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为何要这么做/我的老婆是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阳来到学校后,一直在想昨晚的计划,今天到底能不能把凶手给揪出来。

正想着事情,忽然张东凑了过来。

上次张东被三中的子弹打伤了之后,在家休息了一段时间。这几天又回到学校来上课了。

“阳子,我看到学校公告栏里张贴的你的光辉事迹了,啧啧,全校第二美女白子轩,英雄救美啊,让人羡慕,嫉妒,恨……”

萧阳朝他翻了个白眼,“说的这么酸溜溜的,是不是后悔了?”

“后悔什么啊?”张东被他一句话说的摸不着头脑。

萧阳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后悔。你放弃追求另一个大美女,林果果啊。”

张东被他说的脸色一红,“看你说的,老子说放下就放下了,才不会后悔呢。那晚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林果果让你给了,哥们以后再也不追她。”

“张东,你在说谁呢?”

就在张东说话的时候,林果果也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出现在两人面前。

张东因为自己受伤之后。林果果对张东心生歉意,所以她现在对张东的态度要比以前好了不少。

张东扫视了一眼林果果粉嫩的小脸蛋,以及那雪白滑腻的双腿,不由得一颗心,突突突的狂跳起来。

他抑制住心跳。尴尬的笑了笑,“额……我没说谁啊,我和萧阳瞎聊呢。”

林果果也没追究,而是忽然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凑到两人面前。神神秘秘的低声说道:“喂,你们知不知道,听说咱们期末考试之后,学校要搞一场新年晚会呢,据说我们高三也有份。”

“哦?”张东和萧阳互相对视了一眼,对这个消息表示很意外。高三参加新年晚会,在以往是没有过的,所以他们两人都比较好奇。

林果果继续道:“我还听说,这场晚会,每个班都要出一个节目,你们俩到时候想不想上去表演?”

听到林果果的话,萧阳坏笑起来,“我倒是想和果果美女一起上去表演,不知道果果美女是否愿意?”

林果果脸色一红,气呼呼的在他身上锤了一下,“讨厌,谁要跟你一起表演……”

说完,小妮子红着脸走开了。萧阳和张东嘿嘿笑了起来。

上午的课,很快就结束了,萧阳还是没有接到林墨晗的电话。他不禁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计策不好使啊。

不过就在他产生动摇的时候,林墨晗的电话打过来了。

怎么样?人抓到了吗?萧阳抓起电话,迫不及待的问道。

林墨晗在电话里轻轻的嗯了一声,听起来好像有心事一般。

“抓到了……”

听到林墨晗无精打采的回答,萧阳不禁有些疑惑:“墨晗。你怎么了,生病了吗?”

“没有,萧阳,你过来吧,我们等你。”说完,林墨晗就挂断了电话。

萧阳不禁纳闷,这妞到底怎么了,抓到了下毒的人,林宗男的腿就能快点好起来,她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吗?怎么她的声音听起来却是忧心忡忡的样子?

算了。只要回到碧云山庄,一切都清楚了。

于是,萧阳硬着头皮给穆清婵打电话请假,然后免不了被她一通教育。不过好在她最后还是批了。

萧阳开车回到了碧云山庄,然后在林宗男的别墅前停了下来。

他停好车。然后朝别墅的大门走去。

不过他还没推门呢,就有人把门给他打开了。

开门的是一个他不认识的男人,大约三十岁的样子,看到萧阳,他友好的点了点头。

萧阳点头回应,然后朝客厅看去。

客厅内,林墨晗正坐在林宗男身边,两人的脸色都很差,尤其是林墨晗,眼睛微微还有些红,好像刚刚哭过。

林宗男的脸色也是很阴郁,像是遭受了什么打击。

而林氏父女旁边,坐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表情肃穆。

这时,萧阳注意到。这个男子身边,福伯正站在那里,手指微微颤抖着,一张满是褶皱的脸,面如死灰。

萧阳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一颗心也跟着沉重了起来。

看到萧阳走了进来,林墨晗站起身,对旁边的那个中年男子道:“孙经理,麻烦你和小王回避一下。”

被叫做孙经理的那个男人,立刻恭敬道:“好的总裁。有事叫我们。”

说完,他和那个刚才给萧阳开门的男人,走出了客厅,然后把大厅的门给带了起来。

“萧阳,坐吧。”林宗男语气有些沉重。对萧阳道。

萧阳坐在了林墨晗旁边,安静的看着林宗男和林墨晗,淡淡道:“是福伯?”

林墨晗点点头,“是。”

这时,林宗男长叹一声。看着福伯,眼中满是心痛。

“福伯,我林家待你如何?”

福伯脸色沉重道:“老爷,林家待我跟亲人一般,我林福都记在心里。”

“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林宗男盯着福伯的眼睛。追问道。

“老爷,请原谅阿福,不能告诉你为什么,既然我的所作所为,都已经被你们抓到了,那我也无话可说。没错,老爷裤子上的毒素,确实是我注射的,老爷卧室的摄像头,也是我装上去的,阿福做错了事情,甘愿受罚。”福伯低着头,不敢看林宗男的眼睛,声音低沉的回应道。

“福伯,你跟了我爸多少年了?”一旁的林墨晗静静的看着他,眼神中划过一丝惋惜。

“大小姐,我跟随老爷十几年了。”

“十几年间,你为林家尽心尽力,从没抱怨过一个字,你待我和爸爸。都像亲人一样,为我们操心劳力,我们也都把你当成了亲人。今天早上,我看到你跑了那么远的路,给爸爸买来他最爱吃的梁记生煎包。你知道我当时心里有多感动吗?”

“我真的很想哭。自从我妈妈不在了之后,我和爸爸身边的亲人越来越少了,我们把林家的每一个人,都看的无比重要,包括福伯你……”

林墨晗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她说的这些话,都是发自肺腑,没有一点虚假的成分在里面。

福伯跟随林家人这么多年,林墨晗和林宗男,早就把他当成了自己人。今天发现了给林宗男下毒的竟然是福伯。他们两人都是无比的震惊。

昨晚,萧阳给林墨晗谋划的那个计谋是,让林墨晗故意带着一堆新衣服过去,然后把新衣服放在别墅内,然后林墨晗从公司找来两个帮手,暗中盯着别墅内的动静。

如果下毒的人,就是林宗男身边的人,那么他得知林宗男要换上新衣服时,肯定会找机会暗中在新衣服上下毒的。

而林墨晗在林宗男吃完早饭之后,推着他出去散步。也是为了给凶手创造机会。

所以,在林墨晗和林宗男出去之后,福伯以为别墅里没人,就偷偷的来到了客厅,把身上携带的毒药。注射到了林宗男的裤子上。

这种毒药几乎没什么味道,普通人根本分辨不出来,如果不是萧阳的嗅觉比常人要灵敏的多,他肯定也发现不了。

此时此刻,看着痛心不已的林墨晗,福伯的心也跟着颤抖起来。他并不是冷血无情之人,今天所做的事情,他有他的苦衷。

“大小姐,你别说了……我知道我做错了,你把我交给警察吧,我罪有应得。”说着,福伯的眼泪也流了下来,一张满是沟壑的脸上,老泪纵横。

“萧阳,墨晗,你们都出去吧。我想和福伯单独聊聊。”林宗男突然道。

萧阳和林墨晗都有些意外,搞不清林宗男想要做什么,但看到他坚定的眼神,也没在犹豫。

于是,萧阳和林墨晗也走出了客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