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一场车祸/我的老婆是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子很快开到了碧云山庄。

萧阳和林墨晗,扶起了林宗男,把他放在了福伯推过来的轮椅上。

林墨晗轻轻走了过去,从福伯手中接过轮椅,柔声道:“爸,我来推你。”

谁知,林宗男却摇了摇头。

“墨晗,让萧阳来推我吧。”

林墨晗愣了下,不知道林宗男为什么会让萧阳来推他,不过还是把手中的轮椅交给了萧阳。

萧阳也有些纳闷。不过既然人家林宗男都点到他了,他自然也不好再推辞,于是便走了过去,从林墨晗手中接过了轮椅。

“墨晗,你去和福伯准备一下晚餐,我和萧阳有几句话要说。”林宗男道。

林墨晗点点头,眼神中有些奇怪,但还是跟着福伯走进了别墅。

“萧阳。”等林墨晗走了之后,林宗男坐在轮椅上,对萧阳道。

“林叔叔,有何吩咐?”萧阳问道。

“在家还叫我林叔叔?”林宗男笑道。

萧阳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和林叔叔我也不想说假话,其实爸爸两个字,我有十年没叫过了。”

“哦?”林宗男微微有些诧异,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一丝伤心,于是笑笑,“好,不叫就不叫吧,其实怎么称呼我,都无所谓,关键是你和墨晗过得好就行了。”

“推着我到江边走走吧。”林宗男道。

萧阳嗯了一声,然后推着林宗男,来到了清阳江边。林宗男的别墅前面,就是清澈的清阳江,看着平静的清阳江水。萧阳的心情也跟着慢慢的沉淀下来。

“萧阳,我只有墨晗这一个女儿,她是我的全部,你要对她好点。”林宗男看着不远处的江水,淡淡道。

萧阳呵呵笑了笑,心道我当然相对你女儿好了,可是你女儿老是不给我机会啊。

“林叔叔,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对墨晗好的。只不过,现在墨晗和我……还有那么一点点距离感……”萧阳含蓄的说道。

林宗男哪能听不出来萧阳话中的意思,淡淡的笑了笑,“别着急,你和墨晗毕竟和其他小夫妻不太一样,互相总要有个熟悉的过程,我能看得出来,墨晗其实已经慢慢接受你了,只不过,她这孩子,性子比较慢热,可能需要一些过程。”

受到林宗男的鼓励。萧阳顿时信心百倍,“好,林叔叔,我不着急,我会耐心的等到墨晗完全接受我的。”

“墨晗从小就没有母亲疼爱。她虽然生在林家,从小锦衣玉食,但其实过得并不开心。”林宗男看着江水,眼神深邃。

“林叔叔,墨晗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吗?”萧阳曾经听林墨晗说过一次她的母亲,但如今已经有些记不清了。

听到萧阳的话,林宗男转过头来。他看着萧阳,目光闪烁着,让萧阳有些奇怪。

忽然。林宗男出声道:“萧阳,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啊?秘密?”萧阳完全摸不准林宗男的套路,他要告诉自己什么秘密啊?

“其实,墨晗的母亲,并没有去世……”

“啊???那她?……”萧阳惊愕的像遭了雷劈一样。

“她嫁给了别人……”林宗男一声长叹,在这一瞬间,似乎突然苍老了十岁。

别墅内,林墨晗的晚餐准备的差不多了。她看了看外面,发现萧阳正推着父亲,站在江边。不知道在聊些什么,似乎都很投入。

看着萧阳的背影,林墨晗的嘴角勾起一丝温暖醉人的笑意。

看起来,父亲很喜欢这小子。

她忽然觉得,萧阳推着林宗男的这幅画面,很温暖,让她突然有了一种久违的家的感觉。

愣了愣神,林墨晗走出了别墅。

“爸,萧阳,你们聊什么呢。吃饭了。”

林宗男回过头,表情已经恢复了正常,“好,我们去吃饭吧。”

萧阳此时看向林墨晗的眼光,有那么一些奇怪。他不知道为什么林宗男会将那个秘密告诉自己。可是,他能感受的到他内心的痛苦。

如果林墨晗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恐怕也会很伤心的吧。

萧阳打定了主意,不到万不得已,一定不会把这个秘密告诉她。与其让她伤心,还不如让她生活在善意的谎言中。

晚餐开始,萧阳和林墨晗坐在李宗男两边,林墨晗把那瓶帕图斯红酒给萧阳和林宗男都倒了一些,自己也倒了些。

林墨晗是品酒的行家,她轻轻饮了一口。赞叹道:“到底是英国女王喝的酒,口感确实不错。”

萧阳刚好喝了一口,听到林墨晗的话,差点惊得一口吐出来。

他皱着眉头,一副完全搞不懂的样子。“这酒那么高级?为什么我喝的跟几十块钱一瓶的红酒没什么区别啊……”

林墨晗和林宗男都咯咯笑了起来。

“那是因为你喝的少,所以体会不到好酒和差酒的区别。等你喝的多了,用心去品尝,自然就能发现这瓶酒的价值了。”林墨晗笑着给他解释道。

萧阳对红酒简直就是一窍不通,郁闷道:“墨晗。这酒到底多少钱一瓶啊?”

林墨晗笑笑,“这瓶酒,是我爸之前在一次企业家慈善晚会上拍到的,当时花了五十万。”

五十万……

萧阳彻底傻眼了……

就这一小瓶酒,几百毫升的红色液体,竟然花了五十万,这尼玛还有没有天理啊!

他不禁感慨道,土豪的世界,果然屌丝是无法理解的。

看到萧阳傻乎乎的样子,林墨晗又咯咯的笑起来。“其实,单论这瓶红酒的价值,肯定不值五十万,只不过是当时为了搞慈善,我爸才会出这么多钱拍到手的。如果单论这瓶酒的价值的话,我估计应该在十万左右。”

萧阳咋了咂舌,十万也不少啊。

“好了,我们喝酒吧,酒再好,也要和对的人一起喝才好。”林宗男笑着道,然后对萧阳举起酒杯,优雅的抿了一口红酒。

不知不觉,三个人一会儿的功夫,把这瓶红酒几乎都喝完了。

喝了红酒的林墨晗,面色红润如玉。目光流转,顾盼生兮,美艳不可方物。

林宗男的脸色也有些红润,萧阳的脸色倒没什么变化,这玩意对他来说。跟喝葡萄汁似的。

不过喝了点酒,萧阳的情绪也有点兴奋起来,胆子也大了些。

他看了看林宗男,问道:“林叔叔,我想问您一个问题。”

“你说。”林宗男笑了笑。

“您的腿,是怎么回事啊?”萧阳好奇的问道。

他的话刚说完,萧阳就看到林宗男和林墨晗的表情似乎都有些不自然起来。

他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额,那个,不好意思林叔叔。我说错话了,您别在意。我没别的意思……”

对于林宗男来说,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自然就是这双残废了的双腿了。

双腿残废之后,林家找了无数的名医为他看病。那段时间,林家的人不仅把国内的名医都找遍了,甚至连国外有名的医生都请过来了。

但是,所有人给出的结论都一样——林宗男这辈子,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

得知了最终结果的林宗男。自然伤心欲绝,有一段时间他总是会大发雷霆,让林墨晗的心里也跟着很难过。

所以,这件事,是他们父女俩都不愿提及的往事。

林墨晗没想到。萧阳这个傻小子,会在晚宴上问道这个问题。

“爸,萧阳也只是好奇,你可别生气……”

林宗男表情变化了下,最终笑了笑,“我有什么好生气的,这件事多过去那么久了,我早就习惯了,也接受了。既然萧阳想知道是怎么回事,那我就告诉你。”

“我的腿之所以会残废,是因为一场车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