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 华仁和/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225】 华仁和

“诸位好,我是华仁和,诸位能来参加这次的聚会,是我的荣幸,废话不多说,下面是惊喜赠送时间,祝各位好运。-www.ZiYouGe.com-”华仁和的声音有些低,说话的同时眼神扫过众人,带着一种隐藏不住的高傲,就好像他才是游戏的掌控者,而他们这些人不过是不能拒绝游戏的陪同者。

这样的感觉让洛幽有些不耐,她虽然不是一个有着权利欲的人,却很讨厌成为别人游戏里的一枚棋子。

华仁和话落,身旁的红布便缓缓掀开,一个个金色的小球被装在了浴缸里,以洛幽的眼光看,金色的小球真的是金子做的,不可谓不大手笔。

“土豪啊。”桑予宁也看出了小球的成色,不得不感叹了一句,立刻引起了周围人的共鸣,这样的抽奖,莫要说奖品是什么了,就是奖票本身也是价值不菲啊,偶尔那么一两个人更甚至在想,这小球要是实心的就好了。

抽奖开始,侍者推着车走下了台,依次在众人面前走过,大家也都很给面子,轮到自己的时候就抽出一颗金球,参加这个聚会的也并不都是新人,也有部分是参与过的老人,众人对这个环节似乎也多少有些了解,穿来穿去大家也就都很期待了。

侍者到达洛幽和叶陨臣等人的面前时,叶陨臣很是直接的后退了一步,用动作表达了自己拒绝的意思,而洛幽虽然没有后退,却是冷漠的扫了一眼装满金球的浴缸,也没有任何抽取的意思。

也许很多人觉得这个游戏很有意思,有人白白送出礼物,让众人来碰运气,虽然能够参加这样聚会的人并不会太过在意这些礼物,但就算是看在华仁和的面子上,也不会真的拒绝。

只是洛幽和叶陨臣两人的想法却显然是不同的,叶陨臣是直觉性的排斥,就像是不久前那个男人看洛幽的眼神让他厌恶一般,这个男人做的一切就都不怎么讨喜,自然而然就想要去拒绝,如果不是因为有洛幽在,他甚至想转身就走,这样的聚会对他来说真的很无聊。

而洛幽的拒绝却是因为她的性格,就如同她不喜欢当作别人游戏中的棋子一样,这样所谓的惊喜抽奖,她还真的有些不屑。

来参加聚会的人并不少,加起来也有一百多号,但这种时候众人的眼神自然会随着抽奖车走,而叶陨臣和洛幽的动作,显然是十分引人注目的,尤其是这两人外加一个孩子和宠物在一起,本身就已经足够耀眼了,很多人本来就注意着他们,所以他们这样的动作,可以说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注视到。

华仁和挑了挑眉毛,眼神闪了闪,端着酒杯缓缓的向着洛幽的方向走了过来,不过他的视线倒是落在叶陨臣的身上比较多。

叶陨臣是公认的军界新贵,而华仁和走的路子正好与叶陨臣相反,他走的是从政的路线,年纪轻轻便已经是一县之长,而且据说政绩卓然,绝对的前途无量。

两人很快就站在了面对面,不过中间偏左却隔着了个洛幽,也许是习惯了站在洛幽身后,叶陨臣并没有刻意凸显自己的存在,即使是这种时候,仍旧有着一种以洛幽为主的感觉。

不过他这种复杂到有些不正常的心思,众人却是很难猜测到的,只是觉得男人默默的守在女人背后,抱着孩子的样子像足了温柔的好男人。

“叶中校,小礼物而已,不用客气。”也不知道华仁和到底是什么心思,直接和叶陨臣打了招呼,却是刻意一般忽略了洛幽。

叶陨臣看着华仁和,语气冷冷的道:“我不习惯收陌生人的礼物。”

也叶陨臣拒绝的动作相比,他的语气也是十分不客气的。

洛幽站在一旁听着两人的对话,眼神中多了一抹兴味,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动了动脚,后退了两步,站在了叶陨臣的身边,保持了高度的安静,不过这样一来就很明显的形成了两个阵营,华仁和一人一面,洛幽一家人一面。

一时间气氛变的有点紧张,但三个人的脸色却都十分淡定从容,似乎根本看不出来是何种心思,倒是旁人看起来更加急切了一些。

“呵呵,叶中校还真是客气,这样子就当作是我送给叶公子的礼物好了,哦,不对,应该是洛公子,贵公子和母亲一个姓氏吧,真是特别。”华仁和的话是笑着说的,但话语中的意思可是让人有些笑不出来,这简直就是明晃晃的讽刺了。

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这样的话很容易就能够听出其中的意思,不过众人感觉到的却也未必都相同。

在他们这样的圈子里,或者说是在外人看来,叶陨臣的家世身份虽然比洛幽差上了一些,但却并不会觉得有配不上高攀了之类的感觉,因为无论如何两家都是世家,而且熟知内幕的人都知道,叶陨臣那是从小就跟在洛幽身后长大的,叶陨臣对洛幽的喜欢圈子里就没有人不知道,所以两个人在一起也不会引起多大的惊讶,所以众人更多的还是以为叶陨臣为了洛幽而投靠了洛家,甚至因此和本就不怎么和睦的叶家而脱离了关系。

有些人说叶陨臣是要美人不要江山,因为他和叶家的关系不和,很明显就失去了最坚固的靠山,但也有人说叶陨臣这是有远见得了美人又得了江山,洛家的势力绝对要比叶家强悍,军政两界都有鼎足人物,而现在更是毫不隐藏的支持着叶陨臣,不仅不会让叶陨臣因为叶家的关系而失势,相反会在洛家的庇佑下风头更劲,俨然成为了最有潜力的那几位之一。

而此时华仁和这话显然也是在讽刺叶陨臣,直指他现在依靠洛家的行为,竟然连儿子都跟洛家一个姓氏了,失了男人该有的尊严。

不得不说,华仁和看起来虽然有那么点妖气,但骨子里却是十足的大男人,而这也是他故意忽视洛幽,并且挑衅叶陨臣的原因之一,他对这夫妻两人的恩爱模式就是看不顺眼!

“我儿子也不喜欢收陌生人的礼物。”叶陨臣说这话的时候很明显的看了洛幽一眼,似乎是想了解一下洛幽的意思,但洛幽却仍旧保持着高度的安静,并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叶陨臣就只好按照自己的想法回答了,不过他的心里却是有点闷闷的,以前他被欺负的时候,都是小幽挡在他前面解决的,现在对方明显是来挑衅的,但小幽却没有开口的意思,这是为什么呢,难道小幽是想看看他的表现?

“那这样的话我就只能送给贵夫人了,洛小姐,哦不,应该是叶太太,你不会也拒绝我的心意吧?”接连被拒绝的华仁和也不生气,很是自然的就将话题转移到了洛幽身上。

而众人也随着他的话,将视线都落在了洛幽身上,等着她回答。

“华公子,哦不,应该是华县长,我先生和我儿子的习惯都很好,你的心意也许应该留给更需要的人,听说贵县今年旱灾情况严重,不知道有多少人吃不上饭呢,用不用我去投资点?作为一县之长,看着治内百姓生活困苦,你应该也很难受吧,请节哀啊。”在来这里之前,洛幽就做了一些调查,关于华仁和的情况也了解了一些。

洛幽的语气并没有什么讽刺的意味,还是那种清冷的平淡的叙述,但在场听着这话的众人,脸色却都忍不住变了,尤其是面前的华仁和,更是脸色铁青,虽然极力克制着,却还是让众人看得清楚。

而众人脸色更是丰富多彩,有的是强忍着笑意,有的则是惊讶的看着洛幽,当然更多的还是看好戏的神情,如此争锋相对的一幕,当真是无比精彩,可比回家看电视剧有意思多了。

“没想到洛小姐这么关心时事,既然洛小姐有意投资,我自然是极力欢迎的,至于这几份小礼物,洛小姐既然看不上,我也不好强送。”华仁和说完话就对着侍者挥了挥手,示意侍者继续走下去,还有一部分人没有抽取金球呢。

华仁和这话也是强忍着怒气说的,洛幽的话当真是打了他个措手不及,虽然他治下发生的事情不是什么秘密,但也是用家族力量压下来的事情,并没有公开报道,没想到洛幽竟然知道了,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简单啊。

“华县长的记性还真不怎么好呢,又忘记应该称呼我为叶太太了吗?不过这也没有关系,就像是我和陨臣的儿子,无论姓什么都是我们的儿子,亦或者就如华县长你本人,即使不姓华,也还是县长,这其中的关系大家都很清楚不是吗。”

沉默寡言和不善言辞绝对是两种意思,清冷淡漠和言辞犀利更加是可以同时存在于一个人身上的性格特点,就像是此时的洛幽,一句话说出来的意思可以回味无穷,让人想了再想不由的就延伸到很多意思上去。

华仁和如果不姓华,真的还会是县长吗?许多人的心里不约而同的想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