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另一个原因/我的老婆是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情就是这样的,因为我,希哲变成了现在这样,所以我求求你,一定要替我治好希哲,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白文清看着萧阳,掩面而泣。

“白总裁,别太伤心了,萧阳会治好令公子的。”林墨晗沏了一杯极品的西湖龙井,递给了白文清。

“谢谢。”白文清接过茶水,轻饮一口,举止优雅,颇有风范。

“哥哥,哥哥,你陪我玩好不好……”苏希哲走到萧阳身边,流着口水,眼巴巴的看着萧阳,痴痴的问道。

萧阳对他笑笑,拿起桌子上的一个苹果递给他,“你乖。先吃个苹果,等你吃完苹果,哥哥就和你一起玩,好不好?”

“好啊好啊,哥哥真好……”二十岁的苏希哲。就像个四五岁的孩子一般,乐的嘿嘿傻笑起来,然后拿着萧阳递给他的苹果,大大的咬了一口。

不过就在他吃苹果的时候,萧阳忽然在他脖子按了一下,然后苏希哲的身子便歪到了一边,昏睡了过去。

“希哲,希哲你怎么了?”白文清脸色焦急的跑了过来,盯着萧阳问道。

“我点了他的穴道,让他睡着了。他只有睡着了。才能安安静静的接受我的治疗。”萧阳解释道。

白文清这才放下心来,默默的走向了一边。

萧阳把苏希哲放在了会议室的椅子上,让他坐直了身体,然后从银针盒中取出三根银针,快速的扎入他的百会、后顶、风府三处穴位上,然后随着手指的撵动,不停的将内力源源不断的输入他的头部。

根据刚才白文清的讲述,萧阳断定,因为重物的撞击,严重损坏了苏希哲的脑部神经,从而导致了他变成现在这样。所以,萧阳要做的就是,以内力御针,通过针灸和内力双重作用,最大限度的修复苏希哲的脑部神经。

只要他受损的脑部神经恢复了正常,那么他的痴呆症状,便大部分都能恢复。

大约半个小时候,萧阳停止了施针,浑身虚脱了一般,瘫坐在椅子上。全身被汗浸湿,像从水里捞出来的样。

“萧阳,你没事吧?”林墨晗走到萧阳身边,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柔声问道。

萧阳无力的笑了笑。伸手握住林墨晗柔嫩的小手,闭着眼道:“让我休息会,我很累。对了,让人把苏公子抬回房间休息吧,他的脑部神经血管,应该已经被我修复了一部分,但如果要完全修复,至少需要一周时间。”

林墨晗被萧阳握着柔荑,脸色微红,“好。我现在就让人把苏公子抬到客房去。”

“我儿子……他现在怎么样了?”白文清看着累惨了的萧阳,不想打扰他休息,但还是忍不住问道。

萧阳笑笑,“白总裁别担心,一周之后,他应该能恢复百分之八十。”

“真的?”白文清有些不可思议叫了一声,在萧阳面前,脸上第一次出现了笑容。

之后一周的时间,白文清和苏希哲,一直住在水云间度假村。萧阳则是每天放了学之后,都到这里来给苏希哲治病。

一周之后,苏希哲的病,已经大部分被治愈了。

看这面前基本恢复了正常的儿子,白文清忍不住抱着他。嚎啕大哭起来。

压抑了十年的愧疚之情,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释放。

为了让苏希哲的病彻底治愈,萧阳又给他开了一张药方,让白文清回到燕京按药方抓药。

不出两个月。苏希哲的身体,必然能全部恢复正常。

另外,萧阳又抽时间,把白文清半夜失眠和偏头痛的毛病给治好了。

当白文清离开水云间的时候,她和林墨晗,早已变成了朋友,两人之间甚至已经到达了无话不谈的地步,让萧阳十分的诧异,他不禁再次感慨,千万不要去琢磨女人的心思,这应该是地球上最难猜测的事情之一了。

成功的解决了苏家这个大麻烦,林墨晗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了。

这么多天以来,她的神经一直绷得很紧,现在终于可以放松了。

林墨晗自然知道,这件事最大的功臣。当然要属萧阳无疑。

在这次事件中,萧阳所表现出来的冷静、霸气、睿智,以及对突发时间果断的处理能力,都让林墨晗为之刮目相看。

以前,她还觉得萧阳时个没长大的孩子,可是现在,她突然觉得,萧阳不知何时,已经牢牢的占据了自己的心扉,似乎已经成了她的依靠之一。她现在甚至不敢想象,如果生活中没有了萧阳,她还能像以前一样,毫不在意的一个人过下去吗?

林墨晗看着蓝蓝的天空,不由得苦笑了一声。

这个臭小子。自己似乎以及有些离不开他了……

之后的一段日子,萧阳过得十分滋润。

因为自从解决了苏家的事情之后,林墨晗对他的态度,似乎更加温柔了许多,以至于这小子有时候厚着脸皮牵她的手。她都不会拒绝。

又是一个周末,萧阳在医馆给病人看完了病回到别墅之后,发现林墨晗正一个人坐在江边。

她坐在木质的围栏旁边,穿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露出两条白皙的美腿,光洁如玉的小脚,此时正放在江水之中,不停的晃动着,溅起了丝丝水花。

江边的微风,吹起了她的长发,拂过她那绝美的容颜,看的旁边的萧阳,不由得呆住了。

此时的林墨晗,清纯、靓丽,充满了青春的气息。宛如林家少女一般,和那个平时高傲冷艳的女总裁,简直就是两个人。

看着难得放松的林墨晗,萧阳笑了笑,然后悄悄的走到她的身后。忽然伸手蒙住了她的双眼。

萧阳捏着鼻子道:“美女,请你猜猜我是谁?”

林墨晗娇哼了一声,脸上露出微笑,“萧阳,别闹了,我知道是你。”

萧阳悻悻的收回了手,“哎呀,真没意思,这么快就被你猜到了。”

林墨晗白了他一眼,“因为你身上的味道很特别啊,所以我立刻就能分辨出来。”

“哦?真的吗?我身上是不是有男人特有的体香啊?”萧阳问道。

“体香嘛,倒是没有,体臭味,倒是挺明显的……”

“……”

看到萧阳吃瘪的样子,林墨晗咯咯的笑了起来。

两人闹腾了一阵子,萧阳看着林墨晗,忽然问了一个问题。

“墨晗,之前你和苏家的白文清在一起的时候,她有没有跟你说过别的事情?”

林墨晗的眼神一亮,“别的事情,你指的是什么?”

萧阳坐在林墨晗旁边,脱下鞋子,把脚也放在了江水中,然后扭头看着林墨晗,道:“你觉得。之前苏家和林氏作对,除了因为你毁了婚约,还有没有别的原因?”

“你想到了什么?”林墨晗讶异的看着萧阳,道。

萧阳嘿嘿笑了笑,“我不是在问你吗,我这几天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白文清这个人,虽然好面子,但是她也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商人,必然以利益为重,如果没有足够的利益,她不可能只是因为婚约的关系,就准备和林家彻底开战,这里面,应该还有其他原因。”

林墨晗没想到萧阳竟然会分析的这么透彻,不由得再次对他刮目相看起来。

她看着萧阳,眼中闪过一丝赞赏的神色,“萧阳,你分析的很对。白文清临走的时候,确实还跟我说过另一个原因。”

“另一个原因,是什么?”萧阳笑着问道。

林墨晗忽然轻叹了一声,“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我二婶曾经像白文清许诺过,只要她成功的压垮林家,帮她和二叔夺取总裁之位,她就答应给白文清百分之十五的林氏集团的股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