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我没法不相信/我的老婆是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阳,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穆清婵看着萧阳,脸色很难看。

萧阳从她的眼神中读出了一丝失望,“穆老师,如果我说,这个钱包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我的书包里,你会相信我的话吗?”

“笑话!萧阳,明明是你偷了李燕的钱包,现在还想抵赖,你当穆老师是傻子吗?”冯磊出声讽刺道,脸上满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我说我钱包去哪了,原来是被某些穷疯了的人偷走了,既然现在被老师现场抓住了,以后就不要在我们面前装什么人穷志不短了,穷人就是穷人,低贱!”李燕冷冷的看着萧阳,眼底深处,却似乎有股难以发觉的兴奋。似乎是某件事情的成功实施,让她身心都十分的愉悦。

“萧阳,你跟我出来。”穆清婵黛眉微蹙,径直走向了教室外面。

萧阳捏了捏拳头,冷冷的看了李燕他们一眼,紧跟着穆清婵走出了教室。

教室里顿时哄闹起来,大家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没想到啊,萧阳竟然会是小偷……”

“有什么想不到的,我们班里就这家伙最穷,他不是小偷还能是谁啊……”

“哎,人心难测啊,以后看好自己的钱包,省的再被某些穷人顺手牵羊了……”

听到周围对萧阳的诋毁声音,张东握紧了拳头,怒喝道:“都特么给我闭嘴!你们有谁亲眼看见是萧阳偷走的钱包了?!”

刚才那几个人顿时你看我我看你,说不出话来。确实没人亲眼看到萧阳偷东西了。

“虽然没人亲眼看到,但是李燕的钱包确实在那个穷鬼包里找到的,你怎么解释?”冯磊抛过来一个鄙视的眼神,质问道。

张东哼了一声,“到底谁是小偷,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张东,其实我也不相信萧阳是小偷呢,我觉得他是被冤枉的。”张东旁边的美女林果果,忽然出声道。

这还是换座位之后,林果果美女和他说的第一句话呢。

张东赶紧回应道:“对啊,我也觉得阳子是被冤枉的。但可气的是,我却没办法帮他证明!”

“我觉得,萧阳会有办法证明自己清白的……”林果果有些呆呆的看着教室窗外,那刺眼的阳光下,萧阳矗立的背影,高大,挺直。

而此时,坐在教室后面的郭凌风,也在冷眼看着萧阳的背影,他默默的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教室外,走廊上。

“萧阳,你让老师好失望。”穆清婵背对着萧阳,冷冷道。

萧阳抬起头,看着穆清婵柔美的背影,淡淡道:“穆老师,连你也认为是我偷的?”

“事实摆在面前,我没法不相信。”穆清婵依然没有转过脸,萧阳却能听到她发出了一声轻叹。

“不管穆老师相不相信我,我都想说,李燕的钱包确实不是我偷的,我刚从外面回来,她的钱包就出现在我的书包里了,这是有人故意在栽赃陷害我。”萧阳道。

“就算我相信你,其他同学也会相信你吗?”穆清婵终于转过身,看着萧阳道。

萧阳沉默了,穆清婵说得对,他现在似乎已经没办法解释清楚了。所有的同学都已经认定了,就是他萧阳偷的钱包!

就在这时,宁静的校园内,忽然传来一阵乌拉乌拉的警报声,而这阵警报声由远及近,很快两辆拉着警笛的警车出现在教学楼下面。

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警车出现?

穆清婵心里忽然产生了一丝不好的预感,这两辆警车,不会是冲着萧阳来的吧?

警车开到教学楼下后,四五个人高马大的警察从车里走了出来。其中为首的一个人抬头往高三六班这边看了看,眼神阴了阴,大步走了过来。

很快,几个警察便出现在了高三六班的教室里。

“你们这里,谁是萧阳?”说话的是那个刚刚走在最前面的警察,大约四十岁的年龄,双眼透出一股精明。

“我是。”萧阳站起身,看着中年警察道。

“我们刚才接到群众报案,你已经涉嫌盗窃罪,请跟我们回警局接受调查。”中年警察的目光阴恻恻的,有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警察同志,能不能,能不能别带他回去?”听到警察竟然要把萧阳带走,一旁的穆清婵赶紧出声制止。

“不行!他偷了别人的钱包,里面有两千多元,已经够刑事立案的标准了。我们必须带他回去接受调查!”中年警察大手一挥,旁边两个健壮的警察立刻围了上来,一左一右夹住萧阳,让他无法动弹。

“带走!”中年警察喝到。

“等等!”被两个壮汉夹在中年的萧阳忽然出声,脸上却浮起一丝顽浮的笑意,“警察叔叔们,我知道有人想接你们的手污蔑我,我一个高中生,没权没势,没办法跟你们作对。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只想提个小小的请求。”

“什么请求?你说吧。”中年警察道。

“我申请你们现场提取钱包上的指纹!”萧阳看着中年警察阴冷的面孔,淡淡的笑了笑。

“哄——”

萧阳的这个建议,顿时让教室内哄闹起来。

大家都立刻明白了萧阳的用意,如果这钱包上没有他的指纹,那足以证明,钱包并不是他偷的。而且,如果能提取到钱包上的指纹,确认指纹的身份,可以很轻松的查到这件事的真相。

“警察叔叔,能答应我的要求吗?”萧阳笑呵呵的看着中年警察道。

中年警察眼皮跳了跳,脸色冷漠,出声训斥道:“难道我们警察办案,还需要你一个学生来教吗?别啰嗦,带走!”

被拒绝了申请的萧阳,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警察叔叔,你这么着急的把我带走,让我不得不怀疑,你们根本不敢提取钱包上的指纹,因为只要现场提取了指纹,就可以发现,上面根本没有我的指纹,因为这个钱包,根本就不是我偷的!对吗?!”

萧阳的这番话,其实就是想告诉在做的各位同学,这件事很蹊跷,自己是被冤枉的,即使以后警察宣布是他偷的钱包,但凭今天他们的所作所为,根本无法让人信服!

果不其然,萧阳的话引起了同学们强烈的反应。

“萧阳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啊,要是他偷了钱包,钱包上肯定有他的指纹才对。”

“这些警察为什么不现场提取指纹啊,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猫腻?”

“喂喂喂,这个警察头我记起来了,他好像是——郭凌风的表叔……”

眼看着现场越来越乱,萧阳最终被带出了教室。

萧阳刚才的话,让穆清婵也起了疑心。萧阳似乎说的很对,如果真的是他偷的钱包,上面肯定有他的指纹。

难道,自己真的错怪他了?……

江城市,清江区公安分局。

分局地下审讯室内,一个有些瘦弱的身影姿势奇怪的站立着,弯着腰,弓着背,想站又站不起来,想蹲又蹲不下去。

原因是他的双手被手铐拷在了暖气管道上,管道不上不下的,让他只能以这种奇怪的姿势站立。

这个被整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萧阳。

萧阳的对面,坐着一胖一瘦两个警察。他们此时正在眯着眼喷云吐雾,根本没拿正眼看萧阳。

一直抽了差不多快一包烟了,两人才停止了抽烟,斜着眼看着萧阳。

到此为止,时间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而萧阳这可怜的家伙,一个小时一直保持着这种难受的姿势,别提多憋屈了。

“小子,现在开始做笔录。”瘦警察的声音尖细,听起来很是刺耳。

“姓名?”

“萧阳。”

“职业?”

“学生。”

“因为什么事进来的?”

“有人诬赖我盗窃。”

“诬赖?”瘦子抬起眼皮看了萧阳一眼,嘴角浮现一抹冷酷的笑意。

“小子,你这种态度可是不行的。不是诬赖,是你确实偷了对方的钱包。”

“我没偷。”萧阳淡淡道。

“没偷?没偷为什么把你抓紧来?!”瘦子有些火了,指着萧阳怒喝道。

“瘦猴,跟这小子废什么话啊,看我的!”一旁的胖子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他直接站了起来,拿起了审讯桌旁边的橡胶警棍。

“小子,有些时候,你还是识相点好。既然人都进来了,还是乖乖的认了吧。你要是想吃点苦头,我也不介意让你尝尝。”胖子嘴角歪了歪,忽然右手猛的抡了起来,橡胶警棍打狠狠的抽在了萧阳的腹部上!

“唔!”萧阳发出一声闷哼,脸色变的惨白。

“在所有打人的家伙中,哥哥我最喜欢的玩的就是警棍。小子,你知道为什么吗?”胖子笑呵呵的看着萧阳,似乎再说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因为这种橡胶警棍,打人是最疼的,而且,不会在被打的人身上留下任何伤痕……”

“胖哥哥,不知道如果这根警棍抽在你身上,你会不会感觉很爽呢?”萧阳冷冷的看着胖子,眼神中闪过一丝戏谑。

“草!特么还敢调戏老子!”胖子骂了一句,手中的警棍再次打向萧阳的腹部。

然而这一次,他却落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