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 三人饭局/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82】 三人饭局

叶陨臣的态度很诚恳,一副完全以洛幽的决定为决定的模样,但实际上他的心里却十分不安!

他是可以等,无论等多久都可以等,但是,他有等的资格吗?

洛妈妈说是让他和洛幽订婚,他自然是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愿意的,只是洛幽却不愿意,虽然理由是年纪还小,但叶陨臣却觉得是自己的原因,虽然洛幽允许了自己跟在她身边,但她对待他的感情却绝对不是爱情,两个人更加不是交往中的关系,这一点,叶陨臣十分明白。

而也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叶陨臣在觉得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有多么的忐忑,他不怕等,但是他真的有等待的资格吗?在洛幽心中,也许自己也只是一个听话的小跟班吧。

“你这孩子,说什么不勉强,难道你也不愿意不成?”洛妈妈平时是很温柔的,但偶尔也有凌厉的时候,话锋一转,看着叶陨臣的眼神就带着一丝威压了。

“我不是,洛妈妈,您别着急,我……”叶陨臣急切的想要解释,但却被洛幽打断了。

“妈妈,儿孙自有儿孙福,该如何就是如何,你明知道陨臣不是那个意思,何必为难他。”洛幽实在是有些见不得自家老妈欺负老实人,叶陨臣愿意不愿意,在座的人难道还有看不清的,她可不觉得洛家的人会那么白目。

唉,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感情,不需言语,只要看着他落在自己身上的那种专注的眼神,就可以感觉到他对自己的感情,哪里还需要怀疑。

洛妈妈的眼神在洛幽和叶陨臣之间徘徊,叶陨臣的神态有些微的尴尬,但更多的还是一种执着,对洛幽的执着,而洛幽的神态则较为淡然,但淡然中也带着一抹坚持,这是对自己决定的坚持。

洛妈妈的眼神中闪过一抹一样色彩,还没有说话,一旁的洛爸爸便开了口:“亲爱的,孩子们都长大了,也都有自己的想法了,咱们就不要管那么多了,免得还遭人嫌弃,你看看咱家姑娘,现在可就向着小臣说话了,你还担心什么。”

洛爸爸说话的同时还向着自家老婆眨了眨眼睛,洛妈妈眼睛一亮,很是配合的说道:“是哦是哦,我就是说两句都不行,我还担心什么呢。”

夫妻俩一唱一和让叶陨臣微红了脸,就是洛幽也有些不自在,她哪里有帮叶陨臣说话啊,她那是就事论事!

这一个春节,因为叶陨臣的回归,洛家人的话题中又多了小儿女的感情,纯纯的,涩涩的,令人忍不住心跳加速的。

晚上,叶陨臣一直跟在洛幽身后走到了洛幽的卧室外,一副有什么话想要说的样子,洛幽自然是看到了,但她就是不问,看他说不说。

洛幽承认,在面对叶陨臣的时候,她总是会时不时的冒出一点捉弄他的心思,虽然这块木头呆呆的,但捉弄起来还是很有意思的。

洛幽打开自己卧室的门,走进一步然后猛地转身说道:“怎么?还想跟着我进来?”

洛幽这话问的显然是有些深意,后面的语调拉的很长。

叶陨臣呆了呆,有些不自在的看了洛幽一眼,犹豫了一下说道:“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洛幽挑着眉问,女王神态十足,也不是洛幽非要压着叶陨臣,而是在与叶陨臣相处时,两个人之间的氛围十分自然的就变成了这种模样,一个高高在上的像是女王,一个低眉顺眼的像是个小媳妇。

“我让你为难了。”因为他的存在,才会有今天洛妈妈那番话,是他的存在让她觉得麻烦了,他该道歉的。

她帮了他,带着他脱离了叶家的阴影,让他进入到古杀和部队里学习,让他变得更强更厉害,她为他做了那么多,但他却只能给她带来麻烦,他是该道歉的。

洛幽有些无奈,这件事明明不是这个男人的错,但这个男人却一副自己做错了事的样子,让她在无奈之余,也觉得有些窝心了,这个男人总是这样,时不时的做些傻气的事,让她既无奈又感动。

“金币,过来。”洛幽没有顺着叶陨臣的话说下去,她觉得叶陨臣根本就没有道歉的必要,挥了挥手向着一旁好奇的看着两人的小金币喊道。

小金币听到洛幽的呼唤,蹦蹦跳跳的就跑了过来,只是小猴子太小了,在地上只比洛幽的脚面高上一些,想要洛幽抱却又不会说话,只是焦急的低声叫着,可怜兮兮的看着洛幽。

洛幽弯下身,伸出了一个手指给小金币,小金币顺着洛幽的手指就爬上了她的手腕,很轻松的被洛幽带了起来,乖巧的坐在了洛幽的手掌上,可爱的不得了。

叶陨臣看到小猴子,眼睛也是一亮,洛幽和小猴子亲昵的模样显然是很喜欢小猴子的,这让叶陨臣觉得自己送礼物的眼光还是有些的。

“怎么会想到送我个这样的小东西?”洛幽一边逗弄着小猴子一边随意的问道,与此同时也走进了卧室里,叶陨臣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走进了几步。

“遇到了,很可爱,想着你会喜欢,就让人送了回来。”那个时候他正在出任务,潜伏在一个毒枭家里,却遇到这只刚刚出生的小猴子,那灵动的样子很是可爱,让他不由的想起了洛幽,便顺手牵羊带着这只猴子脱离了毒枭组织。

“我很喜欢,谢谢。”小猴子很可爱,又乖巧又人性化,她真的很喜欢,甚至觉得这是自己两世加起来,得到过的最好的礼物。

“……可不可以不要对我说谢谢。”叶陨臣犹豫了一下,才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

谢谢这个词不适用于他们之间的关系,她不是已经承认了他的追随与守护吗,她是他的女王,她不需要对他说谢谢。

洛幽本来有些柔和的神色因为叶陨臣这有些意外的话,瞬间变得凌厉起来,眉峰轻轻一挑,看着叶陨臣的眼神就变得有些邪气起来。

眼前的男人与两年前在外表上是有很大变化的,更加的英俊挺拔,更加的阳刚帅气,而气势上也愈发的沉稳内敛,不过却也更像是一把入鞘的剑,看不到锋利,但却随时可以出鞘!

只是,在自己面前,这个男人的某种心态却还是没有变化的,这让洛幽不可避免的想起,这个男人跪在自己面前,亲吻自己的那一幕,卑微而虔诚!

“跪下。”清冷却又沙哑的声音从洛幽口中吐出,带着说不出的魅惑。

叶陨臣惊讶的时间很短暂,而后便直直的跪在了洛幽的面前,没有任何的犹豫。

跪下的叶陨臣仰着头,与洛幽微垂的视线对上,一个卑微虔诚,一个高高在上。

下一刻,洛幽弯腰,轻浅的吻落在了叶陨臣的唇上,一触即走。

“你还是这个样子。”洛幽站直了身体,手却轻轻的放在了叶雨辰的脑袋上,一下一下的轻抚着,似是满意,似是感慨般的说道。

无论叶陨臣变的有多强,他还是那个愿意跪在自己面前,等待自己施舍给他一份感情的男人,这也的认知,让洛幽不得不感慨。

叶陨臣鼓足了勇气伸出手握上了洛幽的手,声音也有些沙哑的说道:“我这样不好吗,我只为你一个人这样,在别人面前,我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这么做。”

他只想在这个女人面前放弃自己的尊严,曾经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亦如此!

“记住你现在所说的话,也记住,你是我的。”洛幽话落,再次低头,这一次的吻,缠绵而深刻。

正月初三,洛幽刚带着叶陨臣回到公寓,就接到了东方悠的来电,希望借着过年的时间聚聚,吃顿饭什么的。

洛幽自然是不会拒绝的,不过看着身边像是大型宠物一般一直跟着自己的男人,洛幽还是问了一句:“我有个朋友在,可以一起去吗?”

叶陨臣虽然回来了,但却不是不走了,只是短暂的假期而已,过了正月十五便要回归部队,所以时时刻刻都粘着自己,洛幽也任由他粘着,就是现在东方悠找她吃饭,洛幽也没舍得将这只大型犬留在家里。

洛幽想,自己应该算是一个好主人吧。

“很意外的要求,不过既然是小幽你提的,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东方悠很明显的表达了自己的惊讶,洛幽的朋友,而且还是一位能够带着出席自己饭局的朋友,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东方悠对于洛幽的感觉是很特别的,特别到长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对什么人如此有兴趣,很欣赏,很惊艳,总是会偶尔便想起这么一个人,然后会心一笑,觉得这个世间,自己并不觉得寂寞。

洛幽是一个清冷的人,但洛幽给他的感觉却很温暖,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同性相吸吧,当然,这个性不是性别的性,而是性格的性。

东方悠乱七八糟的想着,对于晚上的饭局倒是更加期待了。

“晚上和我一起赴约吧,介绍个朋友给你认识。”洛幽的朋友不多,用屈指可数来形容也不夸张,所以她也想着,将自己的朋友化成一个圈,大家也都熟悉熟悉。

“好。”朋友?就如同东方悠好奇洛幽的朋友会是怎样一般,叶陨臣也很好奇洛幽会带着自己去见什么样的朋友,他们两个人对于洛幽来说具有着相同却又不同的意义,他们的见面,到底会如何呢?

晚上,叶陨臣充当着司机,和洛幽来到了约好的地方。

宴鸿居,一家大气蓬勃却又古色古香的一流餐馆,专门烹制古代宫廷御膳,据说大厨的祖先就是古代的御厨,一代传着一代一直传到了现在,做出来的饭菜精致异常,很受广大的食客欢迎,当然这里也不是普通人消费得起的地方。

洛幽两人到的时候东方悠已经到了,优雅的坐在那里品着一杯茶,很有古时候王子的气势。

“温润如玉,东方这样的人,堪称君子。”洛幽难得的夸奖,依旧十分直白。

“优雅如斯,小幽这样的人,贵如公主。”东方悠笑着回应,随意且诚恳。

两人相视而笑,虽然只是第三次见面,却已经拥有了不凡的默契,这样的两人,不做朋友的话,真的有些可惜了。

“叶陨臣,东方悠,你们的职业相同,希望以后不要是竞争对手才好。”洛幽简单的介绍着两人,说出的话却有些深意。

同样是当兵的,而且还都是十分优秀的那种,虽然现在没有交集,但洛幽有种预感,以后他们一定会有相遇的时候,只是是敌是友就很难预料了,两个人的个性可都不是那种好相处的人,洛幽可不是那种过分乐观的人,不过无论是竞争对手,还是朋友战友,却都是洛幽期待着的。

一个外柔内刚聪慧风雅,一个冷漠果敢执着固执,两个人的碰撞,其实是很有趣的,谁说朋友的朋友就一定是朋友呢,洛幽可不觉得,事情会是如此简单的。

如果说洛幽带着叶陨臣来给东方悠认识,是希望让自己的朋友组成一个圈,倒不如说她是抱着一种看戏的心态将两个人聚在一起,想看看不同类型的男人相处在一起,又会发生什么样有趣的事情。

洛幽古灵精怪的性格,在越亲近的人身上,便体现的愈发明显了。

“你好,我是东方悠,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叫我东方。”东方悠作为相对和善的那个,率先开口打了招呼,脸上也一直带着笑容,似乎也不怎么意外洛幽竟然带着一个男人来赴约。

已经二十岁的叶陨臣,也可以担得起男人这个词了,尤其是他周身那沉稳冷酷的气息,实在是让人无法将他与男孩这个词联想在一起。

洛幽可以明显的感觉的到,在面对东方悠的时候,叶陨臣的气息完全不同了,像是用着一层黑雾将自己完全包裹在了其中,让外人看不透半点底色,冷漠,内敛,却也透着一丝丝血腥味。

“你好,我是叶陨臣。”叶陨臣的回应更加简短,语气也有些冷硬,他一直都站在了洛幽身后,似乎并不想突出自己的存在,即使面前这个男人,让他有了一种不弱的危机感。

三人入座,东方悠显得很随意,洛幽也很淡然,叶陨臣则是一副完全以洛幽为主的姿态,坐在洛幽身边,从餐巾到杯盘,完全服务到位,洛幽连手都不用动上一下。

“小幽,你确定你这是带着朋友来的,我怎么看着像是塞巴斯蒂安呢?”看到这一幕,东方悠也挑了挑眉,状似玩笑的说道。(注:塞巴斯蒂安出自动漫《黑执事》,懂的朋友自然就懂了,是吧是吧)

“呵呵,东方也看动画呢,真是稀奇。”塞巴斯蒂安洛幽还真是知道的,因为那位完美的黑执事是肖潇那小子的偶像,肖潇总是会提起,并且发誓要超过塞巴斯蒂安成为最优秀的管家。

“人总是要有些童心的,就是不知道陨臣有看过吗,很有趣的一部动画片哦。”东方也不怎么介意叶陨臣的冷漠,总会时不时的和他说话,虽然这话似乎怎么听都觉得有些问题。

洛幽知道塞巴斯蒂安,但叶陨臣明显不知道这人是谁,动画片吗?他就从来没有看过这个东西!

“小幽喜欢的,我自然会喜欢。”这是叶陨臣的回答,他现在是没有看过,但回去补上不行吗!好吧,其实外表冷酷的叶陨臣,实际上也是一个很幼稚的孩子,不过被十分有可能是情敌的男人打击了,估计正常反应的才是不正常的吧。

“呵呵,那么我也很好奇,小幽喜不喜欢塞巴斯蒂安呢?”又是一句若有深意的问话,不能怪东方悠八卦,虽然并不惊讶洛幽带来的是一位男性,毕竟除了女性也就剩下男性了,这是一比一的几率,东方悠已经思考过,但是,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明显有些古怪啊,说是朋友但却更加亲密,但要说是恋人,却也感觉有些不太像,弄的东方有些疑惑,明里暗里的试探着。

其实,东方悠不是不知道叶陨臣的存在,所以对于他的到来并不惊讶,洛幽的哥哥洛子赫是他最好的朋友,关于洛幽的事情也多少提过一些,东方悠自然记在了心里,只是看到叶陨臣的时候,这个男人明显和洛子赫形容的有些不像,至少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有些模糊。

面对这个颇有深意的问题,洛幽并没有犹豫,直接回答道:“一个综合性的人才,全能管家,我怎么会不喜欢呢。”

含有深意的问题,却未必要用含有深意的答案回答,字面上的意思不也是意思吗。

“这样的回答有些狡猾了啊,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东方悠一边说着一边看了叶陨臣一眼,意思不言而喻,他想问的自然是洛幽到底喜不喜欢这个男人!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这并不会影响我和你的关系。”前世没有叶陨臣,这个男人依旧是她的朋友,这一世有了叶陨臣,他们也依然会是朋友,这一点,不会改变。

洛幽的这话,显然也是有深意的,她对东方悠如此态度,是因为有着前世的经历,这个男人是她认可的朋友,但洛幽却并不清楚这个男人为何对自己也如此友善随意,像是相处了很久的朋友,所以,洛幽也怕东方悠对自己有什么朋友之外的感觉,而现在,洛幽将话说开,就是为了杜绝东方悠动其他的心思。

他们只会是朋友,与旁人无关,与叶陨臣也无关,就算是没有叶陨臣,洛幽也不会爱上东方悠,东方悠这样的男人让她欣赏,但却不会动心。

只是她会对叶陨臣动心吗?这个问题似乎已经没有考虑的意义了,因为她早已有过这样的感受。

也许还没有达到所谓的爱,也许也没有什么非他不可刻骨铭心,但是,自从允许叶陨臣靠近自己的那一刻起,她对他,也许就已经动心了吧。

洛幽心下轻叹,没想到自己竟然是在这种时候,才如此深刻的理解到自己对叶陨臣的感情。

“是啊,并不影响到,小幽总是这么聪明又狡猾,什么都知道。”东方悠也在轻叹,自己的心思还没有动,似乎就已经被洛幽打消了,这也许就是洛幽的聪明之处了吧,至少这样并不会影响到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没有发生过,也就没有所谓的结束。

“我只是觉得,我们很适合当朋友。”洛幽实话实说道,如果不是将他当作朋友并且想要交这个朋友,就不会有这样的饭局,她可不是一个会随意答应别人邀约的女孩,东方悠对她来说,绝对算是特别的存在了。

“这是我的荣幸,点餐吧,再说下去,我们就要吃夜宵了。”东方悠笑了,依旧是那般温润,失之桑榆收之东隅,还没有萌芽的悸动被打消,但却收获了一份令人觉得很温暖的友情,这也是一份十分难得的收获了,他该懂的珍惜。

君子如斯,温润如玉,这样的东方悠,也正是洛幽最欣赏的东方悠。

洛幽和东方悠交谈的时候,叶陨臣就一直安静的听着,开始的时候还有些不明白,为那个塞巴斯蒂安纠结着,但听着听着也就听明白了一些什么,他的智商不低情商也不算低,两个人话语中的深意也猜测到了三五分,这似乎是一个关于友情和爱情的话题。

叶陨臣想到曾经因为小树林的事而被洛幽排斥了那么久,叶陨臣就不敢多做些什么不该做的事,至少在打击情敌的事情上,叶陨臣就有很多顾虑,所以即使心里在意的要命,叶陨臣也还是一副雷打不动的样子,而后在听到洛幽似乎是拒绝的意思时,叶陨臣的眼神中才忍不住多出了一抹放松的笑意。

他的洛幽还没有被人抢走,真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