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你还叫我阿姨/我的老婆是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阳的家,住在五楼。这种老式的楼房,最高就五楼了。

客厅的灯亮着,看来郑月柔还没睡。因为萧阳有时候也会在学校蹭别人宿舍住,所以偶尔他偶尔一两次不回家,郑月柔倒也不会担心。

邦邦邦。

郑月柔正在客厅里给萧阳织毛衣,听到敲门声,放下了手中事情。

“妈,是我,开门啊。”萧阳在外面叫道。

听到是萧阳,郑月柔便没了顾忌,放心的把门打开了。

可当她打开门之后,发现一同进门的,不止萧阳一个人。儿子的身后,还站着一个长得十分漂亮的女孩。

女孩看起来比萧阳成熟一些,明眸皓齿,容颜娇艳,身材更是好的没话说。

而且,郑月柔能感觉到,女孩的身上,隐隐带着一股高贵典雅的气质,这种气质装是装不出来的,只有从小生长在大户人家的子女,身上才会有。

看着这个美的惊人的女孩,她惊讶的张了张嘴,“小阳,这位是?”

被郑月柔盯着,林墨晗的白皙的脸蛋倏然染上了一层红晕。“阿姨您好,我叫林墨晗,是萧阳的,好朋友。”

刚刚见面,林墨晗暂时也只能用好朋友来形容自己和萧阳的关系了。她总不能一开口就说,自己是你儿媳妇吧?

郑月柔愣了下,随即便笑对林墨晗道:“来来来,快请坐。这个混小子,把好朋友带来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家里太乱了,你可别在意。”

林墨晗笑笑,“不会的。”

说话间,她环顾了一下这个只有七十多平米的小房子。

房间里有一些简单的家具,一张掉了漆的木质沙发,一张红漆实餐桌,前面的电视柜上摆了一台早已淘汰的纯平电视机。

不过虽然家里没什么东西,但在郑月柔的布置下,却显得很温馨。

客厅的墙壁上,挂着一张年代有些久远的彩色照片。

照片微微有些发黄。

一对年轻的夫妇,怀里分别依偎着一个男孩和女孩。女孩的年龄看起有四五岁,男孩大约两三岁,一家四口看起来很幸福。

男人的长相颇为帅气,眉宇间和萧阳有些相像。女人则是甜美温馨的模样,那轮廓,不是郑月柔又会是谁。

“这是十六年前拍的,那时候,小阳的爸爸和姐姐都还在……”林墨晗正看着照片,郑月柔在一旁低声道。

“阿姨,不好意思,让你想起伤心事了。”林墨晗轻声道,看向郑月柔的目光十分柔和。

“呵呵,都过去这么久了,我也习惯了。”郑月柔笑了笑,可是目光中的那一丝伤感,却很难掩饰的住。

“妈,你的伤怎么样了?还疼吗?”萧阳凑近郑月柔身边,在她额头上观察了一下,不过却没有发现任何伤口。

今天听到郑月柔被打的时候,萧阳差点急疯掉,现在看到妈妈没事了,他心里总算是长舒了一口气。

郑月柔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道:“那点伤没什么,早就不疼了。你当时帮我扎了针之后,伤口好像很快就好了,真是奇怪的很。”

“妈,我想跟你说件事。”萧阳看着郑月柔,又看了看林墨晗。

林墨晗的脸蛋瞬间就红了,她知道萧阳想说什么。

“小阳,怎么了?”郑月柔看着萧阳,笑了笑。

“妈,我……我结婚了。”萧阳张了张嘴,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结婚?”郑月柔以为自己听错了,再次问道。

萧阳肯定的点了点头,“是的,妈,你没听错,我结婚了。就在今天。”

“你,你和谁结婚啊?”郑月柔震惊的无以复加。在她印象中,萧阳在学校里连好朋友都很少,更别提女朋友了。明德中学的那些富家女孩,是不可能看上萧阳这种家庭的。

“阿姨,萧阳,和我结的婚。”林墨晗抿着嘴,不安的看了看郑月柔。

“你们……”郑月柔一时半会还真没办法理解。

“阿姨,是这样的……”林墨晗咬着嘴唇,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和郑月柔讲了一遍,当然,她着重强调了,是自己主动和萧阳结的婚。

“阿姨,这件事,希望你能理解……”

郑月柔安静了好一会儿,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停,最终,她微微轻叹了一声,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她看着林墨晗,柔声道:“以后,我就叫你墨晗吧。”

林墨晗点点头。

郑月柔看了看萧阳,又看了看林墨晗,似乎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儿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只要墨晗你和萧阳都是自愿的,我也不反对。”

“阿姨……谢谢。”林墨晗小声道,她总有种把人家养了十八年的儿子拐跑了的感觉。

“墨晗,你还叫我阿姨?”郑月柔笑吟吟的看着林墨晗。

林墨晗没想到郑月柔会这么说,脸蛋瞬间红的快流血了。她扭捏了几秒钟,然后温柔的叫了声:“妈。”

郑月柔顿时喜上眉梢,脸上的笑容绽放如花。

其实,刚开始听到萧阳结婚的事情,她当然也是无法接受。可是想了一会儿,她便想通了。

她看得出来,萧阳很喜欢面前的这个女孩,虽然女孩的年龄可能有些大,但也不算差距太大,只要他们彼此之间喜欢就行。

而且,以萧阳的家世,能找的到像她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确实很难。

郑月柔相信,缘分天注定。

既然儿子的缘分来了,那就随缘吧。

“萧阳,你去把卧室收拾一下,今晚你们都在家里睡。”郑月柔对萧阳笑道。

“那个……不用了吧?”林墨晗红唇嗫嚅道。

郑月柔看了一眼,便知道这丫头在想什么了。

“墨晗,今晚你和我睡一个房间,妈有些话想和你说。”

“嗯嗯,好啊。”林墨晗松了一口气。

可对面的萧阳,却一脸的失望之色。

这还是自己亲妈吗?难道她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十分的,非常的,极其的,渴望和她的儿媳妇睡在一张床上吗?……

可是现在母亲大人都下命令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总不能赖在两个女人的房间不走吧。

看着萧阳一副失落的模样,林墨晗和郑月柔,都呵呵的笑了起来。

三人在客厅里又说了一会话,郑月柔和林墨晗一起进了卧室,萧阳眼巴巴的看着娇美如玉的林墨晗,虽然就在眼前,却只能看不能吃。

这种滋味……真不是人受的!

萧阳郁闷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想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些离奇的怪事,不禁恍如做梦。

想着想着,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睡梦中,忽然一道苍老的声音在萧阳脑海中响起:“臭小子,你竟然放着老夫的御龙经的不练,去练那个老家伙的内功心法?”

萧阳在脑海中,发现那个曾经出现过的白袍老者,再次出现。他一袭白袍,仙风道骨,捋着胡子,盯着自己看。

萧阳被他看的浑身发毛,这白袍老者的眼神简直能洞穿一切。

“前辈,你,你不是被我的灵魂吸收了吗?”萧阳吧唧了下,疑惑的问道。

“哼,我只是被你吸收了灵魂,但并不代表我就不能出现在你的梦里。”白袍老者哼了声,“你个臭小子,难道老夫千年修为,毕生所著的御龙经,还比不上现代的这些什么狗屁内功心法?!”

萧阳一阵暴汗。

他现在修炼的内功心法,那可是父亲的手下,号称江湖不动明王亲自传授的。

不动明王在如今的华夏武道圈,那也是绝对牛掰的人物啊,那一招万佛手,让无数人为之闻风丧胆,怎么他的内功心法,到了白袍老者眼中,就成了垃圾一般的存在……

“臭小子,你可知道老夫的御龙经,乃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内功心法,修炼到第一层,你的内力,将会比同级别的武者,高出几倍。御龙经一共五层,等你全部修炼完毕,华夏的武道,唯你独尊!”说到这里,白袍老者眼中精光四射。

“臭小子,别以为老夫不知道,你最近曾经按照老夫的御龙经,用银针治好了几例病症。老夫明确的告诉你,当你修炼了御龙经后,医术也会随之提升,武道修为越高,医术也会越发的精湛,里面的道理,你慢慢去参悟吧。”

说完,白袍老者忽然化成一道金光,再次消失在脑海中。

萧阳满头大汗的坐了起来,睡梦中发生的事情无比真实。

他盘腿,双手放置于膝盖之上,闭目凝神,古书金光闪耀,出现在脑海中。

萧阳用意念翻阅着古书。

大约看了半个小时,他大体看明白了,御龙经共有五层,每升到一个层次,实力会发生巨大的变化,练到第五层,恐怕真的能达到白袍老者说的唯我独尊。

萧阳闭上眼,根据古书的记载,开始运气,均匀的呼吸吐纳,掌心朝上,静静的感受着天地元力……

因为融合了白袍老者的灵魂,萧阳的对御龙经的理解,超乎相像。

片刻之后,萧阳只觉得自己的毛孔似乎忽然张开,一丝丝温暖的气息从全身的毛孔中钻进自己的身体,刚开始时,这股气息很微弱,然而随着时间的增长,这股气息增强了许多……

不知不觉间,天边已微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