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女忍者/我的老婆是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女忍者很顺从的把萧阳带进了二楼的房间,格局不大,里面是一个榻榻米,旁边放着一张小茶几,空调已经开好了,房间内很温暖。

女忍者很乖巧的给萧阳脱去了外套,然后又为他倒满了一杯茶。

萧阳有些尴尬的坐在榻榻米上,心里有点七上八下的。

虽然他算不上什么好人,可是却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心里难免紧张,而且这里是国外,语言也不通,他想和这个忍者妹子谈人生谈理想都不行。

忍者妹子似乎看出了萧阳的局促,于是便轻轻走了过来,在他身后给他轻轻的按摩了起来。

大约过了一分钟。她才停下来,然后转到萧阳跟前,对他温柔的笑了笑,忽然开始脱衣服。

说实话,这个妹子的身材还是很不错的。虽然穿着忍者服,但也能看得出来她的前凸后翘。

此时如果再把衣服脱了,萧阳估计难以自制了,说不定真的一时兴起,把她给推到了。

所以。萧阳赶紧制止了她的动作,对她做出了一个停止的手势。

忍者妹子很好奇,心道难道来这里的男人,不都是想做那种事的吗?怎么这个男人,看起来好像很矜持的样子。

萧阳深吸了一口气。对女人比划了一番,意思是想要去卫生间。

忍者妹子给他指了指外面的走廊尽头,萧阳便走了出去。

在卫生间用冷水冲了一把脸,心情总算是平静了下来。

正当他想要回房间的时候,忽然听到“咚”的一声。好像是什么东西倒在了地上的声音。

但是这个声音只响了一次,就没有再出现过。

萧阳也没把它当回事,转身走进了包房。

推开房门,忍者妹子正坐在里面给他倒茶,看到萧阳回来了,对他微微笑了笑。

萧阳点点头,走进去,关上了门。

虽然他不想和妹子做什么,但是也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他在里面什么都没做。要不然,别人肯定以为,他这个家伙身体有毛病。

要不然,这么一个大美女在此,他为什么无动于衷?

因为语言不通,萧阳和这个忍者妹子在这里干坐着,萧阳空有三寸不烂之舌,也无法发挥出作用。

他只能一杯一杯的喝着妹子泡的茶,但不知为何,越喝越困。

他干脆对妹子打了个手势,示意自己要躺下来睡一会。

妹子点点头,给他铺好了铺盖。然后等他睡下来之后,很温顺的给他盖上了被子。

萧阳躺下之后,很快就迷糊起来。

但就在他快要睡着的时候,身边的忍者妹子,忽然变了一副面孔。本来温柔如水的面容,瞬间冰冷起来,她的手中,不知何时,倏然出现了一把手里剑。

但是她并没有直接行动,而是温柔的对萧阳用东瀛语喊了几声,发现萧阳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的脸上,赫然出现了一丝冰冷的笑意。

她的身形,倏然一动,握着那把森冷锋利的手里剑。对着萧阳的脖子,就割了过去!

然而,出于她的意料,本来躺在床上毫无反应的萧阳,却忽然动了起来。

迎着他刺过来的手里剑。萧阳头部一闪躲了过去,而后他迅速出手,抓住她的胳膊,使劲的一扯,女忍者瞬间失去了平衡。跌倒在地。

但是在她跌倒的那一瞬间,手里剑带着呼啸的风声,向着萧阳,飞了过来。

萧阳差点被她的突然袭击给算计到,好在他的身法够快够灵活,身子一扭,躲了过去。

女忍者看到突然袭击不成,转身就想逃走。萧阳当然不会让她逃,飞身就堵住了她的去路。

然后,一场恶战就拉开序幕。

不多这个女忍者的实力,终归还是比萧阳要差了不少,所以过了几招之后,很快就落了下风。

萧阳把她制住,然后冷笑了一声,在她脸后侧伸手扯了一下。

哗啦。

一张人皮面具。被揭了下来。

面具之下,是一张美颜的面孔,比起这个面具易容的对象,还要美上几分。

但她的眼神,却冷的像冰川一般。

其实,刚才萧阳之所以没有落入她的圈套,是因为从卫生间回来之后,他发现身边的女忍者,身上的气质似乎发生了一些改变。

虽然她一直在刻意的表现自己的温柔,但是那种骨子里的冷傲。却是表演所无法遮掩的。

还有她那虽然装的很妩媚,但却透出一丝冰冷的眼神,也让萧阳有所警觉。

再加上他的茶,越喝越困,萧阳更是怀疑了起来。

所以,他借口困了,躺在床上,目的就是为了让这个女人尽快露出马脚。

这个女人,和刚才那个假装扮成女忍者的陪侍女不同,她,是一个真正的忍者。

而刚才的那个女人,现在则躺在某个角落里,安静的昏睡着。

被萧阳制住了身体,女忍者似乎慢慢不再反抗。

她的脸色变得茫然起来,看向萧阳的眼神之中。多了一丝楚楚可怜的味道。

萧阳拉开移门,想把她当出去。

萧阳才不会中她的计,就当做没看见。

毕竟这里不是他熟悉的地方,万一再多来几个忍者就麻烦了。

所以,萧阳押着女忍者。从移门走了出去。

然而,当他们走到楼梯拐角处的时候,女忍者忽然开始反抗了起来。

萧阳迅速扯住了她的胳膊,压得她无法动弹。但是这个女人的身体,倏然变得像没有骨头的物体一般。那条胳膊,瞬间从萧阳的手中滑了出去。

萧阳快速的伸手扯住她的忍者服,但女人的身体,却从忍者服中挣脱了出来,而后一头撞碎了楼梯拐角处的玻璃窗。逃了出去。

草!

萧阳气的骂了一声,把手中的忍者服摔在了地上。

这时,正好吴丰益和战海生也都出来了,看着萧阳异样的神色,纷纷走了过来。

“怎么了。萧阳?发生什么事了?”吴丰益问道。

“刚才有人偷袭我,是个忍者。”萧阳低声道。

“忍者?你刚才带走的不就是个女忍者吗?你们在玩什么游戏呢,搞得这么逼真……”吴丰益笑呵呵的道。

萧阳朝他翻了白眼,“吴叔叔,我没和你开玩笑啊。我说的都是真的。是一个真正女忍者偷袭了我,而且,她的身手很不一般,似乎还擅长易容术。”

“哦?”吴丰益皱了皱眉,沉声道:“如今的东瀛。忍者并不多见,只有那些势力庞大、根基深厚的家族,才豢养忍者。你刚来东瀛没几天,怎么会惹到这些人?”

萧阳自然是知道为什么,除了脖子上的这颗黑色古玉。其他没有别的解释。

这个女忍者,和上次的那八个忍者一样,都是为了他脖子上的古玉而来。

萧阳不禁皱了皱眉头,然后拿出电话,给唐临风拨了过去。

和唐临风在点哈里聊了几句。他才放下心来。

看来现在只有他受到了袭击,唐临风那边没有出现意外。他刚才在电话里已经交代唐临风了,让他把古玉藏好,不要再戴在脖子上了。

发生了这件事,萧阳便没有心情在外面了,他和吴丰益告了辞,然后回到了入住的酒店。

萧阳本来以为,林墨晗肯定会生气不给自己开门,可是他刚敲了一下门,却发现门并没有锁。

推开门。萧阳轻轻的走进了房间。

林墨晗躺在房间内的沙发上,已经睡着了。看她那样子,似乎是在等自己回来。

萧阳心里很是愧疚,于是轻轻的把林墨晗抱了起来,温柔的放在了床上,然后把被子盖在了她的身上。

躺在沙发上,萧阳做了一个决定——他要尽快离开东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