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种小幽得媳妇/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79】 种小幽得媳妇

洛幽最后还是拒绝了向国际化发展的选择,不是她不想,而是时机不对,还有一年不到的时间里,她就要高考了,这段时间她想要专心学习,而且除了学习以外,她也要按照自己的商业帝国计划,在商业上面好好的发展一下了。

洛幽记得京市有好多块地皮都在竞拍中,房地产的高峰期已然来临,她早就决定要趁着这个机会在房地产行业中大赚一笔了。

李昂宇走的时候有些失望,不过却也理解洛幽的想法,失望之余,更多的还是一种期待,必要的休息过后,逐渐长大的洛幽又将会为世人带来怎样的风华。

《人物访谈》并不是直播节目,洛幽既然有意愿参加,对于节目组来说就是宜早不宜迟的事情,天知道洛幽会不会反悔,所以节目录制的时间就定在了第二天。

李昂宇亲自接送,不过开车的不是他,路上的时候洛幽就拿着一本语文书在看,她复习了几天功课,效果比想象中还要好的多,很多东西看上一遍就恢复了印象,预计用一年的时间复习功课,现在觉得半年也就足够多了。

而且洛幽对于她请来的那位家庭教师也是比较满意的,她并没有去找什么特级老师高级教授,而是从洛予基金会的赞助生中找来了一名品学兼优的大一生,而且洛幽还主动配合了一下这位大一生的作息时间,将补课时间定在了晚上和周末的白天,不然都是要白天的,很不适合学生来做这份家教的工作。

而洛幽也是一个很慷慨的雇主,给这位家教的工资是她一个月生活费的五倍,让这位美丽的大姐姐更加用心的教授着洛幽各种知识。

就像是现在,洛幽的书本上就画了许多重点记忆知识,让洛幽看的很是熟悉,想着前世的自己也曾一笔一线的这般画过,从来一次,变的事情很多,但没变的却还是有的。

到达电视台的时候,一群人早已经等候在那里,上到电视台的各位台长,下到节目的主持人和小跟班,一起等着洛幽的到来,场面之宏大让许多过路的人侧目不已,尤其是那些也来录制节目的艺人们,更是在心里猜测着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人物要来,竟然出动了这样的队伍。

洛幽看到这些人的时候也有些惊讶,很是怀疑这些人的目的到底是不是自己,她的名气就是再大,也没有必要让台长亲自来接啊。

不过想了想,洛幽便想明白了,这电视台的台长可不是简单的人物,那至少是和洛姑姑有些联系的人,而洛姑姑的身份也是知道一二的,再联系她的身上,这种局面也就不显得怪异了。

电视台长表现的十分热情,言谈间也带着和洛姑姑的一丝熟稔,似乎是想要拉近和洛幽的关系。

“洛小姐,你能来我们这里录制节目,我这个做台长的也光荣啊,以后一定要经常来做客啊,哈哈哈,我们台的节目,你随便上,就当作是回家一样,千万别见外。”台长大人笑的像是个弥勒佛,凸出来的大肚子圆滚滚的比八个月还大。

无论是电视台的人还是洛幽带来的人,听到电视台长这番话,都有种想要翻白眼的冲动,这真的是电视台台长该说的话吗,像是回家一样?你老人家怎么不敢对着别人这么说?

对于自家台长谄媚的笑容,电视台全体人员选择了无视,虽然很多人都想拍照留念一下,但冒着失业的风险这么做就不合适了。

洛幽在一堆人的护送下进了化妆间,凡是路过之处,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许多来做节目的明星见到被迎接的是洛幽的时候,也不疑惑了,只剩下了不需言语的羡慕和嫉妒。

樱子现在是洛幽的御用化妆师,虽然还接一些其他艺人和剧组主角的化妆工作,但却完全以洛幽为主,只要洛幽需要,随叫随到。

访谈节目开始,台长仍旧亲自陪同,就坐在一旁的观众席上,笑眯眯的盯着洛幽看,看的洛幽真的很想问上一句,身为一台之长,您老人家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工作要做吗?

洛幽虽然心里嘀咕,但心态上却是足够镇定的,只是去苦了做访谈节目的主持人卢嘉,卢嘉是一位有着足够多主持经验且十分优秀的女性主持人,也算是央视一姐级的人物,不然也不可能主持如此高质量的访谈节目,但即使如此,面对着台长热切的目光,卢嘉还是有些不自在了,不过好在她也是做惯大节目的人,表现还是不错的。

“今天我们请来的嘉宾想必不用我介绍,各位也都是认识的,那就是当红人气天王幽公主洛幽,现在欢迎幽公主和我们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打招呼。”卢嘉甜美的声音作为开唱,洛幽的名字足以引爆观众们的热情,莫要说现场的观众,就是电视机前的许多人,也都不由自主的鼓起掌来。

洛幽清淡的笑着,一句大家好过后便不再多言,主持人无奈的接过话头,将洛幽这两年间获得的多种殊荣做了一番介绍,尤其是洛幽获得过的各种奖项,更是被重点提及,成为让大家惊艳的人生历程。

洛幽全程的表现不骄不躁沉稳有度,很有大家风范,但寡言少语内容精简,却也让主持人觉得很无奈,主持人表示,她是很受观众朋友们的欢迎,但现在观众们喜欢听的可不是她说话啊,这是访谈节目,如果都是她在说,观众们会给她黑评的。

卢嘉一直都在用尽各种方式想引导洛幽说个多的话,也可以有一些爆料,但洛幽却言简意赅总是用几个字就将她打发了,真心很无力。

“洛小姐,访谈节目总是很俗套的,问来问去也不过是那么几个问题,咱们讲过了你的人生历程和工作收获,那么现在是不是可以讲讲你的感情生活,虽然大家都知道你不满十八岁,但现在的孩子都早熟哦,你有没有喜欢的小男朋友什么的,大家可是很关心的啊。”卢嘉尽量让自己的言语显得轻松一些,就像是在聊八卦一样,虽然她很好奇这个问题的答案,但实际上她这么问也不过是例行公事,实际上从未想过会得到什么样的回答,一个优秀的艺人是很懂得保护自己的隐私的,洛幽也出道两年了,在卢嘉想来,是一定有方法侧面回答这样问题的。

洛幽沉默了几秒钟,但这短暂的几秒钟对许多人来说却十分的漫长,说一个世纪之久似乎有些夸张,但实际上许多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有一种十分焦急的感觉,屏住呼吸,直盯盯的看着洛幽,什么都不想,只等着她的回答。

洛幽是在思考,而且是很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来这里的时候,关于访谈中会谈到的话题,李昂宇就已经交代过,至于回答,没有人告诉洛幽该怎么说,因为大家都相信她可以自己处理好这些问题。

而洛幽自己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这样的问题,她不用想就能找出数十种回答方式,像是什么这种问题还太早,她根本没有考虑过,她很忙,根本没有时间考虑,或者是暂时还没有出现让她心动的人,等等等等,应付这样的问题,对于洛幽来说,实在是太过轻松了。

只是,当洛幽想要真正这样回答的时候,心里却有了一丝犹豫,某个男人的影子出现在脑海里,成为了她开口的阻碍,她喜欢他吗?这一刻,洛幽如此问着自己,只是却仍旧找不到答案,她能确定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她相信他,并且期待着他的回归。

洛幽因为叶陨臣而犹豫了,但犹豫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在万众期待之下,洛幽开了口:“我不想过早的谈论感情问题,我还是一名学生,近段时间也会以学业为主,我只能说,我会期待着那个人出现在我的身旁,那个时候,如果我真的确认了我的爱,我会告诉所有的人。”

清冷的声音好似没有情感,但却又隐含着十分丰富的感情,这一刻的洛幽,语气幽然,气质高雅,眼神似乎有些飘远,不知道是在想着一些什么事情,是不是真的在期待着,那个某人的出现。

主持人卢嘉对于洛幽这种十分坦然的态度十分是惊讶,但反应很快的就面带笑容的说道:“那我就要祝福小幽在不久的将来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真命天子了,就是不知道是哪个幸运的男人能够得到我们幽公主的青睐,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知道一下我们公主殿下的择偶标准啊?”

焦点话题就是能够引起广大人民群众兴趣的话题,洛幽虽然年纪有些小,但爱情是艺人们永恒的八卦话题,不在这里多谈谈,实在是有些浪费资源了,不过卢嘉作为资深主持人,还是很有经验的将这些话题引导的较为轻松和正面,不仅不会引起观众们的反感,也会保护艺人。

“这个问题我暂时没有考虑过,不过我想爱情之中,忠诚是十分重要的。”曾经被背叛过,才知道忠诚这两个字真正的重量,这不仅仅是一句简单的话,更是一个死过去又活会来的人,发自内心最忠实的感受。

“是啊,忠诚真的很重要,对待爱人专一的才是好男人啊,当然女人也要如此,我想将来我们的幽公主一定会成为一个好妻子,能娶到幽公主的男人也一定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电视机前,播放的《人物访谈》节目已经是录制好后才播出的了,但是当叶陨臣看到这样的一幕,心还是忍不住发紧的跳动着,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紧张,期待,爱慕,眷恋,思念,迫切,最后汇聚成最简单的一句话,如果可以,他真的想立刻就回到她的身边。

叶陨臣将洛幽所说的每一话都记在了心里,尤其是洛幽那两句关于爱情方面的回答,以他对洛幽的了解,这绝对是洛幽心中所想而不是一种敷衍,而他所要做的,就是很努力很努力的去做好一切,回到她的身边,然后努力着,让她承认自己的存在,让她可以亲口应允着,让自己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那个男人!

叶陨臣是数着时间过日子的,这个任务执行完毕之后,他就会有一段时间的假期,那个时候他就可以回去看看那个让他思念许久的女王陛下了,他多么想跪在她的脚边,轻轻的轻吻她的足尖,让她可以真切的感受到,自己对她那种至死不渝的感情。

时间过的很快,不久后《种夫得夫》这部穿越剧已经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存在,无论是大爷大妈们,还是白领丽人们,或者是上学的青春少年们,更甚至还有七八岁的小同学们,几乎都在谈论着有关《种夫得夫》的话题。

大爷大妈们总说里面的田园很美丽,种个地什么的真心很不错,人老了就是想要找个悠闲的地方种种地,吃点新鲜蔬菜什么的对身体最好了,就是儿女们都不孝顺,非要让他们住在城市里,空气不好水不好上楼梯还麻烦,连菜都是被污染的还老贵了,真心羡慕里面那小两口的生活啊。

白领丽人都市小伙们也在谈,他们谈的就是时尚和感情了,种夫得夫虽然是宫廷剧,但里面的衣服都好漂亮啊,女人的裙衫飘逸梦幻,男人的装束潇洒俊逸,里面各种珠宝配饰都又奇特又吸引人,看的人眼花缭乱的羡慕不已,而且最最重要的是里面的爱情好温馨哦,两个人在朝堂上联手对抗所有敌人,在田园中一同努力种田种地,仗剑江湖时也是携手同行,没有背叛,没有质疑,不离不弃,堪称完美,真心让这些都觉得自己不太会爱的人们羡慕不已啊。

至于正在上着各种学校的少男少女们,那谈论的话题就更虚幻了,好多人都在考虑着,如果穿越回到古代的是自己那该多好啊,自己也学着女主人公种种田什么的,不过再一想,自己不会种田啊,不然就开个饭店什么的吧,火锅不是在古代很流行吗,还不用自己做,多省事啊。

而年纪最小的那批粉丝就更加有趣了,某幼儿园里的两位小朋友就是这般谈论的。

“小明,你今天看种夫得夫了吗?”圆脸大眼睛的小萝莉很严肃的问。

“看了。”回话的小男孩剑眉星目很是帅气,但总是感觉着有一丝委屈。

“呢,你很乖,有听话,以后要继续,不然我就不给你糖吃了。”大眼睛小萝莉拍了拍小正太的脑袋,然后潇洒的走了,话说,人家小萝莉的目标是幽公主,现在就很努力的在培养公主气质啊。

再例如,还是某个幼儿园,这次讨论的小朋友就有些多了。

“现在开会,大家都不要多言多语了,一个轮着一个发话,小丽先说。”主持人小朋友只有五岁半,表示很多汉字都不太会使用,但一板一眼那严肃的样子,却是很可爱滴。

“我昨天看了种夫得夫后就问了妈妈,种夫得夫到底是什么意思,妈妈说,就是种个老公出来个老公,我觉得很不错,就让妈妈也给我种了一个。”

“……那你妈妈给你种了吗?”主持人有些呆滞,但还是很认真的问,同时也在思考着,自己回家要不要让妈妈也给种一个呢?

“没有,妈妈说现在的科学技术还不能种,话说,科学技术是神马东西啊?”小丽好疑惑,古人都能种,怎么现代人就不能种了呢,难道古人的科学技术比现在人还厉害吗?

主持人很失望,原来不能种啊,还是让下一位小朋友说吧。

“小胖,你呢?昨天你看过种夫得夫之后有什么观后感?”

小胖真的很胖,圆嘟嘟的像是个小皮球,被点到了名字还有些呆,口水流了一半连忙擦了擦。

“我也问了妈妈种夫得夫是什么意思,妈妈说种什么就能够得什么的意思,我就想让妈妈把家里的烤鸡也种一下,以后就天天能吃烤鸡了。”小胖表示,老公老婆什么的都不能吃,太不好玩了,还是种些有价值的东西吧。

“哈哈哈,小胖你太笨了,种烤鸡一定不行啊。”一旁一个看起来就觉得很是机灵的小男孩笑着说道,顿时吸引了所有小朋友的注意。

“为什么不行啊?”小胖可怜兮兮的问道,妈妈也说不行,但却没有告诉他这是为什么,那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大家也都看着小男孩,一起眨着求知的小眼神,似乎也都在问着为什么。

“因为烤鸡是死的,种下去也活不了,要我说,种就种金子,现在金子值钱,一块金子能买老多好吃的了。”

“……”亲爱的小朋友,难道金子就是活的吗?

“金子不好吃也不好看,要种就种一个小金币,那个小猴子太可爱了,我也想要一只当宠物啊。”小朋友甲乙丙丁表示,萌物小金币太吸引人了。

“我,我想种个小幽,小幽好漂亮,将来长大了给我做媳妇……”想娶媳妇的小朋友表示,种就要种最有价值的,人家老公不能种,但是可以种媳妇的吧?

全民话题说的就是种夫得夫的影响力,而除了这些观众朋友,就是娱乐圈里的各界人士,也都纷纷认可了这部电视剧具有历史性的意义,获得成功绝对不是偶然。

洛幽更火了,国内一线,电影,电视剧,歌坛,洛幽的作品不多,但各个却都可以成为代表作,从老到少的粉丝们早就已经超过千万,可以说,整个国内,现在也找不出来一个比洛幽更火的艺人了。

而也就是在这种气氛下,洛幽迎来了她十七岁的生日,洛爸爸和洛妈妈纷纷打电话要求洛幽回家过生日,虽然没有举办什么宴会,但家宴还是要的。

洛幽回家的时候一家人有一半都不在,洛家的人实在是太忙了,各有各的事业,各有各的追求,亲情未必就是时刻在一起,相知相守的距离也可以远一些。

洛幽很喜欢洛家这种自由自主的风气,也很为自己拥有着这样的一个家庭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晚上,一家人终于聚在了一起,开开心心的用了一顿晚餐,在餐桌上,众人免不了的又是将洛幽里里外外的夸奖了好多遍,就是眼看着要过百的老太爷,也笑呵呵的表示种夫得夫很有意思,他也已经成为了洛幽的老粉丝,让洛幽有时间也给他签个名啥的,说的洛幽脸都红了。

笑笑闹闹的用过了晚餐,洛幽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虽然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但她的房间一直有专人搭理,就像是她一直不曾离开一样。

躺在床上,洛幽想到今天早上的地方,那个正在执行不知道什么任务的男人,竟然在凌晨的时候给自己打电话,也不知道这是哪里学来的习惯,什么第一个送上生日祝福的人,这不是纯粹的打扰人家睡眠吗。

“小幽,生日快乐。”男人的声音很低沉,有些沙哑,但在黑暗中却异常的有吸引力。

洛幽当时有些气恼,但听到男人声音之后却又说不出什么责怪的话,她对那个男人似乎越来越心软了,自己的习惯什么的,好似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神经病。”虽然没有了生气的意思,但该训还是训的,这种习惯可不好,她可不希望自己以后的生日都会接到这个时间段打来的电话,那么她一定会忍不住关机的。

“小幽,你生气了?”男人的声音立刻变得有些惊慌,洛幽的态度可以十分轻易的就影响到叶陨臣,无论是从前,现在,还是未来,一直都是如此,不曾改变,也不会改变。

“没有。”

“……小幽,我很想你,我的任务完成之后就回去了,你等我好吗?”

“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