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落入圈套/我的老婆是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萧阳看到那个黑影时,一股极度危险的预感,瞬间弥漫心头,他全身一震,而后朝着那个黑影,飞速奔去。

而正在打电话的唐临风,却并没有感到危险的来临。

他依然握着电话,沉浸在爱情之中,无法自拔,恐怕此时就算头顶上有一把利剑即将劈中他。他也不会有所察觉。

那团黑影的速度,一晃而至,萧阳和他相比,也不禁要逊色几分,如果不是萧阳的距离,比他要更近一些的话,两人也不可能同时到达唐临风身边。

就在两人同时而至的瞬间,黑影手上赫然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对着唐临风的心脏位置,瞬间就插了下去!

萧阳惊呼一声,在电光火石之间,将唐临风的身子往后一拉,几乎就在同时,黑影手上的匕首,瞬间已经没入了唐临风的腹部!

如果不是萧阳出手相助的话。唐临风恐怕此刻已经被刺中了心脏。

“啊!”

被匕首刺中了腹部的唐临风,发出一声哀嚎。他刚才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等到回过神来时,一把匕首,已经插在了他的肚子上!

而此时,那个黑影一击得手,似乎并不想恋战,而是急速反身,想要逃离。

萧阳肯定不会让他这么容易的逃走,他冲上前去,挡在了黑影的面前。

可当他刚想出那个黑影出手时,对方却忽然身形一顿,蓦然从眼前消失了。

唐临风的惨叫,把门口和庄园内隐藏的大批保镖,都吸引了过来。

唐家在东瀛经营多年,家族势力比起很多东瀛本地家族,都丝毫不弱。所以雇佣几十个保镖,根本就不在话下。

何况,今天来参加酒会的,都是唐天年看来比较重要的人物,所以他手下的保镖们,几乎全来了。

没想到,就算布置的再周密,也无法阻止突发状况的发生。

保镖们早已发现了躺在沙滩上的唐临风,他们全都如临大敌一般,脚步聪匆忙的朝着这边狂奔了过来。

萧阳刚才想追那个黑影,却并没有追到,于是也只能悻悻的折返了回来。

此时,唐临风腹部被插了一把匕首,血液汩汩的流出。脸色已经发白了。

唐天年此时站在儿子身边,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眼神之中,满是愤怒之色。

这是他唐天年唯一的儿子,叫他如何能不愤怒。

“快。都还愣住干嘛,打电话叫救护车啊!”唐天年情绪有些失控,对旁边的保镖大声吼道。

一个保镖匆匆忙忙的掏出手机,开始呼叫救护车。

但是根据唐临风的失血速度来看,就算是救护车到了,他的血估计也已经流干了。

唐临风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已经急的快疯掉了!再这么下去,儿子的命就没了!

“老爷,少爷要马上止血,否则……”一个保镖也看出了情况危急。看着唐临风建议道。

“废话,难道我不知道吗!可是现场有谁给临风止血?你能吗!”唐临风大声吼道。

那个保镖被他吼得不敢吱声,其他现场的宾客,也全都默然不语。

而这时,萧阳对唐天年道:“唐董。我来给唐少爷止血,你们都让一下。”

唐天年神色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但还是让出了位置。毕竟现在,没有其他人可以指望了。

萧阳从随身携带的银针盒中拿出银针,然后迅速的插在了他腹部的天极穴上。之后又把其他几根银针,插在了不同的穴位上。

很快,唐临风腹部的血就止住了。

唐天年的脸色好了些,很感激的看了看萧阳,道:“谢谢你了。”

然后,他的目光看向身边的几个保镖,沉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少爷怎么会被人刺伤的?”

“老爷……我们,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保镖眼神慌张的低着头,不敢和唐天年对视。

萧阳想了想,对唐天年道:“唐董,是一个黑衣人,突然出现在唐少爷身边,然后将他刺伤的。”

唐天年目光一冷,“黑衣人?你们有没有看到黑衣人?”

刚才在门口守护的两个保镖,互相对视了一眼,目光呆然,“黑衣人?没有啊。我们没有看到黑衣人。刚才少爷出去了之后,只有一个人跟了出去。其他人我们并没有看到。”

“谁跟在少爷身后出去的?”唐天年沉声问道。

“是……是这位先生。”一个保镖指着萧阳,目光闪烁道。“当时少爷说想出去透透气,我们没办法,就让他出去了。后来这位先生也跟着走了过来,说他找少爷有事,然后就跟在少爷身后走了出去。”

“这期间,我们两个人一直都在紧盯着少爷,并没有发现有人接近他。”那个保镖,脸色有些不自然的看了萧阳一眼,继续道:“当时唯一一个接近少爷的人,只有……这位先生了。除此之外,我们敢肯定,绝没有第二人出现。”

草!……

萧阳顿时有点懵逼了,这保镖到底什么意思啊?

听他的语气,怎么感觉自己就是将唐临风刺伤的凶手呢?

那个保镖说完,其他保镖也都跟着附和起来,都说他们埋伏庄园附近,并没有发现其他可疑人员,只有萧阳当时在唐临风身后。

唐天年看向萧阳的神色,顿时有些凝重起来。

刚才林墨晗一直待在庄园内,所以并没有出来,现场此刻的情况,让她有些惊慌失措。

她提着裙摆,快步走到萧阳跟前,急声问道:“萧阳,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他们都把矛头指向你了?”

萧阳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只能郁闷道:“我也不知道啊,我当时只想找唐公子说句话。然后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但肯定不是我的对唐公子下手的。”

林墨晗当然知道这事肯定不是萧阳干的,她皱着黛眉,对唐天年道:“唐董,这件事肯定有误会。我想你们都误会萧阳了,他没有理由对唐公子下手的。”

“哼,谁说他没有的。”宾客之中,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在一旁冷声道:“说不定,他来这里参加酒会的目的,就是为了找机会刺杀唐公子的。”

林墨晗转过身,看到这个说话的男人,是刚才萧阳离开之后,对她大献殷勤的那个家伙。

这个家伙叫李大奇,自称是在东瀛从事轮胎生意的华人。和唐氏也有生意合作,所以这次也被唐家请了过来。

林墨晗对这个人没什么好感,不只是因为他老是对自己献殷勤,还因为,这个男人手脚不老实,趁着献殷勤的时候屡次伸出咸猪手,骚扰自己。

林墨晗俏脸寒霜,冷冷的看着他,“你乱说什么!萧阳是和我一起来的,我可以为他作证。他是清白的!”

李大奇却冷哼了一声,“林小姐,我们都相信你是清白的,但是这个男人是否清白,我想你并不能证明吧。唐家在东瀛多年,竞争对手可不少,得罪的人也很多,谁知道这个男人,是不是有人特意从国内请过来的杀手?或许林小姐被人蒙蔽了,也不一定啊。”

李大奇的话。虽然只是没有任何根据的猜测,但却分析的貌似很有道理,所以,现场的很多人,此时都开始怀疑萧阳的身份了。

“你……”林墨晗被他气得脸色发白。反问道:“如果萧阳是凶手的话,他刚才为什么要帮唐公子止血?那岂不是多此一举吗?”

“呵呵……这不难解释,因为他在行凶之后,发现自己已经跑不掉了,所以才假惺惺的给唐公子止血,以防止别人怀疑他。他只不过是想摆脱怀疑罢了。”李大奇的想象力可谓非常丰富,嘴皮子也是相当的了得,本来毫无逻辑的推理,竟然被他解释的似乎滴水不漏。

“唐董……你不要相信他说的话!”林墨晗咬着嘴唇,急的快哭了。

站在她身边的萧阳,对她笑了笑,然后伸手牵起了她的柔荑,“别担心,不会有事的。我相信唐董会查明事情真相。”

“可是……”林墨晗眼中满是担心。

这时,一直没说话的唐天年,开口了。

刚才李大奇的话,确实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他的判断。再加上刚才保镖的话,都让现场的矛头,全都指向了萧阳。

虽然,这里依然有很多疑点,但并不影响,现场的人都已经把萧阳当成了凶手。

不过,唐天年虽然对萧阳也很怀疑,但因为他是林墨晗带来的,所以对萧阳的态度要谨慎了一些。

他目光严肃的在萧阳身上扫视了几眼,然后对着林墨晗道:“林总裁,我相信你带来的人没有问题。但是现场的证据都指向他,所以,他现在是最大的嫌疑人。”

“唐董,那你打算怎么办?”林墨晗急切的问道。

“先把他关起来吧,等临风醒过来,我会查明事情真相的。”唐天年冷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