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 这是我的荣幸/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217】 这是我的荣幸

叶陨臣答应了这次的邀请,三天之后就会随着出访小组离开,十天左右的行程,如果没有意外就会在洛幽生日的前一天回来。-www.ZiYouGe.com-

东方悠打来电话的时候是叶陨臣同意接受邀请的当天晚上,电话直接打给了洛幽,希望可以邀请洛幽夫妻两人明天晚上一同用餐,顺带说了一句很高兴可以和叶陨臣一起执行这次的任务,这才让洛幽知道东方悠也会参加。

挂断了电话,洛幽有些疑惑的向着叶陨臣问道:“东方悠也和你一起去,你不知道吗?”

洛幽觉得这样的任务也没有什么保密性,东方悠既然都知道了,按理来说叶陨臣也不该不知道啊。

“知道。”叶陨臣声音闷闷的,他越来越不喜欢洛幽的身边有其他男人存在,即使是朋友也介意,不过这样强烈的占有欲也只能深埋在心里,无论两个人有多么的亲密,也是有着各自的底线存在的,洛幽绝对不是一个可以被完全占有的人。

洛幽盯着叶陨臣看了三秒钟,神色变得有些古怪,似乎是了然的问道:“你不会也吃他的醋吧?”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这男人似乎变得越来越爱吃醋了,即使什么都不做,也不会像小时候那么幼稚去警告追求她的人,却会将这丝醋意很好的隐藏在那双深邃的黑眸里,时而透着委屈,时而透着不安,也有着一丝压抑与克制,就如同他对她的感情一般,总是有些复杂。

叶陨臣不回答,一般不好回答的问题,而且还是肯定的时候,叶陨臣就会用沉默来回答,他不能对洛幽说谎,又不希望自己的回答惹洛幽生气。

“好吧,你喜欢吃就吃吧,反正我已经习惯了,明天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到时候你还可以多吃点,我不介意。”习惯成自然,知道了这个男人有多么的在乎自己,洛幽也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有什么生气的感觉了,反而总是觉得有种淡淡的暖意,当然更多的还是愉悦的感觉。

叶陨臣眨了眨眼睛,眼神中透着无奈和郁闷,怎么明天还要一起吃饭啊,本来和小幽相处的时间就不多了,这男人还要出来破坏,实在是太坏了。

叶陨臣有些恼怒,已经开始想着不久之后的行程中怎么给这个男人点教训了,最近他就觉得自己的运动量不够,身手似乎都有些退步了,正好可以找东方悠练练手,让他再也不会有闲情逸致和小幽联系了!

叶陨臣眼神中风云变幻,洛幽虽然不知道他具体是在想些什么,却是能够感觉到其中一闪而过的恼怒,似乎还真的是有些吃醋了呢。

第二天晚上,距离约定时间还有四十五分钟的时候,洛幽已经准备好要出发了,叶陨臣自然是乖乖的跟在洛幽身边,为洛幽打开车门,然后慢吞吞的开起了车。

三分多钟过去,洛幽十分无奈的发现车竟然还在小区里没有出去,速度简直比散步还慢,不由的用手敲了叶陨臣的脑袋。

“你就不能有点脑子吗,吃醋也不是用这样的方式吧,半个小时之内到不了的话,你今天就在地板上打地铺吧。”虽然是在训话,但洛幽的声音还是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怒气,却是吓的叶陨臣立刻就猛踩了油门,跑车瞬间就飞奔了出去。

距离约定时间提前了十多分钟到达,这还是后来看到时间来得及才降下了车速,不然估计还得更快。

叶陨臣讨好的提前一步为洛幽拉开了车门,洛幽下了车,却是看也不看叶陨臣一眼,让叶陨臣顿时就有些着急了,跟在洛幽身后急急的解释道:“我没想迟到,就是不想早到,真的,我发誓。”

无论是他自己,还是洛幽,都是时间观念比较强的人,既然约好了,就不会故意迟到的,他那么做就是脑子一时抽了想撒撒娇,让小幽安慰安慰而已,谁知道小幽根本就不理会他郁闷的心情,直接就威胁他,实在是太让他伤心了。

侍者眼睛发亮的看着两人,将两人引到包间之后,十分羞涩的问道:“叶先生,叶太太,可以请二位给我签个名吗?我是叶太太的粉丝,但我的男朋友是叶先生的粉丝,他很喜欢看军事类的节目,最大的愿望就是见叶先生一面呢。”

这一次用餐的地点是东方悠挑的,是一家十分有名气的百年老店,而且主打的便是古色古香的宫廷御膳,从门面装修到服务人员都十分有讲究,就是这样的一位迎宾小姐也有着一种大家闺秀的气质,即使很激动,也依旧保持着一种矜持,言语上也很有条理。

只是,这位迎宾小姐的话却是让洛幽和叶陨臣两人都愣了一下。

也不知道是因为洛幽和叶陨臣都太过年轻的原因,还是洛幽实在是太有名气的原因,亦或者又是因为洛幽真的很少会以叶太太这样的身份出席什么活动,所以叶太太这样的称呼,对于洛幽来说,真的有那么点陌生,而叶陨臣也同样是如此。

叶陨臣似乎是有些不安又有些期待的看了洛幽一眼,这样的称呼让他有种压抑不住的满足感,就好似洛幽真的成为了自己的一样。

瞬间的惊讶过后,洛幽没有多说什么,便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叶陨臣也将自己的名字签在了洛幽两字的旁边,从字体上看,一个凌厉俊秀,一个苍劲有力,倒当真是有些符合了这二人的性格。

而此时东方悠也迎了出来,微笑的看着两人道:“我就想着你们该到了,出来就见到你们,真是越来越有默契了。”

虽然东方悠话语中说的是“你们”,但叶陨臣还是觉得那默契二字指的不是和自己。

三个人入座,空间不是很大,但却十分精致,很符合东方悠那种东方贵公子的气质,洛幽和东方悠相视一笑,还真是有种默契的感觉,看的叶陨臣在一旁有点脸黑,却是仍旧什么都不能说的服务到位,先是挂外套,然后又是布置餐具,一整套下来比贴身佣人还像是佣人。

“啧啧,你这是男人吗,你这就是男奴。”东方悠也在一旁看的眼热,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景了,但每次看到还是会忍不住想发表点自己的意见,平心而论,让他这么做他是绝对做不到的,也许这就是洛幽选择了叶陨臣而没有选择自己的原因吧。

东方悠一直都是比较想得开的人,拿得起放得下是种豁达,而且自从见到叶陨臣和洛幽两人相处的情景之后,他就更加想的开了,因为叶陨臣这样的男人,是真的让自己没有了比较的心思。

而对于东方悠的打趣,洛幽但笑不语,她倒是觉得这话很有道理。

叶陨臣则是流露出了一丝不屑,很是骄傲的道:“这是我的荣幸!”

全世界唯有自己可以如此亲近的照顾着洛幽,这不是荣幸又是什么!

“呵呵,小幽,你老公的妻奴症状越来越严重了,你没给他吃药吗?”东方悠有些夸张的抚了抚额,似乎有些头痛,这个男人啊,实在是太没有志气了,当妻奴都当的这么骄傲。

洛幽看了东方悠一眼,十分淡定的说道:“他已经在克制了。”

言下之意,这已经是不错的状态了,你看不到的时候,症状更严重。

扑哧一声,东方悠就没有形象的笑了,道:“小幽,你也变得越来越幽默了,是这男人的功劳吗?还是你家小五的功劳?我很久没有看到你家小五了,怎么没有一起抱过来?”

“他在大宅里,我和陨臣都忙。”她变幽默了吗?洛幽扫了叶陨臣一眼,如果是的话,也是这个男人的功劳吧,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会觉得很轻松。

“你们这样可有些不负责呢,小孩子长大会和你们不亲的。”东方悠摇了摇头,像是想到了什么说道。

洛幽喝了口茶才淡淡的道:“我也是这么长大的。”

在洛幽看来,很难说家庭环境对孩子的影响到底如何,同样豪华的家世能够养出如东方悠这般的温润公子,也能养出如赵子杰那般的自以为是的纨绔,同样贫穷的家庭也许能够生养出精英人才,却也能生养出碌碌无为的平凡之人,一家幸福的环境中能够养育出善良单纯的菟丝花,却也同样能够养育出可以抵得住风雨的参天大树。

就如同同一个课堂上,听同一位老师在讲课,学到的内容却未必是相同的,她有着她的教育方式,孩子也有着孩子自己的学习方式,又有谁就敢说,什么样才是对孩子最好的呢?

“是啊,我也是这么长大的,可以说,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东方悠倒是点了点头,感叹着赞同道,他们这样豪门世家的孩子,又有哪个是在父母身边长大的呢,而且对于他们来说,有些事情过犹不及,也未必就是真的好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