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我的老婆是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你?”白文清眼中明显露出了一丝怀疑的目光。在白文清看来,这小子不像是林氏集团的高层,反而像个高中生。

“你在林氏担任什么职务?”虽然身在林墨晗的地盘,但白文清的语气,依然带着一丝天然的傲气。

“额……我只是林氏一个普通的员工。”萧阳想了想,淡淡道。

“林总裁,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贵公司把我和儿子从燕京请过来,就是为了和我们开玩笑吗?”白文清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如果真是如萧阳所说,他只是个普通员工的话,那么昨天他说要给儿子安排治病的事情,还有什么可信度?

林墨晗解释道:“白总裁,你不要着急,虽然萧阳只是公司一个普通员工,但是昨天他和你说的话,并没有说谎,我们现在就可以给贵公子进行治疗。”

“等等,我想知道,你们请的是哪路神医?”白文清问道。

萧阳淡淡道:“白总裁,给你儿子治病的,不是什么神医。是我。”

“什么?!你开什么玩笑?!”白文清怒了,这小子哪里像个医术高明的医生了,简直就是个小屁孩嘛。

“林墨晗,我想你应该跟我解释清楚!我的儿子,因为你已经受过一次伤害了。我不想因为你的过失,让他再受一次伤害!你难道要一个什么经验都没有的人来给我儿子治病吗?!”白文清瞪了林墨晗一眼,眼中闪出一丝寒光,彻底恢复了昨天霸道女总裁的样子。

“白总裁,你听我解释……”林墨晗有些着急。

“我不需要听你任何解释,现在我们就离开江城,林墨晗,你就等着苏家和林氏开战吧!”白文清冷哼一声,然后牵着傻傻的苏希哲,转身就要走。

“白总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这半年来,几乎每天半夜三点钟,都要醒一次,每次都要过一个小时才能继续入睡,对吗?”萧阳不急不躁的对着白文清的背影说道。

听到萧阳的话,白文清身形一顿,转过身看着他,惊愕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萧阳笑了笑,没回答她的问题,继续道:“最近三个月来,你每天晚上十点之后,偏头痛都会发作,每次发作的时间为半个小时,每次都让你疼痛难忍,像针刺一般,对吗?”

白文清震惊无比的看着萧阳。

过了足足一分钟,她才怔怔的点点头,“你说的对,这半年来。我感觉身体越来越差,头痛的毛病越来越严重了。这些,你都是怎么知道的?”

如果这里是燕京,白文清肯定会认为,萧阳派人盯着她。但这里是江城。离燕京千里之外,他是不可能时时刻刻的盯着自己的,更何况,自己有偏头痛毛病,几乎没有人知道,可他连每次发病的时间都说得清清楚楚,即使是派人盯梢也未必能做到。

看到白文清震惊的模样,萧阳便知道她肯定走不了了。

“白总裁,你对中医了解吗?”

白文清摇摇头。

“那你对古中医了解吗?”

白文清又摇摇头。

“华夏文明传承千年,留下了很多宝贵的东西给后代。我们的中医就是如此,而现在中医之中,有些精髓却并未继承下来,这些精髓存在于上古时代的医术之中。我有幸看过几本上古医书,所以对医术小有研究,令公子的病,可能在其他人看来,想要治好的话,难于登天,但是在我看来。并不算太过困难。”萧阳看着白文清,缓缓道。

“你……你真的没有骗我?”白文清嘴唇颤抖着问到。

萧阳笑了笑,“你觉得,我会拿林氏的前途和你开玩笑嘛?”

白文清沉默了,扭头看了看身边傻傻乎乎口水流个不止的苏希哲。终于下定决心,“好,我相信你没有骗我,我的儿子,就交给你了。只要你能治好他。哦不,只要你能把他的情况改善一些,我就答应原谅林墨晗,再也不为难林氏。”

听到白文清的话,林墨晗终于松了口气,不由得看向了旁边的萧阳。

萧阳正好也在看她,对她眨了眨眼,惹得林墨晗朝他翻了个白眼。

“白总裁,我们到会议室去吧,这里说话不方便。”林墨晗朝白文清道。

白文清点点头,然后看了看旁边的下属,立刻有两人上来搀扶着苏希哲。

一行人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了度假村的会议室内。

之后为了给苏希哲治病,林墨晗让白文清把带来的下属都打发到客房去了,四个保镖则站在会议室外面。会议室内,只有萧阳,林墨晗,白文清和苏希哲四个人。

“白总裁,据我所知,令公子是后天原因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我能知道,他当初到底经历了什么吗?这对我要采取的治疗措施很有必要。”萧阳看着白文清,道。

中医上讲,治病要对症下药。弄清了病症的原因,才能更好的治病救人,所以弄清楚苏希哲的病因,确实很有必要。

白文清的脸色倏然变得苍白起来,她抿着嘴。身体有些颤抖,眼眶中瞬间雾气朦胧。

“真的……真的要说吗?”她声音颤抖着问道。

萧阳和林墨晗互相对视了一眼,白文清的反应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了。

她这是,怎么了?

“要不,就算了吧。白总裁也不必为难。”萧阳看到她这幅楚楚可怜的样子,有些不忍心。

可白文清却倔强的昂起头,看着萧阳,不顾潸然而下的眼泪,道:“不,我把一切都告诉你。其实,希哲之所以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啊?”萧阳和林墨晗都发出一声诧异的叫声,白文清的回答,有点让人意外。

“你们听我慢慢说吧。”然后,白文清缓缓的开始了诉说。

“十年前的冬天,燕京城下了一场很大的雪,那年,希哲刚好十岁了。下雪的那天,希哲嚷着让我带他去玩雪。因为我们居住的地方在闹市区,玩雪不方便,所以我就让人带着我和希哲去了燕京的东山。那里人比较少,适合玩雪。”

“当我们到了东山之后,希哲看到满山遍野的白雪。非常的开心,不停的堆雪人,打雪仗,不知不觉走进了深山里。我们玩了半天,天色变暗了下来,所以我带着希哲准备回家。然而,就在这时……”

白文清说到这里,顿了顿,似乎情绪有些激动,“就在这时,山中的路上出现了两个男人,他们,他们看到只有我和希哲两个人,就对我产生了邪念……两个人像疯了一样的把我扑倒在地,撕扯我的衣服,我一个女人,根本没有力气对抗他们两个男人。就在我几乎要绝望的时候,希哲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两块石头,冲了上来,对着两人的脑袋就打了下去。”

“两个人被打蒙了,我被希哲救了,从地上爬了起来,拉着希哲往前跑去,然而,那两人之中的一人。忽然从地上爬了起来,拿起那块希哲打他的石头,狠狠的……砸在了希哲的头上……然后,然后那个男人就逃走了,只留下满头是血的希哲和我,待在那个冰冷的山中……”

“后来,苏家的人进山找到了我们,但那时希哲已经昏迷了。后来,等希哲醒来的时候,他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白文清说完,早已泪流满面。甚至连一旁的林墨晗,眼圈都红了起来。

本来听外界传闻,苏希哲是因为和别人打架才变傻的,没想到实情却是这么回事。

萧阳不由得对白文清,多了一丝同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