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 我明白了/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89】 我明白了

“小幽,你家叶先生,是真不吸烟呢,还是为了你不吸烟呢?这个问题你可要满足一下大家的好奇心啊。”孟玲玲这个主持人是真的很明白观众们的心思,许多问题都能问道大家心里去。

洛幽眨了眨眼睛,有那么一瞬间的迷惘,不过这样的迷惘很快就散去,几乎没有让人发觉到。

要说叶陨臣为什么不吸烟,这个问题一时间洛幽还真没有答案,她甚至没有特意去在意过这个问题,而现在想来,是真的不吸烟,还是因为她才不吸烟,洛幽也无法说清楚。

“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去问他本人。”洛幽很诚实,既然不知道,那就只能想让知道的人去找知道的人问了。

“呀,这还保密呢,外界可是很多人都在说,你家的叶先生很疼老婆的,你拍戏都带着儿子去看,我觉得叶先生不吸烟,一定是因为你不喜欢,观众朋友们,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孟玲玲素手一挥,观众们也立刻跟着起哄道:“对!”

“看,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小幽不要不好意思承认哦,现在作为爆料游戏的最终冠军,有请小幽在接下来的五分钟里,为大家带来她准备好的节目。”得到大家支持的孟玲玲很开心,话锋一转进入到了下一个环节。

其实对于这个五分钟的获奖礼品,洛幽还真没有特别准备什么,她就是觉得这种爆料游戏,谁当冠军都不应该是自己啊,却没有想到还真是她得了这个冠军,不过就算是没有准备,对于洛幽来说也没有多大问题,一个优秀的歌手又怎么会没有节目表演呢。

“我就唱首歌吧,这是我为《神秘国度》做的一首插曲,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呀,又是猛料啊,大家鼓掌欢迎!”

掌声尚未停歇,洛幽便缓缓的举起了话筒,而随着她的动作,场下也变得一片寂静。

空灵的声音在寂静中响起,神秘,空灵,一首带着压抑,又有着不屈和抗争的歌曲便展现在众人面前,没有配乐,也没有多余的动作,洛幽就是站在那里一曲清唱,却让人感觉到了一副十分恢宏的画面,让人不由的陶醉在其中。

拥有魔力的声音,这是许多音乐人对洛幽的评价,而洛幽每一次的歌唱,也都验证着这句话的真实,其实洛幽自己对于这一点也有些迷惑,前世她可从未具有这样的天赋,而现在她的歌声却具有一种不可言喻的神秘魔力,让她自己都无法解释其中原因。

一曲完毕,实际上也只过了三分多钟,但众人的感觉却很奇妙,有的人感觉像是过了许久,有的人却感觉只像是一瞬间。

掌声响起来的时候,洛幽已经坐回了她的座位,在掌声中轻浅的笑着。

节目结束之后,洛幽便和剧组的人告别了,叶陨臣亲自来接的洛幽,洛幽只是看了他一眼,便感觉到这男人与往日有些不同。

“怎么了?”男人的脸色很明显带着一种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洛幽有些好奇的问道。

叶陨臣似乎就是在等着洛幽这样问,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小幽,我去和你一起演戏吧。”

听了这话,洛幽算是明白了一些,这男人估计刚才也是去了摄影棚,听了那些话似乎受到了点刺激。

“你又不喜欢演戏,而且演戏需要说很多台词。”洛幽言下之意十分明显,以叶陨臣这种面部表情变化极少,语言颇为简练的性格来说,还真不太适合在演艺圈里混,当然她的性格也有些如此,但两人最大的不同就在一个“演”字上,至少她会演也愿意演,而叶陨臣却不是,仅有的几次参演也不过是本色演出罢了,真让他去演一些过于活跃的角色,叶陨臣还真演不上来。

“那我就演不需要说台词的。”叶陨臣似乎已经考虑个这个问题,十分干脆的说道。

洛幽脸色有些古怪,好笑的说道:“不需要说台词的都是龙套演员。”

“那我就去当龙套演员。”叶陨臣丝毫没有挑剔的意思,反正他想的很清楚,只要能够陪着洛幽,演什么都不重要,就是让他披上一层树皮去演大树,他都愿意!

“你这是在和我开玩笑?还是说你就这么想和我一起演戏?”洛幽神色认真了几分,眉头轻皱,似乎是有些困惑的样子。

是啊,洛幽是有些弄不清楚,叶陨臣这个明明不喜欢演戏的男人,为什么连当龙套演员的想法都有了,难道就是为了和她一起演戏?以前可不见叶陨臣有这样的想法呢。

叶陨臣这一次沉默了片刻,才语气认真的回答道:“我也不是非要和你一起演戏。”

这一次洛幽就更加迷惑了,她还以为这男人的答案会是肯定的呢,怎么一下子就又变了。

“那是什么?”洛幽问。

“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听着凯瑟琳娜那个女人说有人追求洛幽,又听着凯文公开且深情的表白,叶陨臣就觉得自己的心闷闷的,十分不舒服的感觉。

而这也是让叶陨臣有些冲动的原因,想到洛幽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被别的男人注视着追求着,他就有种想把那男人杀了的冲动!

洛幽是属于他的,他的!谁也不能抢走!

此时此刻,面色略显平静的叶陨臣,心里却已经是波涛汹涌杀气四溢了。

洛幽觉得有些头痛了,脑袋飞快的转悠了几圈,突然问道:“你不会是又在吃醋了吧?”

叶陨臣这么大的反应,再联想到今天上节目时发生的一些事情,洛幽终于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叶陨臣脸色有些不自在,但却也没有掩饰,只是声音有些发紧的说道:“我只是想陪着你,我不想让你被,被……”被别的男人抢走!

只是最后的那几个字叶陨臣还是无法说出口,小幽真的是他的了吗?叶陨臣敢在心里想,在心里放声大喊,但如果让叶陨臣真的说出来,他却还是有些犹豫的。

就像是一个十分狂热的神信徒,无论多么尊敬神崇拜神信仰神,但却绝对不会认为神是属于他的,因为那是一种亵渎!

而一直以来在叶陨臣的心里,洛幽就是他的神!

“被抢走?”叶陨臣无法说完整的话,洛幽却是代替他说了出来,用着一种有些危险的语调。

叶陨臣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洛幽瞬间就有些恼羞成怒,扬高了声音道:“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这一刻洛幽真的很生气,她甚至在心里发誓,如果叶陨臣真的敢说是,那她一定要罚他一个月都不准上床睡!

她知道叶陨臣在面对自己时的自卑和不安,也多次很认真的和他说过这样的话题,但如果到了现在叶陨臣还是这个样子,她也许真的会很失望呢,或许也真的很想问上一句,难道他就真的看不到她的心吗?那么他喜欢她的又是什么?

“当然不是,我相信你,我只相信你!”叶陨臣毫不犹豫的否认带着无比的真诚,洛幽心中的那一丝丝失望也瞬间消失了,但却不得不疑惑的反问道:“那你就是这么相信我的?”

“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一想到有人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追求你,有人趁着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想要将你抢走,我就难受的想要杀人,小幽,我真的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太在乎你!”

叶陨臣并不知道洛幽心中所想,但这一刻他却选择将自己心中所想毫无掩饰的说了出来,就如同一直以来他所面对洛幽的态度一样,在洛幽面前,他不需要掩饰,也无所谓表现最好的一面,他只要努力的做他自己,是好是坏,都需要洛幽来决定,洛幽喜欢的,他就努力坚持下去,洛幽否决掉的,他就努力的改掉。

这就如同节目中关于他是不吸烟还是为了洛幽戒烟的话题一般,这对于他来说其实只是一个问题,洛幽不喜欢的,就是他不会去做的,也是不愿意去做的,无所谓“戒”这个字。

“杀人?你想杀谁?”一句话会有多个重点,不过显然洛幽抓的重点和叶陨臣想要表达的不是一个。

叶陨臣愣了下,脑子里却闪过两道人影,一丝杀气不受控制的泄露出来。

“你不让我做的,我绝对不会去做,我发誓!”就算是真的想杀人,叶陨臣也不会去杀人,他在乎和洛幽有关的所有的事,但却绝对不会去干涉,曾经的教训,他一直铭记于心。

这一刻的洛幽,看着男人十分认真的发誓的样子,突然间就觉得有些哭笑不得,很多人都会因为生气或者是嫉妒说出要杀人的话,这并不稀奇,但她却知道,这个男人说的绝对不是玩笑,如果不是有她的约束,这个男人就一定有可能说到做到,而也正是因为如此,洛幽才会觉得哭笑不得。

她就想不明白,明明在她面前木讷笨拙的一个小M,怎么一放出去就变成了令人畏惧的冷酷杀神了呢,亦或者这句话也可以反过来问,明明在外面那么冷酷强悍的一个男人,怎么在她面前就乖的像一只宠物狗呢?

很神奇的,也很诡异的,这一刻的洛幽想到了这样的一个问题,而这也是她一直以来都没有想明白的问题。

不过这样的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实际上洛幽虽然疑惑,却也没有改变的意思,谁让她还真的有些享受这样的差别待遇呢。

“陨臣!”洛幽叫着叶陨臣的名字,用着一种无比认真的语气。

叶陨臣立刻全身一震,神色有些紧张的看着洛幽道:“小幽,你想说什么就说。”

“好,那我就说,我也只说这一遍,你听好了。”

叶陨臣点了点头,洛幽才继续说道:“陨臣,无论你想做什么,是想当黑道老大,还是想当一名将军,或者是从商从政,亦或者是成为一名娱乐明星,更甚至你只想当一个无业有名,只是想在家照顾宝宝,或者只是想跟在我身边,我都同意了,只要是你想做的,只要是你认真思考过后决定的事情,我就不再干涉,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一字一句,洛幽说的无比清楚,这一刻,她是真的想开了,或者说在她在M国拍戏的时候,看到叶陨臣出现在她面前,那让终于体会了一番思念的味道的时候,洛幽就已经想清楚了。

人活这一辈子到底是为了什么,权利,地位,金钱,财富,名气,这些也许都是人类追逐的目标,但实际上或许也都不是最重要的东西,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在意的自然也不同,前世的她因为叶陨臣的偏激而将他排斥在外,这一世她因为对叶陨臣的信任而接受他,然后渐渐的喜欢上爱上,但同时却也将自己的想法加诸在他的身上。

她希望他可以站在万众瞩目之处光芒耀眼,她希望他可以拥有自己的事业与荣耀,但却忽略了叶陨臣最真实的想法。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对叶陨臣来说,也许最重要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她,是她洛幽!

既然明白了这一点,洛幽也不想在自以为是的去坚持一些什么,她只希望这一辈子,自己可以过的逍遥自在,自己在意的人也同样可以幸福快乐!

至于什么权势地位荣耀财富,这些附加的东西,还是让在意他们的人去费心思考虑吧。

“只要是我想做的?小幽,你的话我明白,只是你明白我的心思吗,在我的心里,我想做的一切事情都只是围绕着你,我想天天的看到你,我想永远的都守在你身边,我,只想要你。”叶陨臣的神色是激动且慎重的,他的眼眶有些发红,声音有些不稳,他明白了洛幽的意思,也说出了自己想要的,现在,他所要做的便只是等待,等待洛幽的答复。

洛幽也同样在看着叶陨臣,眼神热切且坚定的说道:“好,我明白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