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 江遥小镇/我的老婆是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阳一愣,忽然记起了这件事。

他好像以前确实在竺文昕的书中,发现过一张和他长得很像的素描,当时他还好奇来着,但是竺文昕并没有跟他解释,只说以后会告诉他。

想到这,萧阳不禁也来了兴趣。

“文昕姐,你带我回老家,就是我带我去见这个人吗?”

竺文昕的脸色突然变得很苍白,眼神中倏然间,涌出无尽的哀伤。

她苦笑了一声,“萧阳。和你长的很像的这个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萧阳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文昕姐……我不知道他已经……对不起。”

竺文昕摇了摇头,“没事,都过去这么久了,我早就放下了。”

“文昕姐……我冒昧的问一句,你和他是……?”萧阳的这个问题,已经憋了很久了,自从他看到那张素描,就想问。

竺文昕似乎陷入了回忆,淡淡道:“他是我的未婚夫……”

沉默了一阵子,竺文昕开始缓缓道来:“出事那天,距离我们俩的婚礼,只有三天。当时,我陪着他去商场买婚礼上穿的西装,买完了之后,我接了个电话,提前离开了。后来,等我忙完了之后,再给他打电话。却发现打不通了……当时我急的快疯了,一遍一遍的打,最后打到手机几乎快没电了的时候,电话终于接通了。然而,接电话却并不是他,而是一个警察。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警察当时跟我说的话。他说,这个电话的主人,在上午十一时,被一辆无牌轿车撞击,人已经死亡……”

说到这里,竺文昕的眼泪,最终还是流了下来。

虽然,她说自己放下了,可是这种让人刻苦铭心的事,又怎么能轻易放得下?

萧阳轻叹了一声,他不知道,原来竺文昕的情路,是这么的坎坷。

他抽出一张纸巾,递给了竺文昕。

“文昕姐……对不起,或许,我不应该问那么多,勾起你的伤心事了。”

竺文昕却坚定的摇了摇头。

“不,你应该知道这些,因为,我带你要去见得人,和他有关。”

“文昕姐,你到底要带我去见谁啊?”萧阳忍不住问道。

“我要带你,去见他的妈妈。”

竺文昕幽幽道,“他的妈妈,一直都是我照顾的。自从他去世之后,我就开始照顾他了。前几年,她的身体还不错,但是从去年开始,她被查出了癌症,现在……恐怕快不行了。所以。我想请你帮我个忙,去见见这位可怜的老人,可以吗?”

“文昕姐,你的是想让我扮成她的儿子去看她?”萧阳明白了她的意思。

竺文昕点点头,“她现在的脑子已经不清晰了,她自己也知道。这段时间,她总是在病床上说,想儿子了,儿子去哪里了,想他回来看看自己……”

说着,竺文昕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原来是这样。

萧阳看着竺文昕,“文昕姐,这个忙我答应你,咱们什么时候去看老人家?”

竺文昕一听萧阳答应了,顿时很开心。

“要不,我们明天一早就过去吧?因为路上要花点时间,所以我们得早点。”

萧阳点点头,“好,明天我开车去接你。”

和竺文昕吃完了饭,萧阳把她送回了住处,然后他又到外面的补品店,买了不少昂贵的补品,虽然这些东西对于那位老人来说,可能补什么都没意义了,但是,这是萧阳的一份心意。

第二天一早,萧阳开车来到了竺文昕的住处,接上了她。和她一起往她的老家开去。

竺文昕的老家,位于江城市下面,一个叫江遥的小镇上。

走在路上,竺文昕看着萧阳的侧脸,想起了之前,她第一次注意到萧阳的情景。

当时。她第一次看到萧阳,就牢牢记住了他。因为,他和她的未婚夫,长得实在太像了,只不过,萧阳比他要年轻了许多。

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长得如此像,但世界就是这么奇妙。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竺文昕对萧阳,产生了一种超越师生的感情……

刚开始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是把萧阳当成他了,但是到后来,她发现自己,已经分不清彼此了……

“文昕姐,我长得有那么帅吗?”萧阳注意到竺文昕的目光,故意逗她。

竺文昕脸色微红。笑了笑,“萧阳,再过段时间……我可能……会离开华夏……”

“为什么?”萧阳猛地把车停在了路边,惊讶的问道。

“不为什么……”竺文昕无奈的笑了笑,“我要去英格兰,继续我的学业,我觉得自己,还是比较适合搞研究。”

萧阳看着她,脸色认真的问道:“文昕姐,真的是这样吗?”

竺文昕笑了笑,目光闪烁了几下,“是……一方面的原因吧。”

“那还有别的原因是什么?”萧阳追问道。

“华夏……留给我的记忆大都是伤痛。我想换个环境生活……”竺文昕幽幽道。

萧阳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或许,离开这里,对于竺文昕来说,真的是一种解脱吧。

之后,萧阳继续前进。过了两个多小时,他们来到了这个叫江遥的小镇。

小镇很宁静,建筑物不高,但很整齐,道路也很干净。

萧阳在竺文昕的指引下,来到了一处瓦房前。

“就是这里。我们进去吧。”

萧阳提着礼品,和竺文昕走了进去。

当他走到房内,便看到了一个身形枯瘦的老人,躺在床上。房间,除了老人,还有一个保姆,是竺文昕请来照顾老人的。

那老人本来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目光涣散。然而,当她看到萧阳的时候,忽然整个人的目光,都亮了起来。

“你是小军……真的是小军……小军回来了……”老人枯黄的脸上,顿时老泪纵横。

竺文昕朝萧阳看了看,对他点点头。

萧阳知道她什么意思,于是朝那老人走了过去。

“小军……到妈妈这边来……到妈妈这边来……”老人伸出双手,渴望的看着萧阳。

萧阳忽然觉得鼻子有些发酸,他强忍住泪水,快步走向了老人。握住了她枯瘦的手。

“……妈,我回来看你了。”

当萧阳说出妈这个字的时候,萧阳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竺文昕,还有那老人,也拳都哭了……

老人的意识,已经分不清真真假假了,她把萧阳当成了自己的儿子,拉着他不肯松手。

萧阳陪着老人一直呆到了下午,直到把老人哄睡之后,才和竺文昕离开这里。

离开了老人,萧阳和竺文昕的心情都很低落。

两人谁都没说话,默默的在车里坐了半个小时,竺文昕忽然忍不住,趴在萧阳怀里,大声的哭了出来。

萧阳知道她心情很压抑,所以就这么静静的抱着她,任凭她尽情的哭泣。

哭了十分钟。她才从萧阳怀中起来,然后慢慢恢复了平静。

“萧阳,陪我到老家走走吧。”竺文昕擦干眼泪,对萧阳道。

“好。”萧阳发动了车子,开了十分钟,来到了竺文昕的老家。

根据竺文昕所说,老家以前是她的爸爸和妈妈住的。后来,她回国到江城定居,爸爸妈妈也到了江城生活,所以这里就空置了下来。

因为打算以后离开华夏,所以竺文昕想再去老家看一眼。

竺文昕的老家,坐落在小镇的西北方向。是一座精致的院落。

院内,有一片小菜地,青色盎然,虽然菜地有些荒芜了,但之前留下的种子,还是结出了不少果实。

萧阳跟在竺文昕。走进了她家的客厅。

客厅内的家具很简单,餐桌,沙发,茶几,门对着的地方,还有一张桌子。

这张桌子。看起来以前是供奉香火用的,桌子上摆着一个观音娘娘的像。

这些东西本来稀松平常,然而,当萧阳想把目光移开之时,却忽然被那观音像下面,插香用的香炉给吸引了。

不过,这玩意与其说是香炉,还不如说,是一个小鼎。那小鼎的鼎壁上,似乎坑坑洼洼的,看起来很是奇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