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 第四位危机/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90】 第四位危机

“凯瑟琳娜,你的智商是被猪吃了吗?在娱乐圈里混了这么多年,什么场合该说什么话,什么话又是不该说的,难道还不清楚?”剧组统一下榻的饭店里,包洛克一脸怒气的对着凯瑟琳娜说道。

凯瑟琳娜脸色十分难看,但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我这么说也不过是为了给剧组多做一些宣传,而且也没有指名道姓,不会有什么影响的,我……”

凯瑟琳娜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有意这么说,是特意想给洛幽找点麻烦的,但她的话还没有解释完,就被巴洛克气匆匆的打断了:“够了,我不想听你解释的话了,现在你就可以回M国去了,以后的在这里的宣传不需要你,希望你不要再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不然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包洛克的话可以说是十分严厉的,不过这却不是他无情,而是他看的抬头,凯瑟琳娜那点小心思,他这个混在娱乐圈里这么久的大导演,又哪里会不清楚,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不愿意给凯瑟琳娜解释的机会,听着她的解释,就是对自己智商的侮辱。

其实明星们勾心斗角是十分常见的事情,比这更严重的他都见过许多,但问题是这一次不仅有关剧组的将来,还关系到了洛幽的问题,就不是他能够不在意的,如果让雷欧斯知道这件事,一定会责怪他没有照顾好洛幽的,那是他绝对不愿意见到的情况。

而这一晚上,叶陨臣得到了洛幽的承诺,可以做自己真的想做的事情,但实际上却也没有立刻就做出什么选择,开着车和洛幽一起回了家,他们现在都已经是在小别墅住,玉婶抱着洛宝宝正在和小金币玩耍,洛幽和叶陨臣刚进门,洛宝宝就高兴的叫了起来。

“妈!妈……”类似于妈妈的叫声让洛幽很开心,走过去直接就抱住了伸出小手要抱抱的洛宝宝。

“今天小五在家乖不乖,有没有哭鼻子?”洛幽抱着宝宝坐下,又用手指戳了戳宝宝的小脸蛋,小宝宝挥舞着小手要去抓妈妈的手指,却总是抓不到,只能可怜兮兮的叫了起来,但却唤不起自家妈妈的同情心,仍旧十分无良的逗弄着洛宝宝。

而洛幽抱着洛宝宝不到两分钟,叶陨臣就换好了衣服走过来道:“宝宝我来抱,你先去换衣服吧。”

按理来说这个理由是很正常的,而且叶陨臣神色淡然看似也很正常,但洛幽就是觉得好笑,正如她在节目中爆料那般,她每次抱着洛宝宝的时间都不会太长,因为总是会有宝宝爸爸用各种理由将宝宝抱走。

洛幽没有拒绝的将宝宝递给了叶陨臣,但人却没有走,而是贴在叶陨臣耳边说道:“你总是这么吃醋,全国人民都知道了呢。”

叶陨臣红了耳尖,神色有些不自在,但却仍旧十分认真的回答道:“知道就知道,我不在乎。”反正他就是嫉妒洛宝宝可以被洛幽抱着,所以他宁可自己天天抱着儿子,也不希望老婆被儿子抢走。

听了叶陨臣这话,洛幽也忍不住笑骂道:“你再这么发展下去,咱家就真的不用买醋了。”

不买就不买,还省钱了呢!叶陨臣颇有点小傲娇的想着,反正这醋他就是坚定不移的吃了!

“醋……醋……”洛宝宝同时也挥舞着小手表示,吃醋什么的最有益身心健康,老爸你就吃吧,我以后一定会继续努力让你多吃点醋的!

而与此同时小金币也眨着眼睛,像是在思考问题,然后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动作十分灵活的溜下了沙发,然后向着厨房的方向跑着。

洛幽眼神里满是笑意,看着厨房的方向说道:“这个小东西不会是去给你拿醋去了吧?”

叶陨臣脸色有些发黑,看了看异常兴奋的儿子,又看了看消失在厨房的金币,突然间就觉得,自己好像是被孤立了。

“小幽?”叶陨臣语气有些异常的颓然。

“恩?”洛幽更是觉得好笑了,看着叶陨臣这个样子,她就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摸摸他的头,安慰他一下。

“以后我会不会也排第四位?”叶陨臣可怜兮兮的问道。

洛幽一愣,有些想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便有些好奇的问道:“什么第四位?”

“妈妈第一位,宝宝第二位,宠物第三位,然后爸爸第四位!”叶陨臣一边说着还一边用手指了指,一脸的认真神色。

“哈哈哈,傻瓜。”这一次洛幽是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伸出手用劲的揉了揉叶陨臣的头发,叶陨臣也不敢抗议,只能任由洛幽揉乱了自己的头发,弄的他一副傻兮兮的样子,呆呆中透着一丝可爱。

看着洛幽笑的有些不稳的样子,叶陨臣也跟着一起笑了,洛宝宝挥舞着小手努力的想要去够叶陨臣的头发,似乎是想学着妈妈那样也揉一揉,却是又被叶陨臣抓住了小手,毫不留情的拒绝了洛宝宝的探索,要知道男人的头那可不是随便给人摸的,就是自家儿子也免谈。

不久后小金币从厨房里出来,手上倒是空空的,这也不出意料,要知道自家放醋的瓶子都比小金币大,它就是想抱都抱不起来,不过小金币身后却是跟着玉婶,手里拿着的正是他们家的小醋壶,洛幽和叶陨臣一同看去,一个笑的更加欢快,一个则脸黑的更加彻底了。

晚餐的时候,洛幽看着叶陨臣一手喂宝宝喝奶一手自己吃饭,动作又熟练又利索,让洛幽再次感叹自己的不称职,贴心的给叶陨臣夹了些菜,换来了叶陨臣洋溢着温柔的笑容。

电话响起,打断了一家三口的温馨气氛,洛幽轻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竟然是陌生号码,而且从这串数字上分析,显然也不是国内的号码。

犹豫了一下,洛幽还是接了起来,问道:“找谁?”

“洛幽洛小姐吗?”电话里传来男人的声音,说的却不是中文而是英文。

“我是。”洛幽开始思考着这个电话到底会是谁打来的,目的又是什么。

“你好,我是亚图克?孟尔罗斯,蒙迪的父亲,我们可以谈谈吗?”男人自报家门,行事作风倒是很干脆,只是当洛幽听明白对方的身份后,却没有了谈谈的兴趣。

“我想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洛幽不太确定对方是如何追查到自己的,但实际上有些事却是与她无关的,虽然结果如何都只是她一句话的事情,但她现在并不想参与到其中,因为根本就没有必要。

“哦,不,洛小姐,我想我们一定要好好谈谈,我是十分有诚意来找你的,我儿子的事给你添麻烦了,我希望你可以给我们一个道歉的机会。”亚图克声音中多了一丝焦急和迫切,现在也容不得他不着急了,他和蒙迪母亲的事业都遭受到了十分严重的打击,如果再不改变,就无法再在M国的上层圈子里立足了。

“他所犯下的错误,已经付出了该有的代价,不需要道歉了。”道歉本身也算是一种弥补,是犯了错误之后所付出的一种代价,现在肖潇已经用另一种方式让蒙迪付出了代价,对于洛幽来说,就已经没有道歉的必要了,或者换一种方式说,洛幽并不想接受蒙迪的道歉。

洛幽很厌恶蒙迪的所作所为,一个花花公子为了追求女人竟然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本就该受到教训,而纵容他包庇他或者说是没有教育好他的父母,自然也有着该负的责任,养不教父之过,虽然不是她的命令,但是肖潇的做法,她很满意。

亚图克的脸上闪过一抹羞怒的神色,但却是不敢就这般挂断电话,仍旧耐着语气道:“不不不,代价是应该的,但是道歉也是应该的,请你务必要给我们这样一个机会,洛小姐,我和蒙迪就在京市,您约个地方我们见上一面可好。”

“不需要,这件事到此为止了。”洛幽的回答虽然仍旧是拒绝,但却算是将这件事画上了一个句号,当然前提是对方不会再做什么让她觉得不高兴的事。

说完这句话,洛幽就挂断了电话,蒙迪现在还在保释期间,也不知道是通过什么手段出国的,蒙迪父亲和母亲的事业都受到了很严重的打击,就算是现在收手,没有个三年五载也别想恢复到往日的程度,这也算是洛幽给他们的惩罚吧。

据说亚图克带着蒙迪回到M国之后,就将蒙迪关了禁闭,蒙迪这一次也被吓的不轻,如果不是父亲动用了大量的人脉,母亲花了天价将他保住,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洛幽的不计较,蒙迪估计就得坐牢了,所以经过了这一次,蒙迪可是真的学乖了。

饭后,洛幽也给肖潇打了电话,告诉他停止对蒙迪一家的打击,而刚挂断电话,洛幽的电话便又响了,看了看来电显示,竟然是自家大伯,洛幽的神色立刻就变得认真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