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刁钻的问题/我的老婆是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校长,我没有作弊。”萧阳看着竺文昕漂亮的脸蛋,说道。

竺文昕虽然已经三十五六岁了,但是皮肤却白嫩细腻,看起来一点都不比二十几岁的女孩差。

竺文昕皱了皱眉,“但是张老师和刘老师都能证明你作弊了,你怎么解释?”

萧阳看了一眼张寒松,“竺校长,我有个办法,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你说吧,什么办法?”

“既然张老师认为我想抄袭,不如,就让他在考完试之后,当着大家的面,测试我一下。他可以在考试的范围内。随意问我历史问题,然后由我来作答,如果我答不上,那这次考试我就承认我作弊了,但是……”

萧阳顿了顿,看着张寒松,“如果我全部都答上来了,是不是就可以证明,我根本就没有作弊的必要了?既然所有的知识,我全都掌握了。我还需要作弊吗?”

萧阳的话说完,现场一片寂静。

张寒松冷哼了一声,“小子,你别把牛皮吹炸了,你觉得我问的你问题。你全都能答得上来吗?”

萧阳淡淡的笑了笑,“能不能答得上来,你可以试试。”

“哼!狂妄自大!”张寒松冷笑,他是教历史的老师,知道高考历史的难度。一个学生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把所有的历史知识都记下。明德中学历史上,成绩最好的学生,150分的试卷,也不过考了138分。

他又不是什么学习尖子,凭什么放出那样的大话来!

竺文昕的默默看了看萧阳,发现这个学生有点意思,不由得心中一动,道:“好,我答应你。待会考完试,就让张老师当着大家的面,考考你。如果你全部能答上来,那么这次考试,就算你没有作弊。”

“张老师,你有没有意见?”

张寒松昂然道:“我没有意见,既然他想出丑,那我就给他一个机会,让他知道,丑这个字,是怎么写的!”

竺文昕又扭头看着萧阳。道:“好了,你先坐下考试吧,其他的等到考完试再说,待会我亲自过来。”

说完,竺文昕带着学校的一帮领导。走出了考场。

考试继续进行,萧阳继续答题,虽然心情受到了一点影响,但好在他及时进行了调整,答题的过程也算比较顺利。

最后的几个大题,萧阳很容易的就找出了其中的考点,然后把自己脑海中储备的历史知识点,全都写了上去。

写完最后一个字,离考试结束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他觉得也没什么好检查的。于是拿起试卷,离开了座位,走向讲台。

“老师,交卷。”

哗!

考场内所有学生的目光都看向他,这小子竟然提前半个小时交了试卷!

要知道历史考试虽然比数学考试要稍微轻松点,但时间也是很紧张的,尤其是最后的材料分析题,要答得好,答得全,也是很困难的事情。

看着萧阳那一脸轻松的模样。很多人都觉得,他肯定是因为不能作弊,没有了答案,后面的题目做不出来才交卷的,于是看向他的目光多了一丝鄙视。

坐在考场内的蓝馨蕊。也惊愕的看了萧阳一样。虽然她也已经答完题了,但是有些题目,她还需要再思考一下。

萧阳的提前交卷,让她有些看不懂。

萧阳把试卷放在了讲台上,也没去理会张寒松阴冷的目光。直接走出了教室。

半个小时后,考试结束,张寒松抱着收好的试卷从教室里走了出来,看着萧阳,冷冰冰的笑道:“我马上回来。你可别吓跑了。”

萧阳呵呵笑了笑,“我就在这里恭候张老师。”

考试结束后,高三六班的学生全都回到了自己的班级的教室,很多人听说了萧阳作弊的事情,不由得对待会要对萧阳进行的测试,十分期待起来。

正在这时,穆清婵从外面走进了教室,她眉头紧锁着,漂亮的脸蛋冷冰冰的,走向了萧阳。

“你刚才考试的时候作弊了?”穆清婵已经听说了这件事,皱着眉头问道。

萧阳笑了笑,“我说没有,你相信我吗?”

穆清婵眼神闪烁了一下,“我相信你没有作弊,但是其他人不一定相信。听说待会校长也要过来参与对你的测试,是吗?”

萧阳点点头,“没错,她刚才说会亲自过来。”

穆清婵不禁叹了口气,“萧阳,你是不是对自己太自信了?张寒松是历史老师。他对历史知识十分的了解,待会他肯定会出题为难你的。你让他测试你,不是自找苦吃吗?”

“穆老师,你放心吧,我不会给你丢人的。我会向校长。向所有的同学证明,我萧阳,根本不需要作弊。”看着穆清婵担心的样子,萧阳给了她一个坚定的回答。

穆清婵没再说什么,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了。

十分钟后,张寒松来到了高三六班的教室,校长竺文昕和一帮学校的领导,也来到了六班教室,其中教导主任秦刚也在,他正站在竺文昕身后,板着脸,看着萧阳。

萧阳要被现场测试这件事,很快便传到了其他班级,所以现在。高三六班外面,涌来了很多看热闹的学生,将本来就不宽敞的走廊里,挤得满满当当的。

竺文昕微笑着看了萧阳一眼,道:“你准备好了吗?”

萧阳点点头,“准备好了,张老师可以发问了。”

张寒松哼了一声,将手上历史课本放在了桌子上,并没有翻开,而是背着手。看着萧阳,沉声问道:“我先考你一个简单的问题,禹建立我国历史上第一个王朝是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现场的学生们都笑了,这个问题也太简单了吧。谁不会啊。

萧阳道;“是夏朝。”

然而,张寒松后面问出来的一系列问题,却让这些人笑不出来了。

“夏朝是哪一年建立的?”

“公元前2070年。”

“夏朝的都城在哪里?”

“阳城,也就是今天的河南登封。”

“夏朝的刑罚有哪些?由轻到重依次为什么?”张松看着萧阳,冷声问道。

哗。

现场喧闹起来。张寒松的这个问题,难度相当大,历史课本上只是简单的提到了夏朝的刑罚严酷,根本没有具体涉及到夏朝的刑罚种类。

大家不禁都看着萧阳,心想。这种生僻的问题,萧阳能回答的上来吗?

“张老师,好像这个问题,并不包括在考试范围内吧。”萧阳道。

张寒松眼中闪过一丝得意,“这个问题。虽然课本上没有具体讲,但是并不代表,就不属于高考范围。高考大纲说了,会有百分之五的题目是在大纲之外的,所以,我的问题,并没有超出考试范围。你要是不会,就说明,你之前的考试,就是在作弊。”

现场的竺文昕看着萧阳,明亮的眼眸轻轻闪动,她倒是很想看看,这个让他耳目一新的小家伙,到底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萧阳微微回忆了下,抬起头,看着张寒松,淡淡的笑了笑,“张老师,我刚才并没有说我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夏朝的刑罚根据由轻至重依次为墨刑、劓刑、膑刑、宫刑、大辟五种。”

“墨刑即用刀先在面颊或额头上刺字,再涂上墨;劓刑即割鼻子;膑弄即剔去膝盖骨;宫刑即毁坏生殖器;大辟即死刑。这五刑又被称为肉刑,通常也被称为‘奴隶制五刑’。”

“张老师,我回答的对吗?”萧阳笑着看向张寒松,淡淡的问道。

现场一片寂静。

教室里的学生和老师们,都很震惊的看向萧阳。

这个问题本来就很生僻,百分九十九的学生都不可能回答的上来,而萧阳这个家伙,不仅答了上来,还回答的这么完美,就算是大学里历史专业的学生,估计也不可能比他回答的更完美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