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 生死相随 不离不弃/重生之娇妻无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结局】 生死相随 不离不弃

两年后

“洛幽,洛幽,我们爱你!”

“小幽,你是我们心中永远的女神,女神万岁!”

国内最大的京华体育馆正在举办一场观众多达十万人的演唱会,而这也是洛幽二十五岁全球演唱会的第一场,碧蓝色的舞台上就像是一个波澜壮阔的海洋,冉冉升起的高台上,美丽的人鱼公主正在倾情歌唱。ZiYouGe.com

演唱会的名字叫做幽然入梦,而为了配合这个主题,演唱会也被设计的美轮美奂,带着童话一般的梦幻气息。

洛幽穿着一身金色的贝壳装半躺在珊瑚上,下身处是一个硕大的人鱼尾巴,金光闪闪的缓缓移动着,就像是真实存在一般,而洛幽同时也戴着金色的王冠,俨然就是一条美丽又无比尊贵的人鱼女王,随着轻灵的声音而起,让全场都瞬间沸腾起来!

二十五首歌曲的演唱用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其中陆廷和孟笛作为嘉宾出场献唱了两首代表作,而除此以外,都是洛幽的个人创作,而第一首便是洛幽的成名作《赐予安眠》,而后《黑色王冠》等也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歌曲,其中所夹杂着的一些电影中的插曲,更是引起了无数热烈的掌声,当然最让歌迷们放声尖叫的还是洛幽的几首新歌。

“《我的爱》,献给我最爱的那个他!”演唱会的最后,洛幽充满了感情的声音回荡在所有人耳边,尤其是坐在最前排,那个一脸温柔笑容的男人,他的眼神无比专注的看着洛幽,周围的喧闹好似半点都没有影响到他,他的世界里似乎只有眼神中的那个女人。

洛幽的名字一遍又一遍的响彻全场,然后在洛幽开唱的那一瞬间,全场寂静,只剩下了唯美的音乐声。

原地转圈

不知爱的模样

伤了一次又一次终才明白

我伤了你也伤了自己

我爱你

我的爱

爱的不浅不淡

爱的无法不爱

前世今生

有你也许才有的我

美妙空灵且充满了感情的声音在诺大的会场里回荡着,浓浓深情,沁人心脾。

洛幽的歌词也许就是她对叶陨臣以及这份感情的心声,或许更甚至准确的可以说是,这就是她的经历。

前世今生,如梦如幻,她和叶陨臣的感情,可以用歌词来表达,但却绝对不足以表达,而这一首歌,却是一次在琴房,看着叶陨臣送来温热的奶茶,心下有感所作。

他对她的爱,默然无声温润如水,却早已不知不觉融入到她的生活甚至于是生命之中,让她早就有了一种认知,这一世重活,非他不可!

这一场演唱会结束,而接下来半年的时间里,洛幽的全球演唱会正式开始,十七个国家,五十场演唱会,总计推出自创歌曲一百余首,每一场演唱会都有着不同的地方,甚至根据不同的地域国家,设计出了不同的内容,尤其是几首没有语言的歌曲,更是带着不同国家的韵味,可谓是用心良苦。

而为了这一次的全球演唱会,洛幽也足足准备了两年之久,没有接受任何工作的那种准备,让洛幽有种很奇特的感觉,像是突然间就空闲了下来,又像是有种迫在眉睫的压力,时而觉得无所事事的很无聊,时而又会觉得这种悠闲自在的生活很舒适,而且还多了许多可以和家人一起生活的机会,倒也是一段十分难得的时光。

全球演唱会的最后一场仍旧是在国内,而结束的第一时间,洛幽便在后台看到了叶陨臣和洛宝宝,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牵着手,用着极为相似的笑容看着她,等着她,让她感觉自己瞬间就好似被全世界包围了。

“累了吧,我们回家。”温暖的语气像是能够温暖洛幽的整个世界,让所有疲惫都有了一个休息的地方。

“妈妈,我们回家吧。”稚嫩又贴心的声音好似来自于天使的呼唤,无论多么疲惫都会感受到一种来自于心灵的愉悦。

“好,回家。”

有时候,全世界最简单的一句话语,却是让人觉得最感动的一句话语,真的不需要太复杂的言语,洛幽此时此刻,真的体会到了原来“回家”两字竟然是如此的美好。

如果说爱情终要有个尽头,那么只希望这个尽头是波涛汹涌之后的海阔天空,是平淡如水却温暖依旧,是让人永远都无法忘怀的那一抹温暖。

洛幽名为幽然入梦的全球演唱会获得了空前的成功,也将洛幽的名气推向了一个顶峰,全球最具名气的《世界名人录》,用了几近半年的时间对洛幽进行邀请,终于在洛幽完成了全球演唱会之后,答允了邀请。

《世界名人录》是系列丛书,宗旨只有两个字,那就是真实,受邀对象无不是世界名人,并且具有一般人绝对无法比拟的影响力,而其中娱乐行业受邀的对象,百年之内加起来,也仅仅有十一人,而洛幽便是这第十一个,而且还是其中年纪最小的一个。

《世界名人录》的当家主编带着团队来到京市,对洛幽进行了长达半个月的采访和跟踪,其实在此之前,他们就已经对洛幽很是关注,在洛幽全球演唱会的时候也派人跟踪采访过,更是搜集了许多洛幽的资料进行储备分析,力求达到最完美的效果。

“洛小姐,您能谈谈作为一名演员,您觉得最重要的是什么吗?”主编开了录音笔,正式开始了对洛幽的采访。

“态度。”其实重要的很多,哪里是语言可以表述清楚的,洛幽也不过是挑了个第一时间想到的词语。

回忆洛幽近十年的演艺生涯,想要成为一名成功的演员,需要付出的实在太多,天赋,演技,努力,运气,种种不一而述。

“众所周知您拍摄过六部电影和一部电视剧,您能说说对这些电影和电视剧作品的各自评价与感受吗?”

短暂的思索过后是长达近一个小时的叙述,洛幽一边回忆着一边总结着,从最初的《第一公主》开始,到最后的《一个人的喜剧》,她在这些作品上付出的心血真的很多,一言一语叙述下来,每一个感受都无比真实。

“您最满意的作品是其中的哪部呢,亦或者是哪几部?”主编的心情似乎也有些激动,很快便接着问了下去。

洛幽手指在桌面敲了两下,才缓缓答道:“也许是我的性格本身就有些挑剔吧,如果不是满意的作品又怎么可能会拿出来呢。”

洛幽的意思显然很明显,每一部作品都是她的心血,自然都是满意的,根本没有必要挑出个“最”字。

“也对,众所周知,您的每一部作品都是精品,无论是票房还是口碑都是有目共睹的……”

这一天的时间,主编带着五人采访小队和洛幽都在谈着洛幽的演绎事业,关于电影,关于电视剧,洛幽的一些经历,一些心得,这么一聊就是一天,不过好在采访的地方是在酒店里,累了就可以休息,饿了就有准备好的东西。

而这样的生活一过就是近半个月的时间,第一天主要采访的是洛幽的演艺事业,而接下来的时间,则开始采访洛幽的歌唱事业,洛幽的创作天赋,洛幽的空灵声音,洛幽那梦幻般的演唱会,一系列早就针对洛幽准备好的问题,一个接一个问来,一个接一个答出。

在接受《世界名人录》的邀请之前,洛幽还是觉得比较麻烦的,而且她年纪尚轻,也并不太愿意接受这样回顾一生类的自传邀请,不过经过这几日的答记者问,洛幽却突然间喜欢上了这件事,虽然她的人生只过去了二十五年,但能够这样坐下来认认真真的思考自己的过去,还真的是一次很不错的体验。

采访的第五天,娱乐事业方面的采访正式结束,开始了洛幽其他事业投资方面的采访,这其中最主要的自然是幽氏集团。

“幽氏集团作为世界百强中的一员,您身为董事长,最大的感想是什么?也请谈谈您的创业史,这可是许多人都一直很想知道的。”

实际上,洛幽如果单单只是一名演员,那么以她现在的年纪,想要受邀《世界名人录》还是有些难度的,但如果加上一些其他的成分,例如世界百强企业的缔造者,那么以全世界最小年纪受邀,也就名符其实了。

“幽氏集团能够有今天的成就,我还是比较满意的,如果要自夸一下,集团发展中我最大的贡献便是识人善用,很多人才都是我挖掘的,也许这就是我在幽氏集团中最大的贡献了。”洛幽实事求是的回答着这个问题,虽然这是她利用自己的重生记忆做的事情,但却也是事实,幽氏这几年的发展越来越迅速,洛幽虽然极少参与各种决策,但每一个她提出的投资方案,都将为幽氏带来一次不可估量的质一般的发展,再强上十分强悍的资金和人脉基础,幽氏的发展简直就是商界的一个传奇。

“洛小姐自谦了,您也是知道的,采访过程不仅是采访您,您的亲朋好友上次下属工作伙伴的都是采访目标,跟着我来的其他两个团队已经在工作中了,昨日从幽氏集团送来的资料上,对您的评价绝对不只是如此,李总更是对您赞不绝口,甚至用最伟大的决策者这样来称呼您,您现在这么谦虚可不合适啊。”主编显然是有备而来,力求各个问题都能够得到最真实的答案。

“呵呵,我说的可是事实,虽然公司有些投资方向是我定的,但实际上的各种决策都与我没有关系,所以我才会说我最大的贡献在于识人善用,从李文承开始……”洛幽开始叙述起了自己的识人与善用的过程,缓缓叙述下来,洛幽的伯乐之名,也算是坐实了。

至于洛幽对各种投资的决策问题,洛幽也浅显的谈了几句,主要还是与她的生活背景有关,看的多了,学的多了,也许眼光就敏锐的多了。

实际上这样的理由也并不是洛幽虚构的,就像是她所拥有的前世记忆,如果没有她的背景和家世,许多东西也是不可能接触到的,又哪里可能如此容易的就获得现在的一切呢。

可以说她现在的成功原因真的有很多,而她也确实做了很多,更不用说,很多事也许她只是说了一句话,但为了她这句话去做事的却是成千上万的人,所谓的成功,又是哪里那么容易总结的呢。

接下来的几天,是关于洛幽事业方面的采访,然后又从第十日开始,采访内容正式转向了洛幽的家庭和情感方面。

“洛小姐,虽然接下来的问题可能很俗套,但还是不得不问,关于您的家人,尤其是您的爱人和孩子,请谈一谈你们之间的感情经历。”俗套也是经典的,这样的问题又怎么可能不问呢。

“如果说我现在的事业很成功,那么我的家人就是让我成功的最原始动力,我的家族是一个延续了上百年的家族,洛家五代同堂……”洛幽斟酌着语句介绍了一下她的家族,无论是洛家还是苏家,自然都是有许多问题不可公开的,主编自然是了解的,并没有太过深究。

而在话题谈到叶陨臣和洛宝宝的时候,洛幽的叙述就变得详尽了一些。

“我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深爱我的丈夫,聪慧乖巧的儿子,很多人都喜欢将家庭和事业比喻做鱼和熊掌,喻为二者不可兼得,我曾经也思考过那么一两次事业和家庭的关系,因为工作太过忙碌,我对家庭有着诸多疏忽,孩子小的时候都是我丈夫在照顾着,偶尔我就会想,这样的忙碌值不值得,但从始自终,无论是我的丈夫还是我的孩子,从未有过半句埋怨,就如同从始至终,他们只是我的动力,而绝对不会是我的压力……”

“是啊,叶先生可是全世界最好先生排行榜上的人物呢,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采访的主要对象就变成他了呢。”主编这话绝对不是恭维或者是夸大其词,而是带着一种对实事具有敏锐观察力的见解,像他们这样的工作,这种见解也是必要的素质。

洛幽但笑不语,不否认也不承认,有些话她可是不好说的,未来的事情谁又知道呢。

“请您用一个词来形容您和叶先生之间的感情,这是一道默契题,与此同时我的助手应该也在询问叶先生这个问题呢,不知道您和叶先生会不会回答同一个答案。”主编也是有些八卦的,尤其是这样世界级知名人物的爱情,好奇的人当真是很多的。

而也正如主编所说,采访叶陨臣的那里也恰恰问到了这个问题。

“生死相随!”这是用信念支持下无比坚定的回答,这也是他今生今世都会做到的诺言!

“生死相随!”这是已经用事实验证过的不容置疑的答案,这也是她今生今世最珍贵的感情依托!

两个人的回答惊人的相似,但这也许并不是爱情中的默契,而是属于他们对彼此感情的认知,生死相随,不离不弃!

“洛小姐,您的第一部分自传大概会在半年之后出版,而我们更是会为您进行终身制的定期采访,并在您五十岁出版您的第二部自传,剩下的第三部分将会到您去世之后出版,而您的每一部分自传所获得的收入都将捐献给世界残疾儿童基金会,成为您对全世界残疾儿童的贡献,如果您没有什么问题,就请再签下这份捐献合约。”

《世界名人录》这个团队是一个世界性质的组织,是多个国家多个财团支持下的产物,目的便是为世界留下一笔笔宝贵且真实的名人记录,可以说是受邀考核极为严格,洛幽的受邀已然是她成功的一种见证,而此时长达半个月的采访正式结束。

洛幽在合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嘴角带着一抹优雅的笑容,一个又一个荣誉加诸在她的身上,一个更比一个耀眼的光环,她没有迷失,没有骄傲,更多的却是一种庆幸,而金钱对她来说,却是这其中最不值得计较的一个。

有那么一刹那,洛幽真的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幸运,不然又怎么会有这第二次的生命,又怎么可以拥有这样完美的人生!

家庭,事业,亲情,友情,爱情,名气,荣誉,金钱,权势,她似乎通通的都有了,没有一个是不满足的,她的人生过了二十五年,用完美二字来形容,她已然觉得半点都不过分。

人生如此,无不知足!

……

二十五岁,洛幽记忆中最刻骨铭心的那一天,两世为人都无法忘记的那一天,一个可以称之为自己祭日的那一天,十年打拼,带着满腹怨恨与惊喜的重生,费尽心思将敌人扼杀在摇篮里的果断狠辣,不得不带着一种愧疚的心情正视并最终接受所爱的复杂与甜蜜,这十年,种种难以言喻,总结起来,却绝对是累累收获。

而这一天,从睡梦中惊醒的洛幽,却是带着一种无比复杂的心情,再一次登上了高达八十八层的京华大厦,而与她同行的,还有她今生最大的收获,她的丈夫和她的儿子。

“怎么想到来这里?”站在天台之上,洛幽望着远处的风景,神色复杂,叶陨臣却只是看着洛幽,有着些不明所以的疑惑,也有着一种淡淡的担忧。

今天的洛幽似乎是有些不同的地方,眼神中多了许多东西,一言不发的带着他和儿子来到这里,让他觉得又疑惑又担心。

“就是想来看看,这里的风景是不是又什么变化。”洛幽眼神有些飘远,偶尔还会闪过一抹阴翳,记忆中的那一幕不断的在脑海里重现,消亡再消亡。

也许是洛幽的脸色实在是有些苍白,叶陨臣最终还是忍不住将洛幽抱进了怀里,一手又紧紧的握着儿子的手,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紧紧的守护在身边。

叶陨臣的怀抱真的很温暖,也许就是被这种温暖环绕着的那一刻,洛幽脑海里的片段瞬间消失,清亮的眼神再次回归。

心下一身叹息,洛幽用着清冷的声音缓缓的说道:“无论是真实的梦魇,还是记忆中刻骨铭心的伤痛,十年又十年,终归是到了该忘却的时间,今天我就在这里,祭奠曾经的一切,无论是噩梦般的记忆,还是荣耀一般的曾经,既然都是往事,那便是真的过去,我该做的,是珍惜未来。”

话落的那一瞬间,洛幽抽出早就准备好的剪刀,动作轻柔却十分果断快速的剪下了一缕头发,素手一挥便将发丝扔下了天台,让一切都随风而去。

叶陨臣在一旁听着看着,眉头也越皱越紧,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紧紧的抱着洛幽,他知道洛幽有心事,更是他不知道的心事,他虽然很想知道,但却能感觉到洛幽并不想说出来的意思,那么他就只能紧紧的抱着洛幽,给洛幽以自己无声却最有力的支持,告诉洛幽,无论是做什么,他都会永远守护在她的身边,不离不弃,生死相随!

“妈妈,别难过,未来小五也会陪着你的,你要是伤心,小五也该伤心了。”孩子稚嫩的声音中却是无比认真的语调。

洛宝宝走到洛幽和叶陨臣中间,一手牵着洛幽一手牵着叶陨臣,一家三口站在一起,温情四溢。

洛幽也握紧了洛宝宝的小手,将自己全身心的依靠在叶陨臣的怀中,感受着一大一小传递给她的温暖,十分坚定的告诉自己……

一切的一切都已经过去,这一天,她将向前一世永恒的告别!

三人离开京华大厦之后就一起回了家,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吹了风的关系,叶陨臣竟然开始发起了高烧,洛幽给他倒水的功夫,就晕乎乎的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洛幽坐在床边皱着眉头很是担心,想了想便打电话将请了洛家的私人医生过来,医生很快就到了,检查一番之后道:“身体各项指标都很正常,似乎只是发烧了,我开点药让叶先生服下试试,睡一觉之后如果退烧了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医生的表情似乎有些疑惑,看在洛幽眼里就觉得有些担心了。

“如果他没有退烧呢?”洛幽是真的很着急,印象中这个男人还没有生过病呢,就算是那次受伤,也没有现在这种类似于半昏迷的情况,让她看着十分揪心。

“叶先生的身体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发烧应该是受了风寒的原因,您不要太过担心,叶先生身体很好,很快就会没事的。”医生安慰着洛幽,他心里也是觉得有点奇怪的,叶陨臣除了体温较高以外竟然查不出半点毛病,就好像是睡着了一般,也只能如此答复洛幽了。

“他什么时候会醒过来?”洛幽还是有些不放心,手指在叶陨臣的脸额上试了试,温度还是有些异常,也不知道陨臣会不会觉得难受。

“吃过了药会睡的时间长一些,也最好不要打扰叶先生休息,不过大概在晚上七八点钟就能醒过来,晚饭准备点清淡的食物,叶先生会需要的。”

洛幽让玉婶送走了医生,自己却是寸步不离的照顾着叶陨臣,洛宝宝也极为乖巧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着书,时不时的看向自家爸爸妈妈一眼,眼神里也带着一丝担忧。

五岁的洛宝宝已然是很懂事了,就像是一般人家十多岁的孩子那般,有时候甚至还能和叶陨臣聊上几句政治军事方面的事情,小大人的表现常常让长辈们惊赞不已。

而洛宝宝平时虽然总是会和叶陨臣争抢着洛幽,还总是会做一些幼稚点的事情气叶陨臣,但实际上却是和叶陨臣关系极好的,很多的时候两个人不像父子,到更多的像是没有年龄界限的朋友,当然叶陨臣也许会觉得更像是情敌,但无论是哪种,一大一小间的那种熟悉和默契,却是旁人所不及的。

“妈妈,爸爸会好的,你不要担心。”爸爸说过,如果爸爸不在的时候,他就是家中的男子汉,一定要好好照顾保护妈妈,绝对不能让妈妈伤心难过!

“恩。”看着乖巧懂事的宝宝,洛幽心情还是有些复杂,这种担忧和焦急的感觉真的有些陌生,不过认真算来,因为叶陨臣的存在,她种种陌生的情绪也感受的很多了。

“陨臣,我都没允许你生病,你怎么就能生病了呢,你要是再不好起来,我就不理你了哦。”洛幽实在是有些无奈的看着叶陨臣说道。

“妈妈,你不理爸爸就多理宝宝吧,爸爸一吃醋,说不定就立刻醒过来了呢。”洛宝宝迈着优雅的小步子走到洛幽身边,调皮又贴心的说道。

“你啊,小机灵鬼。”

母子俩一起等了许久,叶陨臣也不见醒,洛幽只好让玉婶陪着小五吃了晚餐,然后又哄着小五去睡了,小五虽然想陪着爸爸,却也不想让妈妈操心,在洛幽的脸额上轻轻的吻了吻,又安慰了洛幽一句,就乖巧的去睡觉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叶陨臣却仍旧没有任何变化,洛幽平日里清冷的眼眸中是浓浓的担忧与焦虑。

这人,怎么还不醒?这热,怎么还不退?

“陨臣,晚饭的时间都过了呢,我也没有吃晚饭,陪着你一起饿肚子,你忍心吗?”寂静的黑夜中,洛幽也没有开灯的意思,就坐在叶陨臣的身边,像是在对叶陨臣说话,又像是在喃喃自语。

不知不觉间,洛幽就在担忧中睡了过去,直到身边某个温热的身体猛然一动!

黑暗中只剩下了月光,洛幽趴伏在叶陨臣的肩膀处,叶陨臣却是猛地坐了起来,让洛幽也跟着全身晃动,无法控制的跌在了床上,睁开的眼睛还有些迷茫,但下一瞬间看到叶陨臣的时候,便立刻清醒了起来。

“陨臣,你醒了,还难受吗?”洛幽说话的同时已经坐起身,伸手想要覆上叶陨臣的额头去查看一下温度,但下一刻却发现,叶陨臣竟然躲过了自己的手。

“怎么了?”洛幽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屋子里没有光线,她甚至无法看清叶陨臣的样子,这让她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些奇怪的感觉。

怎么了?叶陨臣此时也怔怔的问着自己这个问题,他怎么了?这是怎么了?这些多出来的记忆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一场荒诞不羁的噩梦?还是不切实际的臆想?

叶陨臣不知道,如果他还有着理智存在,那他一定会觉得这应该就是一场噩梦,但事实上,那种真实到不可思议的感觉,那种不容置疑的就如同真的发生过的感觉,让叶陨臣根本无法将这一切当作是一场噩梦!

十年间的被厌弃被排斥,十年间的痛苦煎熬,十年的默默守护求之不得,还有那最后割舍下一切的纵身一跳,到底是噩梦一场,还是生死轮回?

如果是假的,为何又那般真实?如果是真的,那么现在的一切又算是什么?算是什么?

叶陨臣呆呆的转了转头,看着黑暗中洛幽依然精致的面孔,一时间,竟然是无语凝噎,有种想要哭出来的感觉。

“洛幽……”颤抖着几近哭泣的声音,那是一种恐惧般的畏惧,是无法相信现实的慌乱,也是一种透彻心扉不知所措的茫然,种种无比复杂的情绪萦绕于心间,叶陨臣用尽全身力气,也不过只说出了这念在心头无数遍的两个字。

满眼满心满世界都只有洛幽的存在,令他快乐的洛幽,令他痛苦的洛幽,只有她。

“陨臣,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洛幽皱着眉头,叶陨臣的声音让她心头发颤,这种带着痛苦的好似千言万语的感觉,似乎只埋藏在她的记忆深处,是她的错觉吗?为什么叶陨臣的声音中有了那么多不该有的情绪?

洛幽心下有些担忧,询问的同时已经伸手打开了床头小灯,叶陨臣那无比复杂的脸色顿时便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让洛幽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这是怎么了呢?

“陨臣,陨臣,你是哪里不舒服吗?”洛幽一连着唤了好几声叶陨臣,叶陨臣却只是呆呆的在那里坐着,但好似也听到了洛幽的声音,眼神直直的扫过来,神色却是越来越复杂。

洛幽这个时候显然已经发现不对的地方,叶陨臣这种表情绝对不像是身体不舒服才有的,倒像是想到了什么令人无法接受的事情一般。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了?”既然有了疑问,洛幽自然就会问出来,她和叶陨臣之间的相处方式一直都是如此。

只是这一次的叶陨臣却带着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呆滞了几秒钟之后,才僵硬着摇着头道:“我没事。”

叶陨臣说话的同时眼神就已经略显低垂,根本就不敢直视洛幽的眼睛,这种明显着是在说谎的表情,都要把洛幽气笑了。

洛幽是真的生气,因为她想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要瞒着自己,甚至还欺骗自己,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这个男人身上,她不信,但却真实的发生了,不是往日里那种玩闹性质的小聪明,而是一种无法言语的欺瞒,就好似真的不想让她知道一般!

想到这里,洛幽猛地就从床上站了起来,站在床边神色有些异常冷漠的道:“陨臣,发生了什么事,我最后问你一遍,你要是不说,我就再也不问了。”

叶陨臣全身一震,动了动嘴,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发不出什么声音,只能涩涩的看着洛幽,心里百般复杂根本来不及思考清楚,不是他不想回答,而是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

有那么一瞬间,浓浓的失望笼罩在了洛幽的心上,深深的看了叶陨臣一眼,洛幽转身便走,看方向似是要离开卧室。

“小幽,你去哪里,你别走,我错了,我,我……”这下子叶陨臣就慌了,也顾不上自己脑子里乱乱的想法,伸出手就要去抓洛幽,却是被洛幽一个闪身躲了过去。

“你休息吧。”洛幽头也没回的说完就走出了卧室,留下叶陨臣神色惶恐不安,却又有些呆滞不知所措的坐在那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些记忆,这是什么……”一个人的空间里,叶陨臣也更加容易去思考问题,弄清楚那庞大的记忆来源到底是什么。

而也就是在这思索的几瞬间,叶陨臣脸色数变,曾经发生的一幕幕也在眼前闪过,尤其是今天早上的那一幕,京华大厦上洛幽那复杂的神情!

无法掩饰无法控制的惊愕神情出现在叶陨臣的脸上,而后不知道叶陨臣又是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

“小幽,你是因为如此才和我在一起的吗……”一个人的房间里只剩下了叶陨臣那充满了苦涩的声音,透着无法掩饰的痛苦和悲哀。

叶陨臣就那么呆呆的坐在那里,就好似被全世界抛弃了一般,动一下的力气似乎都没有了,而这一幕也正是洛幽回来看到的一幕,这让洛幽本就皱着的眉头更是皱紧了。

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了?生病前还好好的,怎么生了一场病就变得如此古怪了呢?

“小幽,你,你没走……”他以为她生气了呢,以为她……就那么不要他了呢……

“先吃点东西,你该饿了吧。”洛幽语气很平淡,端着吃的东西放在了床头柜子上,招呼叶陨臣来吃。

生气是生气的,甚至是有些失望的,但男人生病刚起来,难道她还真能和一个病人计较到底吗,所以说洛幽是去准备食物了。

“小幽,我……”叶陨臣觉得自己心里好似有千言万语想说,但却什么都说不出口,只能看着洛幽忙来忙去,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先别说话了,吃饭吧。”洛幽语气有点冷,她是真的不怎么喜欢叶陨臣这种吞吞吐吐的样子,就好像她委屈了他一样。

叶陨臣现在哪里有心情吃饭,但洛幽冷着脸色让他吃,他哪里还敢拒绝。

叶陨臣也知道自己惹洛幽不开心了,只是刚才那种情况下,他根本就无法考虑,而现在,他脑子里却只剩下一个想法,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叶陨臣低着头闷闷的吃着,洛幽在一旁看着神色一直不怎么好。

一碗粥很快就吃完了,洛幽伸手要去拿,叶陨臣却是涩着声音道:“我去送。”

叶陨臣说着就站起身收拾好东西走了,留下了一脸冷着的洛幽。

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多小时过去,开始的时候洛幽还在思考着叶陨臣到底是怎么了,但等了这么久却是没见到人回来,就不由的有些生气了,脸色冷的都快结冰了!

这个该死的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知道惹她生气了所有畏罪潜逃了吗!

洛幽有些坐不住了,开始在卧室里转圈圈,那个男人是个死心眼,很多时候都固执的不得了,但从她认识他开始,就没见到过那个男人不听她的话,而现在那个男人现在是在闹别扭的样子,竟然连卧室都不回了,这简直就是件天大的事了!

这么想着的洛幽是真的觉得有些头痛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洛幽有些无奈的发现那个男人竟然真的没有回来,抚了抚额头,认命的站起身出去找了,那个男人手机还在一旁放着,她也只能亲自去找了。

谁知道洛幽刚打开房门,就看到叶陨臣坐在门旁边的地上,低着头一副十分落魄的样子,让洛幽看着,心不受控制的就揪痛了起来。

到底怎么了?洛幽站在叶陨臣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男人,没有说话,却是不轻不重的踢了踢男人。

叶陨臣在洛幽出来的时候就全身一震僵在了那里,他都不记得自己在这里坐了多长时间了,只记得自己回来的时候,却是根本没有勇气打开这扇门,两世的记忆交杂在一起,让他痛苦的想要发疯!

小幽是为了曾经自己不顾一切跟着她跳下去的原因,才会在这一世和他在一起的吗?

是的话?那他们现在的关系又算是什么?施舍?报恩?还是愧疚?不不不,洛幽那么骄傲的人又怎么会因此就和他在一起呢,那么,难道是因为信任吗?就如同洛幽曾经说过许多次的,她对他的信任,所以他们才走到了今天的这一步?

不不不,也不对,怎么可能呢,单凭只是信任就和他在一起,这也绝对不是洛幽的个性,那么,他是不是可以期待,洛幽是真的喜欢他的?

只是前世记忆中那种被厌恶被排斥的刻骨铭心般绝望的痛,真的让他无法肯定洛幽对他的感情,那么厌恶他的一个人,难道重新活了一世就会喜欢他?这让叶陨臣该如何相信这一切,毕竟曾经洛幽对他的那种厌恶,是他永远都无法忘却的痛,那种痛,让他只是想想都觉得有些呼吸苦难。

叶陨臣就这样想啊想的想到了洛幽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那白皙的裸足就在他的手边,触手可及却又好似高贵的让他无法碰触,就如同现在的洛幽对他而言。

“小幽……”痛苦的纠结的矛盾的却是无法割舍的,随着这饱含着各种情绪的声音发出,叶陨臣慢慢的蜷缩起身体,缓缓的跪在洛幽面前,虔诚的俯下身去,轻轻的在洛幽的脚背上印下了一个吻。

“小幽,小幽……”一声呼唤就是一个轻吻,叶陨臣的心中虽然无比纠结,但有一个信念却是从未改变过的,无论洛幽对他的感情是厌恶还是排斥,是信任还是愧疚,无论洛幽是不是真的爱自己,他都绝对不会离开洛幽,哪怕说他是卑鄙也好,说他是自私也罢,前世今生,无论洛幽对他是什么感情,他对洛幽却是绝对没有过变化的!

不要说他的付出不需要回报,但他的付出却是和回报无关,无论洛幽是讨厌他还是喜欢他,他的守护永远不变!

所以他此时此刻心中最在意的不是自己,而是洛幽的感受!

洛幽和自己在一起,会不会有那么点勉强?

洛幽和自己在一起,会不会有不开心的时候?

他虽然奢望着可以和洛幽在一起,可以永远守护在洛幽身边,但却绝对不希望洛幽有半点勉强,如果洛幽因为他而不开心了,那么就绝对是他的罪过!

即使他前世为了洛幽死去,也是心甘情愿的,对他来说,这更甚至是一种荣耀,只是他却很心疼洛幽的那些遭遇,如果不是洛幽已经解决了那些敌人,他……

想到这里,叶陨臣全身都散发出一种犹如实质的杀气,但转瞬即逝,他跪在洛幽脚边亲吻着洛幽的样子,依旧是那般的虔诚,仿若朝拜。

洛幽眼神低垂却没有低头,这就是一种高高在上的高傲气势,而她看着叶陨臣的眼神,却也是颇为复杂。

“陨臣,不想惹我生气,就不要瞒着我任何事,你该了解我,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洛幽清冷的声音响起,带着她最后一次的警告,或者说这也是她对叶陨臣的一种纵容,至少她又给了他一次机会。

而这或许也是洛幽对叶陨臣的一种信任,无论叶陨臣是不是在说谎,是不是对她有所隐瞒,无论她是不是在生气,但她的心里却是相信着叶陨臣的,相信这个男人不会背叛自己,不会故意去欺瞒自己,相信他一定有着属于他的难言之隐。

叶陨臣动作僵滞了一下,然后缓缓的起身,声音十分沙哑的说道:“小幽,和我在一起,你快乐吗?”

而后,不等洛幽回答,便又接着问了下去:“你有没有后悔过?有没有觉得,其实我并不是最好的那一个?”

叶陨臣的声音越来越低落,却是带着一种破釜沉舟般的坚定,缓缓的说了下去:“我们在一起将近十年了,这十年间发生的事情,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犹记得十年前你让我去医院看你的时候,我欣喜若狂,你轻浅的一句话就将我从地狱拉入到了天堂,陪在你身边,和你在一起,很多时候我都会在想,这是不是梦一场……”

如梦如幻般的经历常常让他怀疑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实发生过的存在,那种幸福到令人惶恐的滋味,真的让他很害怕得到过的失去。

“小幽,你能告诉我吗?你和我在一起,是不是真的是愿意,不是因为其他的什么,也不会不开心?”叶陨臣抬头望着洛幽,身体跪的笔直,却好似带着一种任性般的固执,如果有什么是比他和洛幽在一起更重要的,那么就只剩下洛幽的快乐与否,与之相比,哪怕是自己的所有都不值一提。

短暂的沉默像是一种认真思考的时候,洛幽虽然疑惑着叶陨臣这般反应,却还是给了叶陨臣她的答案。

“是,我能告诉你,我和你在一起是我愿意的,也没有不开心,你该明白,没有人可以勉强我和你在一起,如果不是我愿意的,又会是什么呢?陨臣,你也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何会这么问?”洛幽十分坚定的回答着,无论当初是因为什么原因接受叶陨臣,但愿意和叶陨臣结婚,愿意和叶陨臣在一起,却绝对不会有任何勉强。

叶陨臣的身体有些颤抖着,像是又想起了记忆中的那一幕幕,犹豫着,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说出来,眼神千回百转,最后才缓缓道来:“我刚才醒来的时候,记忆中像是突然就多了许多东西……”

叶陨臣说到这里就停顿了下来,洛幽眼角上挑似乎有些惊讶,语气却十分平稳的说道:“继续说。”

“我不知道那些是不是真实存在过的,但却感觉那般真实,小幽,如果,如果我曾经为了你死了,那么你会因为愧疚什么的就和我在一起吗?”终究,他还是将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洛幽的表情有着掩饰不住的惊讶,如果话说到这里她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也就太对不起自己的智商了。

“你有了前世的记忆?”洛幽也只能用前世这样的形容词来形容重生之前,不然她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

“应该算是吧。”前世?虽然不准确,但是他能够明白洛幽的意思。

“所以你才会这么反常,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你觉得我和你在一起是因为我对你的愧疚?”洛幽的声音虽然有那么点起伏,但却也很难听出其中的喜怒,让叶陨臣愈加的紧张和不安。

“我,我不想你因为这个原因才和我在一起。”叶陨臣的声音极为低落,就如同他现在的情绪一般。

洛幽撇了撇嘴,语气突然间就变得极为不屑的说道:“你也太看不起我洛幽了,你以为一个男人为我死了,我就会接受他,甚至和他上床和他生孩子?你这是在和我开玩笑吗?可惜一点都不好笑呢!”

如果说当初原谅叶陨臣,让叶陨臣有机会接近自己,是因为洛幽对叶陨臣有着那么一丝愧疚,也有着更多的信任,但无论是那么点愧疚,还是她对叶陨臣的信任,却绝对不足以让她爱上叶陨臣,就更不用说这以后发生的种种!

叶陨臣对她的怀疑,简直就是对她的一种侮辱!这也就难怪洛幽语气那般的讽刺,看着叶陨臣的眼神都变得不善起来。

她真的很讨厌这个男人对她感情的质疑,难道她给他的感情直到如今,还会让他如此不安吗?

“我没有,我不是,我也觉得你不会,只是,你,你曾经那么不喜欢我,而现在……小幽,你和我在一起真的开心吗?”叶陨臣有些急切的解释着,其实洛幽因为什么和他在一起,这根本就不重要,他也不在乎,重要的是洛幽和他在一起开不开心!

“你是真的傻子吗?我不开心为什么还会和你在一起?你想了这么久难道连这么点问题都没有想明白?陨臣,无论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但终究都是过去了,今天我站在天台上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过去的就过去,今天便是一个了断,我没有想到你也会有这段记忆……”说到这里的时候,洛幽停顿了一下,这件事的发生毕竟还是让她觉得十分意外的,整了整情绪,才继续说了下去。

“我不在乎你知不知道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也许曾经我是厌恶你不喜欢你,也许你是真的为了我死了,也许这一世最初我接受你是和曾经有关,但现在我喜欢你更甚至我爱你,却绝对不是因为前世的你如何如何,人可以勉强自己和谁在一起,但绝对无法勉强自己爱上谁,陨臣,我爱你,很爱你,难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怀疑我对你的爱吗?”

洛幽不想让前世的种种干涉到她现在的生活,叶陨臣突然冒出来的记忆虽然是意料之外,但她并不想因此去改变什么,现在的她,真的很幸福。

“你,你爱我?”叶陨臣颤抖着声音重复道,似乎是在怀疑,又好像是因为太过惊喜而颤抖。

“不然你以为呢?”洛幽忍不住瞪了叶陨臣一眼,他们的孩子都那么大了,还问她这样的问题,这个男人到底是有多笨啊!

不然呢?是啊,以洛幽的骄傲,如果不是真的爱自己,又怎么会和自己在一起,又怎么会和他组建一个家庭,又怎么会一次次容忍他的那点小心思?

他真的不应该怀疑洛幽,更不应该如此愚蠢的到现在才明白这个问题,他是那么的了解洛幽,从很小很小就开始注视着洛幽,他又怎么能够不明白洛幽的个性和心思!

“小幽,我,我也爱你,一辈子,只爱你,其他人,我谁也不要,不论是因为什么和你在一起,只要你要我,只要你不让我离开,我就永远都和你在一起,生死相随,不离不弃!”

“好,生死相随,不离不弃!”

(正文完)

【洛宝宝小番外】

相亲记一

“老爸,你今天给我介绍的那个女人没有看上我啊。”小狐狸笑的很狡猾。

“为什么呢?”

“因为她说我太漂亮了,和我站在一起有压力,还说全天下的女人都不会喜欢找一个比自己还漂亮的男人,你说我以后是不是就找不到老婆了啊?不然你将老妈让给我吧,全天下只有老妈比我漂亮了。”

“……做梦!”

相亲记二

“老爸,你今天介绍给我的男人也没有看上我啊。”小狐狸笑的很无奈,他虽然说了女人不会爱上他,但不代表就需要男人来爱他吧,他是直男好不好!

“这又是为什么呢?”

“因为对方不喜欢男人啊!而且,老爸,其实我也不喜欢男人啊!”让两个直男相亲到底是怎么回事,老爸的脑回路为什么就如此与众不同!

“女人不要你,男人你不要,孩子,太挑剔了可不好。”

“……”

相亲记三

“老爸,你这么做老妈她知道吗,她真的知道吗?”小狐狸笑的很僵硬。

“知不知道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看没看上你。”

“这个问题我真的不知道。”

“为什么呢?你没问?”

“是啊,在我知道你这次给我介绍的相亲对象是个人妖的时候,我犹豫都没犹豫的就跑了!”

“女人、男人、人妖你都不要,那你想要什么,外星人?”男人的语气极为认真,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似乎真的在犹豫着到底怎样才能将自家的电灯泡丢出去,和自家儿子争风吃醋了这么多年,他天天都盼着这一天。

“……”小狐狸表示自己很无语!

曾经的洛宝宝现在的洛帅哥真的很想说,老爸,为了打发走我这个电灯泡,你到底要不要这么狠心的给自己儿子介绍个人妖啊,大不了我以后再也不和你抢老妈就是了啊!

(小番外完)

(全文完)

有言道,相爱容易相守难,但我却想说,如果是真爱,又哪里会在乎相守难。

叶陨臣的付出也奢望着回报,但他的付出却又与回报无关,无论洛幽对他怎样,他对洛幽的感情却永恒不变,生死相随,不离不弃!

感谢关注着本文的朋友对水草一直以来的鼓励和支持,本文全文完结也没有更多的番外了,喜爱与否也只能在此画一个圆圈了,只希望水草能够用有限的文笔,让大家感受点什么。

水草下一个文有可能是玄幻类别的忠犬文,但也不确定,上传时间也不定。

最后,祝愿所有的朋友开开心心每一天,每个人都可以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爱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