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 教训/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80】 教训

“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外界都在传我们家要破产,这怎么可能!”

就在洛幽一家三口合合美美的在一起逛街时,蒙迪却一脸惊恐的被母亲找回了家,在蒙迪对面,一对夫妻脸色十分难看的坐在沙发上,面前摆放着一些文件,夫妻俩每次看到,脸色就更加难看一分。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得罪了谁,为什么会连累到我们?”说话的是蒙迪的母亲,一位在M国十分有名气的商界女强人,不过此时这位女强人看起来有点像是女疯子,有种歇斯底里的感觉,而她质问的对象却不是蒙迪,而是身旁那个神色颓废的男人。

蒙迪的父亲是位政客,但最近一段时间,这位政客却是各大媒体上的常客,各种绯闻爆料等负面消息接二连三的出现在电视报纸杂志上,而且最麻烦的还是他所代在党派内部的问题,有许多平日里本来就和他有些罅隙的成员,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站在同一战线开始挤兑他,他曾经做过的一些不能曝光的事情更是一件接着一件被挖出来,让蒙迪的父亲忙的焦头烂额。

而蒙迪的母亲这方也相当麻烦,她以及她背后家族所代表的势力都受到来自于多方面的攻击,媒体,股市,还有来自于M国政府的各种调查,一时间整个财团内外都是风声鹤唳,许多知情和不知情的人更是都纷纷传着财团要被收购的消息。

其实无论是父亲在政坛被排挤,还是母亲在商业方面遇到危机,如果是单独发生的话,都不会让人觉得这是什么阴谋,无论是在政坛,还是在商场,这样的危机都经常会出现,但现在却偏偏聚在一起发生了,对方甚至毫不掩饰的利用了一些相同的手法,像是在媒体上主导一些不利于他们的舆论,只要有点智商的人分析一下,就能从中找到相似的地方,而这也让蒙迪的父母知道,这一切都不是意外,而是一场针对他们的阴谋。

只是为何会有这样的阴谋出现,针对他们的又是哪方势力,却是让他们根本就无法找到一点线索。

而现在,蒙迪的母亲这方面在排查了诸多对手都觉得不可能之后,就直接将导致这一切的原因推给了蒙迪的父亲,在她想来,这应该就是蒙迪父亲所引起的麻烦了。

“不要乱指责我,就算是我的敌人,那也不可能在经济上打击到你们,这一定是针对你们的阴谋,为了阻止我帮助你们才会打击我的威信,你快点去查,到底是谁做的,找出来,我一定让他们付出代价!”

蒙迪的父亲显然不愿意承担这种责任,不客气的反驳回去,蒙迪的母亲显然也是同样的意思,两个人顿时争吵了起来。

蒙迪在一旁听着,脸色也越来越难看,而且有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只是到底不好在什么地方,却又说不出来。

而也就是在当天晚上,肖潇也简单的向洛幽做了一下报告。

“小姐,计划已经完成了前半段,夫妻俩方都处于焦头烂额中,不过估计已经发觉背后有人在算计他们了,我们要露面吗?”肖潇手里捧着他一贯不离手的超级电脑,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文字,一部分是关于蒙迪父亲的,一部分是关于蒙迪母亲的,最后甚至连两个人谈话的内容都有,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将窃听器按在蒙迪家的。

肖潇汇报的时候并没有避讳叶陨臣,或者准确的说是洛幽没有避讳叶陨臣,而叶陨臣在一旁听着,却是有些疑惑,脸色也有些冷,虽然不太明白具体的事情,但从肖潇话语中的内容和那种不屑的语气来分析,叶陨臣就大概明白,一定是有人惹到了洛幽。

分析出这样的结果,让叶陨臣脸色更冷,神色也凝重了一些,但相对于叶陨臣的冷气外放,洛幽却是不在意的挥了挥手道:“你处理吧,不用和我说了。”

“好的。”肖潇爽快的收起电脑,点头和叶陨臣示意后直接离开了。

叶陨臣觉得自己更疑惑了,肖潇的表情和洛幽的不在意有些矛盾,按理来说应该是件小事,毕竟洛幽都没有放在心上的样子,实在是不像什么严重的事情,只是肖潇走时看他的那一眼,却显得有些促狭,让叶陨臣心里有些怀疑,觉得似乎哪里有些问题。

“啊啊!”洛宝宝小手拽了拽爸爸的衣服,眼睛瞪圆圆的看着爸爸,似乎是在问,傻爸爸你傻兮兮的是在想什么呢?

叶陨臣十分淡定的将自己的衣服从洛宝宝的手里拿出来,然后又顺手将一旁的宝宝方巾放到了宝宝的手里,状似随意的问道:“有什么麻烦的事情吗?肖潇似乎有话想和我说呢。”

“陨臣,你现在越来越不诚实了。”洛幽眼角都带着笑意,看着叶陨臣这有些装模作样的可爱样子,不仅不生气,反而觉得很愉快,尤其是那淡定的从宝宝手里换衣服的动作,不知道怎的,就是让她看着很开心。

如果说两千次的相聚还没有什么太特别的感觉,只觉得原来自己也会想念一个人或者是两个人,那么这一次除了想念以外,洛幽就不由的多了一种反思,尤其是在拍摄现场发生的那一幕,宝宝的聪慧,还有叶陨臣对宝宝的了解,让洛幽在高兴之余,不免的有些自省。

得到一些东西的同时,势必会失去一些东西,这个道理是经过无数次考验才流传下来的真理,洛幽在为自己的事业努力的同时,又何尝没有付出一些代价呢,至少在洛宝宝的成长过程中,她这个做母亲的缺席了。

“我是真的觉得有点奇怪,肖潇最后走的时候看了我一眼,很不正常。”叶陨臣干巴巴的解释着,虽然他是有点将肖潇当作了借口,但他说的也是实话啊。

“哪里不正常?”洛幽是故意这样问的,她其实是相信了叶陨臣的话,肖潇选这个时候汇报本身就有点让叶陨臣知道的意思,不过对此她倒是不怎么在意的,反而觉得男人计较的样子,也挺可爱的,让她总是忍不住逗弄了又逗弄。

叶陨臣被问的有些无语,哪里不正常?他哪里都觉得不正常啊,可是这样回答会不会被洛幽训?叶陨臣犹豫着,最后有些气馁的说道:“你不想告诉我就算了,我不问了。”

叶陨臣这可不是在耍脾气,也不是以退为进什么的,而是委委屈屈的觉得,与其被洛幽戏弄,还不如老老实实的什么都不问,洛幽想说了,自然也就会说了。

“哦。”洛幽轻应了一句,然后就低下头继续看杂志了,微垂的目光中闪过一抹狡黠,却是谁也没有看到。

叶陨臣呆滞了几秒钟之后,看着洛幽的眼神就更可怜了,小幽怎么就真的不说了呢?他其实还是很想知道的啊!

这一刻的叶陨臣当真是有些忧伤的,垂头丧气的坐在那里,说不出的可怜。

洛幽在心里偷偷笑着,有叶陨臣在的时候,她的心情总是这般愉快的。

接下来的时间里叶陨臣表现的十分殷勤,端茶倒水的连孩子都顾不上照顾了,直接放到床上让洛宝宝自己玩去,洛幽就是皱个眉头,他也会询问上一句是不是空掉开的太低,弄的洛幽有些哭笑不得。

“你就这么想知道?”洛幽被叶陨臣忙活的有些头晕,最终还是放下了书,有些好笑的问道。

叶陨臣乖乖的点了点头,人就是有这样的缺点,别人越是不告诉他,他就越是想知道,尤其是有关洛幽的事情,他就更是想知道了,现在想来自己不久前说的那句“不问了”,说的当真是有些违心了。

洛幽也不犹豫,本来就没有什么好遮掩的,只不过觉得叶陨臣明明想知道,却要耐着性子说不问了的样子,很是好玩,这才折腾了一会。

“一个不自量力的公子哥找了几个小混混堵我们,被肖潇教训了一下而已,肖潇具体做了什么我也不清楚,你想知道就去问他吧。”洛幽轻浅的一句话就将事情概括完毕,由此可见这件事在她心中是真的没有半点地位,其实这也是属于洛幽的冷漠甚至是冷酷,得罪了她的人自有手下的人去教训,但至于到底如何教训的,是不是会过了一些,却不是洛幽需要知道的。

可以说现在蒙迪一家的焦头烂额就是洛幽放纵的产物,也是她性格中冷酷一面的真实写照,旁人的死活终究是与她无关的。

“我能做些什么吗?”听了洛幽的话,虽然还是有一些细节不清楚,但却也没有去问肖潇的必要,而且对于他来说,其实最重要的也不是对方做了什么,而是他需要做什么,他无法控制对方的所作所为,尤其是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的时候,所以他需要做的,只是怎样才能让洛幽觉得开心一些。

“乖乖在这里照顾宝宝就好。”洛幽莞尔,她觉得照顾宝宝这件事,可是要比教训那些不自量力的人重要多了。

一旁大床上的宝宝似乎也很是赞同妈妈的意见,啊啊的叫了起来,很是用力的证明着自己的存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