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九章 自己能做到吗/我的老婆是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孙晓敏的话,旁边的罗清月,瞬间就明白了,她妈妈肯定是误会了。

于是,罗清月走过来,把孙晓敏拉到了一边,“妈,你乱说什么啊,什么一家人不一家人的……”

孙晓敏眨了眨眼,“怎么了?难道你哥不喜欢她吗?像你哥那么优秀的小伙子,她应该也会喜欢你哥的吧?”

罗清月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看来。无论在哪个父母心中,自己的孩子,都是最棒的。

“妈,你想多了好不好,我哥……是喜欢人家,可是人家喜欢的……不是我哥啊……”

孙晓敏好奇道:“那这女孩喜欢的是谁啊?”

说到这个,罗清月心里自然有些不舒服,她想都没想,脱口而出,“她喜欢的还能是谁,是萧阳呗。”

“是萧阳?”孙晓敏眼神奇怪的看着她,“那你不喜欢萧阳吗?”

“我……”罗清月的脸色,倏然红了起来,“我……我不喜欢他啊……”

“你难道能骗得了我吗?”孙晓敏气呼呼瞪了她一眼,“清月,妈知道,你喜欢萧阳那小子,这一点,你不用否认。”

罗清月讪讪的翻了个白眼,“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那妈再问你一句,萧阳喜不喜欢你?”孙晓敏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罗清月苦着脸,无奈的看着她,“妈……你干嘛啊。他喜欢不喜欢我,我哪里知道啊?”

“哼,你个臭丫头,别骗我,你告诉我,萧阳是不是除了你。也喜欢那个女孩?”孙晓敏不依不挠道。

“……我不知道,你自己去问他吧。”罗清月干脆不解释了,说的越多,漏洞越多。

她知道,如果被父母知道,萧阳那小子,同时拥有很多红颜知己,父母肯定是不会同意他们在一起的。

所以,她还是,能瞒一天是一天吧。

“清月,你以为,你和那个臭小子,能瞒我们多久啊?等我见了萧阳那小子,我一定要问清楚。”孙晓敏哼了一声,她的思想,还是很传统的,如果萧阳这小子,和其他女孩也有暧昧关系的话,她不会允许罗清月和他在一起的。

然而,说到萧阳,罗清月的脸色,瞬间就黯淡了下来。

“妈……萧阳还在抢救室呢,他比我哥……受的伤更重。”

罗清月说的没错,罗清阳虽然也是受了重伤。不过,他的重伤,并不会危及生命。

而萧阳则不同,他现在在抢救室内,生死未卜,谁都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活下去。

“清月,萧阳受伤,也是因为那个女孩吗?”孙晓敏问道。

罗清月点点头,“对,萧阳是为了保护她。但是这事情,确实秦家的人做的过分了。”

这时。罗坤也走了过来,目光闪烁的问道:“清月,你刚才说,秦文是为了一个外国人,才想方设法的想要那个姑娘去陪侍的?”

罗清月点点头,“是的。”

罗坤目光一阵闪烁。一个能让秦家如此重视的外国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这件事,恐怕很值得查查。

这时,抢救室的门,忽然打开了。一个医生走了出来,大声道:“谁是罗清阳的家属?”

大家都赶紧围了过去,罗坤道:“医生,清阳怎么样了?”

那医生看到罗坤和孙晓敏,都穿了一身高级将领的军装,脸色顿时变得恭敬了许多。

“您别担心,他虽然受的伤不轻,不过并没有生命危险,在医院安心治疗,一个月左右就能出院了。”

听到医生的话,众人都松了口气,尤其是蓝馨蕊,她当然不希望,罗清阳因为她,受的伤会很严重。

正当众人都为罗清阳感到高兴的时候,另一个手术室的门,也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那四个女孩,顿时全都跑向了过去,围住了那个女医生。

“医生,萧阳怎么样了?他醒过来了吗?”蓝馨蕊第一个问道。

“医生,萧阳有没有危险啊?他受的伤,到底严不严重啊?”林果果也赶紧问道。

那女医生,朝四个漂亮的女孩看了一眼,表情复杂的摇了摇头。

“他被打断的几根肋骨,我们都给他接上了,其他身上的外伤,也都处理好了。不过,他现在还在昏迷中,没有醒过来。”

“医生姐姐,那我师父,到底多久才能醒过来?明天早上会醒过来吗?”桃夭夭急声问道。

那医生还是摇摇头,“不知道。这很难说,有可能,他半夜就可以醒过来,还有可能,他很久都不会醒过来。”

几个女孩,顿时都蒙了……

这医生话中的意思,岂不是说,萧阳很有可能,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了?

四个女孩,都愣愣的站在了那里,每个人的表情,都满是忧伤。

“你们可以去看看他,和他说会话,说不定,他听到你们的话,清醒过来也不一定。不过,你们最好选个代表出来,向他诉说一些对他有所触动的话,可能这样,效果会更好。”女医生看着几个女孩,建议道。

四个女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目光都落在了蓝馨蕊身上。

“馨蕊,你去看看萧阳吧,或许,他现在最需要的人,就是你。”罗清月看着她,淡淡的笑了笑,眼底掠过一丝苦涩。

“馨蕊,你去吧,他现在需要你。”林果果也跟着道。

“馨蕊姐,你一定要把师父唤醒过来啊……”桃夭夭满是期待的看着她。

蓝馨蕊咬了咬嘴唇,道:“好,那我去。你们等我出来吧。”

说完,蓝馨蕊走进了病房。

病房内,一个瘦长的身影,静静的躺在病床上。他的脸色苍白,上身绑着几圈厚厚的绷带,外露在身体外的皮肤上,还带着一些擦伤。

看到萧阳,蓝馨蕊的眼泪,瞬间就无法抑制的流了出来。

“萧阳……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萧阳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没有任何反应。

蓝馨蕊静静的走到床前,蹲下身,牵着萧阳的手,把他的手,静静的贴在自己的白皙的小脸上。

本来,她这次到燕京来,只是想在出国前,再见一次萧阳,并且把出国的事情。告诉他。

她自然万万都想不到,在自己出国之前,萧阳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此时,看着病床上陷入了昏迷的萧阳,蓝馨蕊的脑海中,和萧阳相处的一幕幕,像放电影一般,清晰的在脑海中浮现出来。

“萧阳……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认识的情景吗?”蓝馨蕊静静的看着他,脸上浮出一丝淡淡的苦笑,“我记得,第一次认识你的时候,是在高一,那时候,你的成绩很差,差到我每次见了你,都不想和你说话,那时候你这家伙。每次看我的眼神,都是怪怪的样子……所以,从高一到高三,我和你,几乎都没说过几次话……后来到了高三之后,你的身上。发生了一些变化,而我和你,好像也被命运,推到了一起……”

蓝馨蕊伏在萧阳的病床前,静静的诉说着,每说一句话。她的心,就疼的抽搐一次,当她说完自己的想说的话之后,她早已,泪流满面,哭出声来……

直到现在,她才发现,原来,萧阳在她心中的分量,比她想象的,更重。

两年……如果真的和他分开两年,自己真能和预想的一样,忍受和他分开的相思之苦吗?

自己能做到吗?

蓝馨蕊痛苦的摇了摇头,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原来,自己做不到。

更何况,现在萧阳还在昏迷之中,如果在自己要出国的时候,他还没有醒来,她怎么可能安心出国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