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 变化/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226】 变化

华仁和很努力的在控制着自己的脸色,但还是很难压抑住那种被讽刺了的怒气,还有周围人落在他身上的那种怪异的眼神,让他的神色变得十分阴翳。|ziyouge.com|

“洛幽,你果然很厉害,难怪能让叶中校对你言听计从呢。”华仁和声音压低了一些,除了洛幽和叶陨臣以外,其余人都无法听清。

“过奖。”洛幽不客气的应承了下来,她现在也算是明白了华仁和的一些目的,似乎就是看不过去叶陨臣听她话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太过无聊了非要来管别人的事情,还是大男子主义作祟非要看不过去别人夫妻恩爱,但无论是哪种,在洛幽看来,都是脑子抽了才做得出来的事情。

洛幽和叶陨臣的这段插曲过后,抽取小金球的活动就变得有些消沉起来,众人虽然还是很有兴趣,却少了开始时的那种激动,让华仁和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小幽,这样好吗?会不会有麻烦?”桑予宁有些担心,在京市的圈子里,她还真没听说过谁敢扫了华仁和的面子,尤其还是在这样的场合以这种方式,洛幽和华仁和的碰撞,看的她在一旁都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

“有些麻烦是无论如何都避免不了的。”就像是华仁和这种没事找事型,她就是退让也绝对不会没有麻烦。

“哼!”这是叶陨臣带着不悦的冷哼,他看这个华仁和就不顺眼,明里暗里的挑拨他和小幽的关系,如果不是顾忌场合不对,他真想揍这人一顿,在他看来,华仁和这人就是典型的没事找揍型。

回去的路上,叶陨臣负责开车,洛幽和洛宝宝还有小金币坐在后排。

“妈妈,爸爸生气。”洛宝宝一晚上也没有说几句话,坐上车之后,从后侧看着叶陨臣的侧脸,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你怎么知道他生气?”洛幽扫了叶陨臣一眼,有趣的问着自家宝宝。

“脸色臭臭的。”洛宝宝皱了皱小鼻子,很是认真的回答道。

“那你知道他为什么生气吗?”洛幽差一点就笑出来,自家儿子怎么就能这么可爱呢。

这个问题对洛宝宝来说似乎有点难度,洛宝宝很是认真的想了想才回答道:“爸爸不喜欢礼物。”

洛宝宝想到了金色的小球子,其实他是很喜欢的啊,圆圆的还带着一层金光,只是爸爸妈妈都没有拿,他也就没有拿。

“他不是不喜欢礼物,他是不喜欢送礼物的人。”洛幽笑着道出了叶陨臣的心思,就是洛宝宝似乎有些听不懂,眨着懵懂的小眼睛,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很纠结,看的洛幽觉得十分好笑,忍不住揉了揉洛宝宝的脑袋,将洛宝宝梳理的十分整齐的小头发弄得乱七八糟。

洛宝宝抗议的挥舞着小手想要将自己从魔掌中解救出来,却是被洛幽直接按在了座位上,小手小腿一起挣扎的样子就像是被翻过了壳的小乌龟,可怜兮兮的又十分搞笑。

叶陨臣抽空向后扫了一眼,就看到自家媳妇欺负自家儿子,气氛欢快的不得了,心里也悄悄的松了一口气,今天那个华仁和实在是太讨厌了,她还真怕洛幽也生气,而且更怕的还是洛幽误会他。

回到家,洛宝宝也到了睡觉的时间,洛幽和叶陨臣一个给宝宝洗澡换衣服,一个冲奶铺被子,很快就将洛宝宝哄睡着了,小金币也陪着洛宝宝睡在了一起,洛幽两人也整理好自己上了床。

叶陨臣是先躺在床上的,洛幽躺上来之后就打算看会书,两人之间明显有段距离,叶陨臣就挪啊挪的挪到了洛幽身边,看洛幽仍旧不看自己,想了想,就将脑袋从洛幽的手臂下穿了过去,正好挡住了洛幽看书的视线。

洛幽将书扔到了一边,玩味的看着撒娇似的叶陨臣,也不说话,看的叶陨臣不太好意思的开口道:“小幽,这么晚了,我们早点休息好吗?”

叶陨臣口中的休息显然不是真的休息的意思,洛幽扫了他一眼,语气平淡的说道:“不好。”

叶陨臣期待的神色瞬间就灰暗了起来,挪了挪身体躺在了洛幽身旁,距离远了一些,闷闷的道:“那你早点休息。”

这一句的休息自然就是真的休息的意思了,被拒绝了的叶陨臣虽然很难过,但却也不会强求,或者说他也不敢强求,就像是结婚这么久了,他也没有一次会在不经过洛幽允许的前提下,做些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一样。

洛幽又看了叶陨臣一眼,没有说话,也没有继续看书,关了床头的灯就躺下了,似乎准备要睡觉了一样。

两个人距离很近,叶陨臣闻着洛幽身上那无比熟悉的味道,身体不受控制的有了反应,呼吸也粗重了几分,有些难受的看了一眼闭着眼睛状似睡着的洛幽,挪了挪身体,动作尽量轻微的下了床。

浴室里,冰冷的凉水浇灌在身上,这才勉强压抑住身体里的热气,十多分钟以后才走出了浴室,却看到床头灯再次打开,洛幽深邃的眼神直直的看着自己。

“小幽……”叶陨臣有些尴尬的看着洛幽,虽然洛幽没有看到他刚才做了些什么,但却总觉得洛幽应该是知道的,这让他有种做了错事的感觉。

“会觉得委屈吗?”洛幽看着站在浴室门口甚至都不敢走近的叶陨臣,声音清冷的问道。

因为是晚上,灯都熄灭了,叶陨臣出入连睡衣都没有穿,就简单的穿了一件睡裤,此时站在那里,略微低着头的样子,透着一种可怜兮兮的味道,尤其是在听到洛幽的这句问话以后,更是有些惊慌的抬起了头,急切的解释道:“小幽你这是在说什么,我哪里会觉得委屈,我不会。”

叶陨臣很容易就听懂了洛幽话语中的意思,求欢被拒,身体不受控制去洗冷水澡,洛幽问他委不委屈也只能是这件事,而这样的问题简直就是让他惶恐!

“为什么不会呢?我们是夫妻呢。”洛幽平淡的语气听不出来喜怒,但也正是这种语气,让叶陨臣更加不安。

叶陨臣走到洛幽床边,动作十分熟练的跪了下去,黝黑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洛幽,也不解释什么,就那么看着。

洛幽自然也是在看着叶陨臣的,男人的脸上有着十分明显的不安,但同时也多了一抹委屈和倔强,不安是因为她的质疑,委屈也是因为她的质疑,而倔强却是因为他对她的心意。

其实洛幽可以很容易就看透这个男人的心思,因为这个男人的心里只有自己,只是偶尔那么几次,她也会有种没事找事的冲动。

“陨臣,我们都长大了,你的事业发展的也很好呢,曾经的一些游戏未必就适合现在的我们,如果你想要一个平等的位置,我可以给你。”洛幽语气幽幽的,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似乎是很真诚,又似乎是隐藏了一些什么,像是一团迷雾,让人看不透她的心思。

如果说今晚的聚会对她一点影响都没有,就是她自己也是不信的,只是到底影响在了什么方面,却还是需要一点时间去思考的。

正如她所说,他们都长大了,叶陨臣也在逐渐变化,初入部队时的刻苦训练,开始执行任务时的果敢狠辣,比拼身手时的强悍气势,身世背景,能力战绩,再加上那么一些运气,叶陨臣一路走来并不容易,但结果却也是十分值得的,尤其是最近这一年,叶陨臣上升的劲头更猛,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而偷懒了些许,也许还会更猛烈一些。

而叶陨臣的未来更是被许多人看好,似乎坐上那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位置只是一件翘首可待的事情,而这需要的仅仅只是时间。

他按照她的期望站在了万众瞩目之处,无比耀眼,那么,他对她的心思,是不是也会发生那么点变化?

未来总归是不可预计的,洛幽并不怀疑叶陨臣对她的感情,但她会去思考两个人在一起的方式,是不是仍旧不会有什么变化。

此时此刻,男人跪在自己面前,依旧如数年前一般,洛幽的心情却是有些沉重,他们都长大了,思想世界和所接触的世界也都不同了,叶陨臣再也不是那个隐藏在阴暗之中的少年,他已经拥有足够的能力可以支撑起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不需要再那么偏激,也不需要卑微的去期待。

她不怕变化,也从未要求过这个男人一定要如此卑微的跪在自己面前,她想给他的是荣耀和幸福,所以她现在之所以这么问出来,只不过是希望男人不要真的委屈自己,或者是有什么想法而不好意思说出来,两个都比较内敛的人,也是需要适当的沟通的。

想到这里,洛幽的眼神略微下移,看到男人跪着的模样,眼神变得幽深起来。

她是期待着这个男人万众瞩目的样子,也没有要求过这个男人一定要如此卑微的跪在她的面前,但是,看到男人如此乖顺的跪在那里,她却知道,这也是让她不得不心动的一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