就不用考虑,凡是叶家的人就没有什么好东西,当然除了叶陨臣之外。

无论是前世的记忆中,还是这辈子的听闻中,叶家都是十分不待见叶陨臣的,叶家其实是一个有些保守且古板的家族,叶陨臣生母的身份那就是不可弥补的硬伤,而这也就意味着,无论叶陨臣如何优秀,势必都不会得到叶家真正的认同,那种从骨子里就带着的排斥和厌恶,是叶陨臣一生的痛!

洛幽没有体会过,但却多少可以感受得到,叶陨臣那迫不及待的想要从家族中逃离出来的想法和意愿,洛幽自然也就不可能再让自己和叶家扯上什么关系!

叶陨臣是她罩着的人,那她就绝对不会和他的敌人有什么牵连,虽然叶家与叶陨臣也许还达不到敌对的关系,但洛幽却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这就是属于她的原则。

说她是护短也好,说她是固执也罢,反正她就是这么做了,谁愿意说谁就说去,她就是不同意,谁来说都不好使!

干脆直接的拒绝很多时候都是最让人难受的,因为太过直接,连个婉转的余地都没有,这对于从政的人来说其实是很难遇到的局面,但此时此刻,洛幽就是如此坦率直白的拒绝了。

叶正清一直强撑着的笑脸都变了,有些严肃的看着洛幽,他现在也是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本来还以为是小儿女的玩笑,或者是一时的矛盾,但显然并不是如此。

而洛爸爸看戏的心态也有些凝重起来,洛幽的态度很明显,他这个做父亲的也不得不严肃些了。

小会客厅里陷入到了短暂的沉默中,最后还是叶正清清了清喉咙,有些压抑的说道:“这也是我家小锋唐突了,哦,对了,也不知道小臣在那里过的如何了,训练的日子有些苦吧,这大过年的也没有办法回来了。”

叶正清的话题转的很生硬,但怎么说也还是转了过去,洛幽也没有继续刁难的意思,那尴尬的沉默才算是过去了。

事后叶家父子匆匆离开后,洛爸爸就忍不住关心的问道:“小幽,那个叶天锋怎么惹到你了,要是真惹你生气了,爸爸帮你教训他。”

无论洛幽多么优秀,无论洛幽具有多大的名气,在洛家爸爸的眼里,洛幽还是那个需要他全心全意去照顾去保护的洛家小公主,哪里容得下洛幽被旁人欺负,至于是不是洛幽欺负了旁人,那根本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洛幽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走到了父亲身边坐下,歪了歪头,将脑袋放在了父亲宽阔的肩膀上,温暖的感觉顿时让洛幽松了一口气,有家人依靠的感觉真好。

而洛爸爸也有些意外的环住了洛幽,满脸都是慈爱的表情,语气温柔的说道:“小幽这是在和爸爸撒娇吗,呵呵,你这孩子越长大心思也就越重了,有什么都不和爸爸说,让爸爸都觉得伤心了。”

洛爸爸这话也说的算是心里话了,虽然不至于伤心的程度,但多少还是有些失落的,毕竟他这个做父亲的,似乎真的有些不太了解自家女儿了,虽然洛家家风一向开明,但女儿这一年所做的事情,实在是让洛家的众人有些惊讶,尤其是他这个做父亲的,总觉得女儿变化太大,有些不太放心的感觉。

“才不是呢,是爸爸工作越来越忙,都没有时间关心我了,伤心的是我才对。”人道是父亲是女儿前辈子的情人,洛幽真的很享受这种被宠爱着的感觉,那是一种无悔且不需要回报的包容和宠溺,是让洛幽最有安全感的存在。

洛幽也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感受到父亲的体温了,她记得当自己有意识的认为自己已经长大的时候,便很自然的脱离了这样宽阔的一个怀抱,甚至似乎是毫不留恋的没有任何犹豫的就有了独立的意识,但现在再次感受到这样的温暖,也只有她自己才明白,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心有所留恋,人便不想离开,这是一种来自于心灵深处最真实的感受父爱!

“好好好,是爸爸不对,爸爸太忙才疏忽了宝贝,那你倒是说说,你和叶家那小子到底是什么问题,你这样扫了小臣爸爸和哥哥的面子,小臣那里可会是有些不好做的啊。”洛爸爸想的还是比较深远的,洛家如果真和叶家有什么矛盾,其中最难做的还是叶陨臣。

“正是因为他我才这么做的,叶陨臣在叶家那么受欺负,这样的父亲和兄弟,不要也罢。”洛幽可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她也不稀罕和叶家关系多么好,而且她觉得叶陨臣也是这么觉得的!

不得不说,此时的洛幽是有些小傲娇了,但谁让叶陨臣在她面前就是那么一个根本没有其他意见的人呢。

“你啊,还是太孩子气,这大家族的事情哪里是说的这么简单的,小臣这孩子是受了许多委屈,但也不可能就这么脱离叶家吧,你以后要真是嫁给了小臣,那也就是叶家的媳妇了,和叶家关系不好的话……”洛爸爸语重心长的说道,他这也是为了自家女儿的未来考虑,毕竟大家族里有大家族里的阴暗,哪里是说的这么容易的,只不过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洛幽打断了。

“先不说我会不会和叶陨臣结婚……”洛幽说这句话的时候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她就怀疑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要和叶陨臣结婚的事了,怎么现在全家人都这么认为,真是让人烦恼,不过这不是主要的,洛幽不等洛爸爸反驳又接着说道:“就说我们真的结婚了,谁规定就非得是我嫁入叶家了,到时候就让叶陨臣入赘我们洛家,和叶家彻底脱离关系,不久没有那么多麻烦了,你说叶家是大家族,那么我们洛家就不是了,可我们家哪里有那么多弯弯道道,看的让人恶心。”

洛幽在自家老爸面前说话那可是十分直白的,虽然说平日里因为父母都太过忙碌的关系,洛幽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很少,相处的时候似乎也没有那么亲密,但洛家人之间的关系却是一种无需言语的感觉,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在洛家高度自由的家风下,洛家人过的都很潇洒自在,而也因此洛家人更是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就像是洛爸爸刚才所说的,不是所有大家族都像是洛家这般相亲相爱的。

而洛幽这番话则是说的洛爸爸目瞪口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呢,就听到一旁的掌声,连带着还有老太爷的叫好声:“好丫头,不愧是咱洛家的种,有想法,有魄力,太爷爷支持你,咱就这么干!”

洛爸爸僵硬着脑袋回头,正好看到自家爷爷拄着拐杖走进来,一脸的笑容,显然是开心的不得了。

洛爸爸无奈了,这都是哪和哪啊,老爷子怎么也跟着添乱呢,叶家的人也是那么好入赘的吗,人家愿意不愿意都不知道呢,当然这话洛爸爸也只敢在心里想想,当着自家爷爷的面那是绝对不能说的。

“还是太爷爷好,太爷爷您坐,我给您倒茶。”

洛爸爸被排斥在外却笑的更开心了,认真想了想,他倒是也觉得自家女儿说的不错了,叶家怎么了,叶家小子能够入赘他们洛家那也是修来的福气,真要是让他将女儿嫁到叶家,他还真有些舍不得呢。

除夕当天晚上,洛幽接到了叶陨臣的电话,将叶家父子来做客的事情也简单的说了一遍,电话那头叶陨臣表情不是很好,声音也变得有些生硬的说道:“我不喜欢他们。”

在洛幽面前,叶陨臣还是那个不愿意隐藏自己心思的单纯孩子。

“我知道,所以,我为你做了一个很是不错的决定。”听到叶陨臣的话,洛幽轻轻的笑了,用着有些搞怪的语气说道。

“谢谢。”叶陨臣很是认真的道谢,虽然他还不知道洛幽为他做了什么样的决定。

“呵呵呵,你都不知道是什么决定就道谢,万一我把你卖了怎么办?”洛幽这一次是真的笑出了声,她也不知道这个木讷到有些不善言辞的男人,怎么就是总能逗她笑出来呢。

“……我不值钱。”叶陨臣并不傻,相反他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训练期间,教官所教授的各种知识,只要教授一遍,他就能牢牢的记住,教官所教授的各种动作,他也只需要看上一遍就能够学会,在整支队伍里,也没有比叶陨臣更加聪明的人了。

只是,在洛幽面前,叶陨臣却好像总是少了一根弦一样,无论洛幽说了什么,他都认真的不能再认真的对待着,甚至有时候明明知道这不过是洛幽的玩笑话,却仍旧会傻傻的认真回答着,就像是现在这般,明明知道洛幽是在逗弄自己,叶陨臣却也还是有些呆呆的任由洛幽逗弄着,甚至心理还会有那么一丝小小的不安,害怕洛幽真的有可能会卖掉了自己!

明知道是玩笑话,却仍旧会不安会担忧,这样的叶陨臣真的不是傻,他也只不过是因为太过在乎罢了。

“你要是值钱的话,我就能卖了你?”洛幽觉得有趣的继续逗弄着,旁人欺负叶陨臣,她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但自己偶尔欺负欺负,还是很有乐趣的,谁让叶陨臣就是这么好玩呢,让她逗弄着逗弄着就有了上瘾的感觉,总是不经意的就期待起来,期待这傻傻的人到底还会有着什么样的回答,是不是仍旧会这般可爱,让人心情愉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